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6返校,谣言四起第八小结必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16返校,谣言四起第八小结必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她]回来的时间是在高二要升高三的尴尬坎儿里,那时候学习已经很吃紧了。

    对于[她]的突然消失又突然归来,学校里有很多传闻,但传的最广的一种是某部分同学的仇富心理,他们[她]家中有钱,富贵人生都安排好了,自然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根本不用担心前途的问题。呵呵,是吗?

    随便!

    这就是[她]的态度。

    模拟成绩下来之后,[她]的成绩不高也不低,勉强混在班级前十名开外,十五名之内,全校排名前五十稍险的位置。

    分座位,惯例是按照成绩的。于欣这次考得很好,班级第二,年级十五,理所当然的跟班级第一、年级第一的珞宁同学坐到了一起,成为同桌。

    紧接着是惜晴和李海扬成绩第三第四,[她]早就被甩到八百米开外。

    排座位的时候,[她]跟一个并不怎么认识的男同学坐到了一起,这位男同学听也是高二才转过来的,难怪[她]对他没什么印象。

    上课的时候,如果不愿意听课,[她]就趴在桌子梦周公,一八节课,总有七节半[她]是在睡觉的。

    睡得何惜晴和李海扬都急了,问[她]到底为什么,[她]呵呵一笑,对他们:“去瑞士久了,时差倒不过来,倒时差。”

    这句话也正好验证了同学们的风言风语,有钱人家的女儿不用愁。

    上课,[她]在睡觉,而[她]的同桌不仅没叫[她]而且还用书帮[她]挡住老师巡查的视线。某一瞬,[她]突然醒来,看到温柔为[她]服务的同桌,笑了:“你也知道我是首富的女儿是了?”

    男生囧。

    [她]摸了摸他的头,转身睡去。

    那一,本来好好做作业的珞宁,突然间摔了笔,怒不可言……

    “你到底要这种状态到什么时候!”下午做值日,何惜晴和李海扬把[她]堵在座位上,不让[她]回家,像个老父老母一样,要跟[她]问个清楚明白。

    那时[她]刚睡醒,朦朦胧胧的打了个哈欠,一边收拾书,一边懒懒的开口:“你们干嘛呀,林叔还在门口等我,我要回家。”

    “等等。”李海扬把一张试卷拍在桌子上,厉声道:“珞夕林看看你做的卷子,全部都是错的,根本不及格!”

    [她]抬眸睨了李海扬和惜晴一眼,心知他们都是关心[她],可是[她]却不在意,拿过那张卷子,了句:“错就错了呗,能怎样?”

    [她]将书包揽在肩上,起身。

    刚好有两个打扫教室的女生走过来,看了[她]一眼,走过,目光不削。这下可把[她]惹毛了,火气蹭蹭往上蹿。

    “喂,你俩给我站住!”

    “怎么了?”那两个女生回头,挑着嘴角。

    [她]走上前,将两个女生打量了一眼,“呵,长得也不怎么样嘛!”[她]话的语气,行为,像极了校门口的混混。

    惜晴和海扬站在[她]背后双双蹙起了眉头。

    “你什么?”俩个女生感到挑衅,上前找[她]理论,“珞夕林,别以为我们不敢怎么你,你不就是仗着家里有钱吗?拖我们的后退儿。”

    [她]笑:“老娘家里有钱怎么了,你家里没钱嫉妒吗?你们投胎不好怪谁啊!”

    “你!”女生气结,另一个女生拦住她开导:“别理她,不要脸!”

    [她]:“你他妈再给我一遍,你骂谁呢!”

    何惜晴和李海扬终于感觉形势不对,上前拦[她]:“你半年不在,跟他们也不熟悉,别理他们了,回家吧。”

    何惜晴也对那两个女生:“今是你们做值日,干好你们的事情就行了。”

    哪知那两个女生依旧不依不饶的:“何惜晴,你学习好,我给你几分面子,但她算老几,学习成绩差就算了,脾气还这么坏,当全世界都欠她的吗,千金大姐。”

    [她]恼了,推开何惜晴,大步上前:“你再他妈一句,我撕烂你的嘴!”

    “你敢!”女生上前,做出一副就让[她]撕的模样。

    贱人!

    “够了!”教室门口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折了回来,但,还有跟着的人……于欣

    白衬衫、牛仔裤、肩上背着书包的少年拧着好看的眉走了过来,身后的人也跟着他的步子。

    于欣比[她]会为人,看到俩打扫卫生的女生微微一笑,礼节妥帖。那俩女生也像看到偶像一样,脸上蹙起一团团红晕。亲切的喊她:“于欣。”

    于欣笑,放下书包,对那俩女生:“我跟你们一起打扫可以吗?”

    俩女生倒是局促不好意思了:“于欣不是你值日,我们来就好。”

    “没关系的,”于欣拿走其中一个女生手里的扫帚,“走吧,我们去打扫卫生。”

    回头,她看了少年一眼,温和模样似在让他安心。

    [她]看了,不由一笑,这模样可真像夫妻啊!

    惜晴在一旁注意到[她]的行为,趁着少年不注意的时候,故意撞了[她]一下,并摇头提醒:没有的事儿。

    现在教室里只剩下他们三个人,少年将那张满是红笔勾叉的卷子从李海扬手里取过来,看过一眼后,拽着[她]走出教室。

    身后,何惜晴和李海扬对视一眼后,笑了,异口同声:“有救了!”

    他们这一路嫌少理会旁人的目光,少年拉着[她]走在前面,[她]跟跑在后面,经过于欣和两个值日生的身旁,[她]故意看了他们一眼,嘴角勾起,将适才的不削分文不差的还了回去。

    当然,也包括了于欣的做作。

    他们如一阵风离开后,于欣愣了。这半年来,为了追珞宁,她用心学习,赶上他。几乎班上所有的同学都知道她和珞宁之间存在某种朦胧的关系,他们不点破,就觉得两个人很配。

    那两个值日的女生来到她跟前,朝[她]的背后瞪了一眼:“真不知道这个珞夕林有什么好,一回来就跟你抢男人,难道珞宁也看上了他们家的钱?”

    女生自顾自的着,完全不顾于欣已经煞白的脸。等她转过身看到于欣的时候,才认识到自己错了,急忙道歉。

    “别胡了,我跟珞宁没有那层关系。”于欣弯腰扫地。那个女生也讪讪离去,周围无人的时候,于欣抬起眸,望着[她]和珞宁离开的方向,指甲掐进掌心。

    好恨!

    这半年来的辛苦,绝不能让珞夕林回来搅了局,于欣,你记住,你不是为他人做嫁衣的!

    珞宁把[她]和他锁进了阶梯教室里。

    “你干什么!”[她]去开门,但门已经被反锁,[她]拧了半都开不开。

    少年把书包扔在椅子上,摊开[她]勾满叉号的试卷,冷声开口:“过来,把卷子上所有的错题都改一遍。”

    “我不!”[她]拒绝,继续去拧门。帽儿扣,手都拧红了,还是打不开。[她]恼了,转身看着他:“把门给我打开!”

    少年两手一摊:“我没钥匙。”

    “没钥匙你锁门干什么呀!”[她]往门上,狠狠地踢了一脚,满心满眼的排斥:“我不要跟你锁在一起,我要出去,我要回家!”

    他以为[她]只是在刷性子,没想到竟一发不可收拾,少年从台阶上下来,抓住[她]的手腕,好看的眉峰蹙起,压着怒意:“我再最后一次,过去把卷子上的错题改完!”

    “我也了不要!”[她]蛮横的将他推开:“珞宁,半年前我已经的很清楚了吧,你不是我哥哥,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她]的委屈,[她]的难过在这一刻全数爆发,含着诋毁他的口气:“哦,我倒忘了,我曾过,我是首富络震庭的女儿,怎么,你也看上我的家世,想方设法的对我好,想在我这儿捞点好处?吧,要多少钱,我开张支票给你,价码随你填!”那日分明是晴,载满希望。可是少年的心却裂开一道口子,有温热自心房决堤涌出。

    真想不到,半年的思念,回头来却换取这般决绝的回答。何必呢?

    耳畔有风沙沙作响,引少年回头,便看到桌子上那张单薄卷子卷起的页脚,少年狠了下心,两步并一步,走上前,拽着[她],把[她]按到椅子上,在[她]身旁空出来的位子上坐下,堵住[她],拿着那张批花了的卷子,挡住伤心的眉眼,“今我和你一起,把这张卷子改完,你什么时候做对了,我们就什么时候回家,如果一晚上都没做对,我们就一晚上都待在这里。”

    “你!”[她]恼他,但除了发这个单音节,竟也不知道该什么了,想起还在校门口等[她]的林叔,从书包里掏出手机,给他打电话:“喂,林叔,今学校里做值日,我可能要晚回,您不用等我了,待会儿我坐公交车回去。”

    “好了,开始吧!”[她]对少年,只是那个时候,存在多少无奈与纵容[她]又怎么察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