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9青春,并不那么纯粹二更十一结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19青春,并不那么纯粹二更十一结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成绩下来了,珞宁依旧学霸,受万人敬仰。何惜晴、李海扬、于欣紧追其后。[她]年级前50,班级前十以外,二十以内。吊儿郎当,不上不下。

    成绩是王道,照惯例,用成绩排座位,决定以后的学习圈。

    往年,都是第一和第二做同桌,三四同桌,以此类推。但今年,三班的座位好像并不那么容易排,就连一向班级事务一手抓的班主任也束手无策。

    “第二十名,珞夕林!”讲台上,穿着白色衬衫的少年,拿着成绩单叫人进教室选座位。

    所有的同学都站在教室门外,听到念自己的名字才进教室。

    [她]走进教室,看了看已经选好座儿的前19位同学。

    于欣身旁有个空位,惜晴和海扬因为不敢表现的太明显,无奈做前后桌,身旁也有对应名次的同学坐满。至于金英杰,这次他靠近了前五,身旁也有人坐。但他仿佛对[她]还有留恋,从[她]进来的那一刻,他的目光就一直追着,太过炽热,只让[她]恐惧想逃。

    [她]以选好了位置,刚起步。

    背对的讲台上,少年皱了眉,指了一个位置给[她]:“珞夕林,你坐那儿!”

    哪儿?

    她转身,头微微一偏,回答他一个疑惑的表情。

    “那儿。”他又了一遍,[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向右、靠窗、第五排。

    桌上已放着一个书包,[她]认出是他的。

    于是更加疑惑,再去看于欣……边上的空位。

    穿粉红装的少女,朝[她]射来冰冷的视线,羞恼、愤恨、曲起的手指紧抠着,多像是一个饿了许多年看不到食物的吉普赛人。朝[她]发起进攻,用眼神杀[她]好几万次。

    怪我咯?

    “还不过去坐?”少年见[她]迟迟不动,发了话。

    [她]:“我旁边的人是你。”

    少年敛眸:“所以?”

    [她]:“你是第一。”第一名应该和第二名坐在一起,[她]不是第二是第二十。

    “坐过去!”少年清冷的声音,下了命令。

    那时的他,晃了[她]的眼,仅仅就是三个字,却让[她]不由的慎重起来。所以,若干年后,当霸道总裁成为流行语,回忆起当时少年,[她]一点都不觉得奇怪,挽着某人的手,笑着,用平常心接受。

    [她]不动,他不放行。

    教室里气氛实在压抑,或者他们两个之间某种感情的酝酿流动实在让人抗拒排斥。

    于欣终于忍不住,保持姣好的面容,体贴和气的态度,压着火儿站起来,“夕林,你坐我身旁吧,我们都是女生,好话,如果你有不会的题,我也会帮你。”

    [她]和她有什么好话?但却可以切磋切磋心机,算一算,体育馆摔的那一跤的医疗费。

    皮笑肉不笑的[她]一口答应下来:“好啊!”

    正要走过去,手腕忽被某人抓住,带着[她]大步流星的来到了右边五排。咣当一声跌到座位上:“坐好。”

    似一阵风,从头到尾,[她]都晕晕乎乎。

    什么时候,他竟学会了这样对[她]?

    同学们傻了眼:这两人……这两人……

    李海扬和何惜晴表情一致,平平静静低下头,嘴角翘起好看弧度:终于有了进展,哎,这两人,也不容易啊!

    稍微称作对内情有所了解的若干事外观众,将求证的目光瞄准于欣,似乎那半年里,于欣一直追求珞宁来着。

    娇美校花和学霸校草,若有心谱写一段唯美爱恋这也符合大众审美。可怎么会是珞夕林呢?一个满嘴脏话的校花儿,她渣呀她!

    躁动的青春传递来质疑难耐的目光:为什么?为什么呢!

    于欣如芒在背,这些询问的目光里,有担忧亦有嘲讽,她却什么都做不得,只能咽下这口气,强装镇定坐下来。

    可这样的屈辱,她会白白接受吗?

    马雪梅站在教室门口,看着他们。表情镇定,却想珞宁此番行为是再明显不过了。学校三番五次强调不许早恋,可她的学生都做了些什么?

    太难管了。

    班上,马雪梅不能够发脾气,只叫珞宁下课的时候去她办公室一趟。排座位的工作继续。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那么做,在我眼里你不是一个没有分寸的学生。”马雪梅坐在油漆黄色的木椅上问着少年。

    少年眉目清冷,但只要下定决心做的事就一定不会退缩,的话也没有留给人反驳的余地。

    少年:“您都看出来了,还需要我狡辩吗?”

    “……”

    马雪梅张了张嘴,确实无话可。

    摸着桌旁,是有些渴了。

    少年了意,寻着饮水机的位置,去给老师倒了杯水放到手边上。

    马雪梅趁机喝了一口,转了身,一派威严教师模样:“珞夕林那孩子,虽不如你懂事周全,但至少在我带她的两年里,还算安分。实话,你若想要在学业上帮她,我怕她会拉了你后退儿。

    再有……”马雪梅转身看着少年,咖色的眸带着几分世俗的警告:“珞夕林的身份你知道吧,她是上海市首富的女儿,不管混或是不混,都有一个好的未来等着她。你和她……你懂吗?”

    他懂

    怎会不懂?

    一个一个地,云端与地表。相差的不止一个诺亚方舟。

    马雪梅见事情似乎有了商量的余地,紧接着:“所以,收起你那不应该有的思想,在你们这样的年纪里情窦初开本是正常,可她偏偏就是你的弯路。”少年抬起眸:“老师放心,学业紧张,本就不应该分心谈恋爱,起码在您带我的三年里,我会继续懂事周全。要没事,我就先走了。”

    “嗯。”马雪梅眉眼间有了笑意。但这抹笑意也在少年走后,缓缓消失,站起来,走到门口,看着少年远去的背影,似笑非笑似无奈。

    都是从这个年纪过来的人,他们在想什么,她怎会不知?转眼就十八岁的少年们啊,能否真的为自己的感情负责呢?爱,用一声叹息,祭奠青春。

    身影孤傲的少年回到教室的时候,座位上不见那人影。移眸,问远处长发飘飘的音乐少年。

    长发少年,合上书,眉目清雅,微微一笑:“跟惜晴去卖店买东西去了。你知道的,女生向来贪嘴。”

    孤傲少年这才柔放了眉心,坐在座位上,翻开习题本。“珞宁,我有一道题不会,你可以教我吗?”远处,李海扬唇角的笑意未散,就见于欣拿着练习册朝少年走去。身影翩跹如蝶,似是一场精心的布局。

    “你哪道题不会?”少年接过练习册,开始耐心指导面前为了引他注意,而费了一番心思的少女。

    “这个!”于欣用笔去指。

    少年:“是这样的……”

    [她]和何惜晴进教室的时候,便看到他和她在一起讨论题,虽然是在讨论,[她]不该多心,但于欣的笑声却让[她]不舒服。

    再看那人,唇角含笑,一片温柔,两人的头都快贴到一起了。

    只让[她]想到连头婴这个词。

    有必要这么亲密吗?

    何惜晴收敛了笑容,看着[她]手里拿着的冰棍提醒:“想什么呢,再不吃都要化了。”

    这句话不知道是不是何惜晴故意的替好姐们出气,反正是被那两个人听见了。

    少年抬头,看到了不远处的[她]手中还握着笔,笑容还来不及收。于欣不藏欢喜,“夕林,你回来了!有没有给我也买一个冰激凌。”

    那口吻,好似和[她]很熟悉一般。

    [她]被赶鸭子上架,咽了一口:“没有,你想吃,我去给你买。”

    于欣大概也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好话吧,愣了愣神之后,忙补充句:“谢谢。”

    “不客气。”[她]对身旁的惜晴了声:“等我再下去买一个冰激凌上来。”

    “哎,夕林。”何惜晴喊[她]时,[她]已经转身走出教室,留下何惜晴一人落单,却是气急了,回头瞪了于欣一眼,走到自己座位上,数落某人:“我要你还有什么用!”

    长发飘飘的少年摸摸鼻子,悻恹恹:这好像不关他的事儿吧?

    以至于后来,他们四个人在回忆起这段的时候,李海扬很是委屈的跟自己老婆告状:“媳妇儿,真不关我事儿,于欣就那么来了,我也不知道你们就那么撞上了。当时我也惊掉了下巴,你咱夕林怎么那个时候就那么好话,于欣可是她情敌哎,那一刹那,孩子的脑袋是不是进水了?”

    结果咣当一声,媳妇儿的平底锅就朝某人的头飚过去:你爷爷的,感情那个时候,你就不跟我们站一队啊!

    某男:媳妇饶命,我错了!

    他在他媳妇儿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的比摇篮中的孩子还要可怜。

    楼道转角有垃圾箱,[她]出来的时候,手上的冰棍已经化了,流下来的冰水儿黏了[她]一手。

    [她]生性忌冷,当冰棍液体,触及到皮肤的时候,皱了眉,赶紧把扔了。垃圾箱前,[她]突然感觉自己很委屈。较之上次,更严重,眼前不由挂起水雾。

    ——为什么你要这么委屈呢?珞夕林,你可是珞夕林啊,络震庭的女儿,爸妈手中的公主,谁敢惹你?

    等了许久,都不见珞夕林回来,何惜晴这下坐不住了,跑出教室去找[她]。

    “哎,你干嘛去,快要上课了。”李海扬在后面喊,奈何前面的人都是不理他,于是乎只好屁颠屁颠的跟着出去。

    楼梯口,他拦住她:“你为什么要生气啊!”

    “我能不生气吗?”她转身没好气的质问他,“你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于欣欺负夕林呢?”

    李海扬摸不着头脑:“你这话从何起啊?是于欣要找珞宁问题目的,我又不能拦着,想想看,如果于欣问问题的人是我,你见了不扒了我的皮才怪。”

    “狐狸精!”何惜晴碎了一口。

    “你别骂她了。”

    李海扬本不在意于欣,只是不想让惜晴为她而动怒,不值当。可听到惜晴耳朵里却不是那样一回事儿。

    “你心疼了?”何惜晴挑眉,他那事儿才刚过去。“于欣到底有什么好,柔柔弱弱的样子,满足了你们男生的虚荣心、保护欲?”

    多年血泪教训告诉李海扬,千万不要在何惜晴面前提于欣,哪怕沾了一个字儿都不行。“没有,没有,我发誓。”李海扬举起手掌心,转移话题,“我们快去找夕林吧,快上课了。”

    “对。”正着,[她]就拿着一个新的冰激凌朝两人走来。

    “你真买了一个冰激凌啊,给她!”何惜晴拧眉,对于欣,根本不值当。

    [她]乖巧点头,“是啊。”

    [她]走上前,看了两人一眼:“走吧,快上课了。”“给你,冰激凌买回来了。”一个伊利冰工厂出现在于欣的眼前。那时她的手里握着笔,还在跟[她]的少年讨论题目。

    少年抬头,静静的看着于欣,沉默不话。

    于欣被一双双眼睛盯着,尴尬接过,红了脸:“谢谢。”

    “不客气。”[她]笑了:“气热了,盼你吃了着冰淇淋,解暑后能好好走路,别只捡着我撞了,膝盖很疼呢!”

    于欣的脸立刻煞白。

    惜晴笑,李海扬笑:自作孽!

    古典美人很会演戏,当即眼睛红了,胭脂泪含在眸里,掉不掉模样,却带了哭腔:“夕林,你要我怎样跟你解释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无动于衷的看着她,开口带着无奈:“是啊,你要你是故意的,可怎么办才好?”

    少年看着伶牙俐齿的姑娘,唇角一丝笑容浮动,若隐若现,压抑着骄傲。终是开了口:“你快回到座位上吧,上课了。”

    于欣如果不回头的话,可能还会以为这般温柔的话是对她的,可是她错了。孤傲的少年起身,偏又带了几分清雅的风度,柔润了眼眸,拉着[她]坐回座位。

    某女问:为什么当初坐座位的时候,你总在外面,却总把我塞在墙角里面?

    某人答:老婆,纠正一点,那不是墙角里面,那是靠窗,你不是最喜欢阳光和风景了吗?

    某女的脸微微泛红,敲了他的头:你总是那么有礼!

    某年某月某一日,当上高中的女儿珞伽凝也为了排座位的事情跟他俩发牢骚时,她又想起了这件事,又问为什么?

    这时,她丈夫已历尽千帆,眉眼温润,抱着她告诉真相:“你呀,那时候脾气毛毛躁躁的,走路又不看路,不把你放在里面,替你挡着,万一磕着了碰着了,到最后心疼的还不是我?又不能替你疼,还要做好你防备我的准备。可难受着呢!”

    珞伽凝看着一旁秀恩爱的父母,也开始谋划着早恋了。[她]和他坐在一起,上课睡觉的次数少了,课堂上你时常可以看见认真听课的[她]亦或是积极做作业的[她]

    做作业的时候,[她]若不会,一定会问身旁的他,而他也会倾囊相助。没见烦过。

    同学们见[她]和他相处的和谐,便不由自主的把他们放到了一起。后来何惜晴都调侃[她]:“哟,妞儿,进展不错嘛!”

    人人都以为[她]被爱情滋润,[她]却掩面而泣:“姐,你不知道妹有多惨。整被那人逼着学习,作业做不完不准吃饭。有没有再调座位的机会,我强烈要求调座位。我不要被学霸虐了!”

    何惜晴人前温柔,人后豪迈。搭着[她]的肩,媚眼如丝,伸手用食指挑起[她]下巴,“妞儿,认命吧。不用调座位,你这辈子都逃不出珞宁的手掌心。就栽了吧哈!”

    [她]蹲在地上,痛苦抱头:“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