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2致命的,先入为主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32致命的,先入为主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于欣有了紧张感。

    如果她再不抓紧把珞宁追到手,他可能就会投入珞夕林的怀抱,那到时候自己就真的在珞夕林面前输惨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要跟珞夕林争。如果撇开家世,她比珞夕林学习要好,比她长得漂亮,比她更得人缘。可是大家为什么还是喜欢珞夕林?

    她在自己的房间里缩在床上,双手环住腿,看着这家徒四壁、潮湿阴暗的房间,陷入了无尽的恐慌之中。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这样优秀,和珞夕林比她究竟差了什么,命运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似乎陷入了无尽的深渊,走不出的迷宫,眼里的泪如同船桨淌水,一帆又一帆撞撞击挑衅着眼眶的承载极限,于欣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同样是人,这一生她注定要想尽荣华富贵,而她却要在这死水潭里死命的挣扎,却找不到出口的路。

    身下的床单被她抓的褶皱,眼泪终于夺眶而出,泪珠慢慢的从她的眼角滑落,像是一场铁了心的预谋。

    她要活,她要逃离这个让她窒息的空间,珞夕林,只怪命运让我遇见了你,你有的我都要有,你在乎的,我偏要夺,既然我无法拥有你的人生那就把你的人生搅得翻覆地吧!

    母亲的敲门声把她拉回了现实的世界,推门而入,她看着衣着素朴脸上毫无光华的母亲平淡的叫了声:“妈”转过脸去擦眼泪。

    “欣欣,”母亲走过来。

    实话,她有些排斥母亲的靠近,一身的油烟味儿呛鼻的很。

    母亲把手放在她胳膊上,也被她嫌弃。

    但这些,她母亲是不计较的,她只是看到女儿今不大对劲儿,想问问她到底怎么了,看到女儿在擦泪,母亲急了,“好好的怎么哭了,学校里有人欺负你,还是快考试了,你压力大?”

    “没什么!”于欣有些不耐烦,“你能不能不要问我了!”

    母亲有些失落的垂下了眸,歉疚的:“我知道,我和你父亲帮不上你什么忙,但是你是我们的女儿,我们总想关心你,尽父母的责任。”

    于欣哼哧一笑,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讽刺母亲:“你们想要关心我,尽父母的责任,怎么做?你们可知道我们班里有一个叫珞夕林的女孩子,她爸是上海首富,她从就过着优渥的生活,妈,我跟她同岁啊,你看看,你跟爸给我过的是什么生活,你们连基本的生活都给不了我,还怎么对我尽职职责啊?”

    母亲被她训的一愣一愣的,年纪那么大,却在她面前直掉眼泪,“对不起,欣欣是我和你爸爸没有给你好的生活,才让你在同学面前矮了一截。”

    于欣厌极了母亲流眼泪,每一次她都会这样,把她对比的好像多不孝一般,懦弱的母亲让她不耐烦:“好了好了,不提这个了,什么事你找我?”

    “饭好了,我叫你出去吃饭。”母亲。

    “饭?白粥咸菜?”于欣冷笑了一声,但看着母亲哭的通红的眼,心软了,“算了,我们出去吃饭吧!”

    “嗳!”对于于欣,母亲永远都是和颜悦色的。

    吃完饭,于欣借口要去同学家写作业,回房间收拾了书包匆匆离去,于父见女儿这模样,摔了筷子,吃不下去饭。

    “越来越不像话了!”

    于母安慰于父,“你别怪她,她有哮喘都是我的错。”

    于父抬头看着妻子,怎能不心疼?

    这些年因为操持家务,她渐渐变得老态,哪还有当初亮丽的模样?当年他给妻子怎样的生活,又是为了谁变成现在这鬼样子?

    于父沉着声音开口:“你们在房间里的话我都听见了!”

    于母吃惊的看着丈夫:“你都听见了?”

    于父冷哼一声:“的那么大声,我能听不见吗?她稀罕珞夕林有那样的家世,可却没有想过,如果没有她,咱们家也是那样的家世。”

    于父点燃了一根烟,倾吐之间,回忆起了当年的事情,女儿羡慕络震庭,那他就拿络震庭来比较一下好了。

    当年他也是海外归来的生物学博士,那时候国家政策好,急需要留学归来的高等人才,偏巧他学的生物科技被国家看中,答应只要他肯回国就给他一间可以独立办公的研究所,并且研究所每年的费用都由国家一并承担。

    年少时,为了一举爱国情怀,他放弃国外高薪诱惑回了国。当他已经是国内响当当的人物时,络震庭那会儿恐怕还在国外靠着自己的家世混日子呢!

    他在国内认识了妻子,两情相悦之下缔结了婚姻,不久妻子便怀孕了,b超查出来是女儿时,他并没有不喜。终归是留过学的,对男女传宗接代的事情看的不那么重要,不管男孩女孩只要平平安安的就好。

    哪知道这个女儿就生的不能平安呢?还在母亲肚子里五个月的时候,被查出有哮喘碱性遗传,妻子一听,便紧张起来,怨自己没有好好照顾这孩子。

    哮喘并不是什么大病,只要药供到,好好养着就行,再他们家也有那个能力,她一边安慰妻子,一边等着孩子降生。

    生产那,这孩子竟胎位不正,医生是头朝上,腿朝下,要进行剖宫产,不然的话孩子会窒息而亡的。他在医生的建议下,签下了手术同意书。可刚签了,大夫又检查是顺产,孩子生下来了,妻子却大出血,昏迷了三三夜。

    如果下间,每一个爱着孩子的母亲一般,本能的亲孩子,更何况这是她用生命换来的孩子,夫妻俩个把这女儿捧在手心里疼。

    于母生产出院后因为大出血,身体一直不好,需要静养,有时分泌不出孩子需要的乳汁来,于欣本来身体就不好,再加上没有先母乳营养,身体越差了,几次发烧差点都丢了性命。

    这样家庭的重担都落在于父一个人的身上,一个是体弱多病的妻子,一个是命悬一线的女儿,于父不堪重压,颓废了好长一段时间。

    等到他整理自己,投入到工作中的时候,却发现研究所的工作,对他来形如陌生,在工作上接连几次都发生了重大事故。严重影响了国家荣誉。

    后来被迫从研究所辞退,转入了一家医院工作,没有了国家贴,只有每个月那一点微薄的收入,自是难以支撑家庭开支。夫妻俩商量后,于母提出,自己不再服用药物,把节省下来的钱,给女儿买药保住她的命。

    于欣嫌妻子光华不再,这一切都是因为谁呢?如果能够预知今日,于父当年一定要劝妻子不要这个孩子,拖累了她,也拖垮了他们这个家。

    一根烟抽完,于父拧灭烟头,看着妻子,声音沙哑:“是我亏欠了你,意气风发时,想着你能给我享福才娶得你,没想到后来的场景却是我意想不到的痛苦,对不起。”

    “别了!”于母哭泣着摇摇头,起身走到丈夫身后,拥住他:“既然女儿不知道珍惜我们,那我们就自己珍惜自己。你有我在,我不会离开你。”

    于欣所谓的去同学家写作业只是幌子,班里的女生都知道她娇弱,都不敢和她在一起,剩下的就只有男生了,男生们同情她,不过是虚荣心作祟,她去找男生写作业?

    不,到底还是个内心保守的女孩儿,这样像什么?

    她问了班里同学珞宁家的地址,那个男学生给她地址的时候,还揶揄她:“怎么就想要珞宁家的地址呢?”

    男孩子眼中的好奇,像是要把她透视了一般,她也不藏着,露出一贯的娇羞:“我暗恋珞宁有一段时间了,问你要地址是想要跟他表白。”

    男生:“你不知道珞夕林也在追珞宁吗?况且好像珞宁也喜欢珞夕林,你去了……”后面的话不,恋爱这事儿也不能的太明白。

    于欣:“就是因为这样啊,我得让他知道,我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他了,暗恋了这么久,总该有个明吧,就算他因为夕林拒绝我也没关系,出来,我就没有遗憾了。”

    男学生望着于欣离开的背影,摇摇头:“哎,痴情的丫头!”

    但男生却不知道,他在同情于欣之前,珞宁和珞夕林早已从初中时就认识,这也让男生理所当然的以为,珞夕林和珞宁爱的太过张狂霸道,委屈了一直有爱不出口的于欣。

    于欣捏着那位男同学给的地址,找到了珞宁的住处,刚一进巷口,就被下水道的臭味给熏了出来,掩不住的恶心想吐,她想,珞夕林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就算珞宁长得好看,也不至于看上这样的家世,还往火坑里跳。

    周围一排排废旧快要倒塌的房屋,闭塞的道路,“珞夕林啊,珞夕林,你真会给自己找罪受。”

    巷口传来了妇女对话的声音,一个穿着粉红色开衫、咖色裤子的中年妇女提着菜篮子跟迎面一个穿蓝色衣服头发白花花的老太太对话。

    老太太问:“珞宁她妈,又去买菜了。”

    妇女回应:“啊,家里没菜了,我出去买点回来。”

    于欣打量着穿红衫的妇女,微胖,梳着一头长发,于欣自言自语:“原来她就是珞宁的母亲。”

    于欣确定目标后,收拾衣着,唇角扬起标志性微笑,朝女人走了过去。

    “伯母,您好!”

    珞母往家走,却被眼前这个朝她鞠躬的女孩子堵了路,饶是惊讶。但人生就是喜欢美好事物的,珞母看到女孩子抬起头后漂亮的模样,顿时心软了几分,和气问:“姑娘,你找谁,是不是认错人了?”

    “没有认错。”于欣挥挥手,“您是珞宁的母亲吧?”

    “是啊?”珞母点头,“你是……”珞母着将女孩自上而下打量几眼,长发,穿着学生装,又知道珞宁,应该是同学吧。

    “我是珞宁的同班同学,我叫于欣。”于欣解释。

    “噢,于欣啊,你找我们珞宁有什么事?”珞母是那种很实在的人,并没有很多弯弯绕绕,就直接喊名字问了。

    于欣:“是这样的伯母,我刚从同学家做作业过来,有几道数学题不会,本来想着明去学校再请教珞宁的,但同学洛宁家就在附近,所以我路过就来了。”

    “这样啊,好学是好事。”珞母虽然不喜欢别人打搅她孩子学习,但人家姑娘都堵到门口来了,挺不容易的,干脆就邀请她跟她一起回家。珞母指着前面的房子,“家就在前面,你跟我来吧,宁这会儿就在家里写作业。”

    “嗯,好。”

    于欣跟着珞母走过拥塞的巷,进入一间低矮的门廊,里面黑峻峻的,屋檐上还漏着水,当水滴答坠在于欣肩上的时候,于欣受惊啊的叫了出来,珞母听见叫声,解释:“这段路比较难走,来我拉着你。”于欣把自己的手放到珞母粗糙的掌心中,摸到了她中指下面厚厚的茧子,不上嫌弃,也绝非喜欢。

    经过一段白与黑夜的穿越,终于来到珞家门前,珞母掏出钥匙开门。

    门内是怎样一番景:像极了民国时期的上海,入目深草绿的颜色居多,客厅中央迎面就是一个书架,上面摆放着很多书籍,书架的架框就是刷深草绿的漆,书架仿佛是一个隔断,前面是沙发客厅后面是厨房和餐桌。

    空间比她们家还要。

    珞母邀请她进来,:“宁的父亲出去遛鸟了,宁在房间写作业,你先坐,我去把菜放到厨房去。”

    “嗯。”于欣跟进来,才看到屋里的全貌,靠左边窗户下有一台老式的缝纫机,台面上放着一块绣到一半的枕头套。坐的椅子还是那种老式的刷着黄漆的高脚木头椅,墙上是老式的镜框,贴着珞宁已家人的照片,家里被这样那样的东西沾满,机会没有落脚的地方。

    哪,这也穷的太离谱了!

    房里的珞宁听见有声音,便开门问:“妈,谁来了?”没想到竟看见于欣出现在自己的家中。少年眉头微微蹙起。

    “珞宁。”于欣走过去带笑跟他打招呼。

    “你怎么来了?”他还没完,母亲便从书柜后面探出头:“宁啊,妈买了水果,过来帮妈洗洗端给你同学。”

    “你等一下。”珞宁绕过于欣,走去厨房。

    珞宁走进厨房,见母亲正在水管下洗水果便走过去帮母亲一起洗,问她:“妈,她怎么会知道我们家?”

    珞母不以为意:“那孩子是我在门口见到的,她有不会的题她能找到这里来挺辛苦的,就把她带来了。反正你们是同学就帮帮她吧!”

    珞宁没话,但洗水果的动作表明了他并不愿意。

    他房间的门没有关,于欣便走了进去,亦如她想的那样,这样的家庭,属于他的房间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少年的房间还算整洁,与门一个方向上面临墙放着一张书桌,桌子上是珞宁的书,右边是一个台灯,于欣走到书桌前,翻看少年正写了一半的作业,是数学证明题。

    思路清晰,旁边有他用铅笔在立体三角形上勾画的虚线,虽然解当字很少但是,依旧可以看出少年刚劲的笔体。

    眸子从练习册上移开,往这屋子里环视了一周,书桌后面是一张床,素色的床单,床头墙上开一扇窗户,采光很好,这会儿落日夕阳洒进来,一缕缕昏黄的光,透视出这房间里翻舞的灰尘,珞宁的黑色书包放在床上,于欣不知如何来了兴趣,想要去翻珞宁的书包,看看那里面都有些什么。

    事先往门口看了看,珞宁这会儿正和他妈妈在厨房,应该不会很快回来,于是就坐到床上,伸手去翻他的书包。

    出了书之外,还是书。

    于欣不得不感叹珞宁就是个书呆子,原本以为他和珞夕林在一起,会收到情书什么的,但书包里竟一封都没有,实在太无趣了。

    就在她要把翻出来的书重新放到书包里的时候,在书包里却发现了一颗大白兔奶糖,于欣好奇,男生也喜欢吃奶糖吗?如果不是的话,就是送给女生的,或是女生送的。

    于欣拿着这糖,在珞宁的房间里寻找,如果她想的不错的话,那这房间里一定还有其他的大白兔奶糖存在。

    找来找去,她都觉得少年的房间太空旷了,没有藏东西的地方,最可疑的就是那张书桌了,她在书桌上找,终于发现了一个正方形的礼物盒子,打开一看,里面全部都是大白兔奶糖。

    那个时候的大白兔是很贵的糖果,一般人家根本就买不起,而珞宁居然能有一盒,于欣盯着那些糖果,眼里碎入了嫉妒的狠毒色……

    于欣想起,珞夕林和珞宁每一下午放学的时候都会一起走,这糖大概就是她趁那个时候,每一颗送给他的吧?

    于欣握紧了拳头——珞夕林,你想用这种办法打动珞宁,我偏就不让你得逞!

    珞宁端着水果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客厅里不见于欣的身影,但他发现了自己卧室的门并没有关,而且有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他向自己房间走去。

    于欣那个时候揣摩着珞宁该回来了,急忙盖住盒子,放回原位,结果那个时候就听到头顶一道冷清的声音砸下来:“你在干什么!”

    于欣慌了神,索性那个时候已经收拾好了,但还是做贼心虚的将盒子往前推了推,唇角挂着尴尬的笑,对少年:“我,我不太会做题,看一下你做到哪里了。”

    珞宁看到自己的东西被动,心中突然有一团火,对于欣甚是讨厌。便:“我洗了水果,你出来吃吧。”

    “好,”于欣跟着。背在背后的手,手心里还握着从少年书包里偷来的大白兔奶糖。

    珞宁把洗好的圣女果放到茶几上请于欣吃,一颗颗沾着水滴的红彤彤圣女果娇艳欲滴。

    于欣捡了一颗圣女果,趁少年不注意的时候把那颗大白兔放到校服口袋里,对少年:“我有几道题不会做,从同学家里路过,他你家就在附近,我顺路就过来请教你了。”

    珞宁坐在对面沙发,取一本书看,听着她漏洞百出的理由忍不住皱眉问:“你从哪个同学家里过来的,据我所知,我们家附近并没有离得很近的同学。”

    于欣语塞,谎言被拆穿,无法接招。正当她紧张坐立难安时,珞母突然从厨房里发了话:“宁,我饭做好了,去叫你爸爸回来,我们开饭。”

    珞母的话解救了于欣,少年放下书,拿了件外套,路过于欣身边时,回头看了她一眼,面对一个满是心机的少女,他不知道是可怜还是可恨,总之他知道,她想让人喜欢,很难!

    珞宁与父亲一起回来的时候,客厅里笑笑,于欣把母亲炒好的菜摆上桌,抬头看到珞宁,笑的欢喜:“你回来了。”穿过他看到他身后的中年男人,礼貌点头:“伯父你好!”珞父提着鸟笼不明所以,声问儿子:“这位是?”

    珞宁在玄关处换鞋,面无表情的回应:“我同学,来问我题的。”

    “哦,”珞父了然,把鸟笼放在一旁柜子上,换了鞋走进去。

    珞母走出来,看到丈夫儿子都回来了,招手:“快过来坐,开饭了。”

    于欣也是座上宾,这是她第一次和珞氏父母同坐,珞母的菜肴简单,但味道却很可口,饭桌上,于欣毫不吝啬夸奖之言,哄得珞母很开心,她不时也会给珞父夹菜,礼貌周全。

    就连一直不善言语的珞父也忍不住开口:“瞧瞧还是女儿贴心,哪像儿子啊傻愣傻愣只知道自己吃。”

    珞宁安静的吃着自己碗里的饭,心事重重,直到父亲他时他才抬头:“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珞父看着儿子,“你瞧瞧人家于欣,给我和你妈妈夹菜,你们是同学人家第一次来咱们家,也不照顾一下,夹菜给人家啊!”

    珞宁看向于欣,于欣端坐在他身旁,用筷子抵着牙齿,等着珞宁的回应。

    少年无奈,在父母眼神的指引下夹了一块子离自己很近的土豆丝放到于欣碗里,淡淡的:“多吃点。”

    “谢谢!”于欣唇角带笑,任谁都能看得出那是少女情窦初开时娇俏的模样。只是如此,珞母不喜。因为儿子马上就要上高三学业紧张,她并不希望儿子为此而分心。虽然,在她心里于欣是个好姑娘。

    吃了饭,于欣帮珞母一起洗碗,她在珞母面前表现的很乖巧,珞母越看越是喜欢。于是她便把自己的心思有一句每一句的透露给于欣。

    珞母:“你和宁都还,先以学业为重,等将来上了大学轻松了,再试着谈朋友处处,你觉得呢,欣?”

    一句欣,证明珞母没把她当外人。

    一句欣,让于欣看到了希望,果然她这一遭是走对了,近水楼台先得月,不管将来珞夕林再用什么样的手段,都不如她今日在珞宁父母心中落得的好。

    于欣红了脸,只笑不答。

    珞母也笑:“好了,去把手擦擦,这里不用你忙,我一个人就好,你不是有题要问宁吗?去吧,他在房间里。”

    于欣乖乖听了珞母的话,擦了手,去珞宁房间。

    “噔噔噔”连贯而利落的敲门声,除了于欣之外,父母是不会走这虚套的。

    少年的做题思路被打断,蹙了眉,停了笔,并不情愿的开口:“请进!”

    于欣推开门,手里拿着物理作业:“珞宁,不好意思打搅你,帮我看一下题吧。”

    少年转过身,面无表情的伸出手:“拿过来。”

    于欣翻开习题册,不会做的那道题事先用红笔勾了出来,“38题,你看一下。”

    “这是一道求导题,”少年把习题册放在书桌上,用铅笔写下求导公式交回给于欣,“你看看能不能解出来。”

    于欣是故意的,其实这道题她会做,只不过前几在教室里看到他在教珞夕林同一道题,那个时候,他教的非常用心,把解题思路一步一步都写的非常清楚,每一步都耐心去讲解所利用到的公式,还诱导珞夕林慢慢将这个知识点渗透,他的,就连老师上课的时候都没有讲的那么细致过。

    为什么教珞夕林的时候就那么有耐心,教她的时候就只孤零零的给她一个公式,让她自己去解?

    于欣握着拳头,有必要差这么多吗!

    少年转头回去做作业,不理她了。

    于欣在这房间里四下寻找目标,终于在墙角处找到了一个椅子,目测大约跟书桌的高度差不多,她走过去把椅子搬到书桌前与珞宁并肩坐下,“我在这儿做,不打扰你,做完了你再帮我检查一下对不对!”

    她今来就没有想过呀知难而退,并且一定要耗到珞宁理她为止。

    这晚,珞宁的作业完成的比平日里多出了一倍的时间,皆是因为于欣突然间算错,几次三番的打扰他。

    于欣并不是很愚笨的学生,平时在学校,学习成绩并不亚于他,可在这晚上她却故意出错,叫珞宁想不看穿都难。

    终于到了八点半,他们的作业才做完,于欣走出房间的时候,正好遇上珞母去找儿子,看到于欣做完作业,笑问:“做完了?”

    于欣点头:“伯母,色很晚了,我也该回家了,不然我爸爸妈妈会担心的。”

    珞母叫于欣先等等,她去敲开儿子房间的门,看到儿子正在收拾书包,便:“你去送送于欣,咱们巷口难走,黑了一个女孩子家走路不安全。”

    少年不话,坐在床上收拾书包。

    珞母叹了口气走过去打断儿子:“书包回来的时候再收拾,人孩子在外面等着呢!”

    珞宁抬头看着母亲,无可奈何的起身,套了件外套出去了。

    于欣在客厅里等着,珞宁出来的时候淡淡了句:“我送你回家。”

    于欣欣喜,珞父珞母的面子上也下来了。两人走后,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珞父终于开口,问珞母:“这女孩子是不是对咱儿子有意思啊?”

    珞母嗔了他一句:“你才看出来啊,我找看出来了,吃饭的时候,那闺女的眼睛一直都在儿子身上。”珞母走到缝纫机前开始工作,“只是我觉得宁现在是关键时期,要以学业为主,其他的以后再,他们俩个要是有缘啊,上了大学再谈也不迟。”

    娘为儿的心愿不是?

    他们家的情况不好,全心全意指望这一个儿子呢,可不能让他在这节骨眼儿上,因为一场恋爱耽误了将来。

    茶几上放着烟和火柴,刚才因为有客人在,珞父不好意思,现在没人了,珞父擦了一支火柴,点燃了烟,抽了口,他是教师,学生们早恋这事儿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慢悠悠的对妻子:“只怕他俩有一个人是单相思,那闺女愿意,你儿子未必愿意!”

    珞母停下缝纫机上的活儿,借着跟前儿昏黄的光亮朝丈夫看去,男人枯瘦的脸笼在烟雾里,看不大清楚,珞母便声咕哝:“反正我就觉得于欣这孩子挺好,人长得漂亮还乖巧,将来能做宁的媳妇最好了。”

    过弄堂的时候没有灯,漆黑一片,于欣开口对珞宁:“下午来的时候,伯母牵着我的手,珞宁你也牵我的手吧,我怕黑。”

    于欣在开口话前就已经把所有的路都想好了,依着珞宁的性子拒绝她应该是不大可能的,所以她期待着少年的手伸过来。

    果然黑暗中伸出一只手掌,少年:“抓着我。”

    于欣把自己的手放入少年手中,由他牵着过了弄堂。

    到了街上就有路灯照明,他们一前一后,并不一起走,珞宁走在前面,消瘦的身影,走过一个有一个路灯口,宁可独自一个人入入出出,却都不愿意回头和她一句话。

    “珞宁!”她喊,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冷遇。

    “家在哪里?”少年转过头,重申:“你家在哪里?”

    于欣站在路灯下,灯光落入了于欣的眼,她的眼泪在灯光里盈盈欲动,就快要哭出来,“你一定要这么对我吗?”

    “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喜欢你?”于欣一步步朝珞宁跟前走去,最终站在少年的面前问他:“为什么你要视而不见,为什么不肯给我一次机会,我到底哪里不如珞夕林,对,我没有她家有钱,但我对你的爱,丝毫不输她呀!”于欣抓着少年的手,言辞恳切:“珞宁,给我一次机会,我也会爱你。”

    少年由她抓着手,但那双眸子却沉如大海,她的眼泪,她的着急心痛,在他的眼眸中不起任何波澜,少年是镇静的,围绕在他周身的气质赋予了他不同于这个年龄的成熟感。

    十七八岁的男生正是变声期,少年的声音由幼稚变向沉闷,上海的夏夜也是沉闷的,如同他一样,少年:“于欣,别再假装你和珞夕林一样,你和她不一样,无关身世,她是她你是你。”少年抽出了手,放在她的肩上,看着她,极认真的开口:“告诉我,你的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家在哪里呢?

    她还在乎家在哪里吗?胡乱的抹了把脸上的眼泪,绕过他快步走过马路。

    这一路,又变换了形式,于欣走在前,少年跟在后。走进一栋区,某处单元楼下,于欣停下脚步,没回头,对身后一直跟着的少年:“我到了。”

    “那好,我走了。”少年转身,他已经完成了母亲交代给他的任务,只不过他是没有办法接受于欣的那份心意,在她那份心意里到底多少爱,多少利用,只有她自己清楚。

    不过没过多久,身后的脚步加急,于欣突然追了上来,从背后抱住了他。肩膀凉凉,是她哭泣掉落而洇入衬衫接触到他的皮肤。

    于欣紧抱着他,哭着不愿放手:“珞宁,不管你信不信,我对你是真心的,我承认我嫉妒过夕林,嫉妒她有好的家世,嫉妒她所拥有的一切,但是珞宁你不一样。我爱你,想和你在一起!”

    珞宁想要掰开于欣缠在腰上的手,却发现只要他动一下,于欣就会缠的更紧,年少时,还不懂得情爱的复杂,只是单纯的由吸引到喜欢。于欣娇弱,这样的女孩子大多都会引起男孩子的保护欲,可不一定所有的男孩子都要喜欢她。

    珞宁喜欢的是有些古灵精怪,有些倔强还会骂人的“男孩子”有时候特别二,娇娇傲傲,什么都不在乎,有时候,不会做数学题,他给他讲的时候,也不大受欢迎,听烦了,就瞪眼堵嘴,挽着他的胳膊撒娇打岔指着窗外杨树的影:“珞宁,你看你看,阳光在树杈上投下了影子,斑驳好看,对不对……珞宁绿色植物对眼睛有好处,我们学了这么久让眼睛休息一下吧,不然它会哭泣的,我们还指望着它带我们去看这世间最美好的事物呢……”

    想到她,他的嘴角会不自觉上扬,眼里会有笑,直达心底,这一切是于欣给不了的。不管于欣如何想他,事实就是这个样子,他也改变不了,更何况也不想改变。

    最终,他还是掰开了于欣的手,告诉她:“于欣,我们没有可能。我喜欢的人是珞夕林。”

    少年走了,身影漫入了黑暗中,不见了模样,于欣掌心握着那颗大白兔,对着少年消失的方向笑出声:“珞宁,你记着,你给的羞辱,我会向珞夕林讨回来!”

    周六,北京时间下午2:30,络震庭和妻子买了回上海的机票。从进入机场的那一瞬,络震庭就护着妻子,免她被来人撞到。

    一直到登机,妻子安然无恙的坐在他身边为止。

    不管曾经他们都经历过什么,但到最后,上苍还是让他们相守了是吗?重要的是,他爱他的妻子,从刚结婚她的排斥,到他的主动感化,这二十年走过来,就算她不是深爱,但心里一定也有一个位置是留给他的不是吗?

    有人,在爱情里先爱上的那个人先输。年轻时,络震庭轻狂不信,但当真正爱上的那一刻,他不得不信。万般求全,留的妻子在身边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这辈子他被一个叫禾嘉柔的女人吃定了。

    他要在她身上付出自己所有的爱还要包容她的爱,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而禾嘉柔坐在丈夫身边,歪头靠在他的肩上,这一刻的真实,让络震庭深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有价值的。

    禾嘉柔挽着丈夫的胳膊,手指分开,与丈夫的手扣在一起,他们可以不话,但有些东西是可以不用言语去表达的,比如——爱

    络震庭转头看着妻子,未开口,已被妻子用吻封侯,吻完之后,禾嘉柔红着脸,笑了:“我已经不是二十年前的禾嘉柔了,不知道现在的这个吻,对于络震庭来还有没有诱惑力!”

    络震庭没话,却将妻子揽入怀中,摸着她的头发,“傻丫头,二十年了还没有长大……”

    声音到后来有些沙哑,禾嘉柔静静靠在丈夫怀里,有些秘密她不能去拆穿,亦如现在络震庭就将手放在唇边,脸转向舷窗,玻璃镜上映下那张俊脸,眼睛一定是红的。

    禾嘉柔:“忘记吧,我的未来,只有你跟女儿,我想陪你们到我生命的尽头。”

    他们都有不能的秘密,那时络震庭没有细细揣摩妻子话中的意思,如果,如果……可是哪有那么多如果?

    一直到后来,他们一家移民到英国,到她生命最后的一刻,他才知道她得了乳腺癌。悲伤至极的络震庭不由质问她:“禾嘉柔,到底我在你心里算什么!算什么!”

    门铃响起,管家通过远程通报给珞夕林:“姐,先生和夫人回来了!”

    在远程视频里,她可以看到父母从车上下来,父亲还是一如既往的绅士,自己提着行李,腾出另一只手护着母亲。太可爱了。

    “爸爸妈妈,我来了!”珞夕林噔噔噔的跑下楼梯,在开门的那一刹那扑进母亲怀里,“妈妈,我好想你啊!”

    禾嘉柔被突然的一撞吓得不轻,但是自己女儿也就没什么了,抱着女儿,拍着她的背,“丫头,妈妈只是离开两你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怎么长不大呢!”

    一旁络震庭笑,假装吃醋问女儿:“宝贝,难道你就只有想妈妈,没有想爸爸吗?”

    珞夕林从母亲怀里抬头,笑的一脸开心:“爸爸,我也想你,给妈妈打电话的时候,还告诉妈妈把这句话转达给你呢!”

    “是吗?”络震庭不相信,知道看到妻子点头,心情才好了些,“乖女儿,爸爸没白疼!”

    “好了,我们不再外面了,”珞夕林从母亲怀里出来,一手挽着爸爸,一手挽着妈妈,“回家!”

    进屋之后,珞夕林就问妈妈外公好吗?外婆好吗?

    禾嘉柔:都好。

    这下她终于可以问父母要礼物了,络震庭就知道女儿是这性子,正喝水的他不由的笑出来,跟妻子开玩笑:“瞧瞧,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

    珞夕林听见了,鼓着腮帮子问爸爸:“谁是狐狸?”

    “谁应我谁!”络震庭不紧不慢的。

    “妈妈,你看爸爸!”不过络震庭的珞夕林开始找妈妈帮忙,禾嘉柔忍着笑,批评老公:“不许我女儿是狐狸,这明明是只兔子,哪儿像狐狸了?”

    “嗯,就是!”点弯头,珞夕林才发觉原来母亲也和父亲合谋欺负她,委屈了。

    结果就看见络震庭从行李箱中取出一个绣布的礼物盒来拿给她:“打开看看。”

    “砚台?”珞夕林看着父母,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络震庭:“这个是你外公送给你的,临走时,他拉着我和你母亲的手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你好好练毛笔字,修身养性,不能再疯了!”

    “爸爸!”珞家大院,树木震颤,鸟儿惊飞,众人肃穆,姐又发脾气了。

    ------题外话------

    宝贝们,送张月票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