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8正当青春年少情窦初开时第十小结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18正当青春年少情窦初开时第十小结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她]被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同桌的男生,那个被[她]摸了头,随口了句:“你也知道我是首富的女儿,是了?”这些在追她,并且这孩子的火势还有点猛。

    知她对理化头疼,男生就特别在意理化这一块,想方设法的帮[她]解决难题,并且依照[她]的理解思路,开始制定一套适合[她]的学习方案。

    开始[她]不理,上课依旧睡[她]的觉,但这些[她]睡不安稳,耳边总有呼哧呼哧的铅笔声响,粗糙的笔线,磨的[她]头疼。

    偶尔起来,看到身旁奋书疾笔的他,蹙了眉。很讨厌。

    而男生在写方案的时候,也注意到[她]的不满,转头对[她]笑:“吵到你了,等下我注意一点,你继续睡吧!”

    瞧瞧,多温柔体贴的孩儿啊!

    [她]侧过头,不去看他,皱着眉,继续睡。

    并不是你爱我,我就要接受你强加在我身上的感情。

    后来,[她]的作业都是男生帮着做的,学习委员收作业的时候,男生总帮[她]做好一份,整整齐齐的交到学习委员的手中。

    在看[她]依旧睡得一塌糊涂。学习委员皱了眉,一看就知道是人代的笔。

    “珞夕林!”学习委员拿着作业本,用手肘撞了撞[她],[她]不醒。结果同桌男生出来帮[她]话,“别叫她了,她大概是累了。”

    “累?谁学习不累啊!”学习委员骂的是男生,可心里气的人却是[她]。话声音这么大,[她]都醒不来,真是对[她]失望透顶了,看了[她]一眼,不耐烦的走开了。

    当再一次的时候,学习委员终于爆发了,看到那个男生给珞夕林写的作业,冲着男生大骂:“你他妈是她什么人啊,她需要你给她代写啊!”

    男生被骂的红了脸。推了推脸上的眼镜。

    恰巧,这个时候[她]和惜晴海扬正笑笑的进教室,唇边的笑容还没退。

    学习委员拿着那张作业朝[她]走过来,就差把那张作业仍到[她]脸上,怒不可遏的:“珞夕林,以后别让别人给你做作业了,别人代笔你很好受是吗?”

    当时临近上课,教室里的学生都差不多坐好的样子,[她]看着学习委员一张怒颜,接过那张轻飘飘的纸,认真揣摩了下,在抬眸去看男生。

    唇边含着一抹并不易察觉的讽笑,这枯瘦的字迹到跟男生的长相十分相配。

    单薄身影,需要依靠。

    “就因为这个?”[她]拿着那张纸,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拿起笔重新写了一份。

    那样的气度,整个教室,所有人,完全是[她]自己的主场,钢笔在[她]手里恣意飞舞,很快一份作业就完成了。

    学习委员在教室刚进门的位置上坐着,[她]拿着作业和笔,写了自己的名字,交给了学习委员。

    “好了吧。”[她]问。

    学习委员将两份作业拿在手里对比了一番,果然富贵与清贫当下立现。一个优雅大方自带气场,一个心翼翼,没有气度,无法同日而语。

    “下不为例。”学习委员。

    “不会再有下次!”[她]答。

    回到座位,男生想跟[她]道歉,[她]的哈欠声再次打起,扭头睡觉。

    十六七岁的年纪,正是花儿一样的年纪。这个年纪的少男少女们,对爱情开始懵懂、开始向往……

    学校里,对[她]和那个男生的流言不少,都书生在追富家女。

    [她]见到珞宁的时候,还是在上体育课之前。

    [她]和惜晴在换衣室里换衣服,想起这几班里发生的事儿,何惜晴问[她]:“你跟你同桌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女生们私下都在传,他在追你。”

    “谁?”[她]正在换裙子,头都没抬的问了句。

    “还能是谁啊?”何惜晴比[她]慢,才刚把衣服从铁皮柜里取出来,笑[她]:“你们不会是真的在交往吧,他那么宠你,你的作业他都给包了。”

    “上次那份是我写的。”[她]突然抬起头,表情认真。

    何惜晴施施然,还口:“看来是谣传。”

    [她]已经换好衣服鞋子,走过去拍拍何惜晴的肩:“好了,我在外面等你。”

    一中的换衣间是一间很大的教室,用一排排铁皮柜隔开。女生是女生的,男生是男生的。

    [她]出来的时候,突然间听到哭泣的声音,隐隐悲痛,让[她]停下了脚步。隔着不远,大概在[她]前面三排铁皮柜的距离,[她]看到已经换好啦啦队衣服的于欣在哭泣。

    对了,他们今又要举行一场篮球赛,是两个不同的班级,男生们上场去打篮球,女生们留下来,帮忙做啦啦队,为各自的班级呐喊助威。

    于欣跟自己穿着一样的衣服,她们今都是拉拉队员。

    铁皮柜遮挡了另一个人的模样,[她]只听于欣哭着:“我知道我成绩差,但是因为你,我努力提高自己的成绩,我只想跟你在一起,站在你身边做一个配得上你的人。

    真的,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人,你是第一个我喜欢的人,我喜欢你,请你跟我交往好吗?如果我们交往后,你仍觉得我不好,到那时我们在分手,但是请你给我一次机会!”

    于欣哭的梨花带雨,根本没有发现身后还有人在。其实[她]才不愿意看到这些,于欣的爱情[她]从来没有觉得值钱过,这会儿不知道是谁又要中她的圈套,栽她的跟头了。

    呵呵!

    不一会儿有一双手伸了过来,细细长长的,好看的很。

    “别哭了。”

    “夕林。”何惜晴追了过来。

    “嘘!”[她]赶紧转身,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惜晴理解了[她]的意思,放慢步子,追上来,声问:“怎么了?”

    [她]指指前面那两个人,轻飘飘的一句:“我们出来的时候不巧,人家正在表白呢,我们君子一点,还是等人家走了之后,我们再出去吧。”

    惜晴认出了女生的身影:“那不是于欣吗?”

    [她]:“是啊。”

    何惜晴:“那她表白的那个人是谁啊?”

    [她]摇头:“不知道,看看呗!”

    两个女生猫着腰,偷看一场表白。

    “快看,快看!”当被铁皮柜遮住容颜的男生出现的时候,何惜晴无比激动。

    太阳光入射换衣室地板,男生的眉眼,融进光里,一瞬间恍的耀眼。当他一步步靠近于欣的时候,躲在后面的她们才看清楚男生的眉眼。

    何惜晴张大嘴巴,不可思议:“珞宁!”

    呵呵!

    [她]真该笑了。

    何惜晴目睹身旁的[她]冷着一张脸,盯着前面的两个人,那双好看的眸像是极地寒冰,连带着嘴角的笑容都冷冻了。

    心下道:糟了!这丫头要发飙了。

    话还没完,就见[她]朝他们走了过去,脚步声越来越近,于欣大概也没想到换衣室里还有人吧,看到[她]时,惊慌失措,连脸上的泪都来不及擦。

    “夕林。”她喊,“我并不知道你在这里,对不起。”半年不见,于欣依旧是柔柔弱弱,我见犹怜的模样。[她]上前:“你做错什么了吗?”于欣和[她]一个是古代闺中柔弱美,一个是现代强势冰美人。[她]演不出于欣的弱去博同情,那么就用[她]的强一撑到底。

    这番情景,只要随便一个外人,都会觉得[她]在欺负于欣。

    但今,欺负就欺负了,又能怎样。

    陆陆续续有学生进来换衣服,看到他们三个,[她]把冰冷的眼眸移开,看向珞宁:“你走错换衣室了吧,男生的在那一边,如果你想找女生约会,麻烦看看地方!”

    想起他用手给于欣擦眼泪,[她]就忍不住胃里泛酸,忍着想要掐死某人的冲动,气冲冲的跑出去了。

    “哎,夕林等等我啊!”何惜晴在身后追喊,路过珞宁身旁时,瞪了他一眼,这两人,每一个省心的。

    体育课开始,男生们热血沸腾打篮球,何惜晴忙着给她的李海扬加油,[她]坐在旁边只捂耳朵。提醒某位已经发疯的女子:“亲,咱能点声吗?”

    场上太热闹,何惜晴不大能听清楚,比原来更大声了,问[她]:“啊?你什么?这么激动人心的时刻,我能不给我加海扬加油吗?你不知道男生都最爱篮球了,这是他们的信仰!”

    好吧,信仰、信仰。

    [她]耳朵快要聋了,再待下去,别信仰了,[她]怕就要残疾了。

    [她]拍了拍何惜晴的肩膀,起身:“我出去一下。”

    “去吧!”何惜晴傻傻的笑着,场上热情飞扬的李海扬是她眼中所有的风景,只盼着[她]赶紧走,别打扰她看风景。

    临走时。[她]好心留了包纸巾给她,附在她耳边道:“擦擦吧,口水流出来了!”

    “谢谢!”她接过纸巾,笑着跟[她]挥手。

    [她]摇摇头:没救了!

    出了体育馆,[她]去卖部买了一瓶水解渴。想着这会儿体育馆中正闹腾,换个空间,让自己耳朵清静清静,于是便绕着学校走了一圈儿,走着走着便开始跑步了,许久不曾锻炼的[她]绕着学校跑了一圈,实在费力。

    没多久,就流了汗,在操场边停下来,喝了口水,看看时间也到换场的时候了,[她]往体育馆走。

    时间实在掐的好,[她]进去的时候,正好换场,球场上人攒动,惜晴喊她:“到我们了,快过来换衣服。”

    “哦,就来。”[她]四下望了望,把水放到一旁的空位上,赶着跟惜晴汇合。

    有人与她擦肩而过,撞了[她]的肩,脚下被人绊了一跤。

    “啊!”膝盖磕到地上。

    “对不起!”熟悉的声音入耳,前不久刚刚听过。[她]抬眸,看向那个撞了[她]的人。

    那人蹲下来,捏着[她]的肩膀,想要扶[她]

    “于欣。”

    “对,是我,夕林你没事吧?”于欣轻佻嘴角,却是一副善意的模样,[她]回头看放在[她]肩上的手,慢慢捏紧,像是要把[她]的骨头粉碎一样。

    “呵呵,你终于是忍不住了!”[她]盯着于欣,眼下场中混乱,谁还有空查她是善是恶?

    她把[她]包围着,所有人若是往他们这边看,都会以为她在帮[她]。她是那么的善良。

    “是又怎样?”于欣冷笑:“珞夕林,听清楚,离珞宁远一点,他是我的!”

    [她]:“你看看身后的那个人是谁?”

    于欣转身,看到珞宁正往这边走来,慌了神,耀眼切齿的看向[她]:“你算计好的?”

    [她]笑,手心擦破了皮,疼的紧。没空理她。

    另一边,何惜晴也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推开于欣,扶着[她]:“你没事吧?”

    “没事。”[她]借着何惜晴的力起身,但突然间,又摔了下去,“啊!”

    看来刚才摔得重了,腿根本用不上力。

    何惜晴突然撤了手,换了一双更有力的胳膊,[她]抬起头,便看到少年蹙眉焦急的模样,许是刚刚从球场上下来,汗还夹在下巴上。

    她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但万般感情都被忍耐,终化作一句“谢谢!”在他扶[她]起来的时候。

    于欣害怕她露出破绽,于是在珞宁耳边急急又了句:“对不起,是我把夕林绊倒的,我刚才没有看到她。”

    那柔弱的眼泪又留下来了,何惜晴受不了,回了她一句:“又没人你什么,你哭什么呀!”

    “惜晴,我……”不远处李海扬也赶了来,于欣忍下泪,向李海扬看了一眼。

    李海扬也是刚下球场,全身湿汗,一股燥热味道。

    引何惜晴嫌弃:“离我远点。”

    “怎么了?”李海扬问。

    “还能怎么样,夕林摔了,”惜晴秒了于欣一眼,甚是厌烦,“于欣你是不好好走路的人吗,你不是平常最举止优雅了吗?”

    于欣蹙了眉,又快哭了。

    “好了,都别吵了。”李海扬朝两个女人喊,一刻都不让人消停。

    珞宁蹲下来,查看[她]的伤口,“划了石子,流了血。”刚想用手帮[她]把边上的血擦去,却被[她]躲开。

    那一瞬,少年的心隐隐的发痛,抬眸看着清淡少女,但那时候他才方知,[她]的眼眸透亮通明,清澈无双,眼眶中明明藏着水,却是倔强隐忍,丝毫不愿被人看透。起码现在并不放心他。

    [她]:“没关系的,我待会儿和惜晴一起去校医室上药,你们继续比赛吧。”

    话音刚落,那个追求[她]的男生跑了过来,冲进人群,大喊:“夕林你没事吧!”

    [她]闭眼,无上心累。磨着牙对男生:“我没事。”

    男生不听[她]的,看到[她]的腿,立马:“什么没事,都流血了,流血了都!我送你去校医室,走!”

    罢,就要拉[她]走。

    “啊!”手腕被珞宁捏住,男生回头,痛的面部狰狞,吓掉几许人的下巴。

    “她腿受伤了,你没听到?”少年清冷声音,带着警告。

    真怕男生的手腕被捏碎,[她]只好出面,把手放在珞宁的手背上,解开了男生的手。

    男生看到[她]竟为了他和珞宁为敌,满心欢喜,躲在[她]身后。

    对视,就在珞宁不解[她]为什么这么做的时候,突然间在[她]的唇角上有了一丝好看的弧度,然后,[她]对他笑,只对他笑。

    [她]:“我让惜晴陪我去校医室,放心可好?”

    声音淡淡的,却透出女儿家的温柔体贴,冲破了燥热攒动的汗味儿,孕育出丝丝甜美的味道。何惜晴和李海扬不由红了脸,相互对望,只因这感觉他们能懂。“夕林!”男生追了出来。

    [她]无奈闭眼,被何惜晴扶着转过身。

    男生:“我喜欢你。”

    [她]:“嗯,知道,所以呢?”

    男生上前一步继续:“你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她]想了想:“你叫金英杰吧。分座位的时候,我看过你的胸卡。”

    [她]看男生,枯瘦的身材,一双犹疑不定的眼,藏在白色镜片后面,叫[她]什么好呢?

    如果因为他的喜欢,而[她]就要接受,那她这一生还要遇到很多人呢,一个个都要接受吗?他把[她]看做什么?

    举一个并不恰当的列子:人们同情乞丐,可以施舍给他零用钱,可谁,因为同情乞丐把自己也变成乞丐呢?

    爱情不能施舍,永远不能!

    “金英杰,我的世界里不可能有你,别妄想了,否则,我的负担会很大。”

    而珞宁在男生追出去的时候,对身旁的李海扬了句话:“我要把我的姑娘留在身边,看着、守着。不能再让别人打扰她了。”

    放学的时候,惜晴扶着[她]走出校门,此时[她]已经换上了长裤。

    惜晴没忍住在[她]耳畔埋怨:“这大热的儿,你穿个长裤,不怕被人发现哪儿不对劲儿啊!”

    [她]摇头无奈:“姐姐,我膝盖上有伤,你觉得穿个短裤,让林叔看到了,比这效果更好?”

    “好了好了,由你由你!”惜晴不话了。可没几秒又提到于欣:“你她是不是故意的,球场上那么多人不撞偏偏撞上了你?”

    闻言,[她]收敛了笑,刚才在体育馆[她]已经算是和于欣撕破了脸,她是什么心思,[她]一清二楚。

    突然间,耳畔传来一阵坏笑。[她]去看惜晴,惜晴却指着远方少年:“你看谁来了?”

    [她]:“珞宁?”

    何惜晴:“是啊,珞宁,你的白马王子在等你呢!我不管你了,我去找我家海扬,拜拜,明儿个见!”

    “哎!”何惜晴把[她]仍下,头也不回的就走了,找她的李海扬去了,真的很见色忘友。

    [她]朝少年走了去,少年已在[她]面前蹲下:“上来。”

    [她]:“干什么?”

    “你腿上有伤,我背你。”他。

    [她]:“不用了,林叔在前面等我,我过来就是要告诉你一声,今可能不能陪你一起放学了。”

    “你上来吧,等见到林叔,我就把你放下来交给他。”少年的声音不容退让。

    [她]终是没了办法,乖乖听从。

    但却在接触他背的那一瞬间,有了前所未有的安心,想闭上眼睛好好睡一会儿。

    “珞宁?”[她]唤他。

    “嗯?”

    “今于欣向你表白,你接受了?”还是问了,但问过之后,又后悔了,整颗心忐忑着,想要在他嘴里得到什么样的答案呢?

    是接受?还是没有接受?

    他接受了又如何?他没有……接受又如何?

    他们正值年少,对情爱懵懂,于欣又是那样一个温柔体贴的形象,如果[她]是男生,哪有不接受的道理?当然,这得建立在[她]不识于欣真面目的前提下。

    珞宁,就不识吧!

    问完了,[她]又要紧自己的牙,干脆咬舌自尽算了,干嘛要问这个问题,万一面子上下不来……

    正当自恼时,少年停下来,问了句:“你呢?你想我答应她吗?”

    “啊?”怎么这个问题又回到了[她]这里?问问题的,又变成回答问题的了?

    “回答我。”少年重申。

    “哦。”[她]愣了愣:“如果我和于欣同时喜欢你,啊不,我我喜欢你,你要接受吗?”

    “不要。”少年根本没思考就了。

    某人恼了,大喊:“珞宁,还我大白兔!”

    “吃了。”

    “吐出来!”

    夕阳笼着他们,[她]趴在他背上,一边画圈圈,一边嘤嘤呢喃:“你过,我当你姐姐,除了我以外你不会喜欢任何人的。怎么这样话不算数?我把我最宝贝的大白兔都给你了,难道还不够诚心吗?”

    [她]不期望少年能够回答,更没有办法告诉他,其实在瑞士这半年来,[她]每都有想他,只是他真的变心了,喜欢于欣,心疼她的眼泪。

    是[她]对自己太过有信心,这段感情怕是要终止了。

    [她]累了,悄悄的,趴在少年背上睡着了。

    肩上传来平稳的呼吸。柔软了少年的心,那是个适合恋爱的季节,彼此都是初恋。

    少年停下脚步:“傻丫头,我不要两个人喜欢,我只要一个人喜欢,而那个人是你,便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