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8心头事,谁能解?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28心头事,谁能解?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她]父母留下[她]一个人去北京,陈诚怕[她]一个人在家没法照顾自己,便问:“要不要我留下来陪你?”

    [她]那时已经换上了家居服,宽宽大大的站在楼梯口。面对着陈诚,本能的用双手护住胸前,与他隔开一定距离,警惕的看着他,反应:“不要,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万一出点事儿怎么办?陈哥哥,不会是刚了娶我,你就想对我下手吧!”

    陈诚发誓,如果[她]不提这句话,他还当真想不起来,刚才玩游戏时[她]的话,只当是玩笑话了,现在当面提醒,陈诚颇为无奈的看着话,脸上带着迷人的笑,笔挺修长的腿,迈着优雅的步子朝丫头走过去,一步一步,时间在变慢,空气流动速度变慢,[她]看着那张成熟的俊脸,渐渐靠近自己,不由得空咽唾沫,心想不会来真的吧?

    当陈诚压过来的时候,[她]直接闭上了眼睛,半面脸颊,直接红到了耳根,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护在胸前的手,交叉着,指尖抠紧胸前的衣服。[她]在紧张。

    陈诚左手插在西装口袋里,右手撑着[她]背后的那面墙,从某一种角度上去看,那样的动作就像把[她]圈进了怀里,暧昧至极。

    那时想不出用什么词汇来形容这种状态,直到多年之后,壁咚流行于络,她才笑了,原来那时候陈哥哥就走在了时代的前沿。

    此刻陈诚看着[她],忍着笑,当[她]感觉额头上有温度的时候,[她]屏住呼吸。

    陈诚把左手从口袋里掏出来,放在[她]额上,用右手搬动左手中指,狠狠地在[她]额上弹了一记。

    “啊!”[她]吃痛大叫,睁开眼睛时便听到陈诚嘲笑的声音:“丫头,真想给你做个开颅手术,看看你脑袋里都装些什么,成的胡思乱想,怪不得人家你们这些青春期少女难管束。”

    [她]埋怨的瞪了陈诚一眼,这时候女儿家的娇态显露,落在陈诚眼里,反倒觉得[她]不是在生气,而是变着法儿的跟他撒娇。

    身体的某处突然咯噔一下,[她]的表情似乎是一把钥匙,唤醒了某种沉睡的情感。陈诚紧抿唇,霍的的转过身去,在[她]看不到的时候,捂住了胸口,虽然不想承认,但必须承认,姑娘长大了,这成长对于成年男人来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丫头,我要被你害死了!”陈诚皱眉,低声埋怨了句。

    “陈哥哥”[她]走过来看到陈诚的表情不自然,便装出一副恐惧的样子,长大了嘴巴,指着他的脸,“你你你,你的脸好红!”

    闻言,陈诚感觉绕过[她],蹬蹬蹬快步走下楼梯,期间一次没回头,也没犹豫,仿佛是下了决心的战士,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出了大门。

    留下[她]哈哈大笑,整个屋子里都被[她]笑的颤抖。边笑边指着门口:“陈哥哥,你太逗了,怎么那么单纯呢,跟个男生似的。”

    [她]没想过这叫喜欢,就像[她]喜欢洛宁一样,如果[她]当时肯静下心来换位思考一下的话,就会发现,那时感情线是这样的:[她]追着珞宁跑,陈诚追着[她]跑。三个人是一场永无休止的单恋。陈诚猜想的不错,没有父母在家日子,[她]果然无法无了,生物闹钟大乱,白日的时候睡过头,晚上又不按时睡觉,隔张嫂喊[她]起床,[她]埋这被子大睡,下了死命令,谁都不许打扰,三餐基本上没有正常过。

    家里的厨师纷纷闲了下来,每日祈祷的看向楼梯,希望大姐能够下楼吃一顿饭,不然厨房的餐具都要生锈了。李厨和张嫂交涉,“您想想办法啊,多少叫姐下楼吃一顿饭,不然先生夫人回来,看到姐饿瘦了,我们都担当不起。”

    咋办?咋办?

    张嫂老家是东北黑龙江,粗犷的性格也是个急脾气。

    给先生和夫人打电话,这两人现在正在北京,远水解不了近渴,最多是一通电话打到姐房间,要是训斥了姐,姐回头就训斥他们,效果是一样的。

    咋办?咋办?

    张嫂想到一个人,或许这个人可以帮忙治姐。

    她到客厅里打电话:“喂,陈秘书吗?有件事想要跟您一下……。”张嫂打电话给陈诚的时候,正是他忙的时候,珞震庭走时留下话,把公司大事务都交给他处理,为锻炼他,让他代行董事长之权。接手机的时候,他手下压着几份文件,又有高层管理,不断的送文件过来,等着他点头首肯。

    忙,很忙。

    但听张嫂在电话里提到夕林,立马离座,让办公室里的人暂等几分钟,他到外面找了一处僻静的场地静下心问:“张嫂你什么,夕林不吃饭,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那边:“已经好几了,自从她父母去北京那起,她就没有正常过,除了上学的时候必要下楼,才会叼一块面包,其余时间,都在楼上,有时候睡的昏黑地,半夜才下来厨房找吃的,第二早上又接着睡,”张嫂看向楼梯,手里搅着电话线,想到这会儿正是高考紧张期,这一届高三考完之后,就轮到高二升高三,她在电话里对陈诚,“是不是姐即将面临高考,压力太大所致,可再怎么样都不能不吃饭啊,我担心她身体饿出个什么好歹来。”

    张嫂向陈诚求助:“陈秘书,你是看着姐长大的,她除了听父母的话,就最听你的话了,请你抽时间过来开导开导她。”

    陈诚蹙了眉,告诉张嫂让她放心,他下班之后就去家里看看。张嫂的都是真的,当夜深人静,整栋房子里不再有任何声音的时候,二楼房间的门啪嗒打开,有一束光从里面射出来,然后光域面积慢慢扩大,接着[她]穿着棉拖鞋走出房门,一步一步朝楼下走去,那时候饿了,去厨房,却没有开厨房的灯,[她]想如果把灯打开一定会惊动张嫂,之后便是一大堆的张罗,麻烦不,怕是等张嫂将一切准备好,[她]早就不饿了,所以,宁可摸黑,这样简单。

    这是[她]的家,什么东西在什么地方,[她]还清楚。摸着走到冰箱前,打开冰箱,灯光照亮了满目玲琅的食物,[她]从里面拿了个面包,刚解开锡纸准备咬一口,餐厅里灯啪的一声打开了。[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如果冰箱里的灯光[她]还能承受的了的话,那这突然从头上射下来的大面积光源大大的挑战了[她]的承受能力。等到稍稍能适应的时候,[她]才睁开眼,转过身。

    看到陈诚

    他穿着黑衬衫,西裤,双手环胸,背靠在有开关的那面墙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饿了?”他终于不摆造型,朝[她]走了过来,取走[她]手里的面包,“你觉得一个冰冷的面包吃下去,胃会舒服?”

    他话的声音像往常一样,淡淡的,有着他专属的磁性和温和,但当他转身的那一瞬,头顶的光落在他黑色的衬衫上,那样清瘦的背影,却总让[她]觉得这人似乎生气了。

    大半夜,他为什么在[她]家里,这才是[她]反应不过来的。追过去,只见陈诚已经走进了餐厅,自顾自的从柜子里拿出围兜系在胸前,“你怎么在这里?”

    他不理[她],从冰箱里拿出食材,问:“西葫芦吃吗?”

    [她]不语。答非所问,你还没有回答我问题呢!

    “算了,问了也是白问,傻丫头!”陈诚拿着西葫芦走到案台前,刀架上抽出刀开始做饭。

    [她]跟在陈诚背后,并不觉得碍眼,“陈哥哥你……”你什么呢?半又“你”不出来。

    这时候就听见陈诚:“中午过来看你的时候,你在睡觉,睡得香,就没打扰,”陈诚深吸了一口气,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来看着[她]眉眼映在光影里,眉心处明亮,尤其的好看,他:“睡醒了,知道饿了?本来我以为你会再睡一晚上,还心想自己白等了呢,你就下来了。姐,在自己家里当贼的感觉如何?”

    听听,这脾气终于出来了。

    “是张嫂告诉你的?”迎上陈诚清俊微寒的眉眼,[她]又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埋怨自己:珞夕林,不打自招这个词儿,从现在开始你一定比别人记得牢,记得深刻!

    猪啊

    “有区别吗?”陈诚丢下这句话,转身去切菜,刀子跟菜板摩擦,登登蹬蹬,仿佛是他压抑的怒气。

    “陈哥哥。”[她]走过去,乖乖站在他边上。

    男子嗯了一声,抬眸看[她],嘴角挂着笑:“怎么,想帮我?你会切菜啊?”

    “陈哥哥,你别生气。”[她]平生第一次服软,珞夕林也有她在乎的人,这些人都是她视为最亲的人,陈诚是一个。

    [她]把他当做哥哥,即便没有血缘关系也没关系的哥哥,[她]向来重视亲情,若是自己做的不对,伤了哥哥的心,那便是作孽了。

    陈诚不话,但是心情明显比原先好了很多,会抬手摸[她]的头发,告诉[她]:“你坐那边去,饭做好了我叫你。”

    陈诚已经把话到了这里,[她]知道他的底线,不再解释,为自己狡辩,乖乖听话,拉了椅子,坐在餐桌旁。

    西葫芦冬瓜素肉汤,米饭。

    端上桌,他告诉[她]:“把米饭泡到汤里吃。”

    [她]歪着头揶揄:“学韩国人吃饭?”就像韩剧里面演的,他们的饭菜都是泡在汤里的,[她]学过几回,但没有领会到真谛,不知道他们到底要泡个什么劲儿。

    为此还被爸爸嘲笑过几回:“作妖。”

    陈诚坐在[她]边上,抬手放在[她]的头顶叹气:“我是知道姐你太懒了,把米活着汤,连吃带喝都有了。”

    [她]的脸当时就黑了,借用亦舒的话改良版:“我好好的中国人吃中国饭,学她韩国人做什么!”

    这事儿翻片儿,陈诚坐在丫头旁边看[她]吃饭,见[她]吃个差不多后才问[她]:“为什么不吃饭?”

    听出话外音,这就开始事后问罪来了。

    陈诚万没想到,这姑娘会给他来一句:“人,为什么要吃饭呢?”咬着勺子,歪头装无辜:“而且还是吃饭,一三餐,一顿不落?”

    陈诚忍着真想在她头上拍一巴掌的冲动,青春期叛逆少女,太气人了!

    最后化作淡淡一句:“吃饭吧,吃饭吧。”陈诚的目光成熟而温柔,心道遇上你,我还能有什么脾气呢?

    第二早晨,[她]依旧赖床,张嫂上来叫[她]的时候,被[她]给训了出去,结果张嫂下楼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陈诚问:“她还是不起来?”

    张嫂皱眉点头:“恩,了,她还要睡觉谁都不许打扰。”

    “我去叫她,你们先忙吧。”陈诚推开餐椅站起来,上楼去。门再一次被打开,这一次听脚步声复杂,人还挺多的,[她]埋着被子,厌烦的转过身去,“不是不要你们叫我了吗,我要睡懒觉行不行啊!”

    “再睡懒觉也要吃饭!”陈诚走过来将[她]的被子掀开,随行来的佣人皆是一惊,也只有陈诚敢这么做,姐也不会对他发脾气。

    陈诚把[她]从被窝里捞出来。[她]浑身软贴贴的靠在他身上,连眼睛都不愿意睁,但听得出是陈诚的声音,没有法抗,任他摆弄自己。

    陈诚坐在床边,把[她]抱在怀里,吩咐身旁的人,“去姐衣柜里找一件衣服过来。”

    [她]身上穿着一件墨绿色真丝吊带裙,露着手臂,胸前是青春期少女发育的明显特征,陈诚倒是没注意这些,这些,她不按时吃饭,生活没规律已经占据了他的全部,心头恼的要死。

    佣人取来一件白色蕾丝短衫递给陈诚,陈诚套完一只胳膊,又喊:“那只手。”

    [她]乖乖的配合,听陈诚抱怨:“珞夕林,你真是越大越难管了!”

    穿好之后,陈诚掀开被子一角,把[她]的腿放下来给[她]穿鞋:“好了,去卫生间把脸洗了。”他命令[她]

    [她]双手搭放在床边,有意没意的回应:“洗脸做什么呀,待会儿还要上床睡觉。”

    陈诚真的不知道[她]是怎么了,以前从来没有见到过,[她]这样懒撒,张嫂[她]是学习压力大,但不至于,他清楚,以珞夕林的成绩,清华北大保送都没有问题,所以,应该不会是学习难住了[她]。

    那是什么原因呢?

    [她]被佣人扶着去了卫生间洗漱,剩下陈诚一个人,他帮[她]叠被子,收拾房间。今什么都不能让[她]再睡了。

    化妆台上一大堆资料乱七八糟的放着,陈诚去收拾,结果看到全英国王学院的邀请函(录取通知书)陈诚拿着录取书转身看了眼卫生间的门,他想,终身大事已定,[她]不该是这样的反应,剑桥是[她]很早以前就想去的大学,如今心愿达成,[她]应该高兴才是。

    收拾书的时候,从书里面掉出了一张照片,循循翻落到地上,背面朝上,陈诚蹲下去捡,反过来看了一眼,才发现是那个叫珞宁的少年的照片。

    照片上少年穿着校服,背景在教室里,讲台上少年正弯腰撸起袖子扫地,方向是朝门的,大概是被谁叫了一声,少年抬起头,清俊的眉眼晕在夕阳里,有些疑惑。

    以陈诚的眼光看来,这个时候的少年是有些傻气的,眉宇间还透着青涩,终归还是个孩子。这丫头八成是思慕人家,藏了一张。他是这样想的。

    笑了笑,拾起了照片把它又重新夹回了书里,但这回透露给他的信息量越大,书下压着一叠资料全部都是有关少年的,他的学习成绩,他的家庭情况,还有剑桥大学留学的费用,[她]把这些一字排开。

    先是珞宁的照片,然后是他的成绩,他的家庭情况,用圆珠笔勾过他父母一年能够挣的工资拉个箭头画到剑桥一年留学的费用,圈起来。

    这一切的用意这么明显。[她]想让这个叫珞宁的少年跟[她]一起去剑桥读书,可是明摆着,少年的家庭情况根本不允许。

    陈诚叹了一口气,这是他第一次知道珞宁的家庭情况,不由的心疼起来:“傻丫头,你知道你和他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吗?这样下去不是他拖垮你,就是你逼死你自己。”

    [她]从卫生间里出来,看到他站在梳妆台前,a4的纸页被窗外吹进的风卷起页脚,[她]走了过去:“你都看到了?”

    身后是[她]轻轻淡淡的声音,陈诚闭上眼睛,缓了一会儿转过来,拿着那些东西问[她]:“你暗恋他,他知道吗?”

    [她]垂下眸点头:“知道。”

    陈诚的目光变得清寒,继续:“那他回应你了吗?”

    [她]摇头。

    陈诚轻哼了一声,转移视线,他可以去看着房间的任何一处角落,甚至是窗外,就是不愿意看[她],胸口堵得慌,31年的人生,从来都没有遇到任何事情把他气成这个样子。

    在意料之内,也在意料之外。

    意料之内,少年知道自己的身份,没有做过分的事情,意料之外,是[她]坚持,明明得不到回应,却依旧倔强的坚持着。

    没出息!

    陈诚上前握住[她]的肩膀:“珞夕林,把头抬起来看我!”他的声音带着命令,不容置喙的命令。

    [她]抬起头来看他,冷静,不话。

    “跟他分手,珞夕林在我还能好好和你话之前,把我的话听进去,跟他分手,立刻停止这段滑稽而自以为是的爱情。”

    滑稽这个词深深的伤了[她],是啊,滑稽,[她]滑稽,明明在笑,可是竟然有眼泪从[她]眼里蹦出来,用沙哑的声音问陈诚:“陈哥哥,我问过你,你有没有有喜欢的人,你没有回答我。现在我来告诉你喜欢一个人的感受,我喜欢珞宁不因为他的家世,只是因为他这个人,陈哥哥,你公平一点,如果你也认识珞宁,你就会发现,他和他的家庭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是一个很优秀的人……”

    陈诚一气之下,打断[她]的话:“跟他的家庭一点关系都没有?珞夕林,如果他和他的家庭一点关系都没有,那么他是谁?又该在哪里?这个世界上还会不会有他!

    你们的出身相差这么大,你和他怎么会有未来?你是高高在上的珞家千金,他呢?卑微到尘埃里,在上海拿着放大镜都不一定能找到的人,珞夕林你怎么那么傻呢,纵使你不喜欢豪门里面吊儿郎当的少爷公子,但也没必要把自己放到那么低的位置上去。

    他能给你什么?一个一年不过十万的家庭,连你买一件衣服的钱都不够,你想过万一和他在一起,以后要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吗?”

    “我不要了!”[她],声音如蚊蝇一般细。

    “什么?”陈诚问。

    “没听明白吗?”[她]红着双眼,逼视陈诚,“我我不要了,珞家的家世,珞家大姐的身份,我统统都不要了,它是阻碍我跟珞宁在一起的刽子手,珞宁的家里是没有什么钱,但是珞宁呢,他好好的一个人,你为什么要否定他,将来会发生什么谁会知道?陈哥哥我以为你和他们不一样的,没想到你们都是一丘之貉!”

    “珞夕林你没救了!”陈诚一脸痛心的看着[她]。

    “我就是没救了!”[她]挣脱开陈诚的禁锢,后退的老远,“人人都看不起珞宁,总有一我会让你们知道,他不是你们谁都可以看的!你们没资格!”

    珞夕林出身好,但生活并不全然都是童话世界,那时候年轻,自以为爱情就是全部,拿一腔热血去供养爱情,为了它哪怕失去全世界都在所不惜,可是当后果出现的时候,谁又能真正的承担呢?

    她在这场渺茫的爱情里,付出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呢?

    眼下两个人都行走在情绪的边缘,大声的争吵惊动了清扫卫生间的佣人,她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心翼翼的开口劝陈诚:“陈秘书,您别和姐吵架了,姐她还……”

    “这里没你的事,给我出去!”她话还没完就被陈诚给轰了出来。

    这佣人一边下楼一边埋怨:“还以为陈秘书脾气好点儿,没想到比姐还冲,这一个个都是怎么了!”

    张嫂问她:“怎么了,你怎么也被轰下来了?”

    佣人:“这不上面两位吵起来了,我怕他们伤了和气,劝来着,结果就被陈秘书轰下来了。”

    “陈秘书把你轰下来了?”张嫂有些不信,心想,陈诚那孩子脾气挺好的,性格温顺,待人又和气,重点是姐肯听他的话,这会儿连他们两个都吵架了,一定是出什么大事儿了,“不行我得去看看。”

    张嫂解下围裙就要上去,被佣人拦住,“哎呀我的老姐姐,你不要上去了,我才被轰下来,您上去干什么?还想被再轰一遍?”

    “可他们在吵架,我不能不管啊!”张嫂急了。

    “管?”佣人吃惊,“怎么管,我们是下人,人家是主人,哪有下人管主人的?您这叫以下犯上,别到时候落不着好儿,白挨一顿骂。走吧,走吧。”佣人拉着张嫂进了厨房,“暂时离战区远一点儿,不定他们待会儿自己就好了呢!”

    楼上的对峙持续着。

    陈诚被[她]逼得气消了一大半,站在梳妆台前,好声好气的和[她]话:“你不要珞家给你的荣耀,难道你连父母都不要了吗?这万贯家财,让你住这么好的地方,是你父母的错?下间哪对父母的努力不是为了让孩子过上好的生活的?夕林,我们来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把你跟珞宁调过来,你住珞宁的家,珞宁是珞家的大少爷,你们俩相爱的时候,你难道要,你不要你的家,不认你的父母,只为跟他在一起吗?那样,珞夕林,看看你成个什么样子!”

    “我……”[她]被堵得一句话都不出来。

    陈诚走过去,双手叉腰站在[她]面前,过了会儿才握住[她]的手:“哥疼你,有时候把你当孩子宠,如果还可以,哥希望你别长得那么快,哥可以继续保护你。但是夕林,我却不希望你是一个只有感情没有理智的人。”到一半,陈诚笑了,“现在我到希望你拿出当初对付美家的态度,告诉我,‘陈诚哥,珞氏是爷爷和爸爸的心血,你叫我怎么样安心的去当一个无脑姐,享受这一切?’。”

    [她]抬眸看着陈诚,因为刚才哭过,所以此刻眼睛特别明亮,楚楚可怜的看着他,唤他陈诚哥。

    陈诚把她抱在怀里,放柔声音去安慰:“好了,一切都过去了,哥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夕林你还,很多事情都还看不明白,就像爱,也是需要能力的。你必须去成长,变成更优秀的自己,才能拥有你想要的爱情。

    丫头,哥不会阻碍你,只要你喜欢那个人,但同样也需要那个人有能力来爱你,他可以为你遮风挡雨,免你苦难,赐你欢喜,这样哥就知足了。”

    他把[她]轻轻的推开,摸摸[她]的头:“好了,我们下去吃早餐吧,吃完早餐我带你出去逛一逛,你不能再睡了。”

    陈诚看了眼梳妆台上的录取通知书:“既然被录取了,那就去留学,至于其他事情都不急于一时,如果决定在一起,就要把将来的基础打好不是吗?”

    陈诚逗[她]:“你可别告诉我,你要跟珞宁私奔,两个高中都没有毕业的人,最后都饿死在半路上了。”

    [她]破涕而笑,陈诚的话本意凝重,但他却想办法编成笑话讲给[她]听,这与前两父亲[她]不饿死在半路上就烧香了,这两句话混合在一起,[她]的心情也没有那么凝重了。

    陈诚最后弯下腰捧着[她]的脸:“去国外读,开阔自己的视野这样才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等到珞宁也大学毕业了,你们要在一起,才会有力量。”

    这时候,陈诚不便什么,只能尽量的往后推,就像他的那样,将来很长,等夕林从国外留学回来,她的世界就不一样了,至于将来还会不会和珞宁在一起那得另。

    等到他们两个终于出现在餐厅的时候,张嫂和先前的那名佣人都松了口气,后者附在张嫂耳边声嘀咕:“哟,这是和好了,我就嘛,不用咱参合,他们自己就能和好。”

    张嫂笑笑不话,上前照顾她家姐去了:“早餐煮了米粥,我给您盛一碗吧。”

    “恩,好。”[她]点头。

    张嫂最是喜欢这一幕,口中念叨着:这么多终于肯下楼吃饭了。

    “看看,大家多关心你。”陈诚坐着珞夕林对面,看着张嫂去厨房盛粥的背影,声和[她]嘀咕。

    [她]皱皱鼻子,一脸的可爱像:“知道啦,”伸出手,“我待会儿多吃两碗。”

    陈诚笑,没一会早餐被端上了桌儿,吃饭的时候陈诚问[她]:“等一下想去哪儿?”

    [她]咬了一口水煮蛋,疑惑:“你不用去公司吗?”

    [她]看着陈诚,珞氏那么大,父亲交代的工作一定不轻松,从昨晚到现在,他都一直在陪[她],按理已经挤压下很多工作了。[她]可不想成为害群之马。

    怎么办?

    [她]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笑:“我跟你去公司吧,今儿礼拜,本姐再去公司一游。”

    陈诚舀了一勺粥,却不急着喝,看着[她]眉眼里浸润了温柔,笑时眉眼弯弯,如星子一般璀璨,好看极了。他看着善解人意的丫头,怎能不心生欢喜?他把手伸过去,摸摸那孩子的头:“哎呦,长大了!”

    那样的语气带着长辈式的纵容与宠溺,直叫[她]红了脸,当时家里佣人们还在旁看着呢,这样亲昵的举动最是能让人误会,[她]不由的红了脸叫嚣:“哎呀,陈哥哥,我不是孩子了,再把我当孩子,我跟你急!”

    “好,”陈诚应着,不知道效果如何,反正背后是有一阵笑声。

    好了不再把她当孩子的某人,最后还是食言了。办公室里他坐在父亲的椅子上签署文件和高层时而讨论,时而吩咐一些事情,交换文件时,左手腕上那块卡地亚商务男表,尤为精致衬他。

    身上穿这件淡蓝色的西装衬衫,从容优雅,对待那些高层,进退得宜,[她]看着这群人来来往往,办公室的门合上又推开,推开又合上。

    [她]的没错,父亲留了一个大工程给陈诚,一二十四时连轴转也不过分。而陈诚也给[她]安排了一个好活计,叫秘书买了一大包零食放在茶几上,[她]坐在沙发上,跟他面对面,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吃够了喊他一声,他给[她]倒水去。

    来送文件的员工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宠逗之中直接把她藐成了孩子。其中有一个部门副经理,女的,看到她露出姨母一般的微笑,她寻着那目光朝手上的食品袋看了眼,顿时囧了,可不嘛,香蕉酥,不就是孩儿吃的东西,她从女人的眼眸深处读出了似乎我女儿也喜欢吃这个呢!

    好嘛,事已至此,她也只能硬着头皮笑笑了。这个拜谁所赐呢,她朝办公桌上的某人剜去了一眼,嘴里的香蕉酥咬的咔嚓咔嚓响。

    等办公室里不在进人的时候,在文件上签字的他,突然感觉到迎面一道视线一直盯着他,抬头与[她]对视,只见[她]一双已经笑弯了的眼。

    “怎么了?”他心里瘆得慌。每次只要她一副这样的表情,不是整人就是去害人,反正一个意思。

    “忙完了?”她依旧笑眯眯的,看着他的眼神尤为腻人。

    陈诚不知所措,突然间茶几上蹬出了一只空杯,某人冷声下命令,“倒水去,我渴了。”吃了这么多零食,真的渴了。

    “嗳!”陈诚任命的起身,端起杯子给人倒水去了,关上办公室门的那一瞬间,才敢出一口气,这是头上供着一个祖奶奶啊!

    休息间放水,有员工经过他身边礼貌打招呼,其实陈诚真的是一个很帅气的人,公司里追求他的女性不少,有人见了他便两眼冒红心。虽然大学毕业都很多年了,还有人给他送情书。

    他接水回来,桌上放着一个蓝色的文件夹,刚打开就有一个粉红色的情书大剌剌的搁在那儿,封锁处还是一颗心。

    陈诚抬眸问夕林:“刚才谁送文件过来的?”

    “一个女的,好像是公关部经理。”[她]完端着水杯喝起来,咕咚咕咚几口,杯里的水就见了底儿。

    “渴了?”陈诚笑,向[她]走过来,接过[她]手中的空杯,看她好像渴了好久的样子,有些心疼,“怎么刚才不告诉我,我给你倒水去。”

    “不,你刚才在忙。”[她],“其实我还挺喜欢看忙碌中的男人的,他们都男人忙碌起来的时候最有魅力。”

    “她们?”陈诚挑眉,油墨色的眼里划过一丝探寻:“你们那帮女生下课都在看?”

    “也不是下课看,上课也看。”[她]直言不讳,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看也不是什么不能公开的秘密。

    有短暂的沉默,她看他并不急着看那份送来的文件,很是好奇:“你不忙工作了吗?”她用手指了指办公桌。

    “等会吧,我想歇一下。”他。

    歇歇没什么,可是歇的时间有些过长,就有猫腻了,刚才那么勤奋工作的一个人,现在竟有些排斥工作,那么问题一定出现在那个文件上。

    她瞄了一眼桌上的蓝色文件夹,故意将陈诚支了出去:“哥,我渴了,你再去帮我倒杯水吧。”

    “好。”陈诚拿着水杯去接水。回来的时候,就看他背着自己站在办公桌前,听见推门声才转过来,手里夹着那封情书,双眸狡黠:“哦,我嘛怎么突然就中断工作了,原来是有人给你送情书啊!”

    陈诚无奈走到她面前,纵容的看着丫头:“嗯,水。”

    显然并不急着问她讨要那封情书,这多没趣啊,她接过杯子,喝水之前主动把情书交了出去,“你看吧,我不偷看就是了,毕竟是人家的一片心意。”

    完,她就真的转过身,朝着落地窗喝水去了。

    玻璃上能够投射出人的身影动作,陈诚把那封情书放在桌上,转身坐在椅子上开始办公。

    “你不看啊?”她咬着杯子口看着那封被另类出来的粉红色情书孤零零的被放在一旁,有些同情。

    陈诚手里拿着笔读文件,丝毫没有把情书的事情放在心上。

    “你不看我看了哈!”她有些好奇,从没见过情书长什么样子,现在终于有一封,虽然不是她的,但膜拜一下也没什么吧?

    来也奇怪,她不是不漂亮的人,可是却从初一到高中一份情书都没有收到过。

    直到后来的某一,她将就是重提讲给她家珞先生,珞先生不厚道的笑了,讲出原因:“其实从初一开始就有人给你送情书,都让我给堵回去了。”

    珞太太顺着干往上爬,窝在珞先生的怀里,青葱的指尖挑起他的下巴,眼睛弯弯的笑:“老公啊,那你堵人家的时候都用的什么理由啊?”

    珞先生记忆犹新:“我就告诉他们,你是我的,叫他们有多远滚多远。”

    啊。珞太太怒了,一脚蹬开了珞先生:“六年青春啊,枉我从青春期里面走过,一封情书都没有收到,珞宁啊珞宁,你堵了他们好歹你也给我写一封啊,简单一句喜欢你不让我知道塞我书包里也行。一个字没有不带还让我白白追了你六年,滚,我要离婚!”

    先绕回来,话陈诚的这份情书让她有了极大的兴趣,可刚要打开的时候,陈诚却突然抢夺。

    亏她多了个心眼儿,比他反应快一步,在他出手抢的时候把情书高举过头,笑的一脸开心:“我就知道你一定会不舍。”

    陈诚站起伸出手:“把情书给我,它不适合你看。”

    她反驳:“什么不适合呀,我们班里许多人都写情书,还公开念过呢,你气什么呀。”

    陈诚到底还是把她当做孩子,好脾气的诱哄着:“听话,快给我。”

    “不给!”她朝他吐了个舌头,拿着情书有多远跑多远,但她忘了这是在父亲的办公室,区域再大,也就那么点。陈诚追她的时候,她便跑的更快了,一时没注意脚下溜光,啪摔了。磕得膝盖疼。

    “哎呀妈呀,我的波棱盖啊!”她坐在地上吃痛揉着膝盖。

    陈诚皱眉,“怎么样没事吧?”

    “疼!”她这下可怜巴巴的。

    陈诚无奈,把她抱起来,放到沙发上,“来,让我看看你的膝盖。”

    红红的一片,看来是摔重了。

    “等一下,我们去医院给你拍个片子。”陈诚心疼,早知道自己刚才就不追着让她跑了。

    她却不在意,双手托着下巴,心里惦记着那封情书的内容:“陈哥哥,你她会给你写些什么呢?”

    某人发挥着自己的想象力,开头咳嗽两声:“诚?诚哥?诚诚?”捏细嗓子一律的港台音腔。

    见陈诚不理她,便继续放肆,手势加感觉就开始了:“啊,我亲爱的诚诚啊!我对你思慕已久,每当你从我身旁经过,而我也看到你时,我的一颗心便鹿乱撞,你是风、你是电,你是爱情的奇迹,你是我的情郎!”陈诚实在听不下去了,帮她揉着膝盖的动作被迫停止,当她低头只顾一个人笑的时候,脑袋上狠吃了一记爆栗。

    “哎呀,疼!”她捂着额头,埋怨的瞪着他。

    “该!”陈诚训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