正文 033花痴了,第一次知道嫉妒这东西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33花痴了,第一次知道嫉妒这东西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年少时,少年男女在互相喜欢的时候却忘了还有一个词叫嫉妒心。

    这日一早,于欣出现在菜市场里买菜,她穿一件清水绿色短袖连衣裙,长发编成花辫,提着篮子在菜市场各个窗口处找可口的菜。

    早上,当她主动提出要去买菜的时候,于母一惊,因为于欣向来讨厌菜市场不干净的环境和嘈杂的争吵叫喊声。

    “你这孩子是怎么了,怎么突然间想要去菜市场买菜?”话时,于母一惊提着篮子在玄关处换鞋,准备自己去菜市场。

    哪知于欣跑过来,抢过母亲的菜篮子,难得和颜悦色的对母亲开口:“妈,今星期,你歇着吧,我去买菜。”

    于母感动女儿长大懂事,便由着她了,出门前叮嘱,“早去早回哈。”

    “知道啦!”

    于母看着女儿蹦蹦跳跳下楼,直到看不见声音,才关门回屋,迎面看到了于父,他也是刚醒来。问妻子:“谁出去了?”

    于母脸上挂着笑:“是欣欣,这孩子不知道今是怎么了,叫我休息她去市场买菜!”

    “哦?”玄关处有烟,于父早晨醒来的习惯就是要先抽一根烟,他从烟盒里抖搂一根烟出来叼在嘴里,用打火机点燃,灰白的烟雾旋着圈儿笼着于父一张深思的脸,后来他才淡淡开口:“这孩子的心思是越来越沉了。”

    于母不以为意,反对于父:“女儿长大懂事是你我都盼着的,她现在就是个好开始,你啊,纯属瞎操心!”

    于母不理于父,自径走进厨房,不一会儿从里面喊出话来:“早餐吃米粥、鸡蛋、馒头行吗?”

    “随便。”于父支应了声儿,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就像是于父担心的那样,于欣去菜市场并非单纯的去买菜,她留意珞母每早上的时候都会到街西头的菜市场买菜,所以她早早的就出来等了。

    菜市场是出了名的脏乱差,掰烂的白菜帮子,被车轮碾过裂开的西红柿,汁水溅得老远,青辣椒的蒂受了潮撒发出一股恶心的味道。

    于欣捂着鼻,几番受不了,若不是守株待兔等待珞宁的母亲给她留给好印象,她才不会一大清早就在这种地方受罪。

    但好像真的是皇不负有心人,被她等到了,珞母还是穿着前几见面的那件红开衫提着布兜东西张望着买菜。

    于欣捡近处菜摊上挑了一把油菜丢进篮子里,然后迎着珞母走上去,但并不急着跟珞母打招呼,她在与珞母隔着一个菜摊的位置上停下来,假装买菜,和珞母来一个偶然撞见。

    还是珞母先见到她的,珞母在菜市场见到于欣,诧异之中笑着跟她打招呼:“欣欣怎么是你啊!”

    “伯母!”于欣一副“居然在这里见到您”的表情,“您来买菜啊!”

    珞母往于欣的篮子里瞅了一眼,又打量着于欣,心下想,这孩子长得漂亮还是难得一见的孝顺,珞母愈发觉得于欣可心里去了。

    但嘴巴上却是不的,她装作不明白问于欣:“怎么不是你母亲买菜而是你,这会儿学习正紧张着吧?”

    珞母就是这样的想法,她认为孩子们还是应该以学业为主,所以在家里是尽量不让珞宁参与家务。

    于欣回答珞母:“我妈妈在家操持家务,平日里还关心我的学习,挺辛苦的,所以放星期的时候我尽量都会帮她。”

    好孝顺的孩子,珞母听了心里欢喜。她带着于欣买了些菜,教她识别哪些菜是新鲜的,那些菜是商贩故意压下来混着新鲜卖的。一场教学下来,于欣倒是额外学了不少。

    珞母这一早上倒是买了不少菜,布兜鼓鼓的,于欣见珞母提着有些吃力,便主动提出帮忙。

    “这怎么好意思呢?”珞母婉拒,“你一个姑娘家瘦瘦的,还提着自己的菜篮子呢!”

    “没事,我帮您。”于欣问珞母要来她手中的布兜儿,挎在肩上,笑嘻嘻的:“您看,我肩上跨着布兜,手里提着篮子,一点都不费事呢!”

    “好乖巧的女儿啊!”珞母跟在后面着。

    等他们到了区楼下,珞母问于欣把布兜接下来,看她一路挺累,要请她上楼喝杯水。

    “不了,伯母。”于欣摆摆手,“我妈妈还在家里等我呢,我先回去了,下次吧。”

    珞母不再好邀请了,“那你慢走。”

    “再见,伯母!”于欣目送珞母进了巷子口,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她不能每次都把目的表现的太明显,欲擒故纵,只要套牢了珞母,珞宁那边就好办了,他总不能为了珞夕林连自己的母亲都不要了吧!

    想到这里,于欣安心了,转身回家。

    珞母站在门前拿钥匙开门的时候,门突然就开了,门后站着珞父,珞母笑:“巧了,我刚要开门,你就把门开开了!”

    珞父见珞母买菜回来心情大好,接过珞母的菜篮子问:“你遇到什么好事了,笑的合不拢嘴?”

    珞母在玄关处换鞋,“你可呢,我啊今去菜市场买菜,你猜我遇见谁了?”

    珞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怎么知道啊?你这话也越来越有水平了,话一半。”

    珞母怨了珞父一眼:“今早在菜市场我遇见于欣了,你那孩子挺孝顺的啊,星期不休息帮她母亲出来买菜,这于母也是有福的,竟生了那么好的女儿。”

    珞父揶揄:“你羡慕了?”

    珞母无餐厅里倒了杯水喝:“可不是!咱家宁虽好,但一个男孩子家又不能使唤他做家务,哪像女孩子贴心啊!”

    珞父提着布兜儿,放进厨房里,为儿子叫屈:“咱宁哪点不好了,平时在家的时候不也帮你洗碗拖地吗?你别看上人家女孩子就埋怨咱儿子不好。”

    珞母不话,一双眼睛看着丈夫,看着看着就笑了:“你呀,真是不了解我的心思。”

    “我怎么不了解,你不就是看上了于欣想让她做你儿媳妇吗?”珞父一语拆穿,“但我告诉你啊,咱们的想法是咱们的,儿子是什么想法都还不知道呢,以后尽量少在儿子面前提这档子事儿,免得他学习分心。”

    “知道啦!”男人跟女人的思维永远不在一个平行线上,珞母和珞父不到一块儿去,便起身去厨房择菜,准备早餐。

    珞母虽然答应珞父,不在儿子面前提及于欣,但总有忍不住的时候,某下午珞宁放学回家,刚进卧室放下书包,珞母就跟进来了,询问他这段时间学习紧不紧张,这就快要上高三了,有没有压力一些话,然后就直奔主题了。

    “这段时间怎么没有见于欣呢,不见她我还挺想她的,她是个好姑娘,既温柔又体贴,上个星期,我还见她去菜市场帮她母亲买菜呢……”

    珞母话还没完,就被珞宁打断了:“妈,您到底想要什么?”

    珞母:“我就是想问一下,于欣这段时间没有不会做的题,没有过来问你?”

    珞宁:“妈,我都在你眼皮子底下,放学回家,我的行踪您都一清二楚。”

    少年无奈,自从他上学开始,母亲就把他管的非常严,就连他叫什么朋友都要干涉,如今怎么就对一个于欣这么上心。

    他把作业本拿出来不耐烦的对母亲:“妈,您要是没什么事就先出去吧,我要写作业了,今的作业老师布置的特别多,要是在不抓紧,就要熬夜了。”

    “好好好,你写吧,我不打扰了。”珞母关上门退了出去,后来就听见她和珞父在客厅里压着声音争吵。

    珞父:“叫你不要再这些有的没的,他现在正是学习关键期,你怎么就不记心呢!”

    珞母反驳:“我就了两句,又没有让这两个孩子提前谈朋友,怎么就惹你生气了?”

    “你!”

    屋外是父母争吵不休,屋内珞宁摔了笔,没了做作业的心情。

    第二早上到学校,珞宁给珞夕林补课,桌上摊开几张珞夕林做好的卷子,经过一段时间的恶补,珞夕林进步了不少,但并不代表就没有问题了。

    珞宁拿着她的无理卷子,放到她面前,指着一处:“看,电路这里还是画错了,本来是并联电路,你把它画成了串联电路。”他拿着橡皮,把那些错误的线路擦掉,“我看着,你重新画。”

    “哦。”珞夕林很听话的在他擦过的地方,一边听着他的指导,一边重新画过。

    少年叹了口气。

    珞夕林抬头,看他心情不好:“怎么了,我很笨?”

    “不是,不关你的事儿。”他。

    “你不想我便不问了,”珞夕林低头去做她的题,线路图画错了,她用橡皮擦了擦,继续画。

    少年目光落到少女的头顶,见她如此认真的模样,竟是无比慰藉。心,柔软一片,或许就是因为她在,他的青春才有意义。

    于欣进教室的时候,便看都珞宁和珞夕林在一起,少年一副心思都在珞夕林身上,就算她不理他,他也舍不得不看她。

    嫉妒那魔鬼在于欣的心里叫嚣着,仿佛刹那间就要冲出心脏口。于欣就这样被心里的嫉妒狂魔控制着,竟在这时开口:“珞宁,你出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还不到上课的时间,但是教室里的学生差不多坐满,于欣双眸含情看向少年,“只能我们两个人。”

    同学们都看着于欣和珞宁,夕林手中的自动铅笔停下,未抬头,但情绪已变。

    少年抬眸看向教室门口的于欣,蹙眉,而后察觉身旁人异动,开口解释:“你安心做题,我一会儿就回来。”

    珞夕林握紧手,不是没有怀疑,不是没有嫉妒,只是因为少年的那句话,叫她安心,那么好,她信。安心做题等他回来。

    从窗户上就可以看到珞宁和于欣的动作,只见于欣走在前,少年跟在后,走进了障碍区。

    何惜晴过来安慰夕林:“你没事吧?”

    她抬眸,看着珞夕林,淡声开口:“没事。”

    穿着校服的珞夕林有一种冷艳的美,因此这种美能够渲染她言语的信服力,即便于欣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儿将珞宁叫了出去,即便班里的同学在那之后,都把话题转向了她,在她背后窃窃私语。谁也不敢去质疑她。

    何惜晴坐在珞宁的位置上,接过珞夕林的卷子,口气轻松:“来,让我看看你的电路图画对了没有。”

    “姐,挺聪明的。”看过之后,何惜晴。

    “多谢夸奖!”珞夕林拱手道谢。

    两个笑笑之间,也消除了不少人的疑虑,自然关于珞夕林的流言蜚语也就少了。

    出了教室,于欣一直走,其实她也漫无目的,不知道要把少年带到何处去,走路的时候,她内心里更是在组织语言,就这样不打招呼的将少年叫出来,是营造出一种她和少年的朦胧关系,但那也只是骗人的,少年心里清楚的很,他会怎么看她呢?

    “于欣。”珞宁在背后喊她的名字。

    于欣紧咬嘴唇,脚下的速度加快。

    “啊!”下楼梯的时候,少年突然抓住她的手臂,将她转了过来,于欣的后背抵在栏杆上。

    这里是楼梯的拐角处,没有人来。

    珞宁的双手捏紧于欣左右两边肩膀,两弯眉峰向下,指向鼻梁处,眉尾上挑,声音淡漠疏离,不加掩饰的防备:“你到底想干嘛?一手抓住我母亲,一手让班里的同学误会,于欣你别自以为是,把全校的男生都理所当然的当成你的猎物!”

    就那一瞬,珞宁的话仿若一支箭,瞄准了中心点,嗖的一声射过来,她苦心经营的海市蜃楼,迷惑人的就这样被他看穿。

    于欣看着珞宁,突然之间,眼底多了一抹欣赏色,估计他的心房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被一个叫珞宁的少年攻陷了下来。

    于欣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她问珞宁:“我美吗?”

    少年眼神躲闪,他看不明白这个叫于欣的女孩子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什么能在瞬间偷梁换柱,把那些慎重的问题都偷偷的调换。叫人无法招架也无法回答。

    察觉少年捏在肩膀上的力道松了,于欣放松了心情,站直了:“珞宁,我没把学校里的男生当做是我的猎物,我的这张容貌是我父母给的,他们要喜欢我,我有什么办法?”于欣的眼里洇出泪光,“他们根本不是喜欢,都觉得我太可怜了,同情我。有时候,我好羡慕夕林和惜晴,她们能相处的那么好。曾经我也和她们很要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被她们嫌弃了。”

    她问少年:“你知道吗?”

    良久的沉默……

    于欣在少年的眼里看到了同情,突然间笑了,用手指着他:“瞧瞧,你也跟他们一样,同情我,从来都没有把我当做是正常人看!大概,惜晴和夕林也是这样看我的吧?我利用柔弱骗取了全校男生的同情,她们觉得我很随便,很低贱,所以才将我排斥在我。”

    “我知道了……知道了。”于欣的眼里一向很有杀伤力,但这次她竟没有哭,她看着少年,倔强的咬着唇,将眼泪卡在眼眶里,拼命不让它们流下来,“珞宁,你也和他们一样,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我和伯母几面之缘投缘而已,和你没有半点关系。我敬重伯母,不会去利用她,你不喜欢我,但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坏,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于欣转身擦了擦脸上的泪,正准备离开,却不想背后传来少年的声音:“我不会同情你,但我也不会给你制造暧昧的机会。”

    完,少年便踩着楼梯回教室去了,于欣站在原地目睹少年在阳光下决绝的背影,冷笑,竟觉得无比讽刺。没想到他还能识破自己。

    出去的时候,是于欣领着少年,回来的时候,竟是少年先回来,等许久都不见于欣的身影。

    珞夕林有些心不在焉。

    “你在看什么?”少年的声音突然传来。迎面是一张清俊严肃的脸。

    “啊?”珞夕林指着自己装糊涂,“你在问我呀?”

    少年接招儿,学着她的模样,先四处望望,最后视线又转了回来,百无聊赖的问:“我的同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珞宁!”某人反映过来,一本书丢在少年身上,“你学坏了你!”

    少年笑:“怎么那么傻呀你!”

    珞夕林看着珞宁,心道:我傻还不是因为你。

    “线路图画好了吗?”少年问。

    “好了。”珞夕林把改过的卷子拿给他看。

    就在少年低下头检查卷子的时候,珞夕林终是忍不住,将身子靠近他,食指在桌上画圈圈,看着少年认真时的侧脸,几番挣扎后声问:“刚才……你……和于欣出去,都了什么呀?”

    珞宁回头,对上珞夕林一双无辜赶紧的眼,于好一会儿之后才漫不经心的:“她向我表白了。”

    “后来呢?”后来呢,某人坐不住了,抓住校服的袖子,咳咳,只是抓的是少年的校服。珞夕林咬牙:“答应了?”

    丫头吃醋的模样甚是可爱,少年忍笑腹中,却在面子上装的一本正经,吊足了她胃口。

    “答应了?”珞夕林咬牙,再问。

    恰逢上课铃响,物理老师夹着课本走进来,班长喊起立,全班同学应声而起,珞夕林看着少年自动的站起来。但一双眼睛却一直锁定少年。

    大概是怕右半张侧脸被她看透,少年目不转睛的盯着讲台上,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寻着记忆的方向,抬手摸了摸她的头,擦着口腔边,声提醒:“别看了,再看老马就该找你谈话了!”

    老马指的是马雪梅,老师们通常通着气,在学校严肃的风纪之下,专门打击班上同学早恋问题,轻者谈话,重者叫家长,双剑合璧严厉批评。

    珞夕林看着少年假装专注正经的模样,突然间绷不住脸,转到窗户那边笑了出来。那时候她才知道,原来好学生坏起来的时候,要比坏学生坏起来还要恶虐许多。

    甘拜下风!

    一堂课,珞夕林听得心不在焉,一颗心全都吊在少年的回答上,他是答应了于欣还是拒绝了她?

    支着胳膊,倚着头,逃避物理课,在练习本上来回写画:yesorno

    yes是他答应了,可以想象,在学校里无人打搅的某处,于欣哭的梨花带雨,少年忍不住一腔柔情,立马抱住她:“别哭了,我答应和你交往,我的欣儿!”

    这番场景,惹得珞夕林回头瞪了眼身旁的人,同样的场景以前就发生过,那次篮球比赛在换衣室,他不也伸手抹去了于欣脸上的泪?

    男生的保护欲通常都特别强,十有**,十有**是同意了!想到这里,珞夕林就仰长叹,不要啊!

    no,拒绝。在校园里无人打搅的某处,还是于欣哭的梨花带雨,央求少年和她交往,但少年转身拒绝:“不,于欣,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别再我面前哭泣,没有用的。”

    他要走,她却抓住他的胳膊,苦苦哀求:“给我一次机会追你!”

    “不!”他甩开她的手,离开的决绝。

    “哈,哈哈哈哈……”

    身旁的少年看着自己的同桌,时而悲伤时而欢喜,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精神临界于崩溃的边缘,摇头叹息:“儿啊!”

    后来,不知道一节课怎么就下课了,反正就是下课了。

    第二节上数学课,少年被老师点名到讲台上写板书,起身时,不放心她,叮嘱一句:“别再走神了。”

    起码要坚持到他从讲台上下来,能替她挡着的时候。

    她不解,抬眸一脸疑惑的看着他:“我一直都很认真的做作业,什么时候走神了?”

    少年安静的选择沉默。

    好吧,你没走神,一直都没走神。

    一道函数题,少年连板书带讲解,让教室里的同学们豁然开朗,数学老师站在台下,看着板书,一面夸少年思路清晰,一面又提醒台下学生,“这道题要考的知识点很多,也很复杂,根据三年高考的局势,等到你们高考时,很有可能出到原题或是类似的题,大家把记到本子上,课下多多练习,反复巩固。”

    珞夕林也在写板书,珞宁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却附在她耳边:“这个你不用抄,下课我再给你详细讲一遍,现在黑板上的东西你未必看的懂。”

    某人停下笔,挺起胸膛。是她平日里装的太过了吗?怎么在少年心里,她好像一弱智一样?

    果然,下课后,她又被占据了活动的时间,听少年芭芭拉的讲,几次她都想开口告诉少年她听懂了,可是少年都没有给她机会,一直问她:“明白了?明白了吗?”

    无奈,眼角余光瞥向何惜晴,那丫头路过笑她:傻眼了吧!

    是杀了,她不应该装傻,不对是不应该装的傻过头。

    啊,谁来救救她!

    下午上体育课的时候,她和惜晴坐在一旁的空地上看着珞宁和李海扬一群男生在操场上挥汗如雨的打篮球,心里竟还记挂着今早上珞宁的半截儿话。

    很不是滋味。

    何惜晴看出她不对劲儿,用手肘撞了撞她,递给她一瓶水:“怎么了,心不在焉的,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珞夕林先接过水,拧开喝了一口才有气无力的对何惜晴:“惜晴,珞宁早上告诉我于欣把他叫出去和他表白了。”

    “啊?”何惜晴忙在她身边坐下,继续问:“那珞宁怎么,答应了还是拒绝了?”

    她抬头看了眼何惜晴,目光无神:“我也想知道,可是珞宁他不告诉我。”

    “怪不得,你今一性子都不高。”何惜晴往草场上看了一眼,俗话和谁谈恋爱,谁就有感觉。第一接收到何惜晴信号的李海扬往她这里看了一眼,李海扬是长发,打篮球的时候,有些碍事,所以就用个皮筋把束起来了,那样的少年,不见妩媚,却也很好看,尤其是现在穿着球衣,来回几场球下来,大汗淋漓,胸前都滴着汗,得到何惜晴的关注尤为开心,可是何惜晴却睨了他一眼。

    李海扬不知所措,反省自己,这是怎么了,今早上没惹她呀?

    何惜晴回头捧着珞夕林的脸:“哎哟宝贝,你受委屈了,等待会儿珞宁过来的时候,我帮你盘问盘问他,他要是敢欺负你我就打到他们家去!”

    何惜晴伸出拳头:打打打!

    珞夕林被逗笑,往操场上看了一眼,少年正在打球也感受到了,朝她看去的时候,她又很快转移了视线,对着何惜晴笑笑。

    李海扬腋下夹着球走过来问少年:“这俩女生今是怎么了,怎么对咱俩爱答不理的?你惹她了?”

    少年笑,漫不经心的回了句:“我可不敢惹何惜晴。”

    “嘿,我们家惜晴怎么你了,”李海扬不愿意,追上少年解释,“透可爱一女生,那么有个性。”

    “好好好,有个性!”这个时代的女生都挺有个性的。

    下午放学,路过操场,何惜晴拦住珞宁:“hi,站住!”

    少年停步回头,清亮的眸,看着那位来势汹汹的女孩儿。

    李海扬不知道何惜晴什么时候跟珞宁杠上了表示担心,握紧书包肩带。

    何惜晴走到少年面前直接问:“珞宁,你告诉我,今早上于欣找你表白的时候,你什么了?是答应了还是拒绝了?”

    李海扬吃惊:于欣找珞宁表白?

    哪,那珞夕林怎么办?

    少年,你要脚踩两条船?

    何惜晴抿唇,目光朝身后某一处看去,并且指给少年看:“从今早上一直到现在,因为你的话,夕林一直闷闷不乐的。看到没,她都不愿和你一块走了。”何惜晴抬眸警告少年,“我告诉你啊珞宁,夕林我可宝贝着呢,你要是敢脚踏两条船,我保证你和李海扬的下场一个样儿!”

    “什么样?”

    何惜晴不回答,不远处李海扬却用唇形告诉他:“n!”

    是啊,冷战,冷暴力最可怕。

    何惜晴顺着少年的目光看过去,发现李海扬高密,一记冷眼瞪过去,李海扬心虚的摸摸脖子。

    或许被一个人吃定的模样就是这样吧,珞宁都已经习惯了李海扬的懦弱,不过远方的少女却是让他担心。

    珞宁紧了紧肩上的书包背带,追了回去。

    操场上有许多石子,珞夕林并不想那么快的走,便踢着脚下的石子消磨时间。可是她这个人有个坏习惯,走路不看路,不知道少年追了回来,走着走着,便和少年撞了个满怀。

    “唉哟!”珞夕林捂着头,抬眸看到返回来的少年诧异:“你怎么又回来了?”

    少年不话,拉着她的手往前走。

    还在学校里,珞夕林满身不自在,忙提醒少年,“哎呀你放手,别让老师看见了!”

    少年不听,拉她走了一段路,这才放开,跑的气喘吁吁的时候,少年开口:“珞夕林,你不是想要知道我有没有答应于欣的请求吗?”

    这下,珞夕林屏住呼吸。

    她很想知道,真的很想知道。但又害怕知道,整个人处于矛盾中。

    半晌,少年都不话。

    在这样的情景下,珞夕林鼓起勇气走到他面前,问他:“yesorno?”

    少年肩上的书包有些滑肩,他往上拉了拉,看着珞夕林,终于忍不住笑了:“no。”

    no——多么好听啊!

    珞夕林笑了,之前阴霾一扫而光,激动之下,也不在乎场合了,一把搂住少年的脖子:“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已经向你表白了,你不可能再和其他人好了!”吧唧一吻,毫无征兆的落在少年的额头上,“珞宁,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有泪侵袭了珞夕林的眼睛,那才叫猝不及防。

    她捂着嘴,却还是在笑着。

    “傻丫头。”珞宁戳了戳她的头,想起早上她又哭又笑的模样,哭笑不得,“以后不许再上课分神胡思乱想一些东西。什么yesno啊,没有的事。”

    “啊?原来你都看到啦!”珞夕林囧,东张西望,都不敢看珞宁,最终还是抵不过少年灼热的注视,回到少年的怀抱里,撒娇:“哎呀好了,我以后上课认真听讲就是了!但你也不许在一直吊着我了,”珞夕林抬头看着珞宁:“你知道吗,你是我第一个爱上的人,有多么珍贵,我现在没有语言回答你。如果非要一个回答,我想是:我不想和别人分享你。”

    珞宁抱紧怀中的女孩儿,摸着她的发,柔声开口:“傻,我就是不愿你分心而已,如果[肯定]能让你安心,从今往后,我不再对你有任何隐瞒。我像你保证你一定得到一个最完整的珞宁。”“真的?”珞夕林松开了珞宁,求证。

    “嗯。”少年点头,夕阳下,眉眼温润,是她眼中最美的风景。

    “那你,你喜欢我!”

    少年轻轻咳嗽了声,脸微红,有些不好意思。

    “啊!”珞夕林又恢复了先前懵懂无害的样子。

    “你就了吧。”惜晴和海扬追了回来,刚好不远不近,将这两人的对话听见了。站在他们旁边,看着他们。

    何惜晴贴心,对少年:“你吧,我把耳朵捂起来,保证听不到。”旁边,李海扬也超级配合:“我也把耳朵捂起来。”

    珞夕林静静的等着。

    少年:“珞夕林……”

    珞夕林:“嗯。”

    少年:“你听好。”

    珞夕林:……

    少年:“我喜欢你,你也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我只想喜欢你一个人……”

    李海扬:“喔!”

    何惜晴:“啊,捂眼!”

    青春里最甜蜜的事情是初吻,把初吻给自己喜欢的人,而那个人同样也喜欢着你。

    所以,珞夕林把自己的初吻,给了自己的初恋。

    后来,珞宁起了于欣,到那她找到自己家来问作业,结果在楼下遇到了自己的母亲,母亲把她带回来的。

    珞夕林听后大惊:“什么,你母亲把她带回来的?那就是她和你母亲已经见过面了?”

    少年点头。

    李海扬和何惜晴对视了一眼:够厉害!

    珞夕林继续:“那你母亲对她的感觉怎么样?”

    少年不话。

    “就是很好了!”珞夕林从草坪上站起来,不干了,“不行,我也要去你家,我要你母亲知道,我比她好。”

    “哎哎哎,妞儿你别激动。”何惜晴拉住她。

    “我怎么不激动啊?”珞夕林反问何惜晴,“我着急的不成样子了,”指着空地的某一处,“那是我未来的婆婆啊,竟让别人抢了先,如果是你你能不激动吗?”

    何惜晴无语了,好吧,你的对。

    珞宁站起来,双手搭在珞夕林的肩上,一双清亮的眸看着她:“你听我,现在谈那些都为时尚早,我妈那是对于欣单纯的喜欢而已,不许你给自己加负担。”

    他这样一倒是让珞夕林稍稍安心了些。却也是一脸无奈的看着少年:“怎么办?未来儿媳的第一印象就这样被别人抢了先,将来你妈肯定是有一番比较的。珞宁,到时候,你可要帮衬着我一点啊!”

    何惜晴在一旁调笑:“哟,妞儿,你这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呢这些太早了吧?”

    “我呸!”珞夕林瞪了她一眼,“你也别得意的太早,等你将来见到李海扬他妈,你婆婆的时候,看你紧不紧张。”

    李海扬属于躺枪型,原本只想安静的做个透明,没想到还是挨了编排。起身搭话:“二位美女,关我什么事啊?”

    何惜晴见李海扬来了,二话不,伸胳膊搭在她的肩上,“妞儿,给我听好了,将来就算他妈来了我也不怕她,我是嫁进他们家当媳妇的,又不是当奴仆的,他妈要是敢欺负我,我就一巴掌扇过去,奶奶的,姐我在家从不受委屈,到了婆家也一样!”

    李海扬被这豪气女吓到了,压在何惜晴的胳膊底下,声纠正:“媳妇儿,那是咱妈,你到时候下手轻点儿。”

    珞夕林不削:你这是助纣为虐。

    放学回家的路上,珞夕林塞给珞宁一颗大白兔,笑着问他:“珞宁,你有数过我一共给了你多少颗大白兔吗?从初一到高二?”

    少年呆,没数过。

    “那就回去数数。”珞家的车来了,珞夕林跟少年挥手拜拜,上车之前还特意叮嘱他一定要回去数数,会有惊喜的!

    少年目送珞夕林的车离开,手里握着今的大白兔,一路跑回家,就是因为她过的惊喜。

    珞母打开门,看到儿子比往常要欢喜许多,今日是他主动开口喊她:“妈,我回来了!”

    “嗳。”珞母还没有反应过来,少年已经溜进了自己房间,关上了门。

    这孩子是怎么了?

    珞母疑惑。

    平常都是嫌她叨叨,不怎么喜欢和她话,去和他父亲话的。

    恰巧这时,珞父走过来,问妻子:“宁怎么了,今看上去挺高兴的。”

    “我也不知道啊!”珞母疑惑的看着珞父:“是不是考试成绩出来了,他考的不错啊!”

    珞父想了想:“不能啊,现在还不到考试的时间。”

    “那你去看看去。”珞母建议。

    “好吧。”珞父走到儿子房前,敲了敲门,“宁啊,你妈把饭做好了,快出来吃饭吧。”

    “哦,爸,你和妈先吃吧,我等会儿就出来!”少年那时候正在房间里,把一盒大白兔倒在床上数:“10、11、12、13……2797……”加上今这个是2798,不对应该还有一个,前几夕林给的,他把放进书包里了。

    少年翻了翻书包,什么都没有发现。

    “到底去哪儿了呢?”少年声咕哝着,把书包里的书都倒出来了,仍旧不见那颗大白兔。明明就放在书包里的,怎么可能丢。

    “宁,吃饭了!”珞母又过来敲门叫了一遍。

    “哎,来了。”少年回应。他把床上的大白兔又重新装到了盒子里,收拾了收拾,开门时,珞母就站在门口,珞宁看到母亲吓了一大跳,捂着胸口:“妈,好好的干嘛站在门口啊!”

    珞母口中还嚼着菜,不理解儿子,咕哝着:“想什么呢,你这孩子,我以前也是站在你门口叫你吃饭,也没见你吓成哪样啊!”

    ------题外话------

    哎呀呀,这几看的感觉怎么样?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