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4愿我如星的男人——陈诚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24愿我如星的男人——陈诚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门口那两个孩子还在闹别扭,让[她]看的嘴角抽搐,连着啧啧两声。

    这李海扬也太弱了,一味的让着也不是办法,对付何惜晴哪种脾气的女生就应该强势一点、霸道一点、粗糙汉一点,直接扛在肩头上,塞到车里就对了。怎么着还惯上瘾了!

    当[她]自言自语发感慨的时候,忘了张嫂还在旁边听着呢,忍不住的笑意从张嫂唇间溢出,[她]回头,还没开口,张嫂就:“姐,您真让人意外!”

    什么意思?

    是[她]披着一张淑女的皮,其实内心是躁动的流氓?

    刷的一下红了脸,咳了咳,转为正经表情,气沉丹田,严肃自身:“张嫂,我们该下去了。”

    [她]抢走在张嫂前面,扶额尴尬。

    楼梯拐角处,[她]提醒张嫂,“给陈秘书去过电话了吗,等一下我要去公司,让他提前安排?”

    珞氏集团非正式员工是不可以入内的,今是[她]第一次去公司,此前并未在公众场合露过面,[她]怕到时候前台误会[她]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出门之前先让家里去一通电话,这样可以免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去过了。”张嫂回应。

    林叔已经在楼下等[她]:“姐,车准备好了,我们可以出发了。”

    [她]:“嗯。”

    抵达珞氏集团,[她]没有讲排场,只叫林叔先回去,[她]自己一个人在集团门口下车。

    目送林叔将车开走,[她]没急着进去,站在珞氏集团门前抬眸仰望——珞氏集团,这座上海市的地标性建筑,一砖一瓦,结合了最现代的建筑艺术,高耸云立。

    谁人若是能拥有这样一栋大厦,一定是虚荣心爆满,可这用金钱与名利堆积起来的大厦,瓦缝间存在了多少不堪的**又有多少人知道呢?

    早上9点多那会儿,阳光正好破云而出,在珞氏集团的顶层,光线强烈着与墙上砖体结合,将这强烈发挥到最顶级,[她]被光晃了眼,收回目光,朝里走去。

    因为事先打过电话,[她]在大厅里呆了没多久,父亲的秘书陈诚就从董事长专属电梯中走出来,笑着迎接[她]。

    “夕林。”一道清质低沉的声音引去了[她]的关注点。

    “陈哥哥。”[她]回过头,朝着那人的方向,唇角扬起,笑开了。

    陈诚做父亲秘书的那年,[她]八岁,他二十二岁,刚从学校毕业,很年轻。

    有一父亲把他带回家里办公,他在花园里见到[她],他们才认识的。

    陈诚性格沉稳,很有气质。父亲常夸他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一直留在身边当半个儿子培养。

    [她]却觉得陈诚很高,性格很好,很适合做哥哥。这么多年来,[她]就一直按着这个习惯叫他。

    现在的陈诚穿着一身正统的黑色西装,得体的剪裁,将他颀长的身形修了出来,清瘦的脸上带着一副近视镜,向[她]走来时,镜面反光,倒也不会将他俊美的容貌打了折扣,反而让[她]觉得他这些年愈发的成熟了。

    这些年,他们都在成长。

    陈诚走到[她]面前,抬手摸了摸[她]的头顶,唇边带着稳稳的笑,像哥哥宠溺妹妹一样,跟[她]解释:“刚刚楼上董事长在和客户谈判,过了时间,”陈诚看了眼腕表,微微皱眉,似乎在算着究竟过了多少时间,不一会儿,把眼从表上移开,抬眸双手放在[她]的胳膊询问[她],“没多等吧?”

    [她]笑,诚实回答:“我刚到。”

    陈诚这严守时间的习惯也是被父亲耳濡目染出来的,父亲尤为看中时间,陈诚也不例外。

    “那就好,我们上去吧,董事长等着呢!”陈诚和[她]一起乘坐董事长的专用电梯。

    陈诚向来绅士,虽然[她]站的位置离数字键很近。但还是陈诚帮[她]按了去33层的数码。

    电梯里还有些时间,[她]却和陈诚仿若多年老友不见,趁机开起了陈诚的玩笑:“陈哥哥,你有女朋友了没有啊?”

    陈诚没被[她]一句话噎死,转过脸很是奇怪的看着[她]:“你这孩子瞎想什么呢?我现在工作很好,哪有那份心啊?”到一半,似乎感觉气氛不对,掉过头揶揄:“诶,丫头,别是你早恋了,故意套我话,让我给你建议吧?我还不了解你,,是不是早恋了?”

    俨然一副大人查办的口气。

    “我哪有啊?”完,[她]就感觉脸颊有些烫,但非要自我催眠是这电梯里空间狭,两个人又挤一块儿,给热得。

    外面是夏啊,夏!

    “真没有?”陈诚表示怀疑。

    “哎呀,没有!”[她]恼了。明明是[她]想问他的呀,怎么现在却被他给套住了?

    “哦,”陈诚墨黑的眸底深处藏着笑意,偏做一副了然状:“明着是没有,那咱有没有暗恋的呀?”

    “陈哥哥!”[她]被气的跺脚,也顾不上仪态了,明明穿着黑色职业装,呈现大方优雅、气质斐然的,可现在尽是一副女儿家荒乱的状态。

    陈诚被[她]逗得失笑不已,[她]又哪里是吃亏的主儿,敢笑话[她]是吧?好,那就做好准备。

    反正现在在电梯里有没有看见,还不由[她]了算?当陈诚放松戒备的时候,[她]趁机把手窜到陈诚的腋下,挠他痒痒。

    “哈哈哈。”

    [她]属于恶作剧得逞,大笑开心,陈诚却属于被整,苦不堪言,不笑不行。

    “别别别,你这熊孩子,什么时候学会的这招儿!”陈诚实在受不了了,但嘴上不放松。

    “什么时候学的?我告诉你打就会,”[她]一边回答,手上动作却不停,似是想看他有更滑稽的表情,挠他的面积放大,不只是腋下,也有腰部、胸前。

    陈诚求饶:“丫头,我错了,停手吧!”

    “就不要,好不容易逮到你的!”[她]本想继续,可这个时候电梯门响了。[她]立即停手,之前的一切像是从未发生过一样,收敛了笑容,一副端庄得体模样。

    陈诚在一旁嘴角抽搐,真想在[她]后脑勺抽上一巴掌,丫头,就一戏精。

    两人一同走出电梯,[她]在陈诚耳边善意提醒:“陈秘书,要记得在员工面前大方得体、严肃自己。”

    陈诚看着[她],[她]唇边带着笑,还就真是优雅得体了。这姑娘从电梯里出来,就一副严肃的模样,他那时还没细看,这会儿,瞧这一身黑色职业套装,容颜冷魅,一路走过来清冷的气质不知道震慑了多少员工,连他都不由的要毕恭毕敬。

    陈诚感叹,曾几何时,他看着长大的姑娘已经成长为这把亭亭玉立的少女,时光流逝的很快,或许不久,当[她]蜕变成为珞氏的实际掌权者,那样一番局面,应该比现在更壮观吧。

    想着想着,陈诚便失落了神色,往[她]身上看去了一眼:夕林啊,夕林,我多希望你不要这么快长大,这样陈哥哥还能有理由,在身边保护你。

    当然,这只是陈诚个人的想法,因为他们现在已经走到了董事长办公室门前,陈诚将思绪收回,敲开了门。

    “董事长,姐到了。”陈诚站在门外着。

    “进。”那是父亲的声音沉着有力,[她]听了17年,在耳朵没有毛病的情况下,是没有听错的可能的。

    “我们进去吧。”陈诚推开门的时候,父亲正陪着另一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穿着正装的男人交谈。

    见他们进来,两个人都从沙发站起来,父亲正要去送他离开。

    门口,陈诚朝那人点头,顺手把[她]来过来,走在后面的父亲突然开口:“你们两个先进去,等我一下。”

    “好。”[她]朝父亲眨眨眼,一副俏皮模样。

    老父拿[她]没办法,直摇头,不得已交代[她]身边的人,“陈诚,帮我看着点这丫头。”

    “好,”陈诚陪着笑,等父亲和那个男人一同进电梯之后,陈诚收回了目光:“我们也进去吧。”

    “那人是谁?”[她]进去之后问。

    “他是七星传媒的老总,虽然生意做的挺大,但资金不到位,这不正想着让董事长给他投资点儿。”陈诚跟在后面解释。

    “七星传媒?”[她]坐在沙发上想了下,挑眉看陈诚,“就是上海市最大的娱乐公司,旗下的艺人基本上都是一线的那个?”

    陈诚点头。

    “那不能够啊!”[她]疑惑:“既然公司里都是国内娱乐圈的一线明星,怎么会没有流动资金呢?应该富得流油吧!”

    艺人来钱很快,随便站个台就有千万收入,这些钱公司拿走一半儿,也不至于沦落到如此地步。

    陈诚在[她]身旁坐下,故意将话的隐晦:“如果公司一切都是走明账的话,自然富得流油,可如果有些人,仗着自己是掌权者,将艺人们赚的钱都放进自己的口袋里,享受生活,你,这样的公司还有钱吗?”“哦。”[她]明了,“原来,他是把钱都装进自己口袋里,然后找爸哭穷,从商业的角度上来讲,如果有珞氏集团在背后撑腰,七星的那个老总就好似没有了后顾之忧,一边继续挥霍,一边吸纳人才为他做苦力,得了好,是他的,出了事儿有珞氏帮他兜着,他到做中收渔利,这招挺毒啊。”

    陈诚大概没想到[她]能如此通透,接话:“是挺毒的,所以跟董事长谈了一早上了,都没有得到一个准确的答复,刚才我们来的及时,董事长刚好可以推辞了他。”

    陈诚话的时候,[她]把手放在下巴上,划计了一番之后,漂亮的眸里终于闪过一丝胸有成竹的精明,敲陈诚的胳膊,“你知道不知道七星的股票代码啊?”

    陈诚点头:“知道啊,你要干什么?”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她]兴奋起身,走到父亲的办公桌前,打开他的专用电脑,进入股市,在陈诚的帮助下,打开公司人事资源库,用每个人的身份证建立了一个空账户,购买七星的股票。

    陈诚在一旁看着[她]娴熟的动作,等仓建立好之后,[她]松开鼠标,双臂环胸,嘴角挑起一抹笑,与陈诚听:“送上门的钱,哪有不要的道理啊?”

    [她]解释:“七星现在正是内调阶段,所以,股价相对压低,这个时候我们再以低价买入,占仓位。等到他们股价持续上升的时候,我们就能赚的锅满瓢满了。”

    这些陈诚怎会不明白,可他故意设障疑惑姑娘:“可你就不担心七星败落,咱们珞氏这一大家子都让你给败进去了?”

    [她]转动身下转椅,迎上陈诚已经算计好的眸,笑的好看,“集团的更替就像分子脱落裂变式,七星几乎垄断了国内娱乐圈,所以他不会败,只会越发的繁荣。可现在他集团内部一盘散沙,人心不齐。”

    [她]瞧了眼电脑屏幕上的股市走向图,“要不然,也不会给我们机会,让我们趁虚而入了……”

    [她]的声音突然戛止,变得冷静:“我想在他们修整内部的时候悄悄渗入,把七星变成珞氏的一部分。”

    陈诚看着[她]的目光变深了,果然,[她]想要拿下七星。

    络震庭曾就过,娱乐圈这块有利可图,可眼下整个娱乐圈被七星垄断,剩下的那些公司也都是看方向而行,根本不值得一提。

    但肉少不代表没肉,他也曾想过把这些公司收购,联合起来培养成一股不力量,预定时间是三年之内,连续收购他们。预算是一笔大耗费。

    若是预算忽略不计,将这些公司收购回来接着就要进行内部的调整,这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消耗时间过长是经商的大忌。所以,这个计划只能被迫终止。

    第二个进入娱乐产业的方法就是巴菲特式投资。七星开出诱人的条件,愿意以低于市场百分之三的价钱拉珞氏入股。

    从长远看,七星还会有很好的发展前途,可是它的当家人并不是可以长远利用的人。

    络震庭要投资,但不会把大笔的钱投资在一个不懂企业长远经营的人身上,用他那些钱喂饱了个人,而让他丢失了整市场。

    就是刚才,络震庭探得了七星的虚实之后,才用打太极的方式送走了他。

    而珞夕林现在用的这种方法是两种方法的折中,台面帐做的很好,幕后收利,等到七星反应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经商的人,不会不懂得输赢风险对比的局盘。

    陈诚走到[她]面前,双手搭放在[她]肩上,欣慰的看着他的姑娘:“丫头,你长大了,已经初具一个领导者的风范了。”

    丫头没有城府的嘻嘻一笑。

    络震庭送完人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一双两眼合拍的儿女。

    陈诚是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人,跟自家女儿相处的不错。关键是他发现这丫头在陈诚面前尤为乖巧,时常露出真的一面。

    陈诚看自己女儿的眼神深情而专注,虽然年纪大一点,但行事稳重,懂得照顾人,若是将夕林托付给他,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恍惚间,络震庭已经替女儿的将来做好了打算,但眼前……罢了,女儿还,还是等她成年之后再吧。

    “咳咳。”络震庭进来许久这两孩子都没有发现,他到不好意思了,把手放在唇边咳嗽了两声引起注意。

    “董事长。”

    “爸爸。”

    珞夕林和陈诚听见声音后纷纷转向门口。

    “你们在聊什么呢,”络震庭坐在沙发上看着女儿,“看你笑的那么开心。”

    “爸爸。”[她]脸红了。

    身旁陈诚帮[她]解围,把刚才的事情给络震庭了一遍。络震庭双手握拳听了个大概之后,问女儿:“,你是怎么想到这个办法的?”

    [她]笑:“爸爸,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七星老总的用意,自然是不能做这个冤大头替他赚钱,又帮着擦屁股的。我也是依形势而定,眼下七星内部正在做整顿,七星的老总,是怕背后没有人支持他,所以才不得已放低身段拉您过去。但您要真过去就是拿珞氏的钱帮他填上一笔无底洞。一直往里砸钱不,还不见受益。

    所以,眼下看来,七星给爸爸的不过是一个虚名罢了。而等到七星开始真正盈利的时候,所赚的钱财又会一分不少的全都进了那人的口袋,我们辛苦一场一分都捞不着。这是变性的消费珞氏集团。

    他算盘打得响,那我们就找漏洞,很不巧,我发现最近几,七星的股价涨跌不定,所以我猜想一定是他们内部出现了大问题。

    这个时候,正是我们介入的好时机,我用公司员工的身份证上开户,建仓,抢占仓位,按惯例,七星用不了几股票会大幅度上升,届时七星一定会以高价回收散股股份,我们以低价买,高价卖,用不了多久,七星就成为珞氏的旗下产业,我们名正言顺的接手七星。”

    络震庭抛出疑问:“你的盘算很好,可你有没有计算过意外发生率。到目前为止,七星的当家人就是你们刚进来时看到的那位,你觉得他会轻易放权,如果他这样想也就不会来找爸爸了。”

    [她]紧抿唇,像两腮边晕开,勾起唇角做无奈状,这父亲和陈诚一样的坏,都在给[她]障[她]深吸了一口气,很愿意再一遍:“不能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啊,此前我对七星做过了解,发现它内部人才济济,想想看,有一家公司能把旗下的艺人全都推进一线,可见还是有实力的。

    当然,那不会只是一个人的功劳,如果换做是我,我想要让公司继续赚钱,就必须找人合作,壮大自身势力,剔除那颗阻碍前途发展的毒瘤。”

    络震庭看着女儿,眼里露出和刚才陈诚一样的神情,他没什么,只是交代陈诚:“你帮我在边上看着点,这丫头年纪轻,难免疏漏。”

    “爸爸!”[她]不乐意这样的评价,年龄可以盖过一切?[她]和陈诚一样都是爸爸培养的,怎么差距这么大?

    “有人帮你,我放心。”怕这丫头又想不通,络震庭忙解释。终究他也怕这丫头啊。这事儿翻过篇儿,络震庭转向陈诚和他确定:“跟美家超市连锁的金总谈定时间了吗?他什么时候来?”

    陈诚抬起腕表看了眼:“回董事长,约定时间是十点半,该来了。”

    这两人一问一答倒是提醒了[她],[她]今来是要为自己讨一个公道的。

    络震庭看向女儿:“十点半我还有个会,陈诚留在这里帮你,美家的事,你自己解决。”

    “嗯。”

    因为事先已经对美家做过了解,父亲离开后[她]只问了陈诚他们谈到了哪一步。

    [她]坐在办公椅上,手里拿只笔有意无意的转动,听着陈诚的解,思绪却飘远。等到陈诚解完之后,[她]也才拉回思绪。问:“陈秘书,大型超市里面的食材并不是当进货,当就能卖完的是吧?”

    陈诚:“是,不仅是美家,这种情况,每个超市都不可避免。所以,卖家为了揽住客源,会不定期搞促销,把不怎么新鲜的菜,喷上水,打折买给顾客。”

    “哦,这样来,市民们大多吃的是不新鲜的菜?”

    陈诚站在珞夕林身边,推了推脸上的眼镜,“也不能这样,这市民个人的觉悟,如果铁定要占便宜的话,是会选择买那些菜的。”

    [她]换了主语,“那美家呢?他们家会把这些不怎么新鲜的蔬菜怎么处理?”

    [她]转动身下的皮椅,面向陈诚用一双好看的眼睛好整以暇的看着他,陈诚却愣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最终还是[她]了口:“美家那么大的超市,一定会有不新鲜的蔬菜沉积,当然在我们考察的时候,他只会将当新鲜的蔬菜摆到台面上,以此来迷惑我们和他签约,我不想当这个冤大头,所以陈秘书啊,不妨你派几个人混入美家,去他们仓库里面看看,让咱们的人在柜台上放上几颗不新鲜的蔬菜,等会美家的金总来的时候,我会主动和他提出,去卖场看看。时间紧,你去准备吧。”

    [她]用手中的笔指了指门口的方向,语气尤为的轻松。

    陈诚这下不明白了:“你是不打算让珞氏和美家合作?”

    [她]玩弄钢笔的手突然停下,挑眉看着陈诚:“如果他们真有诚意,我们自然会跟他合作。”

    知他心中产生了芥蒂,[她]也没有解释,冷声问:“你帮还是不帮?”

    “我去安排。”陈诚沉声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她]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头朝后仰,贴到椅背上,合上眸,轻微的叹息,知道他是去帮[她]了。从,他就没舍得拒绝过自己,一回也没有……

    遣走了陈诚,[她]终于迎来了美家大型连锁超市的执行长金峰。当时秘书引金峰进来的时候[她]正将椅子转过去面朝墙,椅背很高,将[她]全部遮住。所以,金峰进来的时候,便朝椅子后面的[她]鞠躬:“珞董事长,您好!”

    听声音,[她]感觉这金峰年纪也不了,语言迟缓,略带沧桑,问礼的时候,偏又夹了点谄媚。

    钢笔在[她]两掌心间转动,嫣红的唇角勾了半边,明显不削,许久之后,[她]才将椅子转过来,认认真真的看着眼前大约50来岁的男人,将他的慌张无措尽收眼底。

    金峰大概也没想到被人恶作剧吧,看到这皮椅背后只是个年轻的娃娃,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指着[她]连两句“这这”

    硬是把气瘪回了度肚里,没了下文。

    秘书引他来时,只里面已经有人等,他急着求合作,也没细想,求人办事,进门第一件事就是点头哈腰,这已经成为他的习惯。

    可没想到转移转过来,只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丫头,想到刚才那一记弯腰,顿觉得一张老脸没处放,瘪个通红。

    [她]倒也表现的礼貌,笑着开口对金峰:“金叔叔,我爸去开会了,特意交代您由我来接待。”

    言出,金峰显得迟疑,心想[她]一个丫头能干什么,他手里握着的可是几个亿的大单子。信任不过,于是便装慈爱婉拒:“既然你爸爸开会去了,那我改再来。”

    罢,就要离开。

    [她]直接冷了脸,这老东西想给下马威。[她]一边唇角勾起,在他转身的那一刻,故意将手中的钢笔磕到办公桌上,金峰听声为之一惊,立马愣在原处。

    迎眸,是姑娘一张和颜悦色的脸:“金叔叔有想过下次预约是什么时候吗?”

    沙发前,金峰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眉心微蹙着,看着跟他话的姑娘。

    他在这商场也混了好几十年,怎么着都算弄出了些许名堂,平日里被人前呼后拥的巴结,可现在,这姑娘竟一点都不怕他,到让他有些不甘心。

    [她]也没再开口让他坐下,是他自己执意离开的,现在这场面怪谁?有能耐,自己收拾。

    金峰脸上挂起笑:“珞姐,我跟珞董的生意都谈到一半了,今个儿您突然接待我,恐怕未必清楚其中的手续啊。那要不这么着,我坐这儿等,等您父亲开完会,我再和他。”

    找了台阶,金峰很自然的坐了下来。

    [她]心中偷笑,果然是商场培养出来的老狐狸,路子挺多。[她]不再话,打内线让秘书送咖啡进来。

    没一会儿,女秘书端着杯热腾腾的咖啡敲门进来,[她]指了指沙发上的男人,示意秘书,咖啡是他要的。

    “金叔叔,喝咖啡吧。”[她]一语礼带,便专注到电脑上,再无他话。

    女秘书是络震庭的人,看到办公室里两人并无交流,心中担忧,但又不好什么,只拿着托盘出去了。

    求人的人都不急,[她]就更不用急了。

    [她]在父亲的电脑上,登陆自己的msn,查看剑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寄到了没有,按就是这两的事儿。

    果然邮箱里有一份未读信件,打开一看正是剑桥的录取通知书,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请真诚邀请ca[她]的英文名字,与2005年9月5日到剑桥大学经济学院报到。

    收到录取通知书是[她]意料之中的事儿,本该欣喜的[她]如今却心事重重,现在,[她]心中有了一个叫[牵挂]的词语。

    如果没有那次郊游,[她]大概永远不会知道珞宁的心思,如果不知道,剑桥[她]自然会去,可现在呢?珞宁的闯入大乱了[她]的轨道,因为牵挂,[她]才会不舍。

    [她]将双手抵在眉心处,闭目,到底是动了心。

    不曾话的[她]突然朝金峰开口:“金叔叔,金英杰还好吗,自那次郊游后,我就再没见过他来学校上课,生病了吗?”

    此言一出,金峰立马吓的手发抖,咖啡也洒了出来。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金峰不敢抬头,胡乱一句:“挺好挺好。”

    那他刚回到家,外套都还没脱,就听到院里一阵慌慌忙忙的脚步声,接着看到本该参加学校郊游的儿子跑了回来,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抱着他的腿哭喊:“爸,救救我,您救救我,现在只有您能救我了!”

    儿子接二连三的喊救命,金峰预感事情不好,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什么把他吓成这样?

    金英杰告诉他,他把班里一个叫珞夕林的女孩子推下了山坡,起先金峰并没有当回事儿,他们有钱人自然有有钱人的解决办法,不外乎拿钱堵嘴,这事儿就算过去了,还有他们现在都是孩子,能怎样?

    如果一方举报,另一方不承认就行了,反正他们家背景硬,还怕一个黄毛丫头不成。

    金峰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和儿子的。

    但当他听到儿子他推的那个女孩儿是络震庭的女儿时,脸色顿时吓的惨白,比金英杰刚进门时还要白。

    这段时间,他一直造访珞氏,希望得到络震庭的投资,这节骨眼上儿子竟闹出这样的事儿,这是要害死他。

    一向疼爱儿子的金峰,那晚上将儿子痛打了一顿,就那一个儿子,打完之后,又心疼了,便安慰儿子:“你暂且先忍一忍,等爸把那笔资金拿到手就不用怕他们了,这几你就先别去学校,呆在家里避避风头。”

    初见珞夕林时,他早已把这事儿忘得干干净净,没想到这丫头竟主动提起,还有话时不温不火的口气,像是随口一一般,越是这样,反而叫他越是心虚。

    [她]也不看金峰,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心里清楚,抬头看了眼墙上的表,12点了,该吃饭了。

    这是陈诚推门进来,开口:“姐,该去吃饭了。”

    [她]和他对视一眼,知道[她]交代的事情,陈诚已经把办妥了。于是扬起笑脸,起身:“好啊,正好肚子也饿了。”两个人都出奇一致的视金峰如无物,但当[她]经过沙发旁边的时候,金峰却等不及了,抓住[她]的胳膊,神情局促:“珞姐,既然珞董都把事情交代给您了,您就跟我谈谈吧。”

    [她]不话,一旁的陈诚接了下来:“金总,我们给了您那么长时间,你晾着我们姐,眼下正是吃饭的点儿,你却叫我们家姐饿着肚子和你谈,是什么居心?”

    陈诚的态度不是一般的硬,金峰也不能下台。

    [她]笑,做了中间的好人:“陈诚,金叔叔也不是故意的,”转过来对金峰:“金叔叔,都这个点了,您要谈,实在不恰当。我肚子饿的紧,不如这样,既然要签约,金叔叔不妨带我去您的超市逛逛,我也可以顺便买点吃的,填饱肚子。”

    金峰一听有戏,立即喜笑颜开,对[她]十分的客气:“哪里话,珞姐能光临鄙人的超市,实在三生有幸。”

    [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那我们一起走吧。”

    金峰高兴:“嗳,好!”

    金峰走在前面,一心想着丫头好糊弄,珞夕林他们跟在后面,也有一番打算,鱼儿上钩了。

    [她]好心情的朝身后的人眨眨眼,但那人却一副温静的脾气,最后一个出来,带上了办公室的门。

    既然是来检查的,金峰自然会带[她]来销售最好的超市,美家的总店位于上海市市中心,尤其是中午的点儿,超市的人特别多。

    “珞姐,心着点儿。”金峰在前面开道儿。

    人实在太多,陈诚都被挤到一旁,但还是尽量的护着[她],人群是慌的,但珞夕林并不慌忙,[她]能想到眼下这景儿八成是金峰故意安排的,他们同行时,金峰一个人开一辆车,他有足够的时间安排这一切。

    进去之后,[她]在零食架上随便挑了几样东西,薯片、果冻、糖果、巧克力、挑的金峰忍笑,越发看不起[她],陈诚却看着[她]装进购物车里的东西皱了眉。

    “姐,你午饭就吃这些?”那人带着温怒。

    “怎么了?”[她]佯装听不懂,“挺好的呀,我爱吃这些。”

    金峰在一旁插嘴:“现在的孩子都不喜欢吃正经饭,反而这些食品更得他们的喜爱。”

    [她]听了,干脆傻到底:“还是金叔叔了解我。”瞪了陈诚一眼:“爸都不我什么呢!”

    [她]故意将陈诚激怒,然后再表现出害怕的样子:“好了好了,我们去生鲜蔬菜那边看看有什么菜,这总行了吧!”

    [她]将两人甩在后面,推着购物车向生鲜蔬果货区走,好呀,这上面摆着的水果都是新鲜的,还透着草叶的清香味道。

    做的准备够足!

    一旁收货人员,对[她]亲昵的有些过分:“姐,您看这是我们超市今早上刚从美国运来的甜橙,纯然农场,手工采摘,不添加任何防腐剂哦!”

    [她]听了忍着笑。

    [纯然农场]?这是什么水准,准备的太急,反而漏洞百出,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嘴巴上不会那样,[她]转过身,笑着看向金峰:“金叔叔,您这超市管理员的文化水平也是一等的好,纯然农场是个新鲜词儿,我听得不多。”

    金峰尴尬,瞪了售货员一眼。女人赶紧低下头,一言不发。

    倒是身旁有些不清楚内情的市民听甜橙是从美国空运过来,立马扑过去,拿了袋子装上几个。

    一边装一边吆喝,“新鲜的勒,快装几个,晚了就吃不到了!”

    一句话,泄了底。

    [她]走上前拿了个袋子与话的女人一起装甜橙,和她话:“阿姨,没听这甜橙有时间限制啊,怎么晚了就吃不到了?”

    女人只顾着装,竟忘了有人教过她的话,哒啦啦的了句:“姑娘你一看在家就不做饭的,你不知道内幕,这超市啊,坑人呢,这些打折的东西都是不新鲜隔了的,不然怎么会买的这么便宜,你以为商家的脑子进水咯?”

    [她]:“可您刚才不还甜橙新鲜吗?”

    女人继续:“是咯,偶尔碰上一是新鲜的,你再不抢就没了。”

    金峰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她]没有变动作,称了些甜橙,结了账,放进购物车里。往蔬菜区去。

    售货员介绍,蔬菜也是当的新鲜蔬菜,[她]看了的确是,只是这样达不到[她]想要的结果。

    推着购物车上前,选了一把菠菜来回看,抬眸看见柜台反光镜上,有一个穿着美家超市制服的人,朝[她]使眼色,指了指[她]旁边的那个柜台。

    [她]走过去,在新鲜的胡萝卜中间翻了翻,底层便看到一堆烂菜,并伴随发出恶臭的味道。

    [她]这下才冷了脸,“这是怎么回事,你就让市民吃这些?”

    金峰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立即呵斥工作人员:“怎么回事,这种东西怎么都摆上来了,不是当都卖完的吗,那这些是什么!”

    金峰的好像他也被超市里的员工蒙蔽了一般,超市经理看到老板急忙赶过来,金峰继续演戏,指着男人的鼻子,怒不可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放权经营,你就是这么回报我,回报信赖美家的客人的?”

    经理受到提示,一个劲儿的赔礼道歉:“咱超市开业五年来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今我也是第一次见。”

    经理又把责任推到员工身上:“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们故意的?”

    经理朝员工们剜了一眼,这个时候必须有人出来,把这个罪名担下。不然谁都不会好过,这个月的工资全扣光。

    人群中居然真有一个中年妇女亦步亦趋的站出来,双手在胸前搅着,刚开口,就被[她]给打断了。

    “好了别了!”[她]转身看向金峰,“金叔叔,你们员工内部的事情我不想插手,我是代表珞氏来考察美家合作的诚意的,既然找不到原因,那不如趁着今着好时机,我也在场把仓库打开,一探究竟,也免得人心惶惶了。”

    金峰一听傻了眼。站在原地不动。

    陈诚开口:“怎么,金总不愿意,还是不想和我们珞氏合作?”

    “不不,”金峰摆手,狡辩:“珞姐,不是我不开,您看这正是饭点儿,大伙儿都急着买菜回家做饭呢,这时候开仓库,我怕影响到大家的心情。”

    “难道你就不怕失信与珞氏,我们家姐心情不好?”陈诚问。

    “这这!”金峰皱眉。

    “这没关系,”[她]找准时机,适当开口:“金叔叔,我给你两条路选,第一,清场,我仓库,第二,我等。不管今到什么时候,我也一定要查了仓库才回去给珞氏交代。您看呢?”

    话落,[她]退到一旁兀自消闲,不打扰顾客买东西,但金峰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盯着。叫他坐立难安。

    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叫来仓库管理员开门。

    超市经理见是这般场景,上前拦住金峰:“金总不行啊!”他今早打电话通知的急,没办法,经理只能吩咐员工以最快的速度改变超市原貌,所有的烂菜水果之类,都放在仓库里,这会儿要是打开,就要原形毕露了。

    “你让开!”金峰瞪了超市经理一眼,你以为他想啊,这么一个姑奶奶在这儿杵着,今他要不给答复,[她]就不走了。他那儿还有什么办法,更不知道,经理竟然把烂掉的东西都放在了仓库里。

    打开门的那一刹,一股恶臭扑面而来,金峰被呛到退出好几米远。

    在超市里买东西的其他市民也过来一探究竟,这下热闹了。有市民再也忍不住,骂他们没良心,专门以次充好,祸害他们的健康。

    [她]趁势开口,“金叔叔,你还有什么话好,如果这就是你对珞氏摆出来的诚意,那么我告诉你,鉴于你没有诚意,珞氏不会和你签订任何合同!”

    刚才和[她]话的女人站出来:“姑娘,原来他就是要应付你的呀,怪不得花了大笔钱叫我们充当顾客,进来买东西,还要大声好。他们这群脏心烂肺的奸商!”

    女人恨得咬牙切齿。

    [她]转过脸,意外的没对女人有什么好脸色了:“阿姨,他们虽然不对,但你又好到哪里去了。明明知道菜不新鲜还往家里买,眼下贪了便宜,可将来要往医院送多少钱,你知道吗?”

    丢下这句话,[她]便和陈诚离开了,一个巴掌拍不响,从来都是愿打愿挨,你怨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