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5青春向暖,致爱我的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25青春向暖,致爱我的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肚子饿了吧?我带你去吃点儿。”这是陈诚对[她j的话,也是唯一一句他开口的话。

    从美家超市里出来,他们之间的气氛便有些紧张,他走在前,[她j走在后,下台阶的时候,他才转身握[她j的手,许是夏的气热,他的西装扣子全部解开,回头时,胸前的白衬衫有了几层褶儿,是他要握[她j的手,回身动力引起的。

    去哪里吃饭?或许应该[她j拉着他耗费了一中午,根本没有正经吃顿饭。

    棉花糖,[她j喜欢的,拉他去游乐场买给了[她j。

    [她j闷,想去玩儿。

    他陪着,游乐场里疯玩了一遭,戴着善良的魔鬼头套,身上却穿着职业装,不顾旁人奇怪的眼神,就那样嘻嘻哈哈了一次。

    这会儿回到车里,车靠在路边,他们一个坐在驾驶座上,一个坐在后面,不话,气氛尴尬的要死。

    “怪我?”狭隘的空间里,终是[她j先开了口。

    他没有回音,但身后,棉花糖却被[她j撕的不成了个样子。头转向玻璃窗,眼神淡漠冷静,明明无事可想,却又是心事重重,若不话,整个人都是冷的。

    [她j透过窗玻璃看外面的景儿,绿化带、常青树、步行的人,哪一个与[她j有关呢?叹了气,张了嘴:“陈哥哥,你到底想我怎样呢?”

    [她j将声音放得淡淡的,像是从尘外飘来,没有任何的**,反而听出些佛性,一门心思的沉淀自己。

    前方,陈诚猝不及防的皱了眉,后视镜中那两抹挑起的眉尾和额间的皱起,都能证明男人在极力的压抑着什么。

    [她j将视线收了回来,从后视镜中看他,也对着后视镜话:“你曾不会疑我,就是刚才我让你做的事,你都做了,为什么事后跟我赌气甩脸子呢?”

    少女失落容颜,刺痛了陈诚的心,亦如多年前,他在珞家花园看到的那个女孩一样,明亮的眼睛,胖胖的圆脸,穿着一身纯白色雪纺公主裙,[她j妈妈蹲下身子,在帮[她j系胸前的蝴蝶结时,[她j却心猿意马,看到了走过来的自己,看了他一路,嘴角的笑容也跟了他一路。如今,女孩不过是长大了,五官从胖胖的圆脸中蜕变精致,眼睛不能再占半张脸,但却依旧很大。只是那双眼不再无忧,加入了些冷清沉寂。

    有时候他觉得那双眼睛里面蛰伏着的人,像一只豹,时时刻刻等待时机,伺机而动。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也变成不重要的人,可以被[她j拿去牺牲的人。这样的见外、陌生让他烦躁纠结,看着[她j,他分不清楚是[她j长大了,还是他一直停留在原处,停留在[她j八岁那年。

    记忆里,[她j只是一个穿着公主裙,梳着公主头胖乎乎的丫头。就在这一刻,他似放弃一般,放下了所有的警惕,仰头贴在椅背上,多么想告诉[她j,对[她j他没想怎样,对自己他却是想让时间回到二十二岁的时候,大学刚毕业,便遇到了人生中的贵人络震庭。

    那个当时已经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居然肯用心栽培他,给他机会,打开他的视野。也让他在二十二岁的那一年成就了最幸福的时刻。珞家的公主,一眼,经年不忘,经年守护。

    他笑了,闭合的眼眸里有涩涩的水光,扎的疼。睁开眼,清冷的声音传过来:“初见你是,你还。”八岁,大概就这么高,”他用手比划着,因是坐着,所以比到了脸部一下。

    [她j也笑了,像是谈心一般:“那个时候的我很吧?”

    “不,你很胖,你妈妈买裙子的时候要给你买最大号的。”他话的语气像是在翻旧账故意气[她j。

    [她j却照单全收,因为他的都是事实,那些儿时穿过的裙子都被妈妈收藏在储物室里,闲时可以拿出来看看,但每一次看过之后都不承认,还跟妈妈埋怨:“我时候就那么胖啊,丑死了!不是我,不是我,肯定不是我!”

    他继续:“那个时候我刚到珞董身边做事,他没有把我当外人,常常把我带到家里去,时间久了,你就和我混熟了,你妈妈不在家的时候,我就接手哄你,”他把头转过去,笑着问:“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我们坐在客厅羊绒毯子上,我给你放儿歌,你坐在我怀里,扯着我的手,跟着电视里面的节奏,一起打拍子。知道我为什么对你的体重印象深刻吗?因为当时就是我把你报道怀里的,两只胳膊称了一下,你真重。”

    [她j佯装气恼,伸手捏住他的鼻子,“原来你也像其他人一样,嫌弃我啊!算算,从8岁一直到17岁,九年嗳。”

    “我不嫌你。”他看着[她j温柔着眉眼,“只是有一点,夕林我想让你知道,我不愿跟你之间有隔阂,我想知道你在想什么,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会帮你,只是别让我显得这么被动好吗?”

    [她j明白了,“所以,陈哥哥,是我让你为难了是吗?”

    陈诚看着[她j的眼神趋向复杂与担忧:“你有我和你父亲,我们都护着你,所以你不要那么深沉,让人不敢接近你。”

    [她j挑唇笑了,有点讽刺的开口:“陈哥哥,你告诉我珞氏将来的继承人是谁?将来有一父亲会老去,陈哥哥也会结婚生子,将来只剩夕林一人,你叫夕林如何自处?

    珞氏是爷爷和爸爸的心血,你叫我如何能够心安理得的做一个无脑公主,眼睁睁的看着珞氏将在我的手中败落?”

    [她j的一番话,呛的陈诚哑口无言,他们两个是这样的人,一个用力往下沉,一个奋力向上拉。明明是泥潭沼泽,他却像傻瓜一样不肯放弃。

    如果陈诚足够细心,就会发现[她j眸中有水光,极力的控制,这种沉在深处的痛,[她j不愿意被人发现,只能用讽刺和狠戾装饰,好掩盖那个并不是很强的[她j。

    他抢了[她j的话,“如果你担心这个,我不结婚,我不结婚守在你身边,为你将珞氏撑起来,我不要你变成这个样子!”

    话落,没见[她j脸上有任何吃惊的表情,反而扬起下巴算计一般的看着他,不削的、下套之后收模样看着他:“陈哥哥,你想做珞家的女婿?”

    [她j不知道当时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试探的话,竟误导了陈诚多年,后来,他真的为[她j不婚。

    但眼下,[她j却知道陈诚并没有那样的心思,是把他逼急了才那样的。

    陈诚尴尬,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那要强的自尊心迫使他不再开口一句话。

    陈诚黯然转过身,搓了一把连脸,淡淡开口:“走吧,我送你回家。”

    家门口,他把[她j放下来,没话,开车走人。

    [她j站在家门口,已经有佣人看到[她j回来,上前去开门,但[她j的胸口好像塞了什么东西,沉甸甸,压得[她j喘不过气来,在佣人来到门前的那一刻,突然转身去追陈诚的那辆车。

    “姐,你去哪儿啊?”佣人在身后喊,可是[她j哪里还顾得上?

    “陈哥哥!”[她j追在后面喊,此时陈诚开车已经转过弯,并未看到[她j的影子。

    “陈诚停车!停车,我有话要对你,我不是故意的,你听我,一直以来,我都当你是我最亲的哥哥,我从未想过要伤你,停下来啊你!”[她j奋力的跑着,将刚才压抑的泪水,全都发泄了出来,追出转弯时,陈诚才发现了[她j

    “陈哥哥停车!”

    “夕林!”陈诚从观后镜中发现了[她j,急忙踩刹车,推开车门返回去看[她j。

    “怎么又跑出来了?”陈诚扶着没有力气的[她j,用掌心擦去[她j额头上冒的汗擦。

    [她j喘着气,眉眼间却放松了不少:“陈哥哥,我有话要和你,我对你不会再有隐瞒了,我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统统都告诉你。”

    那一刻陈诚眼里,珞夕林不再是心思深沉的女孩,[她j单纯,愿意与他亲近,陈诚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踏实的放进了肚子里。

    他们把车放在一边,下车走了一段路。

    那是一个下午,夕阳温柔的跟着他们身后,沿着花园走一遭,珞夕林的心情变得不错,偶尔会不由自主的笑笑。

    “傻丫头,你在笑什么呢?”陈诚双手插兜儿,西装外套在下车前被他仍在了车里,此时他穿着白衬衫,袖子玩起来,夕阳将拖曳着他的身影,笔挺、修长。

    他陪在[她j身旁,不远不近的距离。

    [她j回头,看到他眉眼弯弯就笑了,[她j的笑惹他停下来,伸手摸摸珞夕林的头顶:“要永远这样笑才好呢!”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虽然是男与女,但[她j和陈诚认识很多年,这些芥蒂早就已经没有了。[她j和他可以放下戒备的亲近,如同兄妹一般。

    “陈诚哥,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对付美家吗?我告诉你……”

    [她j把郊游那日发生的事儿,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陈诚,陈诚听后竟怒不可遏,回应了句:“这样对他们都太轻了!”

    看到陈诚前后两个模样,[她j到没心没肺的笑起来。

    “丫头!”陈诚被气笑了,“没见过你受了委屈还这么能忍的。傻气,傻透了。赶明儿你来公司实习,我都不下去接你,丢人!”

    “还好意思我?刚开始谁一直掉脸子不开心的?”[她j反呛。

    话落,[她j脸上还带着笑,陈诚脸上却不见任何表情而且还很严肃。走到[她j面前,把[她j抱在怀里,下巴支在[她j的肩头,摸着[她j柔顺的发:“对不起,身为你最亲的人,不该让你受委屈的,疏忽了你,对不起。”

    [她j把双手从陈诚的腋下穿过,抱住了他,[她j:“可你最后还是相信我的。”

    珞夕林给的亲密无间的拥抱,最终让陈诚将一颗心全部交付了出去,从那时候起,在他心里便有了概念:今生今世,只要他活着,他就一定守珞夕林到底。

    陈诚二翻把[她j送回来,家门口,他看着[她j笑意温暖:“进去吧。”

    [她j点头,满心欢喜。

    给[她j开门的佣人把下午发生的事情告诉络震庭,晚上吃饭,在饭桌上,络震庭趁机问女儿:“是陈诚把你送回来的?”

    “嗯。”[她j没怎么细想,但后来却觉得哪儿不对劲了,抬眸看向堂上两位双亲,母亲的眼里沾上了笑意,温温的对[她j笑着,父亲端着米碗吃饭,给母亲夹菜间流露着含情脉脉,但不时会看[她j一眼,好像故意在提醒着[她j什么。

    餐厅如同会审堂,虽然头顶的水晶灯依旧优雅垂落,散发明亮的光,为餐厅营造出温暖的气息。可是[她j却浑身不自在。

    急忙解释:“爸爸妈妈,你们别误会,陈诚就像是我的哥哥一样,我爱惜他,绝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

    [她j的语气里有些紧张,真生怕父母把[她j和陈诚想到一块儿去,那罪孽就大了。

    络震庭和妻子对视了一眼,心里明白,现在[她j还情爱婚姻太早了,容易给[她j形成负担,所以,暂且搁下,并不挑明。

    络震庭给自己碗里夹菜的时候有些嫌弃的了句:“陈诚那孩子我是看着长大的办事稳当,比你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将来你接管了珞氏,不懂的地方就去问他,吃不了亏。”

    [她j撇了撇嘴,“知道啦。”低头吃饭时,声嘀咕:“见了陈哥哥比见了我还亲。”

    络震庭坐在女儿对面和妻子并肩,听见这话立马用筷子敲了[她j的头,[她j捂着头,大叫:“痛啊!”

    珞父也不认输,抬高了声音:“听见了!”

    [她j:无辜,委屈,低头吃饭。

    禾嘉柔在一旁看着着父女俩斗嘴,明艳的眸荡漾着宠溺,早就已经习惯了。

    星期一,[她j去上学。

    书包里装着带给少年的大白兔,心情格外的好,但没想到刚进教室,就遇到了金英杰,他竟不由分的跪在[她j面前,痛哭哀求,口口声声让[她j放过美家。结果班上的同学们见这么大的阵仗都围了过来,[她j一早上的好心情全被破坏了。

    因为金英杰而陷入困境。

    那时[她j一怒之下公开了自己的身份,遭来不少人的嫉妒,这些人,平日里没少给[她j乱扣帽子,造谣胡[她j现在金英杰这样,倒是让他们逮着了机会。

    一个女生酸酸的:“哟,珞夕林,你想以权压人怎么着?你看看班里哪个同学像你这么横的呀?你上课睡觉的那会儿,作业都是人家金英杰帮你写的呢,做人要有良心,你就是不喜欢他,也不能这样报复人家,真卑鄙!”

    不等[她j开口,金英杰已在这种环境的衬托下,愈发的可怜无助,他抓住[她j的手哀求:“夕林,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好吗?别牵连我的家人,你知道的,美家连锁根本不是珞氏的对手,如果珞氏对美家出手,美家数以千计的员工都会丢了工作,没钱养家,这些人当中,大多都有家人、孩子需要养活,你这样做是断了他们的活路啊!”

    另一个女生接话:“珞夕林,你太过分了,”上前推了[她j一把,“你滚出三班,我们不想要你这种娇滴滴,心思恶毒的大姐!”

    “是啊,是啊,滚吧!”

    “前些日子欺负于欣,现在又欺负金英杰,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人!”

    “如果没有首富爸爸在背后撑腰,她算什么呀!”

    “就是。”

    “恶心!”

    “够了,你们都不上课的吗!”孙思邈站了出来,现在他是三班的班长,文弱男生发起脾气来,也让人害怕的很。

    有女生努努嘴:“班长,你也要为她话吗?不值得,别到时候你也被她利用了。”

    孙思邈看了那女生一眼,剑眉挑起,“好,我不为她话,我来句公道话,范雨,你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眼看就要升高三了,你不把时间用到学习上,反而张开嘴巴欺负人,下学期又想抱着倒数第一的位置光荣的升高三吗?那个时候,不是珞夕林要离开三班,而是你!”

    周围同学一阵哄笑,那个叫范雨的女生,也悻悻的低下了头,退回了人群中去。

    孙思邈又看了眼跪在地上的金英杰,清亮的眼里有了嫌弃之色:“你堂堂七尺男儿跪在地上像什么样子,金英杰,你把我们全班男生的脸都丢尽了!”

    金英杰这下无话可,臊着脸,低下头。

    “都把上课的课本拿出来,用功读书。”孙思邈遣散了好事的同学。当他准备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她j突然开口叫住了孙思邈。

    刚才已经陆陆续续回到座位上的同学,跟着转身,继续看热闹。

    “你还有什么事吗,珞夕林同学。”孙思邈话的时候,脸颊微红。孙思邈第一次见到珞夕林的时候,就被她身上淡淡温和的气质吸引,但后来才发现,这些都是作假的,姑娘大方爽朗,一点也不娇气,和同学们也处的来。

    所以当[她j被其他同学恶毒的时候,他就忍不住了,才站出来帮[她j话。

    “班长,”[她j话声音淡淡的,“既然大家都这样误会我,那我也不必要念在同窗之谊,顾及某位同学了。”

    金英杰害怕珞夕林把郊游的事情抖露出来,急着站起来,大喊:“夕林,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也知道我的身份配不上你,所以,我不会以喜欢你的名义打扰你了,你放心。”

    他想以此来混淆视听,但珞夕林并没有受他影响,站到讲台上,金英杰想上讲台,把[她j拉下来,但孙思邈瞪了他一眼:“退后!”

    [她j看向帮自己话的孙思邈,点头致意。孙思邈开口:“你想什么就吧,别让大家误会。”

    “好。”讲台上,[她j开口:“郊游那日,我和娇娇一队,去树林里拾柴,返回的时候,看到一只鸟从树上掉下来,我叫娇娇先回去,自己爬上树,把鸟送回了窝里。等到下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金英杰,她骗我,老师知道我失踪了,正组织大家满山的找我,我当时信了,以为他的话是真的,结果没想到,他竟把我推下山坡,还扭伤了脚。这便是事情的真相。”

    孙思邈皱眉:“金英杰,是你做的吗?”

    珞夕林失踪的时候,他也去树林里找过,还记得当时和金英杰过话,他便是前言不搭后语的。

    “你胡!”金英杰不承认,指着讲台上的[她j做戏的眼泪早就流干了,瞪着眼睛:“谁能给你证明,何况当时,你是真的失踪了,我们大家都在找你。”

    [她j的目光来回寻找娇娇的身影,奈何那孩子坐在位置上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

    哎,真是指望不上的孩子。

    “我证明她的话都是真的。”少年从教室门外走进来,站在讲台上,不看[她j却看向金英杰,清冷微寒眉眼,居高临下,透着一股宛如王者一般的震慑力量。

    金英杰惨白了脸色。

    “我去过珞夕林的地方,并且也亲眼看到山坡下有一堆散落的柴火儿,如果不是被你推下来的,她难道还会故意丢下柴火,故意扭伤脚诬陷你吗?”

    门口处传来脚步声,马雪梅进来,身后还跟着何惜晴和李海扬两人,惜晴路过[她j身边时,还朝[她j眨眨眼,“妞儿,别急,有人收拾他。”

    进教室时,马雪梅瞪了金英杰一眼,压着火气走上讲台,此时,少年已经把[她j拉到了一旁,在耳边轻声:“我们已经把金英杰的所作所为告诉了班主任,她会有个定夺的。”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少年站在[她j身后,[她j就像有了靠山一样不那么害怕了。

    想起刚才还被人孤立,找不到他们时,还真有些无助的感觉。“原来你是去找老师了?”[她j声回应。

    “不是我,是我们。”少年的声音清清寡寡,一直看着马雪梅,也没见他眼里露出多少担心来,[她j心情又不好了。低头,声嘀咕:“学什么不好啊,偏学高冷,你是觉得我追你还不够辛苦是吧!”

    少年没听见,所以没有办法做回应,倒是让何惜晴望见了某人失落的脸,以她对珞夕林的了解,猜着八成是吃醋了。

    珞夕林,你也有吃瘪的时候。

    何惜晴忍着笑,等到下课再取笑[她j去。

    讲台上马雪梅发话了:“金英杰,这件事情是你做的吗?”

    “老师,不是我。”金英杰见事情已经遮盖不住,开始心虚。但话已经出去了,到这个点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强撑着。

    马雪梅一怒之下拍了将她的桌子教室里在做的同学皆是一惊,肃然的看向讲台上的马雪梅,表情惊人的一致:“老马发威,全员戒备,坐好地震的准备!”

    马雪梅不会忘记郊游的时候,她是如何在一众学生老师面前丢脸的,为这事儿,回来之后校长又把她唤到办公室里痛批了一顿,为人师二十几载,每日兢兢业业,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了?所以,当何惜晴他们找她的时候,马雪梅决定一定要给金英杰一个教训。

    “金英杰,人证物证具在,你还不承认!”许是马雪梅觉得自己刚才语气太过严厉,才缓了下来,“好,我问你,当时珞夕林找回来的时候,你去了哪里,如果不是做贼心虚,为什么你要撇下我们大家独自下山?”

    “马老师,珞夕林的没有错,我们几个人找到她的时候,她的脚确实扭伤了。是我亲手扶着她走回来的。”何惜晴趁机补了句。

    “何惜晴,你们是一丘之貉!”金英杰指着何惜晴的脸,气的浑身发抖,可是何妞儿却不怕他,走到他面前,挑起嘴:“金英杰,你是被我们拆穿了,吓着了吧?”

    “够了!”马雪梅出声制止,“金英杰写检查,其他人都做到座位上去准备上课。”

    这帮学生虽都是学校的尖子生,数奥比赛的时候,为学校她增光了不少,但也让她头疼不已,做出的事情一件大过一件,指不定哪一,她还要被这帮滑头给卖了呢!

    哎,恼死了。

    这一节课就这么过去了,下课的时候,金英杰过来指着[她j的脸,“算你狠!”

    那时[她j还做着少年画给[她j的物理题,上面全是复杂的电路图,弯弯绕绕很是恼人,好不容易理出些思路来,被金英杰这么突然一打扰,思路全部化作烟云散,还吓了一跳。

    “站住。”完这句话,金英杰原本是要走的,可是却被[她j叫住。

    金英杰轻薄的唇角勾出一抹不削的笑,转身,看[她j时模样轻挑:“珞大姐,请问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金英杰我告诉你,”[她j坐在座位上握着笔淡淡开口,“珞氏和美家之间的合作,是你爸爸和我爸爸之间的事情,轮不到我插手,你爸爸如果真的有担当,就不应该让你出头,躲在你的身后。再有,珞氏能够在上海站稳脚跟,只能证明它有能力。你美家成千上万的员工需要人养活,难道珞氏的员工就不需要人养活吗?而我的父亲,每一、每做一个决定都是为了让他的员工有所依靠,不至于流落街头。美家如果可信赖,珞氏自然不会不给合作的机会。”

    先前金英杰让[她j陷入险境在先,现在,[她j把这些东西原封不动的还给他。套用他那句“我们两个之间的事”的句型,还原事件本真。

    班里的学生大部分都是企二代,不会不明白话,当真相大白时,只会让金英杰更加无地自容,但这还不是[她j的目的,[她j还要借此机会消除同学们对[她j的误会和猜忌。

    “金英杰,从一开始你就知道了我的身份,并不遗余力的接近我。一边帮我交作业,一边又在班里散播谣言,逼着同学们孤立我,靠近你、同情你。包括郊游把我推下山坡都是你一手策划好的,金英杰,我今把话给你明白,你是谁家的孩子,什么身份都与我无关,如果不出意外,这三年里,我们都还是最好的同学,可是你太过功利化,推我下山坡还不承认,看到我回来连忙逃走,连一个道歉的勇气都没有,这样的人,做我的同学,实在没有资格。”

    整整一段话,没有任何字眼是要侮辱金英杰的,的都是[她j的心里话,也让同学们看到了[她j的大方的气度,更让刚才起哄骂[她j的那些女生无地自容,明白了什么才叫做大家闺秀。

    其他的同学不至于夸张到为[她j鼓掌,但无疑这些话,帮她打开了一道友善的门,它让珞夕林重新回归到班集体当中。

    下午放学的时候,[她j正要把书放进抽屉里准备回家,突然间一个蓝色的书包咚的一声。抛到她桌上。

    “妞儿,请客。”某女站在[她j面前,单手叉腰,左脚踩在凳子的底杆上,一副流氓痞气。

    [她j捂着胸口,深呼吸:奶奶的,刚被金英杰吓,又被她吓,真是要命。

    [她j开口:“姑娘,女胆子不大,您能不能别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有话好好?”

    何大姐闻言灿烂的笑了,倾身过去捏住[她j的脸,仿照那日在山上,上下提了提:“哟,胶原蛋白不少啊?”

    “啊,啊,疼,放手哈!”[她j怒目,像嘴巴里面含了块糖似得,话有些不清楚。

    何大姐上了瘾,继续揉揉捏捏:“不放,不放就不放,有本事找你的真命子来救你。”

    话音刚落,就听到李海扬在身后喊:“惜晴,准备好了没有。”少年跟他一起走过来。

    何惜晴松了手,一副家碧玉的模样,笑的没了眼睛,甜甜的声音对李海扬:“好了好了,就等她答应了。”

    合着半,珞夕林都没吐口答应,她倒是捏着人家的脸玩儿了半,把人家的脸都捏红了。

    李海扬不由的把目光瞥向身旁的少年,不知道人家是什么反应,郊游那晚上,珞夕林只是咳嗽了一声他就心疼的又是递水又是送药送外套,现在宝贝姑娘的脸都捏红了,人不生气才怪呢!

    他还想着呢,突然就听到少年清冷的声音:“你脸怎么了?”

    [她j撇嘴委屈,泪汪汪着一双眼睛:“被捏的。”谁[她j不会撒娇了,有何惜晴在先,[她j现学现卖,甜甜的声音,又软又糯。

    一旁何大姐着急了:“哟哟哟,还学会告状了。”

    声音里带着明显看好戏的成分。

    少年走到[她j身边,伸出手,温热的掌心拂过[她j被捏过的地方,因为少年看着[她j背对着何惜晴,让[她j逮着了机会,用唇语:“瞧见了没有,真命子。”

    何惜晴气的鼓了腮帮子,李海扬则负责笑:“好了,正事吧。”

    何惜晴哼哼嗓子:“妞儿,你受欺负了,我们帮你,所以我们仨人一致决定,让你请我们喝咖啡吃甜点。”

    “你们仨?”[她j看了眼少年,何惜晴和李海扬同流合污是一体,她到相信,可啥时候,把[她j的少年也拉进来了?

    何惜晴就知道[她j会是这样的反应,拉过少年,“哎呀,你别看了,你能够沉冤得雪,少年可是帮了不少忙,你最该请。”

    “请,什么时候不请了。”[她j给何惜晴吃了一颗定心丸,看了少年一眼笑了。

    收拾完书包,四个人走出教室。

    于欣跟在身后,看着教室门四个人笑笑消失的方向,悄悄的握紧了手。

    何惜晴选了一间有资情调的咖啡厅,拉着他们进去,选了一处靠玻璃窗的空位坐下来。

    四人位,何惜晴和李海扬一组,她坐在里面。[她j和少年一组,坐在他们的对面。

    书包放下,何惜晴就叫嚷着:“你看这里多好,一边喝咖啡,一边还能看到外面的景色,这叫尘世喧嚣,躲一处消闲。”

    还挺诗意的。

    李海扬宠溺的摸摸何惜晴的头,“姐,你怎么这么可爱。”

    两人彷若如若的开启了撒狗粮的模式。[她j咳嗽了两声:“hi,过了哈。”

    何惜晴偏不吃[她j这一套,来了更黏人的一遭,挽着李海扬的胳膊,头靠在他肩上,“我就是喜欢他。”朝对面扬起下巴:“你告知去啊,马老师又不在!”

    [她j被噎住了,“你行!”

    侍者拿来菜单,问他们需要什么。

    “来来来,这里!”何惜晴拿过菜单,心想着,好不容易珞夕林请客,要狠吃一顿才行。

    抬眸问对面:“嘿,妞儿,今儿让你大放血愿意吗?”

    [她j不愿意还有选择吗?这种地方向来不便宜,进来之前[她j就已经做好被宰的准备。做出请的手势:“点吧。”

    何惜晴高兴:“ok,咱家姐就是豪气。”

    于是乎,何姐当当当点了几道菜,全是高档食材,一道菜以百计算。[她j委屈了,朝身旁少年看了一眼,玩笑:“我肉疼。”

    少年安慰[她j:“没事,咱们是主人家,先让他们点。”

    “哦。”[她j先去翻书包,看看钱带的够不够。如果不够的话还要去银行去一些出来。完全没有反应出少年那句话里“咱们”的意思。

    那时[她j就是这样反应迟钝,悄悄的就把爱遗失在了时光里,那是[她j最想听到的话,比“我爱你”还要真切动人。

    吃的东西点好了,何惜晴对她的品味很满意,服务生接着问,喝的要些什么?

    “我要卡布奇诺。”那个时候卡布奇诺最是流行,甜甜的很好喝,很对女生脾气,“拉花哟。”何惜晴叮嘱,在这种高档的咖啡厅,即使一杯咖啡也要有种艺术气息在。

    “好的。”服务生笑应着。

    李海扬点了杯摩卡,服务生这下才转过身问他们两个:“两位需要什么?”

    [她j把菜单给了少年:“你点吧,”对服务生:“咖啡我要蓝山。”

    蓝山[她j最爱喝的,何惜晴却努了努嘴:“苦死了!”

    “那是你喝不惯。”[她j回答。

    她们在呛嘴,少年看着菜单,来来回回寻索,好似在思考些什么。这种地方他是第一次来,对上面的菜都不是很熟悉。咖啡了解过几种,但也仅限于文字了解。

    家里倒是有以前父亲带过的学生给他送来的雀巢咖啡,但未开封被父亲束之高阁,他:那是洋人喝的玩意儿,咱们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喝不惯它。

    普通牛排一盎司就在三百块以上,稍微贵一点的,四五百,**百的都有。其中有一道红酒鹅肝,价格更是贵的吓人。

    何惜晴趁机:“珞宁,别心疼,你是救她的人,花她的应该的,想吃什么就点,反正有人掏钱。”

    [她j伸手一巴掌拍过去,气道:“剥削啊你!”

    “想吃什么就点吧。”惜晴的对,[她j的命是他救得,回报他一顿饭的能力[她j还是有的。

    少年选了一杯美式咖啡做饮品,主食选了意大利面和蔬菜沙拉。把菜单交给了[她j:“你点吧。”

    “咖喱通心粉。”[她j把菜单交回了服务生手中。

    菜很快就上来了,四个人边吃边笑,一会儿何惜晴时候的糗事,黑料不断,自黑不断,一会儿又爆料她和李海扬的情史,很神秘的告诉夕林:“是他先追的我哦!”

    [她j不买账,故意揭她的底:“是一把吉他就把你给勾走了吧?”

    何姐很生气:“珞夕林,你到底是不是我好姐妹啊?”

    [她j吃着通心粉点头,顾不上话,只能点头。一旁少年抽了一张面巾给[她j:“嘴角,咖喱。”

    “谢谢。”[她j笑。

    这是**裸的含情脉脉的对视啊!

    这下可被何惜晴逮着了,指着他们俩,不怀好意:“哦,有奸情,,是不是好上了?”

    不管有没有好上,但那句奸情却实实在在叫[她j噎个半死。少年帮[她j拍着背,[她j却急忙找水。

    一杯温水握在[她j的手心里,[她j看到少年蹙起焦灼的眉头,竟一时间忘了动作,直到少年开口:“快喝下去就能好一点”[她j才呆呆的哦了声,想起卡在喉咙里的通心粉,皱着眉,把水服下。

    这是一个意外的插曲,但更大的意外居然还在后面。

    几个人吃的好好的,突然听到熟人喊他们。转过头,寻那声源,竟是于欣。

    少女交好的面容,穿着长款白色雪纺裙,一个背包,短短的路走过来,不知已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

    ------题外话------

    你们觉得我加陈诚的这一段怎么样?你的青春里是不是也有一个跟你没有血缘关系,却很暖你的人,当然这是和爱人不同的一种感情,哦,对了,他叫蓝颜。你们中间,有没有这样一个故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