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7第279颗大白兔,珞宁我回来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17第279颗大白兔,珞宁我回来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司机林叔接完电话,正准备开车回家,却在转身上车时,被人叫住:“请问,您是林叔吗?”

    林叔转身,看见一个穿着蓝色校服,背着粉红色书包,长相很柔弱的女孩子。

    长辈对晚辈总是很怜惜的,林叔看到女孩子弱不禁风的样子,心软了些许。回应她:“是,请问你是?”

    “您好林叔,我叫于欣是珞夕林的同班同学,我们关系很好的。”女孩子。

    林叔继续是,看了看,心下想,都这会儿了,这孩子为什么还在校门口逗留,家长难道就不担心吗?

    压下疑惑,林叔问她:“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或者是我家姐出了什么事?”

    林叔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珞夕林的安危,不由的紧张起来。

    女孩子笑笑,用温柔的声音:“没什么,就是看您在这里等,过来告诉您一声,夕林她这次的考试成绩并不好,试卷也都全部做错了,拉了班级的分数,被班长拉住改错去了。所以可能很晚回家……”

    于欣一边,一边留意司机的反应,她想,珞家既然是豪门,珞夕林又是独生女,身为家长一定会很在乎女儿的学习成绩吧?

    如果她把这件事情透露给司机,然后再经司机的口传到珞家父母耳中,不知道珞夕林会是怎样的下场呢?

    不管怎样,她都要试一试。

    林叔一听,便知道这与姐先前给他打电话的内容不一样,虽然不知道姐为什么这么做,可毕竟当着外人面,他是要护着主子的。

    林叔宽厚:“这位姐,你可能误会了,我家姐已经拿到了剑桥的通知书,估计这一学期末,她就要去英国了,这样优秀的孩子,怎么会拖班级的后腿呢,可能是她这半年都在瑞士的缘故,对学业生疏了吧,你既然是她的同学,就麻烦你多帮衬帮衬她。”

    “我会的。”于欣笑。可她没想到珞夕林手里居然有了剑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难怪她才不这么看中这里。

    这笑容背后隐藏着的是深深的嫉妒,掐紧掌心,抬眸,十分为难的看着林叔:“可是……”

    “嗯?”林叔不明白她到底想要什么。

    “您不知道吧,学校这几一直有关于夕林的风言风语。她跟我们班长在一起。

    就是前一段时间班里排练话剧,夕林曾公开过自己的身份。大家知道她是珞董事长的千金后,都对她好的不得了,尤其是男生,我只怕他们对夕林存了不好的心思。

    班长珞宁,虽然学习好,但家里情况不好,现在他跟夕林走得近,又帮着夕林补课,或许存了别的想法也不定,毕竟夕林那么单纯。”

    珞夕林已经有了那么好的条件,如果再让她抢走珞宁,那到头来,她有什么?

    所以,得不到就毁掉,绝不成全!

    “还有,夕林常在班上叫珞宁哥哥,不知道是不是被骗了。”

    林叔听了,立马对这个叫珞宁的男孩反感,他不能当即就表现出些什么情绪,只能笑着应付:“姐大了,有她自己的想法,只要她觉得合情合理就没什么,于姐,您要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

    “好,林叔再见!”望着那款渐渐离去的加长林肯,于欣不知道今过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但话出去了,就一定会有回响,她就不信,珞家那么富裕的人家,会允许自己的女儿跟一个穷子在一起。

    珞夕林你给我等着,不出十日,我定抢走你心头之爱!

    络震庭见司机老林没有把女儿接回来,站在窗前皱了眉。

    拨开左手长衫之下的腕表:“这都几点了,女儿呢?”于是差了身边的佣人:“去,把老林叫过来。”

    司机老林进书房给络震庭解释,络震庭听后,虽然放心了,但也埋怨着学校,都这么晚了,不肯放孩子们回来。

    问完话,老林还在跟前站着,络震庭罢了罢手:“好了,你先下去吧,把你手机打开,留意姐等会儿打进来电话,你再去接她一趟。晚了,一个女孩子家在外不安全。”

    “是,先生。”

    本来要走的老林,突然间又折了回来,有些为难的看着络震庭:“先生,有件事情关于不该。”

    “!”关于他女儿的都是重要事,当然要。

    老林把今下午在校门口于欣对他过的话,重新给络震庭复述了一遍,听得办公桌后面的男人,眉头越皱越紧。

    “老林你出去,这件事情我知道了。”

    司机老林出去后不久,络震庭便拨通了秘书张翔逸的电话,暗中调查了珞宁的家世……

    在阶梯教室里,[她]和他都不曾知道外面是怎样一番风景。只是[她]这半年来拉下的知识太多,他一边给[她]补课,一边给[她]讲卷子中错误试题的改正方法。

    从夕阳下落到碎星满。

    他把阶梯教室里的灯打开了,再次回到[她]身边的时候,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应是累了。[她]忍着心疼,趁他分析题目的时候,看了眼腕上的表,都八点半了,百达翡丽镶钻女士手表,在灯光照射下发出璀璨的光。

    [她]偷看他一眼,他还是专心的在做题,不一会儿便把分析好的一道二次函数解题思路,放到[她]面前:“你就照着这个做,这些题都是一个类型,多做几遍,以后就不会出错了。”

    [她]接过那张演算纸,上面留有他清隽的字迹,每一步思路尽可能写的清楚易懂。

    [她]终于开口:“这些我会看的,你要不要休息一下,或者做自己的作业。”老师的作业布置了一大堆,但从为她辅导作业开始,到现在他的作业一字未动。[她]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心高气傲的[她]向来不喜欢欠人的,即便是身旁这个日后会成为[她]丈夫的男人,[她]都分的很清楚。

    闻言,他却笑了。像是看到[她]终于开窍,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少年穿着白衬衫,嘴角带着笑,咧开一口亮亮的白牙,灯光晕托,身影有些单薄,但那清俊的眉眼却好看的紧。

    薄凉的眼神里开始有了暖,那一刻定格成[她]青春记忆里,最好看而不准备忘记的人。

    他:“你若不想我累着的话,就赶快把这张卷子做完吧。升高三的时候,我希望我们还在一个班。”

    一中一到五班都是重点班,剩下的都是普通班级,如果流落到普通班,考大学就危险了。

    [她]窃了一声,不以为意:“这不正好,你跟于欣在一起,我不打扰你们。”低头,去做自己的题。

    他停下笔,看了[她]一眼,眼神变得暗淡,没什么,只那一声叹息,怕是永远都是自己的秘密。

    晚上九点,终于他们把所有的错题都改完了,收拾书包,起身离座,走到教室门口,[她]亲眼看着珞宁把门打开。锁了一晚上的门,在他的手中当的一声,像变魔术一样不可思议。

    “这门认人。”[她]看着他。

    他只是笑,没有回答。

    要出去的时候,却被他拦住。[她]不解:“怎么了?”

    他在[她]面前摊开手掌:“你刚才要给我钱的,给我吧!”

    [她]:“什么钱?”

    故意佯装不懂。

    他把手放在嘴巴上咳了咳,双手负后,像个老学究的样子,模仿她之前过的话:“你不是也看上了我的家世吗,要多少钱,出来,我给!”

    这下轮到[她]咳了,红着脸故意打岔:“你看晚了,再不回去都赶不上二路汽车了。”

    完拎着书包就跑进了夜幕里,气话你也相信啊,珞宁你这个笨蛋!

    夜班公交车迎来了今晚上最后两位穿着校服的中学生乘客。他们坐在最后面的位子。

    中年司机在观后镜里观察两个青春年少的孩子,刚开始,男孩子喋喋不休的跟女孩子话,听内容全部都是学校的东西。课本上的。

    二次函数、正弦余弦、椭圆、回归线……再到后来交流电,直流电,全是理科生的内容。

    可这明明是两个非常好看的孩子呀,诗情画意的。

    女孩静静的听着,嘴角挂着笑。

    再后来,男孩累了,就抱着书包靠在女孩的肩膀上睡着了,女孩儿也不觉得生涩仿佛习惯了一般,胳膊支在玻璃窗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入了神。

    再过一站,女孩回头,似是试探男孩睡沉了,轻轻挽着他的胳膊,掌心与男孩儿契合,好像放了一个什么东西在男孩的手里,叫他握紧。

    最后,女孩把男孩头扶正,把书包垫在他头下,起身朝他走过来。

    女孩:“叔叔,等一下我同学到站了,麻烦你把他叫醒,我就在这站下车。”

    “好。”司机应着。

    [她]下了车,透过车窗看着熟睡的少年,他累了。就在刚才,[她]把一颗大白兔放到他手心里,对他:“第279颗大白兔,珞宁,我回来了。”

    上海的夏夜,一向燥热,[她]最是不喜。宁可长途跋涉,翻山越岭去瑞士赏雪。但今夜,心境竟不同了,就像从未觉得上海这么可爱过,风都可以暖心。

    回头,[她]掏出手机,拨通了林叔的电话,报备了所在地址,让他来接她。

    珞宁醒来的时候,公交车上只剩他一人,着急之下,他问前方司机:“师傅,跟我一起上来的女生呢?”

    司机师傅笑:“她早就下车了,临走时还嘱咐我到站时一定要叫醒你。”

    他了然,身子向后仰,用手贴在额头上,埋怨自己睡过了头。可没多久,他就觉得这手里面好笑握着什么东西。

    展开手心一看,一颗大白兔躺在里面。

    他笑了,眼里有着春暖花开的明媚。

    “停车。”他告诉师傅。少年怀着青春的一切美好愿望,一心想[她]应该还没走远,可以追的上[她]。

    [她]确实没有走远,下车之后,他往回走,沿路四处张望,寻[她]的背影,在这座不夜城里,街道两旁的路灯都散发着温暖的光,赐予他宠爱。

    他在街尽头看到了等待的[她],想开口却无法开口。

    [她]在等,但并非在等他,一辆加长版的林肯停在[她]面前,司机从车上下来为[她]打开车门。

    [她]笑着接受,一切是那么理所当然。

    那一刻,[她]是否愿意回头看一眼,身后还有一个他?

    那一刻,他也终将明白,他与[她]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就像前方路灯射下来的光束,隔开了[她]和他的世界。

    而他,如果想要护着[她]的美好,必须付出些什么……

    ------题外话------

    这篇,我想再给个名字叫年少的爱,你们觉得应景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