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3除了信任,还能给什么?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23除了信任,还能给什么?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惜晴、海扬和娇娇他们回到了当初约定聚集的地点。尔时,空中响彻一道闷雷声。

    李海扬仰头,观察远处有大朵乌云飘过来,好看的眉心蹙起:“看来,就要下雨了。”

    少年前后左右转了转,焦急之色显露,还不知如何打算,就听惜晴:“可珞宁还没有回来,别到时候夕林找不到,连他也丢了。”

    他们焦急着,娇娇抠着手,只剩下哭了:“都是我不好,如果那个时候能和夕林一块回来,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儿了。”

    何惜晴也烦着呢,可这会儿看娇娇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也不忍心了。抱着她安慰:“你放心,夕林和珞宁吉人自有相,一定会没事儿的,”她看向李海扬询问意见:“要不我们再去找找?”

    “我去找,你和娇娇先回去。快下雨了,大家别再走散了。”他总都是个男孩子家,遇到事情好办。

    正着,远处山林里面隐隐约约走出两个人来,何惜晴一喜,指着远处:“你看你看,那边是不是夕林和珞宁!”

    “哪里?”李海扬转过头。

    山间向来雾气浓厚,再近些,两个人的身影渐渐清晰,李海扬眼中的警戒消除,唇角上扬,晃着一口大白牙:“是他们,他们回来了!”

    三个人跑过去,[她]那时还趴在少年背上,看到远远跑来的三人,打头的竟然是何惜晴,[她]指给少年方向:“看,是惜晴他们!”

    那时候的[她]全然一副姑娘家的心思,欢快的,在他背上晃来晃去,看到何惜晴比当初看到他还要欢喜。

    他怕[她]闪了腰,便告诉[她]:“你别动,我走快一点。”

    “夕林!”何惜晴跑上前去,当她看到两个人都平安无事,放心了不少,寻[她]的人除了惜晴和海扬还有张娇娇,当她看到珞宁背着[她]的时候,明显吃了一惊。

    [她]不想让娇娇误会些什么,把她今看到的事情传出去,到那时,到那时候对[她]和少年都没有好处。

    [她]不能再趴在少年的背上了,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叫他放[她]下来。

    “终于找到你了,担心死我们了!”何惜晴上前扶[她],但见[她]的腿走起来,一瘸一拐的,又皱了眉:“你怎么了?”

    没等[她]开口,身旁少年已代替[她]回答:“从山坡上滑下来的时候扭到了脚。”

    “啊?”何惜晴望着[她]的脚,又抬头看向[她],“要不要紧啊!”

    [她]摇头:“已经没事了,珞宁他会接骨,我已经好了。刚才不过是腿麻了,一下没站稳。”

    “哦,”何惜晴一副眼睛在[她]身上挂着,心扶着[她],之后才对少年一笑:“等回去了再夸你!”

    何惜晴扶着[她]和娇娇走在前面,珞宁和李海扬走在后面护着,两人相视一笑,偶尔,何惜晴不泼辣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

    雷声突然响起,[她]猛地一惊,抬眸望,灰蒙蒙的,像是有怒火憋在心里,震慑中隐忍不发。

    [她]承认[她]是怕打雷声的,但这害怕,[她]没有向任何人过。只是听到雷声的那一刻,本能的用右手抓住左手手臂,自我保护。

    浑身寒毛张开,吸入这山间的凉风,身体冰凉。

    “怎么了?”何惜晴察觉[她]的不对,停了下来。

    “没事。”[她]摇头,可嘴唇已经泛出了淡淡的紫色。这时候,突然有一件格子衬衫裹在[她]身上,[她]一抬头,便撞上了少年清明的眸子。

    他把衬衫给了[她],身上只剩下一件贴身背心,露出少年精壮的骨骼,大概是以前打篮球时锻炼出来的吧。

    少年声音温淡得礼:“披上吧,等会可能会下雨。”

    一个很的动作,或许在别人看来,是帮助。但[她]知道不是,[她]能从少年的眼眸中看出些东西,丝丝缕缕,虽不浓郁,但终究是有了回应的。

    披着一件衣服,少了些寒冷,但暖的不只有单薄的身体,暖的还有[她]的心。初尝爱情,[她]心里有了甜蜜,眼底有笑意:“谢谢。”

    他们继续赶路,何惜晴扶着[她]心情格外的好,看着远处的乌云揶揄[她]:“你,我怎么那么盼望着下雨呢?”

    [她]红了脸,嗔了她一眼:“你瞎什么呢?”

    何惜晴明明想笑,却咬着唇装着,去学[她]的口气:“没瞎呢!羡慕呀,下雨了,不定我家海扬也会把外套脱下来给我穿。”她往后瞧了一眼,看到李海扬就笑了。

    娇娇走在她们前面,还和她们有些距离,回头,她躲进[她]怀里,悄悄问:“嗳,快给我,你家珞宁是怎么找到你的?”何惜晴将“你家”两个字的特别甜蜜。

    “就是那样找到的呀!”[她]能什么,总不能为了满足这丫头的好奇心,故意编出什么,命运啊、心有灵犀之类的词语。把少年寻[她]变成一段传奇吧。

    “不可能吧,我才不信呢!”何惜晴睁着一双大眼看着[她],故意把[她]往自己想知道的那一方面引,“你看你脚都扭伤了,这荒山野岭的,珞宁竟然能接骨,你们再者中间就没有发生点什么,比如情愫猛涨,私定终身之类的?”

    咳咳!

    注意,她们现在还是花季少女高中生。据[她]对何惜晴的观察了解,此女在不愿听课的时候,会偷偷在课桌里拉出一本少女言情来**。

    经年累月,此少女已经中毒深刻,沉迷其中,无法自拔,看谁都会不由自主的往里套,如果没有情节,就自动给它编一个情节。

    [她]嘴角抽搐,伸手去戳她的头,“何惜晴,你上课再开差看那些叽叽歪歪的,心我到何伯伯面前拆你的底。”

    “别啊!”何惜晴立马蔫儿吧了,拉着[她]的手来回晃,爸爸虽然是亲的,但跟比起来,还是更亲点儿。

    [她]故意板起脸来:“那你还要不要胡思乱想?”

    “不要了!”何惜晴举起手,一本正经的看着[她]:“我知道,你和珞宁之间很纯洁。”

    [她]心情变好,捏了捏何惜晴软绵绵的脸蛋儿,眉眼弯弯:“乖!”

    撒娇,其实[她]也会。

    何惜晴的半边脸被[她]捏着,提了起来,某女瞪大眼睛恼怒:“珞夕林过分了哈,还不松手。”

    因为被捏着,所以她话嘤嘤呜呜的。

    “为什么?”[她]佯装不懂,以前看李海扬捏你的时候,也没见你发脾气啊,而且看上去还很享受,很乐意的样子,怎么变成我你就这副德行,太伤我心了!

    “你俩能一样吗?”她把[她]的手从脸上掰下来,“他是我男朋友,未来的老公,异性相吸啊珞夕林!”

    “我还是你闺蜜呢?”[她]也恼了,“咱俩之间就这情分?”

    何惜晴扶额苦恼好半,最后抬眸看[她]:“夕林,你是我闺蜜,咱们俩个好,我也愿意什么话都跟你,但海扬真的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法儿?”[她]也揶揄她。

    “不一样就是……”何惜晴手舞足蹈,却没有办法解释,“不一样就是……”单纯的姑娘,被逼得没有了办法,最后只能抓着[她]的手叫[她]再捏自己的脸蛋儿,“你看,不一样就是,你捏我脸蛋儿的时候我没有任何反应,就像是自己捏自己脸一样,可要是李海扬在这儿,他捏,我就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就好像全身触了电一样。”

    “全身触电?”[她]表示惊奇,略带后怕伸出食指,推开何惜晴,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而后,往后瞅了一眼吉他少年,摇摇头,“原来,李海扬是电器产品,靠近他稍有不慎就会触电而亡。”

    [她]忍着笑,瞥了何惜晴一眼,后者后知后觉,反应了半才知道[她]在寻自己玩笑,狮吼一声:“珞夕林,看我不打你!”

    何惜晴扑过来的时候,[她]及时抓住了那双张牙舞爪的手,“好了哈,你开我玩笑,我也开你玩笑,大家扯平了啊,你再这样没有淑女风范,心李海扬不敢要你!”

    “他才不敢呢!”何惜晴被[她]擒住手,但仍不服输:“你信不信我现在大喊一声,他就屁颠屁颠跑过来?”

    [她]认输了:“我信我信。”

    她们俩在这里打打闹闹欢乐,娇娇一个人走在前面,抠着手,倒显得有些孤寂了,偶尔把目光瞥向[她],而[她]也注意到这点,停下来问:“娇娇,你怎么了?”

    娇娇低着头,走到[她]面前,紧张的时候,她会抠手,心里做了一番纠结,不知道怎么和[她]开口。

    一旁惜晴对[她]使了眼色,用唇形告诉[她]:你不失踪的时候,把这丫头急哭了。

    [她]知道,于是握住娇娇紧张的手,让她抬起头看[她]:“娇娇,这事儿不怪你,是我让你先走的,出了事我应该付全责,我反而到我没有回去,告诉了老师,让她和所有的同学都来找我,你也是,跟着惜晴他们一路找了来。谢谢你!”

    娇娇抬起头来,目光清澈,“夕林,你真的不怪我吗?我们一起去拾柴的,如果我们也一起回来,你就不会出现意外了!”

    [她]摇头:“至始至终,我都没有怪过你。”

    “夕林!”娇娇心结解开,拥抱了[她],“你真是我见到过最善良最善良的女孩子了!”

    [她]和何惜晴相视一眼,忍不住笑出来。

    瞧,多单纯的孩子,多美好的青春。

    后面的两个男孩子笑了,李海扬双手插在兜儿里,看着远处的珞夕林,以一种不属于年龄的成熟对身旁的人:“看,你爱的女孩儿生就是王者,她到哪里都会不凡的。”

    少年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看着[她]唇角弯弯,他知道,他一早就知道珞夕林不是平常女孩儿。

    “这就是差距。”李海扬出了少年一直梗在心里的话。对视,迎上少年清冷的眸,李海扬笑了,很善意,“别误会,我没有排斥你的意思,”换了一种口气,他继续,“我跟珞夕林虽然不是从一起长大,但我们生活的环境却大同异。”

    李海扬又往珞夕林那边看了一眼,目露怜惜,理所当然的联想到自己,他:“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你看她笑的无忧,其实她比任何人都努力的活着,”他停下脚步,把手放在少年的肩上,敛去了平日的嬉皮笑脸,十分郑重的看着少年:“我们的命运早已书写好,但并非所有的东西都唾手可得,无论是她还是惜晴亦或是我,身上肩负的担子,远比你想象的要沉重的多。”

    他收回手,插进口袋里,继续走,谈一些开心的话题:“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喜欢惜晴吗?即便是知道她脾气不好,我也愿意宠着她?”

    “你可以从电视剧里面看到,像我们这群人,高中毕业就订婚结婚也不是没有的事儿,在我们眼里,它很正常。这里大多都是为了家族而联姻,白了就是出卖感情换取利益,而我却很幸运,与我家族旗鼓相当的何惜晴,我们彼此喜欢,这起码不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上。”

    李海扬把目光朝何惜晴那边转去,墨色眸温润了,他:“我对幸福的定义,是她。”

    “我们完了,该你和珞夕林了,”李海扬抬眸,眉目清明,唇边带着温润洒脱的笑:“你知道吗?从身份上讲你和她真的差距太大。”顿了顿,李海扬再次强调,“还是刚才的话,我没有要排斥你的意思。珞夕林要选择跟你在一起,她势必还要承受更大的压力。她是络震庭唯一的女儿,将来珞氏帝国的继承人,要镇得住集团里面的叛逆,要所有人都信服她,她要做的,或许有一会超出你的想象力。”

    “所以,你想和我什么?”少年问。

    李海扬停住脚,插在口袋里的手开始回握,攥成拳头,深呼吸,想了很久,终于才鼓起勇气,对少年袒露:“我们这群孩子,终究有一会冒着下之大不韪,你若喜欢夕林,就不能再用自己的身世威胁她,出离开她的话,或许你是珞夕林最后支持的力量,你要在她身边守着她,无论什么时候。”

    这些话,带着些嘱托,郑重的模样。

    李海扬放松了戒备:“珞宁,我已经把你当自己人,请你不要让我失望。”

    那一刻,李海扬的那番话,终于在少年的心中投了影,也叫他终于知道,这群看似玩世不恭的少爷姐,其实并非他们表面上看到的那副模样。

    少年把目光放到珞夕林身上,他想起李海扬的一句:早晚有一,我们这群孩子会冒着下之大不韪,而珞夕林的下之大不韪,就是他。

    远处,[她]察觉到有一注目光朝[她]看,回过身,看到少年时开心的笑了。

    这笑,落到少年眸底深处,从惊涛骇浪到悄无声息,再到与少年情绪合二为一。

    少年嘴角浮起一抹笑,看似应付,却是不然,他在注意[她]头顶的乌云,他现在能理解,或许那就像是[她]所生活的环境,高压之下。

    他曾自诩了解[她],但如今看来并不似那样简单。

    当他们回到露营地的时候,金英杰看到毫发无损的[她]惨白了脸,那一晚,他没敢在山上露营,一个人跑下了山,跟家人求助。

    晚上,马雪梅又发现了一个同学失踪,实在头疼:“谁能告诉我,金英杰同学又跑去了哪里?”

    那时候,学生们已架起了火堆,准备睡觉。马雪梅坐在火堆旁,让篝火照亮她一半的脸色,忽明忽暗的看不清表情,只能看见她手里拿这个枝叉,在那儿摇头叹息加苦恼,“我真后悔带你们队,你们我这是为了什么呀,要搁平常,这会儿我应该已经洗澡睡觉了,我家的床多软啊,何必跟你们在这里受罪。哎……”仰一声叹。

    同学们哄哄的笑了,连其他班的带队老师都忍不住笑她:“雪梅啊,我们为人师长,可不能这样哈。”

    “我怎么样了?”马雪梅不服:“一,我班就陆续丢了两个学生,你们还想我怎么样?”

    另一个老师朝珞夕林努努嘴:“瞧,那个不是回来了吗?”

    “又丢了一个啊!”马雪梅甩了枝杈,急的跳脚。

    那老师被呛的不出话来,气氛尴尬时,突然有同学站出来明:“马老师,我刚才才想起来,下午的时候金英杰他肚子疼,先回去了。”

    那学生挠挠头,不好意思的:“他叫我告诉您一声的,结果让我给忘了。”

    又是一阵哄笑。

    身为带队老师,马雪梅今可谓状况百出,丢了大脸,再看刚才跟她话的那老师也在笑她,弄的她有气没地儿出,立即瞪向传话的学生,大吼:“你怎么不早,就那么想看老师的笑话。”

    “不想的。”那学生实在老实。金英杰提前离开,叫他传话给马雪梅,结果赶上了饭点,他饿的不行了,早就将金英杰的事儿忘到脑后。还是刚才看见两个老师吵起来,他才想起来的呢!

    民以食为,更何况他还是个正在长身体的孩子呢,不能怪他,真的不能怪。

    晚上九点四十五分,群山的帐篷,煞是肃穆壮观。学生们听带队老师指令,都陆陆续续的进帐篷睡觉。

    夜间气温低,篝火不能灭,李海扬拾了些柴火过来,添进去。

    “你还不睡?”他用胳膊戳了戳火堆旁边的少年。

    少年抬头回应他:“你不也没睡。”

    两人对视,呵呵一笑。

    李海扬瞟了身后绿色帐篷一眼,“女生们体质差,怕冷,得给她们多烧一会儿,免得冻出什么病来。”因为家教的关系,李海扬是个特别尊重女性的yboy。

    不远处有个紫色帐篷,里面不时能听到喷嚏响,“感冒了。”少年念着,对面前的李海扬:“你等我一下。”

    李海扬顺着少年的足迹,看见他从自己帐篷里取出一件烟灰色春款长袖毛衣和一盒子状似感冒药之类的东西,还有一支保温瓶,走到紫色帐篷前敲了敲。

    “嚯,拿的东西够多的呀!”李海扬声嘟囔。

    帐篷里有人影晃动,随后拉链拉开,珞夕林的头探了出来,刚打完鼻涕,这会儿鼻子正痒,鼻尖红红的。

    “珞宁?”没想到是他。

    少年递给[她]一盒药,借着微弱的火光,可以看清上面的字,“人和可立克”这些字眼让[她]不由得,心中一暖,明明很普通的感冒药,却因为给的人不同,叫[她]突然想要珍惜。

    这时,少年已经把保温瓶打开递给[她]:“一粒,喝下去。”淡淡的声音,却是很清晰的传进[她]耳朵里。

    “好啊!”离篝火堆较远,[她]的脸隐在半明半暗里,但因为距离近,少年可以看见[她]咧开的嘴角。

    他是家中的独子,但其实母亲在生他之前,他应该还有个哥哥的,但流产了,所以,母亲才分外珍惜他。

    听他要郊游,母亲怕山中气候影响他,临行前,千叮咛万嘱咐,还往他包里塞了很多与这季节不相符的厚厚的衣服,还有这盒感冒药。

    “妈,其实不用带这么多的。”他不是不能自理的孩子,东西多了反而会成为他的负担。

    “以防万一!”母亲。

    他现在,倒是应该感谢母亲了。

    明知是调戏,少年还是认下来,伸手摸着[她]的头顶,眉眼柔和,“吃了药,就不感冒了。”

    不远处,某人就不信,编排了句:“哪有那么神奇?”

    于欣不太能适应的来野外的环境,地上凉,尽管身下铺了一层厚厚的垫子,可还是觉得不舒服。

    听到外面柴火啪啪的想,没了睡意,把帐篷的拉链拉开,准备去外面坐会儿。

    她和珞夕林的帐篷中间还隔着三四个不同颜色帐篷,刚解开拉链的时候,她看到李海扬坐在篝火旁,想法顿时破灭了,因为以前,她曾因为嫉妒跟李海扬交往,后来珞宁出现后她就主动提出的分手,现在出去,她们两个还能什么?篝火照亮少年绝美的容颜,不光是何惜晴喜欢看言情,每一个女孩子都喜欢看,也包括一个她。

    她一直在期待着一个如偶像剧里的男孩一般,阴柔忧郁,清冷中又带着点贵族气息。

    李海扬就是这样的人,他懂音律,自行带着韩风,如果不是嫉妒珞夕林,李海扬就会是她认定的选择。

    他有好的家世好的相貌,又绅士体贴,言行处处照顾她,可以满足她一切的虚荣心,有这样一个男友陪在身边,她还有什么苛求的呢?

    偏偏一个珞夕林打乱了她的所有计划,眼下,她仍在痴迷的看着李海扬,因为痴迷,也就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篝火烧的很旺,于欣的眼底着了火,她看到不远处紫色帐篷旁,珞宁正拿着热水喂珞夕林,后者呛着了,咳嗽了几声,珞宁就蹙了眉头,荒乱之下,拿衣袖帮[她]擦嘴,给[她]拍背,隐隐担心声传来,他问:“要紧吗?”

    [她]摇头笑:“没事。”

    珞宁脸上的神情不变,依旧皱着眉头,或许是他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可映光一面,于欣却看得清清楚楚。

    那样甜腻的目光,享受着宠爱。

    于欣的手抓住旁边的黄色帐篷,拧扯、扭曲,最后指甲掐进掌心。

    面部映在篝火里,一升一灭,燃起嫉妒的火焰——珞夕林,是你逼我的!

    他看着[她]把要喝下去,才放了心。

    “喝完了。”[她]吐着舌头,表示那药很难喝。

    少年微笑的眼角浸了宠溺,抬手摸摸[她]的头:“这才是乖孩子。”他把烟灰色的毛衣给了[她],叮嘱:“晚上睡觉的时候,把这个穿上,能保暖。”

    “你的衣服?”[她]翻了翻。

    “嗯,怎么了?”

    “没什么。”[她]笑了,将毛衣贴在胸口,脸颊微红满足着:“我有一件你的衣服。”

    少年拿撒娇的[她]没有办法:“睡吧。”

    “嗯,晚安。”恋恋不舍的拉上拉链。

    当少年往这边走来的时候,某人收回目光,对着篝火堆,咽了咽干燥的喉咙:“终于腻歪完了。”

    少年笑但笑不语。

    李海扬划拉着手中的树枝,与珞宁并肩而坐,月朗星稀,偶尔还能听见草丛里一些不知名的昆虫鸣叫声。

    低着头用树枝在地上划拉了半,终于还是问了:“你,白找到珞夕林的时候,她没告诉你她是怎么迷路的吗?”

    “了。”少年声音淡淡的,却在冥冥之中,携带了几分山间的凉薄感。

    他意识到事情不对,抬眸看向少年,却听少年:“夕林是迷路,而是被金英杰推下的山坡!”

    李海扬手中的树枝啪的一声折断……人人都知道珞夕林不是一般人能够惹得起的,她是不能惹的。

    上海市能够叫的上名字的企业家,一个个不知道该如何如何牛逼哄哄,但在珞震庭面前都得乖乖的收起跋扈的性子,变得温顺有理。

    不为别的,就因为人家是首富,手里掌控着你家的财产的多少和命运的走向。

    人人还知道,珞震庭膝下只有一个女儿,被珞震庭视为掌上明珠,打就不敢让她受到任何委屈。但珞震庭要是知道自己珍惜的女儿被人推下山坡还扭伤了脚踝,那还了得?

    回到家,珞夕林把这次经历告诉了父母,因为有母亲在场,所以她尽量组织语言,降低危险性,好让母亲安心。至于父亲,商场经历多年,自然明白其中不同的含义。

    当晚,父亲把她叫进书房,父女两个,没有外人,珞震庭负手站在窗前,很久后,才回过头,对女儿:“金英杰的事,你想怎么做,爸爸都在背后支持你。”

    很明白了,珞震庭的意思是叫珞夕林自己去处理这件事情。既然受了委屈就要自己去讨回来,他在后面坐镇,量谁也没有胆子敢欺负到他珞震庭的头上。父亲放权,珞夕林自是愿意。这件事,她本就没有想过息事宁人,何况,这不是她的作风。

    虽然她有一番打算,单还是先问了父亲:“爸爸,现撇开金英杰推我的事儿,美家跟咱们珞氏有合作吗?”

    美家连锁超市就是金英杰父亲金峰名下的产业,珞夕林就曾过,金英杰若是敢动她一根毫毛,她就让他们家彻底颠覆,沿街乞讨!

    她到做到。

    珞震庭珞震庭看着女儿,这孩子将来是他千亿帝国的继承人,他牵着女儿的手往里走:“美家连锁这些日子正在跟珞氏集团求合作,目前还在考核阶段。不过底子太差,想托着珞氏这根救命稻草,实在可恶。”

    珞震庭这前半句是对美家的专业评价,后半句,想起女儿受的委屈,心里突然窜起一团火,寻了字眼发泄了出来。

    珞夕林瞧见父亲并未将美家放在眼里,想来也是没有什么利用价值,心里也有了大概的轮廓。

    “爸爸,”珞夕林开心了,搂上父亲的肩膀,下巴抵在父亲的肩头:“如果不是因为他儿子,爸爸会考虑和他合作吗?”

    这孩子年纪心里便有了一杆秤,她自知自己是珞氏集团的继承人,所以行为不能有半点差池,珞震庭欣慰之时,更多的是心疼。亲昵的捏了捏女儿的鼻子,故意生气:“区区一个美家,我还不放在眼里,敢让我的宝贝女儿受委屈,那就得另当别论了。”

    茶几上放着一套棋盘,珞震庭嘴角泛起笑容,会意女儿:“宝贝,陪爸爸下盘棋如何?”

    “好啊!”珞氏父女爱棋,珞夕林的棋术还是珞震庭手把手教的,起初珞震庭告诉女儿,棋术锻炼人的心性、耐力,将来爸爸要把整个珞氏交给你,你要沉得住气。

    如今,这棋盘之上,楚河汉界,搁置一方,看似泾渭分明,却是蠢蠢欲动。珞父,手执一子,看向女儿,深邃眼眸中已有一番盘算:“下唾手可得,如何得,夕林你知道吗?”

    知己知彼,才能牵制住对方,想到她将来要面对整个珞氏,要让珞氏的人都信服她,就必须拿出点狠来,眼下美家撞在了枪口上,珞震庭不妨弃美家,借此来锻炼女儿。

    珞父将一子着落对方阵营,形成逼迫之势,珞夕林若想反败为胜,必须出奇招。

    招数或狠、或绝、都必须使出来。不然[她]便阵亡了自己。

    珞夕林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想出对策,局势紧张,珞夕林也越发的沉静。兵马下,相为领帅,将位虚待。炮吃象,兵将走,撤相、上将!

    珞夕林虽然是络震庭最宠爱的女儿,但因为背景是珞氏,所以很多时候,络震庭还是在锻炼女儿。他可以是慈父,也可以是严师,他做的这一切不外乎是为她的将来打算。

    若是她将来的夫婿是个人中龙凤,那她自然会轻松很多,但,即便如此,她自己也必须要有不依靠任何人也能活下去的能力。

    棋盘之上,络震庭洞悉女儿的棋路,见她在棋中沉淀气质,步步为营,藏了心机考量,络震庭略显满意,但这只是前期,再执一子,这一次直接掐住[她]的命脉。

    悠悠沉敛的声音传来:“这局,你又该怎么破?”

    刚才那一步棋,只是[她]在调整内部,现在对方兵马炮齐聚连攻,将在前,象于后,相包围外部,[她]被挟持在中央,局势堪忧。

    可棋局再难,终究还是有破局的办法。

    炮无法吃子,车可行。仕护将,象防守,以此法后退敌军卒,马走日,开河道,引本方卒入侵敌方,抢先占领阵地,将不动,车马行。绕至敌方后部进攻,行拆乱之势,然后敌方内部大乱,我方乘胜追击,擒帅!

    往往,大起大落间见细节之谨慎微。珞父的唇角终于有了笑容,“夕林,爸爸再教你,一个真正的所有者,并不是把所有的权利都握在自己手中,而是知人善任,懂得分权权衡。

    分权,因人而异,根据每个人不同的特点长短处,给她选择一个适当的去处,只有把她放在她喜欢的位置上,她才愿意为你付出,权衡,权利在手便会衍生出**,这**若不管制,迟早有一也会将你吞噬,所以,权者狠心人。关键时刻,杀之而后快!”

    络震庭将手中最后一子着落,“我输了,但这棋局风云变幻,你即是掌权者,就要时时刻刻提高警惕。”

    那日,日光优雅的落在窗前,是个好气。

    [她]端着一杯泡好的咖啡走近窗前,窗户是打开着的,[她]来时,一缕清风正好拂面,甚是舒爽,所以连着心情都变得好了。

    [她]墨色的长发披在脑后,望着远处湛蓝的,唇角浮现淡淡的笑。

    今是星期,不用上学,索性穿着也简单了些。水清色的蚕丝套装,宽松版的,许是色度选的好,衣服穿在[她]身上,不显臃肿,倒是显出一股清雅的文艺范儿来。

    [她]站在窗前,看着远处,用银汤匙搅拌咖啡,淡淡棕色的液体,被打出一个个旋儿来,柔情动人。

    [她]把咖啡放到嘴边喝了一口,众多品种当中[她]最为钟爱牙买加蓝山咖啡,只因这一种咖啡豆里便将甘、酸、苦,三种味道完美搭配、融合。味道香醇浓郁,入口绵柔贴心。很是对她脾气。

    房间里还有一个人,何惜晴喝着咖啡朝[她]走过来,边抱怨:“你怎么偏偏喜欢喝蓝山呢,味道苦。”

    何惜晴表情变化极快,没一会儿清秀的眉毛就跌成了八字眉,瞥成了老太太的嘴。

    [她]失笑,感觉这么好的风景都快要被她糟蹋了,赶紧把脸转过去,不去看她,淡淡的随了句:“甜腻的咖啡多是以次充好,你若喜欢,校门口的三合一咖啡倒是能对你脾气。”

    而[她]继续喝咖啡,不觉苦,不皱眉。

    何惜晴听出[她]又在埋汰自己,立即回击:“好啊,珞夕林,你就你家咖啡好呗,至于因为一杯蓝山否定了所有吗?你以为所有的人都像你一样,样样东西都是高端的!”

    [她]深吸一口气,送入丹田里,强练忍耐力。

    这丫头今状态不对,从走进这间屋子开始,就喋喋不休的对[她]抱怨李海扬,截止到刚才,[她]的耳根子就没有清净过。

    “李海扬这是遭了什么罪呀,偏偏选中了你。”实在是烦了,[她]也要抱怨上一句,不过是声,只能[她]自己听到。

    [她]是这样想的,但……实际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突然感觉一股躁动里向自己逼过来,[她]被迫转身,结果就看到某女修眉一挑,瞪着一双大眼,像要把[她]吃掉一般,双手叉腰,腹部收紧,气沉丹田,一切准备就绪,接着静听一声望吼:“珞!夕!林!”

    杯中的咖啡震荡翻滚,[她]的手嘚嘚的抖个不停,耳朵怕是也要聋了。

    一阵地动山摇之后,[她]平静的开口:“你,等我一下。”

    转身,经过方桌,将手中的咖啡木讷的放到上面,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李海扬的电话,“李海扬,把你家何惜晴接走,我受不了她了!”

    啪的一声挂掉电话,奶奶的,狮吼功[她]也练过。

    “哎哎,你干嘛,你放开我呀,不要动粗……”在李海扬快要来的时候,[她]提溜起何惜晴的衣领子就把她往外丢。

    一边丢,一边嘴里还念着词儿:“时光辗转,光阴流年,江山多娇加妖娆,时间珍贵,你怎可这般浪费我的生命,乎,把你丢出去为民除害!”

    那时候在院子里,佣人们都看着呢?

    何惜晴怕丢了面子一个劲儿的赔笑,证明她们两个是关系好,闹着玩儿的。

    脖子勒的紧了,便不得不打岔:“你这死丫头哪来的这么大力气啊,跟拳王泰森拜把子了?轻点,我是个女人!”

    “女子温柔,你哪里有了?”[她]反驳。

    的确没有。

    大门是声控自动门,能感应人体,当[她]靠近时,那大门自动拉开,[她]把她往外一甩,“再见,不送!”

    “哎,珞夕林,你开门,你让我进去。”何惜晴不服,仍在门外叫嚣着,管家身后跟着,看到两位姐这般,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这时[她]又下了一道命令:“何叔,关门!烦死了!”

    “哎!”管家也透老实,挥一挥手就把门关了。

    声控门不算,再加一道铁门,何惜晴彻底没了希望,却在门外拍门叫嚣:“喂,你就这样把我丢在门口,李海扬还没有来,万一狼来了,把我叼走了怎么办?”

    院里佣人没回屋,大多还站在院子里,所以听到这般滑稽话的人不止[她]一个,大家掩着笑,[她]笑出口,背对着大门回应:“放心,这里是高档住宅区,狼在山里,下山吃你,还不够路费的呢!”

    “你!”何惜晴在门外竖起了食指,气急:“好,珞夕林,咱俩姐妹做到头了!”

    门内[她]回应:“嗯,到头了,不然我轰你出去干嘛?”

    “夕林,不要赶我出去嘛,让我进去。我知道你最好了。”她知道珞夕林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这会儿她要是软言细语,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要不然,被赶出来,算个什么事儿啊,她还要面子呢!

    “你等会儿吧,李海扬待会儿就来了,”了句,[她]便回屋了,后来,何惜晴再喊都没有回音。

    “好,你狠,珞夕林,有本事,别谈恋爱。”何惜晴一人人对着门发脾气。[她]回到房间,站在窗前,将她的一举一动看了个清楚明白,蓝山喝到嘴里,那叫一个清醇香甜。

    美味啊!

    张嫂送来[她]出门要穿的衣服,站在[她]身后,也能看到门外的人,张嫂脸上露出慈爱,这群孩子有时倒也可爱,便有些心疼何惜晴了,“姐,您真的要把她放在外面啊?”

    “不用担心,她男朋友回来接她的。”[她]端着咖啡,唇间泛起一抹笑意。

    “那要是您离开李少爷都没有来呢?”张嫂听不大懂。

    “会来的。”[她]转身望见了张嫂臂弯里的衣服问:“衣服送来了?”

    张嫂的目光从门外转了回来,笑眯眯的:“是,香奈儿的最新款,是姐喜欢的那一款。”

    [她]放下咖啡杯接过衣服,隔着塑料膜上下打量了一遍,做出满意的表情,回头,又从窗户往外看了一眼,漫不经心的:“我去换衣服,等这位大姐被夫婿接走之后,咱们就出发。”

    等到[她]换衣服出来,张嫂还在窗前站着,还是那个方向,那种眼神。

    “怎么了,李海扬还没来?”不可能啊,早就通知了李海扬这会子应该到了,以往两人闹脾气的时候都是何惜晴挑起,李海扬负责让步,不然[她]也不能放心把那妞儿关到门外去了。

    走到窗前,望过去,李海扬早就在门外了,两个人在门外争执不休,不过好似,李海扬是劝方,何惜晴那大姐脾气又上来了,宁死不屈从。

    “死要面子活受罪,你就作吧。”[她]轻飘飘的了句。

    李嫂笑,“现在的孩子都这样,被家里惯着的,哪个没有个脾气。”收回目光看珞夕林,李嫂觉得她家姐偏爱黑色,而黑色也被她穿出了一种冷艳的味道,衬得她愈发好看了。

    “怎么了?”[她]发觉李嫂留在她身上的目光有些贪婪。

    “真漂亮,姐。”李嫂抬起头,笑掉了眉眼,却是真心的称赞。

    [她]笑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