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6初恋,这件不大不小的事儿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26初恋,这件不大不小的事儿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有人永远不要让仇人相见,否则就像是紧绷的弦,只要一碰随时都有绷断的可能。

    何惜晴一看到于欣,吃饭的叉子啪的一下就扔进了碗里,没了吃饭的心情。

    身子往后仰,双臂环胸,起伏着的胸口强压着怒意:“她来做什么,我发现只要有我们的地方哪里都有她!”那些字,擦着牙龈走火蹿出来,是真厌恨到了极点。

    无疑于欣的出现是让所有人的尴尬的,最尴尬的还是李海扬,曾经与于欣交往过的少年,如今只能默默承受着来自何惜晴的低气压,不敢开口,处境被动。

    “如果还有点自知之明就不该来的。”还是何惜晴在话,于欣的确不该来,这样的场合根本不适合她。

    [她]也在看着于欣。那张如古典美人温柔的脸,配上一条长裙婀娜身姿,[她]想不仅是男人,就连女人也会忍不住回头多看两眼。

    如果她能够表里如一的的话,可惜没有如果不是吗?

    于欣真朝他们走过来了,笑着:“刚好路过,看到是你们我就进来了,”桌上精美的食物诱惑着于欣,多少都是她没有见过的,她从来不知道一顿饭也可以这样吃的这样高雅品味。而她回到家,除了几碟青菜陪馒头,再无其他了。于是开口征求意见:“我可以坐下吗?”

    这是在讨要邀请了。

    珞宁在吃意面,但听到她这句话时手中的叉子也停了下,幽黑清冷的眸盯着意面的某一处,他想,这或许就是穷人家的孩子与富人家孩子的区别,若不是渴望极了,怎么会在人家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求你的时候,厚脸皮要座?

    于欣不会不知道,这张餐桌上何惜晴跟她不和,但物质的贫穷已经快让她放弃掉了自尊,连一顿饭都吃不上,她还在乎什么?在教室里听到这顿饭的邀请人是珞夕林,只要[她]同意就行。

    于欣看向珞夕林,身旁少年虽未抬眸,但也在注意着[她]李海扬心里祈祷,何惜晴睁着一双大眼期待着,像是在:珞夕林,如果你是我的好朋友,就帮我把这个贱人赶走,我不能见她。

    一时间,[她]仿佛成为众人的焦点,众矢之的,这般焦灼的滋味儿实在不好受。

    “坐吧。”终究[她]还是接纳了她,不是要装大度,是来自[她]家庭的教养。[她]知道于欣嫉妒[她]拥有少年,可实际情况是,少年并未明就要和[她]交往,所以,不可否认,在某种程度上,于欣和[她]一样有资格喜欢少年。

    [她]叫来服务生给这里添一把椅子,当于欣坐下来的时候,[她]便遭到何惜晴好不留意的一记瞪眼。

    无奈,[她]只好提出重新调整一下座位,[她]要安慰何惜晴所以只能让李海扬让位,若是把李海扬和珞宁放在一起,合适,但这就把何惜晴吃醋的情绪表现的太明显了。而且珞宁坐在里面,李海扬坐在外面与于欣正好有接触,何惜晴又该不高兴了。

    所以最后,只能把李海扬单捡出来,让于欣和珞宁坐在一起。于欣坐里面靠窗,少年坐外面,靠着李海扬。

    “这下放心了吧?”[她]附在何惜晴耳旁声开玩笑,“为了你,我绝不让他们有任何接触。”

    本来还一脸郁闷的何惜晴被[她]逗笑了,同样压低声音耳语:“丫头,我真的服了你了,要是我早把她给赶走了,偏偏你对她这么客气。”

    [她]压着何惜晴的手,“姐,今我做东道主儿,就算给我点面子。”

    何惜晴就算讨厌于欣,但总要给珞夕林面子,于是用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行,妞儿,姐看在你的面子上,只要等下她不过分,我就让她安生的把这顿饭吃完。”

    [她]笑:“谢谢。”

    等会儿服务生拿菜单过来的时候,[她]把菜单交给了于欣:“看看你有什么想吃的。”

    越是高档的地方,东西越是精致,就连菜单摸在手里的感觉都不同。看于欣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何惜晴露出不削的神情,声嘀咕:“一看就知道是乡下丫头没见过世面,丢你的人!”

    [她]在一旁虽不开口,但在自己十七年的人生当中,也没见过哪个人对一张菜单有那么多渴望。

    连站在一旁记菜的服务生站久了,也觉得不好意思,出声提醒:“姐,菜单里没你喜欢的吗?”

    满桌子的人都在等她,于欣这才反应过来,“让我看一下。”不久,她:“红酒鹅肝。”

    少年刚才看到过的,菜单中最贵的一道菜。

    现在听于欣不假思索的出来,不由的蹙了眉。

    于欣却不觉得有什么过错的地方,继续点:“法式焗蜗牛、水果沙拉,”突然间抬头问[她]:“我们再点一瓶红酒好吗?”

    西餐要配红酒,她在电视上见过。[她]笑笑:“好。”

    可何惜晴打岔:“你已经点了红酒鹅肝,就不能再要红酒,餐桌上一种食材不可以重复两次,这是常识,你不懂吗?”

    就这样**裸的拆穿她。

    火苗窜起的时候,[她]拦住何惜晴,故意紧握了一下她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惜晴。”

    “干嘛,我有错吗?”她刚才都是压着火的,如果真按照她想的,那原话就应该是:“不懂就不要点!”

    于欣的脸囧成了火烧云,学了许久,没想到还是不能和他们比。

    服务生忍不住把脸撇过一旁偷笑,有的时候,他们虽然不是这里的顾客,享受不到美味食材,但在后厨也被耳濡目染,什么菜需要什么搭配,他们比谁都清楚。

    气氛尴尬,[她]出面圆场,对服务生:“把这位的记下来。”

    “真的要这样吗?”服务生看了于欣一眼,但却是在问[她]。

    只可惜[她]的“嗯。”字还没出口,于欣就合上菜单,来了脾气:“算了,我不要红酒了,你只把我点的两道菜上来就行!”

    “好的。”毕竟是客人,服务生不能不礼貌。

    收了菜单后,于欣才发现原先四个人每个人跟前都有一杯咖啡,她好像忘点了。

    [她]看出了于欣的心思,给于欣找了台阶下:“这里的咖啡很有名,你要不要也来一杯。”

    于欣欢喜,脱口而出:“好啊。”

    服务生刚想把菜单给她,却被她抢了先:“不用了,”免得她不认识那些咖啡的种类,又闹出笑话,于欣把目光看向[她]:“夕林,你喝的是什么咖啡?”

    “蓝山。”[她]。

    “嗯,”于欣交代服务生,“给我也来一杯蓝山,”话间瞥见了何惜晴杯里的拉花,想到她刚才故意叫她丢脸,这下逮着了机会,也要恶心她一把,于欣笑的开心:“蓝山记得拉花。”

    对面传来李海扬剧烈的咳嗽声,“咳咳!”他忙把脸转过去。

    女人的心思真可怕,他都后悔来了。

    少年放下叉子,将面前的温水递给他:“喝水。”

    同样的感觉也落在了少年的心里,这次午后茶点堪比一出宫心计。女人的心思真的很难猜。

    连同服务生都有感觉,刚忙收拾收拾,离开现场,去后厨避难去。

    菜很快就上齐了,于欣终于吃到梦幻中只有贵族餐桌上才能吃到的红酒鹅肝,高兴的不得了。因为有之前学过的西餐礼仪打掩护,她才没有失礼。

    纤细的背挺的笔直,上身距离餐桌半尺远,左手持刀右手持叉,动作标准。吃一会儿鹅肝,再抿一口咖啡。有女窈窕,气质优雅。

    可要是不喜欢怎么着都看不惯。何惜晴就附到[她]耳边嫌弃:“跟英国十八世纪修女院的嬷嬷似得,板着一张脸,错把刻薄当优雅。要是再穿一身黑衣服,戴个斗篷什么的,活脱就是《简爱》里折磨简爱的老修女。”

    [她]忍着笑,握紧下面何惜晴的手:“姑娘,能别一直逗我了吗,我也极力保持着优雅。”再逗,[她]就要崩了。

    于欣没听到,继续吃自己的东西。

    等到她差不多吃完的时候,才抽了面纸擦了嘴。

    “吃好了吗?”就像是所有用餐完了之后的礼貌结束语,[她]作为东道主,必要客气一下对她的照顾。

    于欣那时已经吃的差不多饱,也准备结束。但她看到何惜晴正口口吃着甜点,看起来挺诱人的。关键是她也想要。

    但又不好直接,只能委婉一点:“惜晴的甜点看起来挺好吃,夕林,你只吃一份通心粉,要不要也来点儿?”

    这下轮到[她]无话可了,手放在嘴巴上,真不知道如何接招儿,何惜晴也是被呛着了,拿了面纸擦嘴,无语了!

    就在这个时候,少年突然站起来:“我离开一下。”

    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份甜点,放到了于欣面前,淡淡磁性的声音开口解释:“我刚才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服务生告诉我,我们这一桌的费用已经达到了vip的标准,所以免费送一碟甜点,你不是想吃吗,正好。”

    “嘁,哈哈哈!”忍了这么久的委屈终于给报了,不管是否够得上vip没有,何惜晴是满心满眼的佩服少年,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咳咳!”何惜晴咳嗽了两声,看着于欣,好心情:“你吃吧,我们大家等你。”

    于欣这下尴尬了,站起来,撑着笑看着少年:“谢谢,甜点也不是很必要,”她依旧笑着眉眼划过何惜晴,“叫你们大家一起等我怎么好意思呢。不过的确精致,就当是送我的,我把拿走了。”

    不管怎样,结局还算圆满吧,[她]拿起钱包:“那好,我去结账,你们收拾好了之后,在外面等我。”

    一顿饭花了[她]三千块,包里现金不够了,[她]只好问服务生,“可以刷卡吗?”

    “可以。”服务生答。

    “好,帮我刷卡。”[她]从包里抽出一张白金卡递给服务生。

    结账出来,色已近黄昏,何惜晴今受恩与[她]受气与李海扬,所以并没有答应跟李海扬一道回家,她很是爷们儿的揽着[她]的肩膀,对众人:“我要去夕林家里写作业。”

    李海扬刚想搭话我也想去,何惜晴便已经知道了他的心思,食指竖在眼前,趁机堵了回去:“我们要女生之间的悄悄话,不欢迎男生。”

    万千准备的李海扬不战而败。

    [她]摇头笑笑,这两个又闹上了,拿[她]做挡箭牌。

    至于于欣,何惜晴略有玩味儿:“于欣吃也吃饱了,我们就不顺路了,你可以很正常的回家了吧?”

    当她没有听出来吗,明明是嘲讽的话,却得这般没有负罪感,于欣气的要死,但脸上却挂着笑,礼貌得体:“我也正要呢,时间不早了,我要早些回去别让爸妈担心。”

    不知道为什么,当“爸妈”两个字从于欣嘴里出来的时候,[她]竟有些钻心的疼。想到那次误打误撞在校门口看到于欣对父母的态度,[她]就觉得心寒。

    于欣的父母为于欣付出了所有,可却没有得到她一点尊重,她给他们的也只是表面孝顺罢了。

    离十字落口还有一段时间,[她]提出五个人连带于欣在内再走走,当消食了。

    何惜晴讨厌气氛沉寂,所有便提起了今早上的事情,“夕林你知道吗?当珞宁告诉我们你是被金英杰推下去的时候,我有多生气吗?那个金英杰简直该死,心肠歹毒,还倒打一耙,死一千次一万次都不足以泄恨的!”

    [她]笑笑,也只能笑笑了。

    何惜晴见[她]除了笑没有任何表情,气不过,用手肘推了推她:“你怎么也不发表意见,就这么被欺负了?”

    “不是有你们帮我忙吗?”她的声音淡淡的,言语间带着夕阳余光一样的温柔体贴,不是她不发表意见,只是有些事情,当时经历时痛苦,当经历过了,你就发现其实也就那回事儿,庆幸她被救,没有造成多大的损失。

    李海扬借机找何惜晴搭话:“珞宁不止告诉你了,也告诉我了,你忘了我们是一起听到的。”

    何惜晴切,“关你什么事!”

    李海扬一见到于欣就情怯,她一看到李海扬这样就厌烦,“滚远一点!”话题回来,何惜晴捏着她的下巴,媚眼如丝:“妞儿,找到你的时候,你怎么不告诉我们啊?”

    [她]把脸撇过去,“色狼姐,我要是当时就和你了,你当时回去就能把金英杰揍一顿,这般惊动地的活计,我怎么敢请你啊,我怕何伯伯以后见到我会把我骂的狗血淋头,我带坏了他女儿。”

    何惜晴罢罢手:“不怕不怕,我爸最喜欢的人就是你,他还让我多和你学习呢?”

    于欣离的远,却嗤之以鼻若不是珞夕林是首富的女儿,别人会靠的这么近,若将她和珞夕林调了位置,看看现在何惜晴会捧谁!

    走马观花,一朝子一朝臣。珞夕林不过就是比她会投胎而已。想起自己的父母,在对比珞夕林的父母,于欣就不甘心,手里的甜点被捏的变了形。

    这回轮到珞夕林话了,[她]问,“你们怎么会知道金英杰一定会为难我,而且就那么恰如其分的把班主任请来了?”

    何惜晴笑的得意:“那还不是因为有一个人很关心你啊,”话的时候,偷偷瞄了少年一眼,“据他分析啊,他,金英杰要么不敢承认,做孙子,要么就要倒打一耙,所以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我和那谁的座位离金英杰比较近,所以方便观察到他的一举一动,当我们看到他今早上一直在看着表仿佛在算时间,我们就觉得情况不对了,果然没多久你就进来了,当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金英杰已经扑通一声跪在你面前开始哭起来了。我们三个人就趁乱去请老师了。”

    似是觉得不解气,何惜晴撸起袖子:“其实按照我的意思,就是跑过去把金英杰按在地上痛打一顿,牙全部都打掉。叫他胡。”

    着,她剜了李海扬一眼:“不是那谁拦着,这样做只会对你不利,我早就上去把李海扬给撕了。”

    那谁急忙纠正,“哎,这话可不是我的哈,”一双漂亮的眼睛越过一个个头顶,看向[她]:“是珞宁,冲动只会对你不利,我们只能忍着请班主任出来帮你主持公道。”

    [她]明白了。设想一下当时如果何惜晴真的上来把金英杰痛打一顿,别人会她什么,更加证实了金英杰的是对的,[她]以权压人,仗着自己的家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草菅人命也有的。

    但请马雪梅出来做主情况就不一样了,马雪梅作为班主任,在她眼里只有学校荣誉,学生安危,不会牵扯其他,这样就缩了牵扯范围。

    金英杰推她在先,不承认在后,马雪梅不能允许这样的坏风纪存在与她所带的班级中,所以金英杰会得到他应有的惩罚,而不能借用美家和珞氏合作未成的关系,污蔑于她,进而逃避责任,轻巧脱身。

    珞宁这一招看似温柔,实则狠戾,一招治了金英杰,也解除了[她]的困境。

    “谢谢。”夕阳下,少年穿着白色衬衫,牛仔裤,下配一双白色帆布鞋,黑色的书包搭在肩上,双手插在口袋里,回头看向[她]笑了。

    他们之间,不能有太热烈的情感,只能寻些简单的词汇传递彼此的情意。偏偏这时,一张美人脸突然闯了进来,遮住了[她]的视线,隔断了少年的容颜。

    [她]收敛笑容,眸底的容颜变成于欣的。

    她:“夕林,你失踪的时候,我们大家都有找你,娇娇知道你她把你弄丢了,可把她吓坏了,一直哭个不停。”

    汉语很有趣,句话,用的字一样,但语气不一样整句话就变味儿了。于欣这话,有些埋怨的味道。好像又是在警告[她]是[她]的身份压人了,要不然娇娇怎么会急哭呢!

    “娇娇吗?”[她]回忆,“那孩子太胆了,早上我被金英杰冤枉,满指望她能帮我句话的时候,她却逃避了。”

    [她]的伤心,回了于欣的话,也不动声色的推开了她。可于欣却不想放弃,想话找[她]的茬儿,“不管怎么,你闹一次失踪,确实是让我们大家都惊着了,以后要保护自己,千万别让自己再陷入意外了。”

    可以容忍一次两次,但第三次四次就心情了,十字路口处[她]停下了脚步,声音也变得严肃了起来:“谢谢,我会的。”

    刚好绿灯亮起,五个人分道扬镳。

    惜晴要去[她]家,自然一路,李海扬跟珞宁分了手,剩下于欣。

    她本以为这下可以和少年单独相处,心情变得愉快起来,但是少年却转身就走。

    “珞宁。”她追了上去。

    少年停了下来,听到于欣:“你可以送我回家吗?”

    少年冷语:“我们不顺路,况且色也不早了,你又是个女孩子家,早点回家吧,被让父母担心。”

    完这句话,少年的身影已穿入来往的人群中。

    “我就这么不如她吗!”人行道上,于欣看着少年离开的方向恨得咬牙切齿,旁边有垃圾桶,于欣转身便把捏碎了的甜点丢进了桶内:“别人施舍的东西,我才不稀罕,珞夕林,我不是乞丐!”“妞儿,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呀。”何惜晴挽着[她]的胳膊,两个女生走在人行道上,“刚才在餐厅里把于欣和珞宁坐在一起,你真放心给他们创造相处的机会啊?你这样做倒是大度啊,等到于欣真的把珞宁抢走了,有你哭的时候。”

    何惜晴不知,她这句话将在以后的某年某月一语成了箴。

    [她]双手插在口袋里笑了笑,惜晴还是不了解她:“惜晴,我没有把珞宁当做争夺的物件儿。”[她]看向边云霞,步伐漫漫,明明是美景,却是夕阳景色,[她]竟无端的叹了口气,将景色晕入自己目前的心情,声音里透着几分无奈和慵懒:“他现在并没有承认喜欢我,所以他是自由的人,于欣也有资格喜欢他的。”

    何惜晴听了[她]的话,摇头叹息:“哎,没救了。想当初,你去瑞士的时候不是给了我一包糖吗,叫我一给珞宁一颗,那时候大家都以为我在用糖传情,趁机表白珞宁,那段时间可把我囧死了,为了你我什么委屈都受了,原指望着你和他表白成功能进一步发展,可是你怎么还止步不前啊!”

    和惜晴表示怀疑,葱白的指尖儿又挑起[她]的下巴,细心端详:“让我看看是我家妞儿不漂亮吗。不会啊,不知道比于欣美了多少倍。”

    [她]嘻嘻的笑了,突然间想起了什么瞪大了眼睛:“糟了,今的大白兔,我忘了给珞宁了!”

    少女急急的翻开书包,找到那颗糖,“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把这颗糖送给珞宁就回来。”

    “hi,不定他现在已经回家了呢,你还真要追到人家家里去送糖啊!”何惜晴在后面喊,可是少女的身影早就融入了熙攘人群,哪里还听得到呢?

    何惜晴笑了:“珞夕林,你喜欢他呢!”

    人行道边上的少女叫何惜晴,认识她的人都知她爽朗大方,最受不得别人拐弯抹角的话,她也这样认为自己。

    但这一刻少女娇的背影烘托在夕阳里,柔软了眉眼,终究是女儿家温柔体贴的心思,她在这一幕里明白,被她视为知己的另一个女孩子,无论拥有怎样的心机,怎样的城府,都在爱情面前保留着自己一颗最真诚的心。

    对那个叫珞宁的平凡少年真正的喜欢,用心的喜欢。她终于相信在他们的世界里不可能的那句话是对的:爱情无关贵贱,只有两颗心在一起。

    那么珞夕林,将来你会有一段很艰难的路要走,祝你好运,我亲爱的朋友!

    在公交车中段,[她]追到了少年,但只差一步,少年先[她]开口前上了车。

    “停车!”类似的情形前几刚发生过,偏[她]是个运动细胞不怎么发达的人,这个时候总觉得老是故意考验[她]又或者是故意和[她]作对。给了[她]场景,让[她]上演这八百里追夫的戏码。

    少女背着书包,追在一辆公交车后面,有路人围观,更有公交车上的人窃窃私语,心想那追车少女应该是错过了公交车,其中有老者怜悯,通知司机师傅,你看那后面还追着一个女孩子,都这个点儿了应该是急着回家,你先把车停一停,让孩子上来吧。

    司机从观后镜中看了一眼,刹车将车停到一边,车上少年看到少女,蹙了眉,未到站便下了车。

    背着微重的书包,[她]跑的大汗淋漓,当公交车停下来的时候,两只手撑在膝盖上喘气歇息。

    [她]这几也够戏剧化的,看到走过来的少年,右手竖起两根手指头:“两个人,我最近只追过两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陈哥哥。”

    陈哥哥是谁少年不知,也顾不上知道,他把喘着气的少女扶到椅子上坐下,等了一会儿才问:“怎么追上来了?”

    [她]不话,呵呵的笑。心道:都是差不多的话。

    [她]摊开掌心,一颗大白兔躺在上面,“喏,今的大白兔,刚才忘了给你,补上!”

    少年垂下眼睑,黑长的睫毛一动一动的闪闪,后来,有温柔的笑容爬上了嘴角,接过了糖。

    从对糖过敏不敢碰糖的少年,因为某个人打破所有的惯例,去挑战生命的极限。

    忽然间有人告诉你,因为有这样的记忆,所以彼之蜜糖,物之砒霜原来是这样解释,这样的好记,一生都忘不掉了。

    公交车还在鸣笛,提醒着少年上车。

    “你快走吧。”[她]拍拍少年的肩。

    “不需要我送你吗?”她这样,少年不放心。

    [她]摇头,“惜晴还在等我,你放心好了。”

    她将少年送上了公交车,跟他挥手拜拜,公交车载着少年从[她]面前离开。

    多年后[她]想了想,觉得那时候老已经给了[她]暗示,不然她和他的感情之路怎么走的这么辛苦呢?

    晚上[她]和何惜晴在趴在床上写作业,女生们写作业最爱分心,又是花季,如何不想着几番浪漫情节。于是写作业的工程几次中断。

    何惜晴仰着头,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望着头顶璀璨的水晶灯,不觉刺眼,反而开心:“我多希望自己是城堡里的白雪公主啊。”因为灯光如雪,提供了做梦的好意境。

    [她]撑着头,做着少年给[她]画的题目,回应:“你已经是公主了,名副其实的公主。”

    何惜晴捂着脸嘻嘻的笑,翻过身,压在[她]背上:“妞儿,你在做什么呢,这么认真?”

    “数学题,珞宁给划的。”[她]答。

    何惜晴呃了一声,又平躺在床上,过会儿她想起了什么:“你不是已经拿到剑桥的offer了吗?国内没有几个人能够拿到,你准备瞒他到什么时候,”叹了口气:“珞宁也真是笨,奥数比赛就能看出端倪,你智商不再150以上,能把那些题答对?他以为,智商是靠后补出来的?”

    [她]不答话,“走一步算一步呗,不然我现在就告诉他,珞宁我其实智商175,而且已经拿到剑桥的offer,你别自作多情了,你划的这些物理化学,我闭着眼睛都能做出来?”

    停了笔,[她]歪过头去看何惜晴:“姐,我是在追人家哎,还没追到手,这些东西就把人家给吓跑了。”

    何惜晴把手放在肚子上,不以为意:“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真正爱你的人是不会跑的。他如果真的被你的这些给吓跑了,那以后还有更多,他该怎办?”

    倪了[她]一眼:“你下定决心要继续这段感情吗?别怪我市侩,珞宁和我们始终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看他刚才吃茶点的时候,我都了你掏钱,让他尽量点,可是他只点了一盘意面,一杯咖啡,简单到了极点。而且咖啡还是喝不惯的样子,这怎么拿得出去手吗?”

    [她]替少年解释:“点的少呢,吃饱了就好,至于咖啡喝不惯,你以为他像我们一样喝咖啡啊?现在只是高中,等他大学毕业了,这些东西都会在职场中学到,我不能因为现在他跟不上我的步调,就否定了他的将来。而且我觉得,我的少年是支潜力股,将来一定会有一番作为。”

    何惜晴哈哈笑:“好吧,你的潜力股,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原本[她]还不怎么想念少年的,可是被何惜晴这么一,竟有点想了。找来电话,打到少年的家里。

    “你有他的电话号码?”何惜晴好奇,这两人不发展,但发展的也太快了吧。

    “嗯。”[她]一边哼,一边拨数字,“上回送他回家的时候问他要的,我给我电话号码,以后不会做的题可以打电话问你。”

    何惜晴竖起大拇指:“绝了!”

    客厅里电话响起来的时候,少年正在屋里做题,书桌上开着一盏光晕是淡黄色的台灯。

    响了许久,少年觉得奇怪,便喊了一声:“妈。”以往家里电话都是他母亲接的,都是找他母亲做活儿的人。

    屋外没有人应,少年只得起身。

    少年在客厅沙发旁坐下,接通电话,“喂?”

    那边不语,但却能听见清浅的呼吸声。

    这边[她]心脏快跳,白见到少年是一副模样,现在打电话给少年又是另外一副模样,总之是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就像是暗恋,是[她]主动踏出去第一步,偷偷给心仪的男子打电话,那种紧张的感觉。

    然而,[她]不话,少年却以为是家里的电话线出了故障,拉着线头,寻找原因,“挺好啊!”线路哪里都是对的,“你是找我妈妈做衣服吗?”少年试探性询问。

    “做衣服?”[她]懵懂,“我找你不是做衣服的!珞宁,我是夕林。”

    “夕林?这么晚了,你打电话有什么事吗?”少年情绪如常,但细听之下会发觉带着些意外的惊喜。

    “那个、那个、我……”[她]紧张的要死这个那个半都不知道该什么。

    何惜晴在边上捂着嘴笑的肚子疼,“妞儿,你太丢人了。”

    [她]咬唇瞪她:“别笑了。”

    少年听出了响动问:“谁在边上,惜晴吗?”

    “就是我呀!”何惜晴在在电话边放声大喊。

    “对,我何惜晴在做作业,”[她]跪在床上,手有意无意的搓着裙角边缘。

    “嗯,你是有什么题不会做了吗?”少年记得,[她]当初要电话号码的时候就过,如果今后有什么题不会做的打电话问他。

    [她]:“我……”

    何惜晴实在听不下去了,决定助[她]一臂之力:全身压在[她]身上夺过电话:“哎呀珞宁,你就不能往歪了想一回?某人是想你了,所以大半夜的给你打电话,想要听见你声音,缩短着东南西北的距离?”

    少年清俊的脸有些泛红,墨色的眸底却映开了一抹温柔情。却听到那边有多电话的动静,伴随少女羞涩的声音:“哎呀,快给我电话,你别闹了,做作业去。”

    后音是一阵嘻嘻的笑:“我帮了你。”

    “谢谢,辛苦了!”[她]推了何惜晴一把。

    电话回归到正主儿的手里,“惜晴的话,你信一半丢一半。”

    “恩,”少年手放在嘴上,忍着笑,“那么你作业里有哪里不会的?”

    [她]看了眼他划的题,都是综合性比较强的题,一道题里面混合了好几个知识点,“也没什么,如果有不会的,明到学校再问你吧。”

    “嗯。”在那之后,是长久的静默,两个人不话,但都舍不得放下电话,生怕某个人会突然开口,而自己没听到。

    这时候,珞宁的母亲披着外套站在房间门口“宁,是谁打电话呀,这么晚了?”

    少年转身,看到不远处的母亲,打着哈欠问他,手搭在身后的把手上,门半掩着,露出一线光。

    “妈,没事儿我同学。”少年怕母亲又要问东问西,于是先,“她打电话过来问我题。”

    珞母哦了声,随后了句:“帮同学是好事,但也别耽误了自己学习,很晚了,做完作业赶快去睡,明还要上学呢!”

    珞母完,回了屋。

    后来还听到房间里父亲的声音,他问母亲:“是谁啊?”

    母亲:“没谁,是同学打电话问题的。”

    再之后就没声儿了。

    少年心中叹气,父母对他看管很严,除了学习之外再不让他有其他,回头,电话里传来声音:“刚才那人是你妈妈?”

    “是。”

    [她]因为少年低迷的声音有些抱歉:“那我打扰到你了?”

    少年解释:“没有,我母亲就那样。”

    [她]哦了一声:“这样的话,那我们明学校见,你快去做作业吧。”似是想起了什么,她问:“哦,对了,我给的大白兔吃了吗?”

    “吃了。”少年有些心虚,书桌上有一个专门的铁盒子,里面放的全都是[她]给的大白兔,虽然他不能吃甜的,但是[她]的心意放在那里,心里却是甜的。

    “晚安。”[她]。

    少年:“晚安。”何惜晴在一旁学着[她]的腔调儿:“晚安。”嬉笑。

    当[她]要挂电话的时候,何惜晴伸出手,“把电话给我,我给珞宁两句。”

    “你要什么?”[她]把电话护在怀里,满心的排斥。

    “哎呀放心,不你俩的事儿了。”何惜晴有点恼,怎么友谊的翻就翻,她们俩之间的信任呢?“等等,惜晴有话要和你。”在争得那边同意后,[她]把电话交到了惜晴手里,并声叮嘱:“不许乱啊!”

    “知道了!”

    “珞宁啊,我是这个意思,”姑娘豪气,粗糙着嗓音,一时间长了好几岁,乍一听还有些像珞夕林的母亲来查岗。

    “你。”少年笑。

    “那个,今下午的茶点,于欣搅了局,本姑娘有些不高兴,所以刚才就想了个折儿,这星期咱郊游去,骑自行车去,你家有自行车吧?”

    少年点头:“有。”

    何惜晴:“那就好,还有件事儿拜托你,帮我通知那谁,就姑奶奶的意思,他爱去不去,不去滚一边去。”

    何惜晴这折腾劲儿犯了,谁都不能惹,少年只能接下这烂差事,“好,一定转达到。”

    “嗯。”挂了电话,何惜晴才反应过来,奇怪的看向[她],“他知道李海扬的电话?”

    [她]点头,无奈何惜晴的后知后觉:“俩个人成在一起,怎么会没有对方的联系电话呢,这事儿就你一个人不知道。”

    “哎呀!”何惜晴一头栽到床上去,“不管了,今晚我不回去,跟你一起睡。”

    “好,我去找张嫂给你准备一床被子。”[她]下床,想着放电话的时候给张嫂打声招呼,谁知道某女竟突然从床上跳下来,抱住她:“嘿嘿,还是你最好了!”

    [她]默默某人的头,“何惜晴,我真是服了你了。”每次李海扬惹了你,遭罪的永远都是[她]而已。

    对我,你就真下得去手吗?[她]一直都想问这个问题。

    夜里两个女生睡在一张床上,何惜晴饶有兴趣的讲起了她和李海扬相识的过往。

    “当时是在一场酒会上,他跟他爸一块来的,我被我爸带去的。”何惜晴,“你也知道,酒会拿东西就是拿来联络生意的,哪家想和哪家合作,借着就会邀请,要是满意的呢,就那么订下来了,生意就是那样,有钱大伙儿一块赚。

    我家是做房产的,李海扬他们家久居国外,那会儿刚刚回国,对国内市场不熟悉,就想找一个熟悉的人帮他介绍介绍,拉拉人脉什么的。我爸也想把公司做到国外去,所以两人就这么一拍即合了。当然这都是大人们的事儿,不是重点。”

    何惜晴故意咳嗽了两声,这样显得慎重,[她]想也是,毕竟是初恋。

    何惜晴:“我听他们谈生意枯燥,所以就找了个位置坐了,那个时候我不知道离我不远处同样坐着一个少年,他就是李海扬,那他穿着一身宝蓝色的西装,瘦瘦的但不干,搭着腿儿,手里拿着一杯红酒,也不喝,就放在手上摇曳。

    见我过来了,他主动过来话,‘你也和我一样,觉得谈生意太无聊了?’”何惜晴尽量模仿李海扬当时低沉迷醉的声音,“可我一看那人,明明是个男生吧,但有一头长发,长得还特别女人气,感觉就不好了。我把脸转过去,没理他。

    我不知道他当时是什么样的表情,但不久我就听见台上的司仪各位来宾,各位女士们先生们,接下来有请我们vf的少东家、青少年钢琴家李海扬先生,为我们弹奏一曲路德维希?范?贝多芬的《月光曲》为大家助兴。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叫李海扬,是vf集团的少东家,也就是当那场宴会主办方的儿子。他款款走到台上,在工作人员为他准备好的钢琴前坐下,司仪一边激动的介绍,他在国外获得大奖,刚刚回国。当钢琴曲响起时,我走到父亲身边问,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他就是李钦致的儿子,刚才跟我话的那位,你还喊人家李伯伯呢。

    我哦了一声,原来他就是李钦致的儿子,怪不得,爸就长得妖艳,老狐狸生了只狐狸。我看着台上的少年问我爸,他妈呢?

    爸:‘他妈跟他爸离婚了,在他五岁的时候。’我问为什么。我爸是性格不合。那时候我竟不知道为什么就对这少年产生了一股同情,”何惜晴扭头看着[她]:“往往没妈的孩子都很可怜对吗?”

    [她]没话,这世界没妈的孩子很多,但也不全是。

    [她]打岔问:“他爸后来就没娶吗?”

    何惜晴:“娶了,对方是个美籍女子,家世很好,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她的父亲是斯坦福大学的老校董,她毕业后继承了父亲的职位。”

    [她]“哦”了一声,没在话。

    何惜晴不耐烦了,“哎呀,他们干什么,我们!”

    [她]:“好吧。”

    “那晚上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缘故,我看到台上的少年置身于云雾当中,幽兰色的光笼在他身上,少年的眉眼特别温柔好看。我想他一定是想起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吧,所以当他弹完琴走下来被他父亲拉着介绍的时候,我对他才不那么戒备了。

    再后来的交谈里,我才知道,原来他也报考了一中,准备回国念书。这或许就是我们的缘分吧,一直以来都是他先追的我,有时候,我也知道自己脾气不好,可是幸好都有他包容。”

    “你既然都知道,为什么还和他吵架啊?”[她]觉得这姑娘有时候就是有些太作了。

    她踢被子,“还不是因为于欣吗?那个时候我们本来好好的的,我把于欣当姐妹,如果她不和我抢海扬,我们和她还不是好好的吗,没准儿现在就睡一张床上了。”

    [她]摇头,自从知道了于欣那样对待自己的父母,[她]就永远不可能让她睡到自己的边儿上。

    拉了灯,何惜晴没看见[她]的表情,继续:“后来,有一好好的,李海扬就对我,惜晴咱们分开一段时间吧,我问为什么,他却于欣太可怜了需要人照顾。

    我当时很生气,骂他,李海扬你是不是在国外呆久了成傻子了,在中国,一个男人只能专心一意对待一个女人,你要于欣就不能有我,有我就不能要于欣,你自己选。

    我万没想到,我视为好姐妹的人,竟撬我墙角。他和我解释,不是要和你分手,你很好很独立,可于欣就没你那么幸运了,所以我想抽出一点时间照顾她,请你不要排斥。

    呸,我,李海扬我给你一段时间,你调整自己,如果你选择于欣就不要再来招惹我。”

    何惜晴在被子下面握着[她]的手告诉[她]:“当时我在想,毕竟我们还,眼前的这段感情不一定就能代表将来,人生当中有太多变数,我没把自己逼得那么死,非李海扬不可。”

    [她]握紧了何惜晴的手,想到自己,或许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吧,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珞宁身上,[她]不会有何惜晴那样的火气,最多不哭不闹不解释,只赠他一句:“既然选择离开就别回头。”[她]有洁癖,受不了回头的男人。

    [她]侧过身子把手枕在脸下问:“那后来呢?”

    “后来过了段时间,李海扬又重新回到我身边,他告诉我,于欣他误会了,她对他并没有喜欢的成分,只是单纯的把他当同学、朋友。”

    [她]:“所以,你又接纳他了。”

    何惜晴同样侧过身,看着黑暗中[她]的眼睛:“嗯,分开的那段时间,我发现我是真的喜欢他。”

    “傻丫头!”[她]摸摸她的头发,心中无限疼惜。

    何惜晴没心没肺的笑了,她倒是忘了,虽然关了灯,但外面月亮在,[她]又没关窗户,银色的月光洒了进来,照亮了她眼里的泪花。

    [她]把她抱紧,拍着她的被:“那段时间一定很难熬吧?但都过去了,最终赢的人是你。”

    她笑了,一滴眼泪猝不及防的掉了下来,落在了[她]的肩上,洇在了[她]的丝质睡衣上,不久皮肤上便传来凉凉的触感。

    傻丫头!

    “不我了,你和珞宁吧,”她推开了[她]笑:“豪门里面也有很多家世年龄相当的公子少爷,你怎么偏就选择了他。”

    “他待我很真诚。”[她],“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他,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只有13岁,跟他一个班,同姓还是同桌。那时候老是误会我们是兄妹,我跟老师争辩,结果他拉着我,让我坐下不要跟老师明面起冲突。初中三年里,他个子很,老是被别人欺负,我看不过去帮他打了几回架,后来他为了报恩,就在我做值日的时候,帮我擦黑板,扫地。

    我没有体育细胞这事儿你知道吧,初三体育课上跑马拉松,跑到半路没力气了,脚下踩了石头,就那么顺势跌倒了,当时想着,进了医务室也好,起码不用跑步了。”

    [她]的眉眼浸在清冷的月光里,皱着眉头,似乎陷入了久远的回忆里,“后来那萝卜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硬是把我扶到了校医室,那时候我脸色惨白还以为是一跤给摔得,谁知道连肚子也疼了,十三岁,月经初潮,我却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儿,在校医室里丢了大人,妈妈不在身边,我当时哇的一下就哭了,我这一哭便把他给吓着了,问校医室的护士我到底怎么了。那时候我缩在墙角,却看到他无比着急的模样,当时肚子很疼,但心里却不由的暖了起来,我当时在想,终于有一个人是完完全全为我担心的了。有些高兴。

    他的话把护士问傻了,想想萝卜头一个男娃娃,女护士怎么开口跟他解释女生的事情。于是问我要了母亲的电话号码,打电话给母亲让她过来接我。护士打电话的时候,他就在我身旁安慰我,见我流血,但却握着我的手,无比镇定的,放心,你不会死的!”

    何惜晴听得哈哈大笑,“我从来不知道有这事儿,珞宁真是才。”她模仿珞宁的口气,“你不会死的,哪,你当时是把人家孩子吓成了什么样子啊!”

    想到这些,[她]也叹气,“我们那个时候很可爱吧。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相信了他的话,后来妈妈知道了我的情况来学校接我,我的裤子上一片血迹,珞宁就把他的衣服脱下来,围在我的腰上,我才没有失了颜面跟母亲一起回家。后来还发生了很多事情,慢慢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何惜晴打断[她]的话,“那后来呢,那件衣服,你有没有还给人家。”

    “有,”[她],“我把洗干净了,第二早上拿到学校交给他,可是他的脸竟然红的跟苹果似得,怯怯的接过衣服,支支吾吾的问我,你还流血吗?”

    这次换[她]和何惜晴一起哈哈大笑,何惜晴:“傻,多傻的孩子啊!”

    “用现在的话,当时如果地上有个缝儿,我就钻进去了。羞死了。直到后来生物课上老师把这事儿讲明白,他才跟我道歉。只要是我例假来了,他就会让着我,作业交晚了也不会我。”

    何惜晴呼号:“这样的萝卜头,我初中的时候怎么就没有遇到呢?珞夕林你太幸福了!”

    [她]:“后来的事儿你都知道了,时候不懂爱情是什么,现在稍稍有点苗头,却要撞上高考,为前途考虑,不得不把这份爱埋在心里,等以后心智成熟了,再表白也不迟吧。”

    何惜晴:“可你现在已经拿到了剑桥的offer,将来出国留学是势在必行,珞宁怎么办,他留在国内,万一于欣不死心,跟他考同一所大学,等你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好上了,或者结婚了,你怎么办?”

    这也正是[她]所担心的,但[她]却告诉惜晴:“不知道,或许就像你的,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也的不来。未来会怎样我也不知道,但我想,我喜欢珞宁的心是不会变的,我不会先他而结婚,如果新娘不是我,那我就等着他尘埃落定之后,再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痴情啊你。”何惜晴抱紧[她],埋在[她]的怀里,嘤嘤呜呜的:“妞儿,这只证明了一件事情,初恋对我们来很珍贵。”

    [她]拍拍何惜晴的背,月光下藏匿袅袅心事:“睡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