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5红宝石,女儿石五六七小结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15红宝石,女儿石五六七小结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瑞士时间下午2:30分,[她]陪母亲看了一场珠宝展,有些的窃喜,因为这是在父亲不打扰的情况之下,[她]和母亲共享的时间。

    你母亲很珍贵。这是从父亲一直对[她]的一句话。到现在年华17载,[她]已耳熟能详并习以为常。

    展厅里大多展示一些高档珠宝首饰,从路易十六、波旁王朝、到维多利亚时代、玛丽三世、伊丽莎白一世统统都是皇室留下来的珠宝首饰,透过那一件件璀璨的珠宝,向参观的人展示着那个时代的辉煌与荣耀,还有……极度的奢靡。

    这些都是从历史书上读到的东西,[她]虽不喜一个国家的奢侈浪费,到头来都是搜刮民脂民膏,但无法否认,那些首饰的确精美动人。

    [她]随母亲来到一个展柜前,看到一挂通体闪耀着红色石榴般鲜艳色泽的宝石项链,不由停下脚步,与它隔着玻璃静静的对望。

    那红宝石响亮别出心裁而灵动,竟让[她]不知不觉间生出了一种亲切感,仿佛前世熟知一般,唇角渐渐上扬,连[她]自己都不曾察觉。

    母亲在[她]身边停下来,顺着[她]的目光,知了[她]的心意。温柔的眸里劝都嵌着[她]精致温柔的眉眼,往往宝石都有灵性,都在寻找它的有缘人。她想,她的女儿戴上了这挂项链一定很美。

    [她]却不知母亲心意,如水般的眸从那宝石上移开,淡淡了句:“妈妈,能造出如此细致的宝石作品,那位工匠该是如何的细腻雅致?”

    话落,[她]随母亲去别处观看。母亲却格外留意[她]给出如此评价的宝石。瞒着[她]与那展厅老板商议,最后以1700万的高价买下它。

    那时,是2006年。

    夜,[她]入睡之后,母亲跟父亲在他们卧室里私语。

    母亲把项链拿出来给父亲看,并透露出她自己的用心。

    母亲:“她是我们一手宝贝到的女儿,我们给她这世上最好的一切,包括爱情。震庭,我们必须承认,女儿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当年抱在怀里的那个丫头了。明年夕林就18岁了,她将会是一个成年人,有自己独立完整的思想、人格。

    我们能给她好的物质生活却不能包办她的爱情,但作为一个母亲,我希望,我的女儿将来能够遇到一个视她如生命一般的男子,为她建筑一座宫墙,护她无忧生活。”

    母亲低眸看着手里的项链,对父亲:“买下它的时候,我并没有告诉夕林,我想给女儿一个惊喜,把它作为婚姻的礼物送给她。”

    那钻石在灯光里发出熠熠的光彩,璀璨通透,可喜极了。母亲靠在父亲的怀里,闭上眼,把她一生的愿望都许进了红宝石里,封锁、长留。

    父亲揽着母亲,眼眸深邃有质,他:“会的,我会给我们的女儿保驾护航。”

    那时[她]在睡梦中,怎知父母已经为[她]打算好将来。父亲重诺,尤其是对母亲、对自己。

    后来,父亲拿着这份诺言去衡量珞宁,得出的结论是,他并不是他心中合乎标准的女婿。这就代表着,珞宁若想娶[她],和[她]在一起,还有很长一段的路要走。

    而那段艰辛的路程,[她]并没有陪他。

    (六)传闻中,珞家娇女

    父亲的事业版图跨越国度,几乎每个国家都有他的产业。瑞士也在其中。他们去的时候刚好迎上父亲在瑞士苏黎世分公司年会。

    作为公司掌舵人的妻女,[她]和母亲陪着父亲一同出席参加。那,他们先到达位于苏黎世的一栋德式风格的别墅里。当晚,父亲亲自送来两套限量定制的礼服,一件给妻,一件给女。

    有时候,[她]会觉得,父亲是最会宠[她]和母亲的男人,他会用心打造出最漂亮的衣裙,用爱去守护她们。

    试衣间里,穿着一身白色西装,勾勒出修长身线,接近完美的父亲,笑着朝[她]和母亲走来,老远,他就:“我的两个宝贝,换好了没有?”

    母亲在镜中笑他,明媚的眼眸中却又带着温柔宠溺。唇角晕开一抹笑,转身朝丈夫伸出手。

    [她]只能在一旁泄气,看着父亲把手放到母亲的手心,是那样的熨帖,相合。父亲的目光腻在母亲身上,只因母亲今晚穿的实在很美,水蓝色的拖尾裙,胸前一字v领,有钻石镶嵌,将她的温婉大方,展现的淋漓尽致。

    父亲没有把母亲往老字上面打扮,在他眼中,母亲永远是他最爱的女孩儿。

    父亲与母亲深情对望,父亲:“好美,我的嘉柔好美!”

    母亲含笑不语。

    咳咳!

    [她]在旁边吭了声,走进父亲的视线问:“爸爸,那我呢?”

    父亲笑,与母亲对视一眼,知晓女儿醋意,便走到[她]面前,捧着[她]的头,在额上亲吻,:“你也很美。”

    都很美!

    年会开始,父亲携母亲上台致词。[她]则站在台下人群中倾听着。当光线落在他们身上时,[她]看着默默守在父亲身边的母亲,再看着从一开始,就牵着母亲的手一刻都为放开的父亲,心中竟升起一股自豪感。

    琉璃灯,通亮整间宴会场,亦然落到了[她]的眼眸深处,使目光晶莹璀璨,[她]想,[她]生在一个很完美的家庭里,[她]的父亲和母亲,每一都在教[她]如何去爱,如何保护爱。

    父亲对着话筒,了他最想的话:“今我在这里,并不想我自己创造了多么大的丰功伟绩,只想一句。”他把目光投向了身旁的女人,笑了:“我要感谢我的妻子,从相遇相识到相知相爱,以及……”他把目光投向了台下的[她]带着满满的期待再次开口:“我们的女儿,我所有的成功和幸福都是我妻子带给我的。我今日的成就亦有她的一份。结婚二十年,我们的女儿都已经十七岁了,就是底下那位穿白色礼裙的女孩子,”父亲骄傲的:“她漂亮吧?”

    众人将目光投向[她]却听父亲又神补刀了句:“可是我还是觉得,我女儿,没有我妻子漂亮!”

    [她]汗!

    低头,遮掩眉眼,牙齿磨得霍霍响。暗骂父亲这招太损了。

    众人又笑,其实珞董的女儿已经是倾城色了,可是奈何,在他心中,妻子的分量高于女儿呢?

    所以,姑娘你认命吧,那就是你的父亲。

    许是怕女儿尴尬,台上的父亲跟女儿开起了玩笑:“夕林,我的女儿,虽然你不像妈妈一样漂亮,但爸爸依旧宝贝你,我的掌上明珠。”

    父亲的这句话是用德文的,低沉而富有情感,好听极了。怪不得妈妈会被爸爸骗。

    台上的男子深情的吻了他的妻子,宣布宴会开始。

    因为父亲,[她]在瑞士分公司的年会上出尽了风头,有不少公司前辈上来与[她]打招呼,并借机考验[她]对公司事务的掌握程度。毕竟[她]是络震庭唯一的女儿,将来亿万财产的继承人。他们必须评估,等老董事长退了之后,他们是否还会对这个女孩尽忠职守,付诸年华。

    [她]自然知道这帮人的心思,[她]是络震庭的女儿,顶着这样的光环,怎么可以给父亲丢人,[她]站在那帮元老中间接受考验,流利的德意法三种语言自如切换,扎实的商业功底,成熟的见识,老练的口气,不用费多少力气,便为[她]赢得了现场的掌声。

    父亲牵着母亲的手,站在场外,那双眸掺着欣慰,一旁母亲扬着一张笑脸,依偎在丈夫怀里,看着个性飞扬的女儿,握紧丈夫的手,契合的感情线,缠绵的温暖,饱经时光厚待,在这一刻尽数化作岁月的温暖。

    背后,似是被一束目光久久的关照着,[她]察觉到了,转身,看到人群之外的父亲和母亲,侍者从父亲身边经过,父亲取了一杯香槟,朝[她]高举,杯体微微倾斜,表示祝贺。

    [她]脸颊处旋出酒窝,笑了,很开心。

    那一晚,参加年会的人都记得,珞家有娇女,名唤珞夕林。她的娇,并非源自女儿本身的娇气,而是骄傲。是毫无讽刺意味的骄傲。

    珞家娇女,珞夕林。

    (七)回国,还是主动提出的

    [她]要求回国,而且还是主动提出的。

    为什么会这样,出来原因实在虐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心脏射了个穿孔。

    原本约定好,半年时光在瑞士赏雪散心,可到了之后,才知道,赏的是瑞士的雪,散的是爹妈的心。

    [她]爹和[她]妈最爱在雪地里牵着手,回忆当初的青涩年华,有有笑的就好像在[她]面前重新恋爱了一遍。[她]只能当个场外观众听着。

    爹和妈买了菜回家,便腻在了厨房里,他们家的饭,总是吃的很晚,有一次[她]实在饿得不行了,跑去厨房偷瞄了一眼,结果看到了许多少儿不宜的画面。

    咳咳

    也不能是多么少儿不宜吧,且听[她]将苦水慢慢吐来。

    厨房里,妈在做饭,爹却围着妈转。从背后拥着妈,仿佛妈是才第一次进厨房的姑娘,爹怕妈伤着,教妈握着刀柄切着菜。

    [她]实在受不了了,倚在墙上,环着胸,嫉妒的血压飙升。

    回国,一定要回国,不让不被饿死就要被虐死。

    回国的前一,[她]依旧搬个凳,坐在家门口看雪。那是[她]离开之前,最后一次再看瑞士的雪,怎么着也得珍惜。

    姑娘意境正好,[她]爹就出来了。端了一杯热牛奶给[她],杯子是那种手工陶瓷的,是前些日子,[她]和爹妈一起动手做的一套家人杯。

    眼下[她]看到这个,[她]称是虐狗第n式,珞氏女叹了口气,吹了吹牛奶冒出来的白色的热气,喝了一口,感叹自己的人生是何其的不幸。

    “哎……”命不好啊!

    “怎么了?”[她]爹听见[她]突然很悲伤的叹气,不禁好笑起来。

    [她]坐在凳上,穿白色羽绒服,露出两只手捧着牛奶杯,抬眸看[她]爹,[她]爹一只手搭在[她]肩上,另一只手拇指和食指扣着杯环,杯子放在嘴边,悠远的眺望远方,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仿佛跟[她]话就只是捎带的事儿。

    [她]有些失落,拽了拽爹的衣摆,把他的视线引过来。

    “爹。”[她]望着爹,眨着可怜巴巴的眼睛。但此举却吓了[她]爹一跳,但[她]爹的眼里并没有露出多少吃惊,状态维持的很好,喝着牛奶,轻描淡写了一句:“你们这帮孩子,就是穿越的电视剧看的太多了,不学好。”

    [她]听了,磨牙嚯嚯。心道:还不是被你俩给逼得,我差点都要唱白菜了,有你们这样当父母的,把白菜不当菜,整日喝蜜腻味的吗?啊?啊?

    后来,爹不跟[她]开玩笑了,蹲下来问[她]:“不是想到瑞士来看雪吗,怎么这么快就想回去了,连瑞士都不合我宝贝女儿的心意了吗?”

    爹看着[她],[她]把头歪在爹的肩膀上,嘴角一抹淡淡的笑,存了戏弄的心思:“爹爹,你你和娘亲的关系这么好,你这么爱娘亲,为什么这么多年就只有我一个,不再生个弟弟妹妹什么的?”

    变换了姿势,下巴支在[她]爹的肩头,捏紧嗓子,用了台湾腔。那时候,台湾偶像剧大批引入内地,前有《王子变青蛙》后有《微笑a》再有《爱情魔发师》一个紧接着一个,连环轰炸十几岁的她们的少女心。

    之所以想起用台湾腔,因为[她]觉得台湾女生起话来声音嗲嗲的,好玩儿,好听。

    结果被[她]爹**裸的给嫌弃了,看[她]一眼,伸出食指和中指,放[她]头上,轻轻一推,[她]的头就离开了他的肩膀。爹微怒:“你走开!”

    [她]笑的不亦乐乎,因为[她]爹有洁癖,除了妈以外,不让任何女人碰,[她]还记得时候,[她]爹上电视接收采访,主持人就问他:“珞先生,您生意做的这么大,外界传言,您已与发妻离婚,独宠在您身边,帮着开疆扩土的秘书陈女士,并且被记者多次拍到您二位之间有亲密举动,请问传言是否属实呢?”

    你猜[她]爹怎么的?

    [她]爹:“我觉得工作跟感情应该分开来看,工作上我的秘书确实是我的好帮手,但我不能因为她是我的好帮手,就让她帮到家里来啊。我的家里,已经有了一个暖心的妻子,所以我是大后方稳定,才能做出这么好的成绩出来。还有……”[她]爹对准镜头,撩人一笑:“我这个人有洁癖,除了我老婆之外,不想让任何女人靠近我。”让[她]想想,这是几岁发生的事儿来着?

    哦,对了,九岁。

    那时候,[她]跟妈在电视机前看着,[她]色[她]爹,邪魅坏心眼,主持人阿姨,反应太迟钝了,连被[她]爹讽刺了都不知道,瞟了妈一眼,妈也不笑,安安静静的看着电视里的丈夫,只是仿佛那镜片不存在似得,夫妻俩深情对视。瑞士雪景,[她]爹告诉[她]:“女儿啊,你知道一个女人生孩子要经历些什么吗?”挂在爹嘴角的笑容渐渐隐去,“全身的骨骼重组,从鬼门关里走一遭,险些回不来。”

    仿佛是一种无法描述的恐惧,[她]爹再也不愿去回忆,摸了摸女儿的头,“进去吧,看看你妈妈睡醒了没有。”

    瑞士回中国的飞机上,[她]单独坐一个位置,一双眼睛守在前方的父母身上,父亲的肩背很宽,张开手臂,将母亲揽入怀中。母亲就在父亲的怀里,给[她]留下了温柔的背影。这一幕,温热了[她]的眼眸。

    许多年之后,女儿珞伽凝将外公和外婆的故事编成成书。[她]带了一本去给英国的父亲,跟他谈起了当年飞机上看到的这一幕,父亲才告诉[她]:“当年,你母亲是个极其要强的女子,本来打定了主意一辈子不结婚不生子,”父亲深深的望了[她]一眼,双眸通红:“是我爱上了她,腻在她身边一辈子,这才有的你,我只记得一句话,当年你母亲怀上你的时候,曾对着镜子‘孩子,我把你留给你爸爸,请帮我好好照顾他。’后来,你母亲生你的时候,难产大出血,可把我吓坏了。当时,连医生都下了病危通知书,你母亲如果再不醒来,就让我做好准备……失去她的准备。”

    “那后来呢?”她问。

    “我不相信这些,我那么爱你母亲,我不相信她真就忍心离开你和我。”父亲用手绢试了一把泪,“我守在她身边整整四四夜,等到第五早晨的时候,她竟奇迹般的醒了,我趴在她怀里哭,并发誓,这一辈子就只生一个孩子,再也不能失去她了。”

    你母亲却笑着安慰我:“你真是个孩子!”

    2016年母亲乳腺癌去世,父亲的爱还是没能留住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