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9少年心事,少年心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29少年心事,少年心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星期一,她上学去了。

    学校要求学生星期一穿校服,升国旗,所以早读下了之后,清一色的蓝白色排着整齐的列队,庄严肃穆的站在国旗下唱国歌。

    这一年高三的学生即将参加高考,全校师生的重心都落在高三学生的身上,校长登台了许多鼓励他们的话,连带提醒高二学生做好准备,尽快投入紧张的学习当中。

    珞宁作为高二学生代表上台发言,那时她站在台上,看着台上的少年在鲜红色国旗的庇护下宣誓致辞,他的一举一动,他的每一个字都落在了她的心间,少年时优秀的,就像早晨初升的太阳,散发着柔柔的光,却在不远的将来一定会有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他清隽的身影投入她的眸底,她想要永远记住此时少年,青涩且有力量。周围的一切都自动消失了,操场上仿佛只有他们两个人。

    她着他,毫无顾忌的用尽自己所有力量去看着他,她要他记得,初中三年,高中两年有一个女孩子付出了她所有的感情去爱他。

    台上的少年看了过来,那是一双幽黑明亮的眼睛,穿越人群浩海与她对接,就那么心有灵犀的找到对方,她对着少年笑,唇角微微上扬,幅度不大,但她知道,那笑一定很暖。一定也落到了彼此心间。

    ——珞宁,离开之前我想再看看你,为了以后不再南北两端发疯的想念,好好地看看你,把你的样子牢牢的记住,即便沧海桑田,山崩地裂,我也想记得你!

    升旗仪式结束之后,少年找到她:“你刚才一直在看我,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啊!”校园之规定不让男女同学走的太近有过分亲密的举动,若不是如此,她与他现在这样并肩走着,她还真想撒娇挽住他的胳膊。她傻傻的笑:“你刚才太帅了,叫我一时看入了迷。”

    上课铃打响,同学们追着时间都在操场上快步的奔跑着,她也不例外,抓住少年的手,拉着他一起跑:“我们快点,上课要迟到了!”少年少女的手扣在一起,奔跑时少女回头看向少年,唇角的那抹笑,勾勒了青春的弧度,少年身后的阳光照亮了他明亮了眉眼,暖了他们一整个青春。

    再伤痛的离别在到来之前都是要欢笑粉饰的,当他们紧赶慢赶出现在教室门口的时候,马雪梅已经开始上课了,她从讲台上走下来,量了他们一眼,看到他们牵着的手,怒了目:“你们俩这是要干什么?”

    他们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手还是牵着的,于是赶紧松开,两个人都选择了不吭声、不解释。她在想,哪怕被马雪梅训斥也不想解释她和他是因为赶时间才一起牵手跑回来的。误会就误会吧、要批评就请批评,在青春期里不谈一场恋爱实在对不起成长。

    少年也不解释,似乎也有承认的意思。

    马雪梅让开了路,只是这从进门到座位上这短短的距离,他们却接受了太多关注的目光,同学们纷纷交头接耳,“他们这是要宣布在一起了?”

    诧异!

    “终于要在一起了!”何惜晴双手合十,一路目光守护,十分开心。

    她在同学们或羡慕或疑惑的眼神中,看到了于欣,她明显也看到了她,于欣似是被抓到尾巴一般,顿时脸色煞白,忙低头钻进了书里。但是她还能隐约看见,她攥紧的手指,白皙的手背上,青偏蓝色的血管若隐若现。

    于欣恨她嫉妒她,一直都是她们俩个之间公开的秘密,有时候她觉得于欣表现出来的行为举动让她感觉很好笑,她不会委屈了自己的感情,可是于欣却让自己的感情从夹缝中成长,明明那样漂亮优秀的人,如果肯大大方方体体面面的谈一场恋爱,那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可于欣的神情却告诉她,她并不想那么做。

    她不想与任何人树立仇敌,但于欣的做法她至始至终都不能认同,爱情能够在同情的土壤里开出健康的花儿吗?显然不能。她装出来的柔弱,一开始可能会满足男孩子们的英雄情结,可是在那之后呢?沉浸在这种情绪中的时间长了,谁都会厌烦。因为谁都不会把自己美好的爱情施舍给谁。

    班级纪律失调,马雪梅只好使用她的独家密学狮吼功,镇住一班学生。

    他们坐回座位开始上课。只是刚才发生了那件事情马雪梅好像很排斥她,动不动就让她站起来回答问题,只是她的英语口语流利程度超乎了马雪梅的想象,一口纯正的英国腔,让马雪梅这个英语自诩过了八级的专业人士都自愧不如。

    不过她立马对她露出了赞赏之色,不过她知道马雪梅一定又是在她身上看到了“有利可图”四个字。

    当即就:“珞夕林同学,老师没有想到你英语口语这么好,当初你应该选择文科班的。”底下同学哄笑,因为这是理科班,马雪梅是她走错班了?但是马雪梅立刻又开口:“同学们别误会,老师的意思是,一直以来,我们理科班都被文科班嘲笑理科班的人没有一个是英语拿的出手的,现在夕林的英语口语这么好,老师觉得面子上有光,等到下一次再有国际学校到咱们学校做交流研讨的时候,老师就把珞夕林同学报上去,看看还有谁敢我们理科班都是木头脑袋!”

    马雪梅的无比荣耀,刚才还严肃拉着的脸,都有几分明媚傲娇,看样子又要为自己的仕途铺路了,她看向身旁少年,颇为无奈。

    马雪梅算盘打得响,但这事儿估摸着不能如她的愿了,因为如果不出意外,今年九月底她就要到英国读书,举家搬迁英国,将来会不会回国还是很遥远的事情。

    瞧瞧,她现在还没有出国就开始想回国的事情了,时间仿佛一下子过了很多年,她也从明媚少女突然间沧桑了起来。她想这恐怕就是她急切的想守在少年身边的原因。

    那郊游闹出了不愉快,回去之后李海扬被何惜晴拉着狠骂了一顿,他这几看到她都想道歉来着,可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亦或者,是他脸皮太薄,男性自尊心太强,进教室看到她时,总是一副想开口却不知道要什么的样子,有时心虚的看多她两眼,害的她被同学们以为是因为喜欢上了珞宁,李海扬失落,总对她余情未了,毕竟他们之间曾经有过那么一段儿。

    谁能知道她心里的苦啊,这帮同学,人家正牌女友就在旁边站着呢,关她什么事,这帽子扣得太沉了。中午去食堂吃饭,四个人一桌,吃的时候,何惜晴捅了捅李海扬,捏着嗓子对他:“快跟夕林道歉!”命令的口气。

    李海扬扭捏,抬眸看了对座的她一眼,红着脸结结巴巴的开口:“夕林,对不起,那郊游我骂你,是我不对,请你原谅我。”

    完,李海扬在看她,她也在看李海扬,更准确的是李海扬正紧张着等待她的回答。气氛一时间是静默的。

    她看了好一会儿,噗嗤一声笑了:“李海扬,我不生你的气了。”是真的不生气了,李海扬虽然嘴上霸道了些,但终是个心无城府的大男孩,当时对骂的确正在气头上,但缓过了这些,她早就把那件事给忘了。

    何况惜晴是她的好朋友,如果她不原谅李海扬或者和他一直僵着,惜晴夹在中间也挺难受不是?

    综上考虑,她决定握手言和。

    “夕林你太好了!”何惜晴激动之下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谢谢你帮了我和海扬,有你在身边真好。”

    不得不承认,她和何惜晴都是女生,在这个年纪里对她们而言最重要的就是爱情和友情。何惜晴不管怎么闹都不会和李海扬分开,但是为了李海扬失去她,何惜晴也不愿意。

    所以,解铃换需系铃人,还是由她出面解开了李海扬和她之间的误会,还有珞宁,四个人的友谊继续坚持下去。

    当看到两个女生抱在一起的时候,不话的少年,嘴角上也露出了微笑,看着她,暖暖的。

    夕阳给绿色的草坪毯上铺上了一层霞光。做完值日,一行人背着书包经过草场。她跟在少年、惜情和海扬的身后,踩着夕阳的影子慢慢走。

    何惜晴在前面挽着李海扬的胳膊笑笑,不时便有少女爽朗的笑声传来,少年在李海扬右边,左肩上背着黑色书包,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袖口半挽,露出半截手臂,插在裤子口袋里。

    夕阳温柔的淌在少年的身上,她就想这样跟在少年身后贪恋的看着他,尽量多捕捉他的气质。

    或许这个时候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不能称之为爱情,青涩而朦胧,过多的像孩子扮的家家酒。

    她本想就这样安静的追随,可何惜晴跟李海扬的好好的,突然左右看看,发现了她不在,后头看到她,诧异:“夕林,干嘛离我们那么远,跟上来啊!”

    少年也一并回头,看着她眼眸里多了一丝探究。

    她笑,跑了过去跟何惜晴并肩。

    “干嘛走在老后面,珞夕林你有心事啊?”何惜晴一双眼睛落在她身上。

    “没有啊。”她学少年的样子一脸无辜的把手插在口袋里,抬头看着何惜晴一脸无辜。

    “真没有?”何惜晴看着她伸出食指,“珞夕林你别骗我,我就不相信你没有心事,没有心事干嘛落在老后面,这不是你的做事风格!”

    她没有去看少年的脸色,挽上何惜晴的另一只手臂,把头靠在她肩上:“那,我都是什么做事风格啊?”

    “去去去,别搁我这儿撒娇。”何惜晴有些嫌弃的抽出自己胳膊,“要撒娇去那边……”她指了指少年的方向。

    李海扬倒是识眼色,身子那么一转就带着惜晴把中间的位置空了出来。

    玩音乐的动作都潇洒是吧!

    她不禁腹诽,何惜晴挽着李海扬的胳膊笑着:“今早上你们两个等于承认了恋情,就别不好意思了,反正现在老师们都下班回家了,没人管我们,学校里都是一群跟我们同龄的学生,都能理解。”

    如果在以前这个时候她早就看向了少年,可是今没有。她只对何惜晴笑笑,一屁股坐在草坪上,把话题岔开:“我们四个好久没有坐在草坪上聊聊,现在时间还早,不急着回家,过来坐下谈谈理想,谈谈人生。”

    何惜晴二话没就坐了下来,李海扬挨着何惜晴坐,她拍了拍身边的空位,告诉少年:“坐这里。”

    于是四个人终于以恋人的身份公开坐在一起。

    何惜晴:“对于未来我的要求不高,读完大学,然后就和李海扬结婚,”她像一个大人一样,转头看着李海扬,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对他的:“我对这段感情付出了很多,也在这段感情里成长了很多,我有自信,我可以为这段感情负责,所以结婚是必由之路,不管未来还有什么,我都想和你一起面对。”

    她在听她讲,发现好像经历过上次郊游,这两人的感情好的不止一点点,如果是因为她故意把何惜晴推下山坡那个计策成功了的话,那为什么她和珞宁就不行呢?

    想到这里便垂下眸暗自伤神,少年一直注意着她的表情,明亮的眸随着她的表情暗了下来,握紧了圈在腿上的手。

    何惜晴像是突然有了主意,看向她和少年:“嗳,珞宁、夕林干脆我们一起大学毕业然后一起结婚?”

    她张开了嘴巴,脸颊绯红,少年亦是同样的表情,她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这位大姐的脑洞怎么比一般人要大那么多。

    李海扬把手放在唇边咳嗽了两声,拉回了何惜晴。

    “怎么了?”何惜晴仍是一脸不解,直到看到李海扬跟她使眼色,她才明白,大惊,指着她和少年:“你们俩还没表白啊,这是要暗恋到什么时候,再有一年高中就要毕业了!”

    何惜晴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呢,她直接指着少年就问:“罗宁宁,今我们大家都在这儿呢,你给个准话儿,到底对夕林有没有意思啊,别让这傻姑娘一直等下去!”

    她压着何惜晴的手示意她不要了,何惜晴却不干,把手抽出来,皱着眉头,瞪她,用不大不:“我以为今早上你们牵手是因为公开了呢,闹了半还在原地踏步,珞夕林你缺心眼儿啊?”

    何惜晴多少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情绪,视线从她脸上移开,看向不远处的少年,女流氓的气质又出来了:“哎,话呀!”何惜晴生气:“吃了人家那么多大白兔,就算不爱也要声谢谢吧?”

    “惜晴。”李海扬拦着,尽量:“你别插手了,人家两个的事情让人家去解决。”

    “什么我不管啊?你给我闭嘴。”何惜晴怼了回去。

    或许在恋爱里女生认的成分比较多,何惜晴遮掩咄咄逼人,她忍不住为少年话:“惜晴别这样,一切都是我的选择和他无关啊!”

    “你!”何惜晴气的摆开手,她忘了前不久她也遭遇了同样的情况,即使李海扬告诉她,他喜欢于欣,她也还是舍不得放弃李海扬。

    这时候少年话了:“你别为难她。”

    何惜晴迎上少年清冷的眸,点点头:“好,我不为难她,那你给一句话,认不认珞夕林,认不认这段感情?”

    她看向少年,眉心微蹙,因为有些紧张,所以抠紧了随手边的草。少年看了她一眼,然后迅速从她脸上划过,看向何惜晴:“我会负责,但必须在我大学毕业之后。”

    那一刻,对她来震惊不,追了这么长时间,少年终于给了她回应,比起一个人追逐而没有回应,她的心是欢喜的。像是一千米的赛跑,她已经跑过八百米,剩下二百米,离胜利不远了。

    少年收回视线,又看向她,这次显得比较慎重:“珞夕林,你愿意吗?”

    这下该她显得手足无措,一时间不知道该些什么,亏何惜晴用手肘撞了她一下,她才缓过神来,但却只有一个字:“啊?”懵懵懂懂的,带着些分不清楚。

    一个啊也呆住了少年,那时终究年轻,这个啊字是什么意思?愿意还是不愿意?一颗心悬在了半空,找不到踏实的点。

    何惜晴攀住她的肩抢话:“这样才对嘛,总要跟人家清楚,人家才有力量继续爱下去啊。”

    [她]冲少年笑开了来。

    后来他们还谈了很多,话题是[她]开的,[她]:“既然谈到了大学,那就,你们准备去哪所大学?”

    惜晴回应:“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去国外留学吧?”她扭头看向李海扬,“你呢,有什么打算?”

    李海扬抬头想了想:“没什么打算,我刚从国外回来又要出国?不过也有可能。”

    何惜晴听他前面的话不怎么高兴,但听到后面的就又高兴起来了,一把揽过他的肩:“要不咱俩去一个国家,上同一所大学?”何惜晴看了[她]和少年一眼,更加笃定了内心的想法:“你看看人家夕林和珞宁,从初中开始一直到现在,我们也要,虽然错过了初中,从高中到大学也是一样的。”

    “你可别了吧?”李海扬推拒:“我还想我们大学的时候分开一段时间,等毕业了到社会闯荡,然后见着了一声hi,你好……”

    何惜晴听不下去了,一把把李海扬推得滚到了地上,蹭的站起来,怒不可遏:“李海扬,你皮痒痒了是吧?老娘好心情邀你一起上大学,你还不愿意,干脆我们现在就分了。”

    “谁要分了?”李海扬也站了起来,“人家都,都什么来着?”李海扬作为一名从在国外长大的abc,对使用的不怎么利索,求救的目光投向少年:“距离,距离怎么来着?”

    “距离产生美。”少年告诉他。“哦,距离产生美。”李海扬复述了一遍给何惜晴听,但何惜晴不买账,转过身去,双手叉腰不理他。

    李海扬也变得快:“你没把我的话听完啊,”李海扬走到何惜晴面前,换了一种温柔的口气:“我是,他日在职场上相见,我跟你打招呼hi,你好,这些年不见,你变漂亮了。这么漂亮的你结婚了没有,如果还没有请嫁给我好吗?”

    [她]听了有些哭笑不得,真佩服李海扬的嘴巴,能把死的成活的。看来一中情歌王子的外号不是白叫的。不光唱的好听,一开口都是情话,哪有姑娘不上当的。

    何惜晴气笑了,埋怨他:“我要是变漂亮了,大学里面肯定有大把的人追,不定你见到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结婚了,那还有你机会,别臭美了。”

    何惜晴生动的演绎了一场口是心非,嘴巴上不愿意,心里却乐开了话,这两人打打闹闹,她和少年在一旁看着笑开了。

    重开话题时,李海扬怕挨打,坐在了少年身旁,这样就又变成她和惜晴一组,李海扬和少年一组。大家建议干脆把今晚上的作业拿出来,在学校做完,回家就不用熬夜苦读了。

    “同意!”李海扬朝空打了个响指,其实他最不爱做的就是作业,或许在国外呆惯了,外国的教育都是散养式的,提倡让学生自由发挥,多看书活学活用,但是回到国内,一系列的应试教育,老师们不是让写作业就是让背课文,李海扬实在受不了。数学题的答案就只有唯一一个,很少有能有两个答案,刚回来的那会儿,很长一段时间,李海扬的数学分数就没有及过格。

    偏偏他的继母又是一个很注重学习教育的人,不允许他在学习让掉队,托关系请了清华大学数学系的教授每一星期星期六的上午给他补两个时的数学课,这才把他的数学成绩给提了上去。

    这还不算,每回到家里都有各科家教轮番上阵,搞得他现在一提到回家就头疼。

    他把这些给惜晴他们听,习题册和练习本摊在腿上,微风拂过,卷起页脚,李海扬撑着草地,身影笼在夕阳里,传来了颇为无奈的声音:“其实他们根本不用这么大惊怪,那段时间我只是刚回国,一时无法适应而已,等过一段时间,我适应了,成绩也会自然而然提上去的。”

    每每到他家里的事情,何惜晴就会心疼,母爱泛滥的看向李海扬:“你继母对你好吗?”

    长发少年挑起一边嘴角,狭长的眸子,笑容邪魅,玩着手中的笔:“我又不是她亲生的,你指望她对我多好?只是碍于父亲的面子,对我尽义务罢了。”

    “那她自己没有孩子吗?”何惜晴抬头看着他,按理这个年纪的女人,应该有自己的孩子。

    “有。”李海扬看向边云霞,是一副不削的口气,“听我爸,她年轻的时候生过,不过那个男人跟她的身份不搭,她家里不同意,后来她怀孕了想用这个孩子来逼父母同意,可是她父母也是有背景有身份的人,怎么会允许自己女儿未婚生子,于是带她到一家私人医院把孩子处理掉了。但在做手术的过程当中出现了问题,导致她终身不能生育。”

    周围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风声沙沙的卷起书页的声音。看着同学们眼里流露出悲悯的神色,李海扬继续,“从那以后,我继母死了心,再不对情爱抱任何希望,直到遇到了我父亲,他们两个又是一次因为利益而结合,我爸看中了我继母的背景,不知道我爸爸对我继母了什么,我继母最后竟也愿意嫁给他。哼!”

    [她]注意到到他了那个“又”与何惜晴对视了一眼,显然她也听到了,这次换[她]问:“你父亲跟你亲生母亲也是利益婚姻?”

    李海扬点头,黑眸中添了一抹冰冷色,很快掩去,装作不在乎的开口:“我爸惯常花言巧语,骗了我妈生下了我。我出生之后,那个人越发流连烟花场地,对我跟我妈不管不顾,刚开始我妈还忍着,希望我把有朝一日浪子回头,但是我爸却不以为然,”他随手揪了一根草,放在指尖留出一部分,一边拽,一边狠狠的:“有一他竟带了一个女人回家,当着我母亲的面儿,他就和那个女人亲热,母亲终于受不了了和他离婚,但是那个时候,我爸已经榨干了我外公的公司,我妈拿什么跟他离婚?

    最后,我爸竟提出,离婚可以,必须把我留下,我妈净身出户。我原以为我妈会跟我爸抗争到底,把我争过来,但是她没有,选择净身出户,选择不要我。

    我永远都忘不了,我妈离开那抱着我哭的场景,扬儿对不起,妈妈现在分文没有,没有办法养活你,你只有跟着你爸爸才能过上好生活。”

    “扬儿,妈妈求你一件事,将来长大一定不要做个负心的男子,选择一个你爱的女人,好好的爱她。这个世上,女人的心是伤不得的。不让就会像妈妈一样,请你不要让你的女人落得跟妈妈一样的下场。”

    后面这些话他是没有告诉他们的,握紧了那根被他拽的差不多的草,然后丢掉。拍拍手,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抬头看向何惜晴,在她的心守候中,毫无征兆的笑了,摸摸她的头。

    何惜晴嫌弃,用手拂开,“哎呀,你脏不脏啊,别把土都弄到我头发上。”女孩子爱美,她何惜晴爱美中的爱美。

    李海扬却不以为意,韩范儿一般精致魅惑的眉眼,笑的没心没肺,“丫头,你不是想不通我为什么能一直对于欣心软吗?那是因为于欣哭的时候,与记忆中,母亲离开的那一,哭泣的脸一模一样。”

    何惜晴愣了,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原因在里面。

    看他入了迷,便没发觉已有危险降临,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头上已经吃了狠狠地一记爆栗。

    [她]低下头偷笑,李海扬弹人脑袋的动作和陈诚如出一辙,都是把左手放在别人脑门上,右手食指和拇指合作,搬动左右中指,啪的一下弹上去。

    何惜晴捂头问他:“你干什么。刚想对你好点,就这脾气!”

    李海扬摆出理由:“别用这样同情可怜的眼神看着我,我可不想娶一个圣母玛利亚回家。”

    “你,”何惜晴生气,“不要脸!”

    [她]偷笑时,少年歪过头看[她],[她]收敛了笑容,却给了少年一记警告的眼神,“你可别学他,不然我跟你急!”

    然后,终于有一[她]也有了可以欺负的人。

    两个人斗嘴的时候,话题转移到[她]身上,李海扬问:“珞夕林,你爸爸妈妈呢,很少听你提起他们。”

    李海扬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像珞夕林这样的女孩子家教一定很好吧。

    何惜晴今完全成了[她]的御用代言人,当[她]刚发出一个我字的音节就被何惜晴抢了去,胳膊搭在[她]的背上,“这个你放心,珞伯伯和珞伯母在圈子里可是出了名的恩爱的,他们的故事就是霸道总裁的现实版。珞伯伯睿智内敛,伯母温柔体贴,模范夫妻的哦。”

    当不知道李海扬的家庭情况,大家都是朋友,[她]觉得这些也没什么,可是当听了李海扬的情况后,这话再出来一对比就是变相的炫耀了。

    即便[她]没有恶意,讲述的也是事实。

    何惜晴话的时候,李海扬却在看[她],眉眼温温的,一直带着笑。他现在清楚了,有那样一位母亲,才会培养出如此善解人意的女孩儿,体贴的心思总会为别人多想一些。

    何惜晴见他心不在焉,立即用笔敲了一下他的头,也算是报仇了,“我话你听见没有啊!”

    “啊!”她包头吃透,“何惜晴你能不能对我温柔点啊?”

    何惜晴得意:“是谁刚才的不希望我圣母玛利亚的,李海扬你脑子被狗吃了吗?”

    “你你你!”李海扬瞪大眼睛,你你你,真和珞夕林不一样,从那次咖啡馆请吃下午茶开始,他就知道[她]是个仪态得体,顾大局的好姑娘,而眼前这个人简直就是个疯子,野蛮女友。

    他们两个终于又吵起来了。

    气氛轻松,[她]也不再尴尬,果然[她]相信,李海扬的问题就是要何惜晴去回答,因为其他人根本插不上嘴。

    夕阳下山,学校就要关门了,他们四个收拾书包出校门。路上还是官方标配,[她]和何惜晴挽着手走在前面,两位少年跟在后面,当前面的嘻嘻哈哈,少年才淡淡开口:“这些年,你的亲生母亲过的怎么样?”

    李海扬饶是惊讶的看着身旁少年:“兄弟,在我印象中你不是个八卦的人,总是离这些消息远远地。”

    少年没有话,只是用沉静的目光看着他,所以李海扬知道,少年并未和他开玩笑,甚至他还有一种感觉,少年会帮他解开心里这个疙瘩,消除他对母亲的愧疚。

    李海扬敛去了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模样,变得认真:“她被父亲扫地出门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了。实话,我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这些年我一直在派人找她,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有时候,我不得不怀疑这都是我父亲做的,他不想让我见到母亲。”

    少年听了他的遭遇,手搭在李海扬的肩上,用一种大人的口吻:“快些长大,摆脱你父亲的控制,用你自己的力量找到你母亲,然后母子团聚。”

    有那样一瞬,李海扬晃了眼,这真是他认识的珞宁吗?家世一般,生活简单的男孩子?

    不,刚才那一番话,让他觉得他比他更像他们这个世界的人。冷静、沉稳、对世事分析透彻,保不齐那一就会扶摇直上,变成他顶头的人。

    “你俩在什么呢?”何惜晴转过头看他们,“两个男人也有秘密吗?”

    少年收了眼神,不再话,继续向前走。

    他因为何惜晴的声音才缓过神来,跟上去。

    到十字路口分开,李海扬和何惜晴都是有家里的司机接的,看到他们,司机下车服侍各自的少爷和姐,李海扬跟何惜晴扭头和他们再见,然后上了车远去。

    [她]陪着少年再走一段,准备走过十字路口看着少年上公交车再分开。这次,[她]跟在少年身后,与他错开距离,一前一后的走着。

    [她]在想心事的时候一向是不看路的,走着走着就撞上了少年的背。

    “啊!”[她]看着少年,“怎么不走了?”

    少年伸出手。

    “什么?”[她]疑惑。

    “书包给我。”少年。

    粉红色的书包背在肩上[她]:“不重的,我自己可以。”

    少年不话,看着[她]。

    最终[她]在少年执着的眼神里屈服了。乖乖交出了书包。

    那在过十字路口的时候,清瘦少年带着两个书包,肩上一个,手里提着一个,一黑一粉,冷魅遇上温柔。身后跟着一个穿校蓝色校服裙的少女,模样乖巧,但两弯青眉之间却锁着淡淡的忧愁。跟着少年过了十字路口,走了另一条人行道。

    走了一段路,终于[她]开口问了:“我是不是给你带来烦扰了?”

    “什么?”少年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她]。

    迎上少年疑惑的眸,[她]比之刚才稍微大了些声音:“我,我是不是给你带来烦扰了?”

    “珞夕林,”少年走向[她],双手握住[她]的肩,时光匆匆溜走,虽然一起成长,但少年已经比[她]高出半个个头,高大的身影从[她]的头顶罩下来,在脚边投下了一个人形阴影。

    他和[她]话还要微微弯着身子,他:“珞夕林,如果你还不明白我在操场上的那些话的话,那我再一遍,这一次我要你听得清清楚楚。”

    [她]抬头看向他,眼里盈盈有了奢望。

    “我不想让你负责。”[她]的手反握住少年的胳膊,“你不爱我却因为责任要娶我,这在我的世界里不成立。如果你厌倦了我追你,那好从此刻开始我不追罢了。”

    珞家图书室藏书很广泛,其中就有一套民国才女张爱玲的《团圆》是张爱玲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编写的,故事的氛围可能是假的,但是感情线却是真的。于是她亲眼见证了张爱玲与胡兰成,女追男,追到了尘埃里,开出了一朵怎么也结不出花儿来的的沧桑与褶皱。

    女儿家心思向来敏感,过来的长者感情经历必读张爱玲误走弯路。

    故事背景移植到现代,她追珞宁,却不能允许自己的爱卑微到尘埃里,她清楚珞宁不会是胡兰成,但是偏偏责任两个字刺痛了她的心。

    婚姻不是必走之路,男女的结合更不是为了完成社会人伦的要求,生命里若没有爱这个字存在,男和女面对的只有痛苦,无尽的痛苦和折磨。

    这些经历过的人懂,比如张爱玲,比如胡兰成。

    所以,世间已有那么多傻的女子,她不愿再加入其大军之中,但她宁愿要张爱玲一个结局,放手,潇洒转身。

    每一个女孩儿在恋爱时都是要哭的,不论对方给出的是喜还是悲,记住最后承担的那个人一定是自己。

    可是,珞宁没有给他的姑娘哭泣的可能。从他嘴里以标准的伦敦腔发出“love”这个音节,清俊的眉眼,在黑亮的眸里点染温柔,淡红的唇角上扬,继续:“l(忠诚),我只想娶你一个人,observant(用心)你对这段感情付出多少我就回报你多少,vant(勇敢),正因为是你,所以我想变成更优秀的自己,e(喜悦)这是我最想给你的。”少年的眸清润如水,“珞夕林,这是我的爱,你还要吗?”

    表白是感动的,这个时候并不悲伤,却要有泪水来陪衬,只因那是一片女儿家的心思,什么时候都是柔软的,更不要提这种时候,少年在[她]要哭的时候,扣住[她]的脖颈把[她]按到胸膛。

    装作轻松语调:“啊,我最怕女孩子哭了,幸好我妈没给我生妹妹,不然烦死了!”

    [她]推开他,澄亮的眼睛望着他:“你不喜欢女孩子哭?”

    “噢。”少年点头。

    “那我不要哭了。”汇聚精神开心了起来,反正这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如此转变让少年的心情好了起来,他摸摸[她]的头,再次把[她]拥入怀里,心道:“傻丫头,我是舍不得让你哭。”

    而他也告诫自己:珞宁,既然要拥有[她]你就要更努力了。

    送少年上公交车后,[她]在返回那个十字路口等待家里的车来接,不就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她]面前,只是[她]没有想到今接[她]的人竟然是陈诚。

    陈诚摇下车窗,露出一抹迷人的笑:“姑娘,上车。”

    [她]绕过车头,打开副驾驶的门坐上去。

    车在路上稳当的开着,[她]在回忆今发生的事情,虽然李海扬的故事有点悲伤,但依据今的主线结局还是好的。

    陈诚看[她]唇角上扬,思想开外,也跟着想笑:“怎么遇到什么好事情了吗?”

    [她]不话,把头靠在陈诚肩上,挽着他的胳膊:“陈哥哥,爸爸妈妈很相爱,我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很幸福,爸爸尊重妈妈,所以给了我一个健康的环境让我成长,”[她]抬眸看了陈诚一眼,眼里的幸福往外溢,“虽然妈妈没有给我生哥哥,但老把你给了我,虽然老点,但你很爱护我,我很幸福。”

    “这是你的幸福论?”陈诚问,“今在学校里学的?”

    “不,我自己悟的。”[她]骄傲的。

    “那姑娘,我就要纠正你一点。”某人疑惑加纠结,外加怎么听怎么不顺耳。

    “你。”少女很大方。

    陈诚:“你知道相差14岁并不能老,还有的父母儿子都十八岁成年了才生了个女儿,人家差18岁都能做兄妹,咱俩只差14岁怎么在你心里的间隔就那么大?”

    这次[她]挽着陈诚胳膊的手加紧了力道,仰头看他:“吼吼,这是你给你的年龄找的借口,想粉饰太平,混淆视听,带坏孩儿?”

    陈诚生气:不可理喻啊,不可理喻。

    看着前方专心开车,如果让他找一个词来形容的话,这词名叫:代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