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0念念,原来坚强的背后是无尽的心伤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30念念,原来坚强的背后是无尽的心伤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林叔去学校接她的时候,她顺便邀请惜情他们去她家里做客,所以林叔把他们一并带回来了。

    珞家门前下车,珞夕林给他们介绍自己的家:“上次,惜晴和珞宁都已经来过了,海扬你是第一次来。”所以这次重点给海扬介绍。

    豪宅大多都是一个样子:比地段、比面积、比奢侈度

    很显然珞震庭作为上海市首屈一指的富豪,他的家一定是上海市的黄金地段。而且房屋占地面积也大,属于站在这头望不尽那头。除了珞宁以外,何惜晴和李海扬他们家也在上海市中心地段买了豪宅,只是没有珞夕林他们家大而已。

    原以为首富的家里布置一定是奢华的,但李海扬想错了,被珞夕林引进来,第一眼不见奢华,前院有一块很大的草坪,家佣们在上面打扫,笑笑,相处和谐,有人看到他们走过来,跟珞夕林打招呼:“姐,你带同学回来啦!”

    那是一个中年女人,穿着朴素优雅,面相宽和,笑起来的时候,眼角上提,皱纹在眼尾深刻显现。这样给人一种亲切感。

    “张嫂”珞夕林介绍,“这是张嫂,平日里照顾家里人饮食起居,看着我长大的人,”然后又挽着张嫂的手将三个人介绍了一遍:“这位是珞宁,您上次见过,来家给我补课的那位。”

    少年点头:“您好。”

    “这两个是惜晴和李海扬,您不陌生的。”这话的时候,珞夕林和张嫂相视一笑,用他们自己的共识来理解这句话。

    张嫂笑:“认得认得。”上次在家门口吵架的那对情侣。这三个孩子张嫂越看越喜欢。

    因为珞夕林对张嫂的态度,惜情和海扬他们也对很尊敬张嫂,跟她打招呼问好。

    何惜晴总感觉哪里不对,受不了张嫂打量在自己身上那太过宽容的目光和纵容的笑意,对张嫂客气了一下,私下拉来珞夕林,附在耳边声问:“你到底跟张嫂了什么,她看我的眼神怎么那样?”

    “什么样?”她故意装作不明白,回头对张嫂笑,才转过来回答惜晴:“别告诉我你上次来家的时候没有见过张嫂。”

    “见是见过……”何惜晴的话还没完,张嫂便上前搭话:“姐,书包先给我,你们进去洗手,饭已经准备好了。”

    “是吗?”张嫂站在她身后,她一边摘书包,一边跟张嫂搭话:“您都给我做什么好吃的了,有没有我最喜欢喝的玉米三鲜汤啊?”

    张嫂只笑不话,今的饭不是她做的呢!

    珞夕林听不到回话,却被另一道声音叫过去,那道声音从屋里传出来,带着欢快:“丫头,快洗手我们可以开饭了,今你爱吃的都有!”

    陈诚踩着台阶走下来,重点是他那一身打扮,黑衬衫、西裤,衬衫袖口挽到关节处,左手拿着铲子腾到半空,右手空放着,腰上系一条黑色的黑色的围兜儿,围兜右下角用粉色绣线绣了一朵五瓣的梅花,白色线沟边。

    放飞自我的陈诚完全了平日里在职场上的沉稳睿智的绅士模样,此刻的他造型滑稽,那本来就是个模特一般的身材,如今……实在一言难尽,珞夕林张着嘴巴,书包啪嗒一声,直接掉在地上,不用张嫂拿了。

    好不容易适应了,[她]才想起回头寻问张嫂,张嫂忙着摆手申辩:“我也了不用帮忙的,可架不住陈先生一直坚持今的晚饭让他做。”

    那人笑意盈盈的看着她,俊美的脸庞隐在光源后,珞夕林觉得自己言语匮乏,抬手遮住额头,一路跑过去,进入光源,拉着陈诚的衬衫下摆,声开口:“哥,你干嘛呀,穿成这样?”

    “怎么了?”陈诚不以为意,“丫头,你个没良心的,我在给你做饭啊,一下班连公寓都没回,就跑这儿来了。”

    珞夕林闭上眼睛,我的哥,你这洋相出的。

    “我带了同学来。”珞夕林看向身后,再看看眼前的陈诚,真不知道该什么好,平时特俊俏的一个人,现在这幅打扮,怎么领出去啊,什么啊!珞夕林有些生气:“家里又不是没有厨师,你瞧瞧你把自己给弄得!”

    “怎么你嫌弃我啊?”陈诚把手放在珞夕林的头顶,用受伤的眼神看着她:“丫头,我还没老呢,你就开始嫌弃我了。”

    “哎呀,”珞夕林扑腾掉陈诚的手,拉着他:“跟我过来。”仍在烦恼当中。

    陈诚一脸宠溺的任由丫头拉着,从光影里走出来,在外人看来,那是一个发脾气的孩子嫌弃的拉着一个成年男人,而那个男人永远一副慈父般的目光笼在少女的身上,由她摆弄。

    毫无疑问,珞夕林是受宠的,在这个家里,无论是谁都在无条件的宠着她。

    当珞夕林拉着那个并不认识的男人走来的时候,李海扬嘴角挂着并不清晰的笑,却是真的笑了。黑色明亮的眸底在太阳底下折射出羡慕的光,他羡慕珞夕林能如此的幸福,因为只有这样才是家,这样的家人彼此相惜才能感受到温暖。

    珞夕林把陈诚拉过来,跟三人介绍:“这是我哥,他今知道你们要来,所以特意亲自下厨,平常不这样儿。”

    怎么呢?

    珞夕林一向是很崇拜陈诚的,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是一副精致模样出现在人前,所以今这打扮实在……她才想了这么一个办法把圆过去。

    不能让美男太丢人了。

    “珞夕林,你妈不是只生了你一个,你没有哥哥的吗?”何惜晴被她搞糊涂了,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哥哥?“一直就有!”珞夕林本来就因为陈诚的衣着恼着,现如今又被何惜晴这么一问,护起短来。

    一直就有?

    不对吧!

    何惜晴看看陈诚,再看看珞夕林,这两人哪儿像了?而且男人的年纪好像比她大很多,实在匪夷所思。

    陈诚怕尴尬,急忙解释:“我叫陈诚,是夕林爸爸的秘书,从看着这孩子长大,所以她叫我哥哥叫惯了。”

    “啊。”何惜晴恍然大悟,“这就对了嘛!”

    “对你个头。”珞夕林瞪了她一眼,“你打就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把式。”

    “嘿!”

    何惜晴不愿意了,俩女生在院里斗起嘴:“珞夕林感情你知道我时候啥样儿啊,你不跟我一般大?”

    “我智商比你高。”珞夕林怼。

    提到智商,可有的了,想当初某人为了追求某少年,硬是在人前装傻充愣,一见到数学题就犯难,没想到今倒是给自己挖了个坑儿。

    “我智商175。”何惜晴洋洋得意,故意挑中[她]的痛点。妞儿,有本事你就当着少年的面儿亮出真家伙,看你敢不敢。

    “你。”珞夕林心虚的目光扫过少年,又快速消失,瞪着何惜晴:“你够狠!”拿她的智商堵她,

    陈诚看出这俩丫头间火势不太对,拉住身旁的丫头:“你熄火儿。”

    何惜晴幸灾乐祸:“被陈大哥训了吧。”

    “哥。”珞夕林当然不愿意,“她……”

    陈诚当然知道他家姑娘现在处于劣势,姑娘火气大,心有不甘,所以他才给了她一记眼神,让她先安静下来,后面的交给他。

    陈诚观战了一会儿,对何惜晴已经熟悉了,人嘛都有软肋,和大姐的软肋应该就是她身旁这位长相偏女性化的阴柔少年,夕林以前对他的评价是什么来着?

    陈诚回忆了一番。哦,对了,他像韩国美男李准基,美不美的他不知道,但今乍一看还真有点像。眸子狭长,脸蛋儿白皙,皮肤细腻,嘴唇挺红。用中国话来就是白脸。

    呵呵,白脸。

    陈诚走到白脸面前,从上到下审视着他,“听夕林,你和她是好朋友?”

    李海扬点头:“是。”但总觉得陈诚看他的眼神不太对,不像是友好的认识更像是秋后算账。陈诚比他高,气势上李海扬就输了。不由的紧张起来。

    “哦。”陈诚拉长了尾音,双臂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李海扬:“那就是你没错了,郊游那我去接她,结果她哭着跑过来了,后来我查了下原因,才知道那下午是你把她弄哭的,少年,这笔账咱们怎么算?”

    陈诚话的轻巧,可李海扬却听得慎重,尴尬挠头:“那个陈哥……”

    终究吃了年轻的亏,李海扬忘记要怎么回答,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何惜晴,心想陈诚既然疼珞夕林,那么女孩子在他面前也好话,哪知道,何惜晴早就把他给忘了。

    陈诚的声音出奇的好听,真是满足了少女心所有的幻想,即便是李海扬挨骂,何惜晴也呆呆的站在一边,以崇拜的眼神看着陈诚,早就忘了给李海扬话。

    那双眼冒着红心,帅啊,太帅了,等会儿问下珞夕林她这哥哥出租吗?租他俩时去!李海扬彻底陷入孤立无援的状态,连他最爱的老婆都不再爱他了,见了美男直接忽视了他,哎!

    珞夕林旁若无人的大笑出声这才明白陈诚叫她熄火儿的原因,原来他有更大的火儿要发,嫌她那火儿太了,威力不够。

    可即便是珞夕林的笑声也扰不断何惜晴对陈诚的痴迷,李海扬无望急了,气的跺脚,暗自埋怨何惜晴是外貌协会,看到美男就走不动道儿,连他的死活都不管了,既然如此痴迷陈诚,不如和他分手算了,君子素来有成人之美,他才不做这第三者,电灯泡!

    少年看着李海扬的表情把脸撇到一边,忍住想笑的冲动。

    没想到,最后竟是陈诚主动放过了他,摸摸他的头,像平日里逗夕林一样,兄长般的宽爱:“好了,逗你玩的,我饭做好了,你们一起进来吃饭吧。”

    “嗳,哥!”李海扬如释重负,笑起来眉眼弯弯的。

    期间,陈诚有留意过那个叫珞宁的少年,两个人之间虽然没有开口过话,但陈诚却对珞宁很礼貌绅士。陈诚觉得少年是个安静有思想的孩子,总不至于比手上的这位难管一些。

    陈诚带着李海扬进屋,珞夕林走过来唤醒何惜晴:“走啦,你的帅哥进屋去了。”

    她意有所指,何惜晴脸色微红,傻兮兮的笑,讨好一般的挽着她的胳膊:“那个啥,夕林咱俩关系这么好,我问你个事儿呗?”

    “什么?”[她]打量着她,对她色眯眯的眼神有些抗拒。

    “等会儿吃饭的时候,咱哥是坐下来跟咱一起吃吗?”

    “对啊。”[她]。

    “那就好了,”何惜晴笑,看着陈诚的背影,拉着[她]跑:“咱们也快进去吧,我饿了。”

    “哎,你别拉我呀!”[她]还惦记着少年在后面跟着,往后看了一眼,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何惜晴加大力度一把拽了去,“哎呀,快走,一会儿咱哥该等不及了!”

    疯丫头,一口一个咱哥咱哥,刚才不还质疑人家来着?

    然而少年早就习惯了她们这种相处模式,跟在后面进了屋。

    餐厅里,四个朋友座好,陈诚忙着给他们上菜,不得不佩服陈诚的手艺和对美的高要求。

    高档印花瓷盘在他掌心里托着,一个人来来回回把一道道精致的菜肴都摆上桌。

    法式大餐,各个造型精美绝伦,让人垂涎欲滴却又舍不得吃。一时间让[她]觉得这不是在自家餐厅而是去了高档西餐厅享受vip级的专人服务。

    美哉!

    看着桌上的这些食物,[她]问:“今是什么大日子吗?”

    “你放学的日子啊!”陈诚绕过去把一碟松露放到何惜晴面前,漫不经心的着。

    [她]无语了,就不能正经的看着[她]和[她]句话。

    好心陈诚也注意到这一点,站在何惜晴座位后面抬头看着[她]嘴角一抹笑,绅士极了。

    八个人的长方形大餐桌,左右三个,前后两个,珞宁、海扬和何惜晴坐左边一排,刚好满座。[她]一个人坐右边一排,身后是厨房。

    许是气氛的烘托,现在看他,倒又像是从法国回来的高级厨师,款款深情而又优雅着。

    怎么样都是陈诚,只是他腰上的那个围兜太扎眼,[她]想把它撕了:“你快把围兜摘下来过来吃饭吧!”

    陈诚不以为意:“等一下我还有道菜没有上呢!”

    接着陈大厨又摇曳着窈窕的身姿去了厨房。[她]目光一路追随,咽了口吐沫,这人闹哪出?

    “你们先吃吧!”[她]作为主人,照顾客人是礼。

    本是一番好心,但何惜晴却出口驳[她]:“不,你没听到吗,咱哥都了还有一道菜没有上来,我们等他过来一块吃饭,夕林这是礼貌你懂不懂啊,咱哥白疼你了都!”

    嘿,看你那白痴上身的劲儿!

    珞夕林气结。怎么好心招呼你还成了我的错了,还有何惜晴都花痴成这样了,李海扬怎么一点都不生气端端的坐那儿,一句话都不。这两人今转性了?

    回头往厨房里看了一眼,陈诚还在厨台前忙活着呢,看不见他在做什么,只能看见有团团白色自他头上袅袅升起。

    居家妇男?

    难以想象陈诚有一成了家会变成什么样子!

    想想,珞夕林抖搂了一身鸡皮疙瘩,她还是坐好吧。

    “菜齐了!”陈诚从厨房端出一盆玉米三鲜汤,专门放到[她]眼前,“给,丫头这是你刚才进门吵嚷着要喝的。”

    这时候何惜晴又酸酸的来了句:“妞儿,咱哥不吃饭,忙着给你弄玉米汤呢,你还嫌人家。我在家都没这么好的待遇。”

    [她]不话,低头又看见了陈诚围兜上的梅花,不由的来气,抬眸瞪他:“你还不把围裙给摘了!”

    “你这孩子今是怎么了?”陈诚觉得[她]怪异,“猴急猴急的。”

    陈诚扬着一张客气的笑脸,照顾桌上的其他人:“放学回来都饿了吧,我厨房还有点事要忙,你们别客气,先吃。”

    无形之中,就把[她]的面子拾了起来。

    转身进厨房,不一会儿就喊[她]:“夕林,进来帮我找一下鱼露在哪里!”

    珞夕林从椅子上站起,和对面的三个人:“你们先吃,我去看看。”

    珞夕林走进厨房,与陈诚一块站在厨台前,陈诚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问:“我这样让你在同学面前丢脸了?”

    “哪有?”[她]看着他一脸疑惑。

    “那你为什么不开心啊?”

    珞夕林明白了,找鱼露才不是他的本意,于是就看着他:“陈哥哥,家里有厨师,你为什么要把自己打扮成这个样子?饭应该让厨师去做,你过来就好。”

    在珞夕林的意识世界里,人应该根据他们本身的特长放到该放的位置上去,这样才不会显得混乱。

    陈诚听了丫头的话,不由的心头一暖,看着丫头最喜欢把手放在[她]头顶,“珞夕林啊,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护短呢?”

    [她]看着陈诚,挺好看挺精明的一人,怎么在这种事上犯傻呢?围着围裙还举着铲子出来迎接[她],没看到他那架势,还以为他要找[她]拼命呢!

    家里突然出现一傻子。

    [她]看到那绣花围兜儿就来气,伸手解了它,叠整齐后,那朵梅花正好翻露眼前:“以后不许带它了,花儿不适合你。”

    你不是人妖。

    陈诚被[她]孩子般的举动逗笑,“好了别生气了,我们赶紧出去吃饭,你那几个同学要等久了。”

    “嗯。”

    陈诚不光脑子好,厨艺也是顶级的。真的,[她]在一些五星级饭店里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菜。

    所以何惜晴就在饭桌上忍不住直夸奖陈诚:“哥,没想到你的手艺这么好,我家主厨是从国外请来的,获了金奖呢,都没有你做的好吃。”“好吃你就多吃点。”陈诚客气,络震庭和禾嘉柔不在,他就代行了长辈的义务,替何惜晴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她碟里。

    从前一直以为何惜晴只是外向活泼,但今[她]才见识到何惜晴另一面——话多。几次三番让陈诚尴尬。

    吃的好好的,何惜晴就笑了起来:“其实,哥,刚才一进门的时候,你穿的那样,我以为你就是一厨子呢,还想跟夕林开玩笑,没想到你家厨子都长得这么好看!”

    听到厨子这两个字,[她]胃不舒服了。

    抬眸瞪了眼何惜晴,可她却不以为意。李海扬要顾及餐桌上的礼仪,但掩口间不太明晰的笑声从指缝传出。

    解气!何惜晴我不知道你这么可爱。

    少年停下筷子也觉得这两人有些过分。陈诚一看就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们两个当真傻了些。

    起初陈诚只是笑笑。孩子家话语不当,没必要太放在心上。可后来何惜晴接着追问:“哥,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大概也是怕引起误会,何惜晴后面补充:“我们明年就要参加高考了,想你是过来人,给提提建议。”

    陈诚:“我是哈佛大学心理学专业毕业的。”众所周知哈佛大学是世界第一等学府,从那里走出来的人,含金量要比一般人高的多。陈诚看着珞夕林,唇角带着温润的笑:“当初我是受了珞氏的资助才能完成学业。”

    “哦,”何惜晴明白了,比划着缕清思路:“那就是你接受了珞氏的资助然后又回来帮珞氏。”

    陈诚温和:“是这样没错。”

    “恩,我爸的公司也是这样,”何惜晴有模有样的跟陈诚谈了起来,“在上海基本上有能力点的公司都会成立贫困大学生助学基金会,其实这也是变相的人才回笼,公司拿出钱来资助那些学习好,但家境困难的农村大学生,然后等他们学成,这家当初资助他的公司就买断了他的未来,让他终身为该企业工作。”

    话虽然没错,但从何惜晴嘴巴里出来就像是地主压迫劳苦民众一样。

    气氛一下子被何惜晴搞僵了,她还不知道。

    少年停下筷子不吃了,李海扬在一旁拼命的咳嗽,不停地给她递眼色,可却被她拉去问话:“李海扬,你家公司没有成立这项基金会吗?”

    有陈诚和珞夕林在场,李海扬不方便什么,只好点点头,手还放在嘴边咳嗽,别了越乱,没看见人家脸色都不好了吗?

    何惜晴见李海扬咳嗽,仍没有察觉出什么不对,问:“你怎么了,又呛着了,要不要喝水?”

    何惜晴没有抬眼去看对面的珞夕林和陈诚,却忙着在餐桌上找水。

    珞夕林冷眼旁观着,一会儿是农村贫困生,一会儿是买断人生,以前怎么没有发觉何惜晴头看事情这么透彻呢。

    所谓慌忙则乱,每个人的眼前都有一杯水的,但何惜晴没有看见,少年只好把他面前的水递给李海扬。

    “谢谢你啊珞宁。”何惜晴接过水便埋怨了珞夕林一眼,“你看看你,还不如珞宁呢,你这主人家真失职。”

    珞夕林冷哼。

    桌下,陈诚握住了她的手,两个人眼神交接,陈诚示意她没事,别计较。

    李海扬不渴却要被何惜晴拖累在众目睽睽之下喝了一大杯水。

    “好些了?”何惜晴问。

    “好些了。”李海扬至始至终都不敢抬头。

    本以为谈话就可以这样结束,但是何惜晴仍不死心,除了李海扬之外,她真的很少遇到能够让自己一见钟情的人,只不过这人年纪有点大,总让她有一种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惋惜之情。

    她想通过交谈来和陈诚亲近,但她用实际行动证明,从她嘴里出来的话每一句都变了味道。

    何惜晴问:“哥,你家是哪里的?”

    珞夕林和李海扬同时挑眉。

    珞夕林疑惑,她又要发表什么惊人的言论?

    李海扬醋意翻滚,了解人家家里情况做什么,谈婚论嫁吗?

    陈诚的目光变得暗淡,但还是有礼貌的回答了她的问题:“我父母都去世了,在我高三那一年。”

    餐厅里鸦雀无声,气氛变得压抑,大家都没有了动筷子的心情,没想到陈诚竟然有这样的身世。

    珞夕林离他最近,心突然像是有人用线狠狠地勒紧了,抽的疼。

    她看向陈诚,成熟男人的脸上有了那样一丝灰败色,垂下眼眸,浓密纤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无措的模样是那样的可怜。

    偏巧在这个时候,何惜晴却声嘀咕了句:“原来你是孤儿。”

    珞夕林真的忍无可忍了,斥了她句:“惜晴!”

    少年离何惜晴近,往她碟里放了一块鹅肝,清冽的声音传来,“这味道不错,你尝尝。”

    这鹅肝倒是让她想起了前些日子在咖啡厅于欣硬要点的红酒鹅肝,瞬间没了胃口,但她今好像了很多错话,实在不宜开口了。

    于是便只能认命的吃下,席间无话。

    吃完饭,佣人进来收拾,时间尚早,夕林思念父母,跟惜晴他们打了招呼,去房间给父母打电话问好。

    惜晴和海扬留在客厅里参观。

    因为家教的关系,少年并没有吃完饭就去休息的习惯,他去厨房帮佣人们一起洗,起先张嫂认为他是客不想让他动手来着,后来少年一再请求,张嫂也不便什么了。

    陈诚去外面接了个电话,回来就找不见人了,经过厨房是看见了少年,走进去对着洗碗的少年:“我们去外面话好吗?”

    张嫂在场,他不宜把话得太详细,但他相信少年能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请稍等。”少年把手放在水里冲洗了下,才跟着陈诚出去。

    已是夕阳垂落,草坪上撒了一层昏黄的微醺,淡淡的,仿佛做旧了的时光。台阶两旁分别放着两个高脚花坛,里面盛开着淡粉色的荷花。陈诚踩着走下台阶,少年跟在后面。

    珞家别墅一共有两处院落,陈诚带少年去的时后院。前院和后院是嵌套式的,后院占地面积也不,但相比前院就安宁了许多。

    一路走来,看到了不少花儿,有些甚至是没有见过的。越往后走,花香越是浓郁。

    前面悠悠有质的声音传来:“夕林的母亲喜欢种花儿,所以这后院其实是珞董专门为妻子开辟的花园。”

    那时候珞宁听了这话,竟有些羡慕络震庭,不知道他为妻子种花儿的时候是怎样一番心情,一定很开心吧,男人很少有喜欢花儿的,这些花儿能被保养的这么好,全都是因为妻子喜欢。爱一个人是付出,因为珞太太欢喜,他的心都是甜的。

    走到北墙一处,陈诚突然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少年,继而目光变得深沉寒冷。

    少年身子一震,但并不害怕:“您有什么话要对我吗?”

    用您是礼貌,何况他也的确比自己大很多。

    陈诚眉眼上挑,唇角勾起半边,俊美的脸庞晕在夕阳里,有种不出的邪魅:“你很聪明,知道夕林对我的重要性,所以我只奉劝你一句,离开珞夕林,你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上的人。”

    “我爱她。”这三个字即便是少年在面对络震庭的时候都没有这样坦白过,他承认面前的陈诚很优秀,现在的自己还不是他的对手,可这并不代表他就要认输把珞夕林让出去。

    然而陈诚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冷笑了一声,“爱?珞宁,你知道什么是爱吗?”陈诚再开口有些鄙视少年:“爱也需要能力,你告诉我你有什么能力去爱她?不久前,我让人查了你家的地址,还亲自开车去拜访过,我看到的是一堆拆迁房,你们家巷子口下水道堵塞,夏里不断有臭味冒出来,你准备让夕林嫁给你陪你去过那样的生活?”

    每当想起那出现在他眼前的场景,那样真实的让他心痛,他怎么愿意让自己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姑娘去过那样的生活?

    他不想刺激珞宁,但是牵扯到夕林就不行了,陈诚的眸子越发的冰寒,差不多想要将少年千刀万剐,“珞宁,要堕落,你一个人去就行了,别祸害夕林,在夕林房间有一张剑桥的offer,剑桥大学是她爸爸妈妈读过的大学,她也很想去。

    但是前些,因为你不能去,她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吃也不喝,生活习惯颠倒。珞宁,你你爱她,可你看看你却把她变成了这个样子,是否他为你丢了性命你才甘心?”

    陈诚走过去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弯下腰附在他耳边:“如果你有跟李海扬那样的身世,我想夕林也不至于那样辛苦。”

    少年抬头看着陈诚,陈诚却很绅士的笑了,“别把我跟你比,你和我也不是一个世界上的人。”

    陈诚不知原本他想让少年离开,让夕林喘口气,但却没有想到正是他今日的这番话刺激到少年,他日,少年的成功,陈诚功不可没。

    珞夕林打电话跟禾嘉柔撒娇:“妈妈,您和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

    禾嘉柔在那一端皱眉,以为女儿发生了什么事,急着问:“怎么了?”

    “没有没有!”珞夕林趴在床上急忙摆手。

    禾嘉柔这边方才安下心来。她放柔了声音对女儿:“宝贝,你想妈妈了,但妈妈也想妈妈了呀,你外婆这些年身体不太好,妈妈想多陪在她身边一些时候,等以后,我们和你爸爸去了英国,我们母女再见面的日子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总有一你会明白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不是要死要活的爱情,而是细水流长的亲情。”

    禾嘉柔的声音有些哑,珞夕林不由的紧张起来:“妈妈,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外婆生病了,要我过去吗?”

    “没有,”禾嘉柔安慰女儿,“你不用过来,把自己照顾好,别让我跟你爸爸担心。”禾嘉柔把话题岔开:“你呢,爸爸妈妈不在的时候你有没有好好吃饭,作业做好了没有?虽然九月份要去英国念书,但也要把高二做一个完美的结束。”

    珞夕林吐舌头,她敢告诉妈妈,刚开始那几她根本就是白黑夜颠倒吗?当然不敢。

    于是捡了些轻松的话题,就比如今的事情:“妈妈,你知道吗,陈哥哥今居然来我们家给我做饭,我请同学来家里做客,你不知道他当时的造型有多雷人,差点没把我吓死。”

    “哦,发生什么了,跟妈妈。”

    珞夕林在电话里把今发生的事情噼里啪啦的了一顿,结果母女俩对着电话笑个不停。禾嘉柔:“我也确实不知道你陈哥哥还会做饭。”

    珞夕林却很自豪的对妈妈:“陈哥哥做饭可好吃呢!五星级酒店的大厨都没有他做的好吃。”

    “看来你爸爸的不错,把你交给你陈哥哥,我们俩个都很放心,”禾嘉柔叮嘱女儿,“在家里好好听你陈哥哥的话,我跟爸爸再过两才回去。”

    “恩,好吧。”珞夕林明显有些失落,“妈妈替我跟外公外婆问好。”

    “嗯。”

    然后[她]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或许是因为母亲孕育了孩子,所以对于儿女来,父亲和母亲之间,会偏爱母亲,会自然而然的把父亲置后,就在珞夕林要挂电话的时候,突然想起了父亲,急忙对着电话那端的母亲补了句:“告诉爸爸,我也很想他!”

    禾嘉柔笑了:“好,妈妈一定帮你转告。”

    这段禾嘉柔挂了电话,嘴角的笑容消失,转而是泪水遮住眼睛,母亲在她身后唤了句:“孩子。”她在转身投进母亲的怀里,“妈。”把所有的委屈发泄了出来。

    禾母用苍老的手一下又一下的抚着女儿的背,眼眶通红,她已知道女儿乳腺癌的事情,恨自己身为母亲却不能提孩子承受苦难,在女儿需要依靠的时候,自己竟是如此的无助。

    “夕林是个好孩子。”禾母。

    禾嘉柔有眼泪大多是为了珞夕林,她盯着那电话久久不愿移开视线,嘴里念叨着:“夕林,我的傻孩子,但愿你永远不要知道妈妈的秘密。”

    禾母叹了口气,目光向墙上那一张张泛旧的照片上看过去,一股悔恨自她的心底蔓延至四肢百骸,“嘉柔,如果当初,不是因为我们,或许你现在已经和承轩在一起了,也不至于强行让你和震庭在一起,这些年你都在为我们还他的债啊!”

    事情过去这么些年,当初一颗跳动的心,这些年早就已经心静如水,反而禾嘉柔安慰母亲:“妈,别了,其实震庭这些年对我也挺好的。现在我只是担心夕林,乳腺癌是会遗传的,我担心她将来……”到此处,禾嘉柔咬着嘴唇泣不成声:“我真恨,我当初就不应该生下她!”

    “哎!”禾母一声叹息,冤冤相报何时了,都是孽啊!

    同母亲讲完电话,珞夕林起身到楼下去,出来的时候色已暗,珞宁、惜晴海扬起身道别。

    “我让林叔送你们吧。”珞夕林。

    “好。”何惜晴点头答应,她大姐可不是走路的人。

    珞夕林看向少年,他好像在笑,可笑容不怎么明显,那时候她没有注意,笑着告诉少年:“你等我一下,我有东西要给你。”

    蹬蹬蹬上楼,然后又跑下来,将一颗大白兔放在少年掌间,这是他们每日的约定,一旁何惜晴看着泛酸,故意逗她:“哟哟哟,这光给珞宁我们的呢,珞夕林你太不够意思了啊!”

    夕林嗔了她一眼:“想要问你家李海扬要去,今儿个饭桌上给陈诚难堪,她还没找她算账呢,还想吃糖,没门儿!”

    林叔的车在外面等候,她把他们送到门外,看着他们上车后,才放心回屋。

    路过客厅才觉得奇怪,从她下楼开始就没有再见到陈诚,她唤来张嫂:“陈哥哥回家了吗?”

    “没有,”张嫂,“我刚才看见他在后院。”

    “我去看看。”

    珞夕林来的后院的时候,看到陈诚一个人搭着腿儿,嘴里叼着一根烟。清瘦的背影笼在烟雾里,似真似幻,缥缈到好像她就要失去他一样。

    想起妈妈的话,她突然觉得心口很疼,这些年她一直将陈诚视为亲哥哥,餐桌上头一回听见他起自己的身世,让她心疼的同时却又感到无能为力。

    她不知道如果去劝陈诚,她把自己的越幸福就越反衬陈诚的悲伤。

    有好一会儿了吧?她独自呢喃,一个人呆在这儿也不开灯,用黑暗来保护自己,陈诚啊陈诚,我该怎么帮你呢?

    珞夕林走了过去,她视力好,就算不开灯也能找到陈诚的位置,而陈诚听见有脚步声,寻过来看,唇间的烟还有星星的火点,看不到来人便猜测的唤出:“夕林?”

    珞夕林走到他身边坐下,靠在他的肩头,黑夜不仅掩饰了他,也掩饰了她,她努力的假装笑笑:“陈哥哥,你怎么一下子就猜到是我了。”

    她感觉陈诚的身体一下子就放松了,他丢到嘴上的烟碾灭,打趣她:“你的脚步声我从听到大,难道还会听错?”

    陈诚把她拥在怀里,夜晚温差大,气温低,她向来畏寒,冻不得。她环住陈诚的腰,在他怀里撒娇:“陈哥哥,告诉我你的事情,白在餐桌上没有完的故事。”

    “你想听?”陈诚的声音泛着清冽,目光变得麻木。

    “嗯。”

    他摸摸她的头开口:“高三那年,我像往常一样放学回家,一贯走的那条路,平常没有什么,但独独那发生了车祸,一群人围在路中央窃窃私语,把路都堵死了。

    那是我生日,我急着回家吃我们做的饭菜,她答应我,中午回来做我最喜欢吃的清蒸鱼。

    我去找他们借过,但是当拨开人群的时候,发现地上躺着的竟然是我的爸爸妈妈,谁能想到呢?”陈诚的声音异常的凄凉,她怕他在那一刻崩溃,紧紧地抱住了他。

    而陈诚也似乎感受到了,将她抱紧,“那一刻宛如晴霹雳,早上还有有笑的父母,谁能想不过几个时,他们就躺在血泊里,我当时吓傻了,一手抱着我父亲,一手抱着我母亲向人群求助,当我们感到医院时,医生连手术都没有给我爸妈做,”他情绪激动,晃着珞夕林的胳膊,“他们连做做样子都不肯!直接下了结论,送来的时候太晚了,已经停止了呼吸。”

    “我在医院哭了一夜,医院冰冷的墙体变成了我的父母,他们陪着我过了一夜,第二早上你父亲带着一群人来了,他告诉我,他是我父亲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请我节哀,如果我愿意,那从今以后就由他来抚养我。那时候我谁都不愿意接触,甚至视你父亲为仇敌,他却安慰我,为了我父母也应该好好的活着。

    后来,我接受了他的资助,他送我去美国读书,一直到我大学毕业,也就是你八岁那年,他把我带回了家,让我做他的秘书。”

    黑暗中有泪滴在她的胳膊上,无疑陈诚是哭了。她从陈诚怀里坐起,隔着模糊的影问他:“陈哥哥,你饿不饿,我们去超市买点东西,回来自己煮好不好?”

    不等陈诚回应,她就将他拉了起来,一路跑起来。

    超市,她主要去生鲜区买了一条鱼,回到家之后直接锁上了厨房的门一个人在里面忙碌。

    陈诚被拦在外面,不停地问:“你会做饭吗?姑奶奶,你从就没进过厨房,分的清楚糖和盐吗?”

    一会儿:“哎,心刀子,别把自己割伤了。”

    “知道了!”案台上放着刚刚杀好的与,刀,平板,她双手叉腰看着这些食材,深吸了口气鼓励自己:“你行的,珞夕林!”

    她拿发带把自己的长头发束起来,然后在平板上调出清蒸鱼的做法,按步骤拿起刀子先刮鱼鳞,然后热油把与放进烧至8分热的锅里,陈诚的没错,她从到大从未进过厨房,热油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油会溅出来,吓了她一大跳,“啊”的一声惊动了门外的陈诚,因为她没有接触过这些,跑开的时候案板上的刀子又掉在地上,碰碰两下,听得陈诚心惊胆战,忙拍门:“珞夕林你在干什么,快点把门开开。”

    “不开!”

    陈诚恼了吩咐佣人去储物室把钥匙拿来,但被珞夕林听见,她警告陈诚,“你敢开门,我就这辈子不理你!”

    陈诚受她威胁,稳稳地不敢再动。

    厨房里嘀哩咣当,咣当嘀哩继续,陈诚在外面心急如焚,实在不能等了,吩咐张嫂:“去拿钥匙,这次不管什么都不能由着她胡来了!”

    “是”张嫂把钥匙拿来,门开的那一瞬间,珞夕林端着一个鱼盆笑着向陈诚走过来:“饿了吧,我们可以开饭了!”

    珞夕林走出来,但身后的厨房已经一片狼藉,不能再看了。

    她把鱼盆放在餐桌上,陈诚走过来,那一瞬他高大的身体震颤着,指着那盘鱼问她:“你在里面就是为了给我做鱼?”

    “嗯,”珞夕林点点头:“你不是生日那想吃清蒸鱼吗?没有吃到妈妈做的,我做给你吃。”那双如水般的眸子认真的看着陈诚,“陈哥哥,夕林不希望你有遗憾,一点都不希望。

    你虽然没有了父母,但我八岁那年老把你送到我身边来做我的哥哥,我的父母就是你的父母,我们就是你的家人。我想告诉你在这个世上你并不孤单,你不仅有父母,还有一个妹妹……”

    话没完,她便被陈诚一把抱进怀里,紧紧地抱着,像抱着稀世珍宝一般:“珞夕林,别对我这么好,不然我会控制不住的!”

    那个时候,珞夕林根本没有追究他控制不住后面的词,她也一样紧紧地抱着他:“我就要对你好,你是我的哥哥,我最亲最爱的哥哥。对不起,这声哥哥晚了你14年。”

    陈诚声音梗咽:“傻丫头,我该拿你怎么办?”

    她推开他,歪着头:“怎么办?吃鱼呗,我的处女秀。”

    那晚上陈诚和珞夕林坐在餐厅里吃鱼喝鱼汤,张嫂在一旁感动,陆续为他们加了些菜。

    “你白就没有吃什么东西。多吃点。”她往他碟里加了菜,催促他多吃,到最后他吃完了才问敢他:“这鱼……怎么样啊?”

    实话,她对她的厨艺也没有信心。

    “好吃。”真的好吃,是陈诚一生里吃过味道最好的鱼。

    ------题外话------

    问大家伙儿一句,有人喜欢陈诚吗?那个帅气却带着忧郁心伤的男孩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