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3话剧,布局首订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13话剧,布局首订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学校为校庆30周年,准备筹办一台晚会,要求各个班级积极组织参演,并于一个星期之后在校礼堂公开演出。

    三班向校领导递交了节目名单:话剧《白雪公主》

    可眼下问题来了,一中两个鼎鼎有名的校花都聚集在一个班,该选谁演白雪公主呢?

    论学习,于欣略高珞夕林一筹,论长相,夕林似乎比于欣好看些。论人缘,夕林跟人好相处,但好像男生们更欣赏于欣。

    再者,夕林琴棋书画很好,平日里的性子又是大大咧咧,这又似乎与白雪公主温婉的形象不符。

    综上所述,一大堆似乎好像,同学们为难了,一双双眼睛眼巴巴的望着夕林:似乎好像于欣更合适。

    时间紧迫,为了不耽误大家进程,珞夕林只得咬牙狠下心肠:我退出。

    但身为一中才女的夕林,就算不能参演白雪公主,也不会变得毫无用处,她和李海扬一起负责整台话剧的音乐部分。

    欧欧……

    宣布完之后,文艺委员把自己的脸打的呱呱响。谁都知道珞夕林和李海扬刚刚闹分手,现在又把两人安排到一起,一下子就撞到枪口上,怎么不闹心呢?

    学习委员瞪眼,忒文艺委员:“你子找刺激是不是!”

    可奈何,珞夕林坐在座位上坦然高举起手,明媚的脸上笑语嫣然:“我没有异议。”

    靠后一些位置,李海扬竟也举手:“我也没意见。”

    众同学泪目,望着俩人:你俩到底搞的哪一出?

    [她]不理会这些,坐在座位上仔细做作业,较之平日的玩世不恭,安静的好似淑女,知书达理,确实让人有些刮目相看。

    同学纷纷猜测:难道是失恋造成太大的心理创伤,珞夕林要化悲愤为力量好好学习了?

    疑云四起,连坐在[她]身旁的少年都有些看不明白,不过也是好事,[她]总算知道学习了。

    少年用老父一般的心态去看着低头认真做作业的女孩儿。

    只是他俩这几日的话并不话,理由他知。

    大抵是因为前些日子他没有帮[她]害[她]被化学老师批评那事儿。如今不管真理偏向哪一方,反正[她]从那一之后,就再也没有理过他。

    少年心里过意不去。

    过了些时候,夕林的题做的差不多了,合上练习册起身伸了个懒腰,便对邻桌的女同学:“我要去礼堂排练了,你要不要一起去?”

    “好啊!”女生是夕林的迷妹,知晓她钢琴弹得好,对她崇拜的不得了。

    俩人相跟着着走出了教室。从窗户旁路过自己座位时,[她]用眼角余光往里瞥了眼,刚才话的声音够大够清晰,他应该能够听得到,也会……跟来吧?

    会来,因为他可是白马王子呢![她]心里讽笑一声。

    走进礼堂,李海扬跟何惜晴成双入对,虽然两个人在距离上站的远,保持安全距离,但偶尔、不经意,四目相对,擦肩而过……

    啧啧

    这狗粮撒的好啊!

    [她]走过去,展开双臂从身后搂住二人,唇角含着笑,左看右看,“拿弄啥勒?”

    李海扬用乐谱遮住俊脸,一声无奈自鼻孔缓缓晕出,惜晴低眸羞红了脸。

    “我们在讨论音调。”何惜晴急忙解释,这会儿礼堂人正多着呢,被人看见了,尤其是校领导,又该叨叨了。

    “哦……”[她]看着何惜晴手上交出来的乐谱,尾音拉的特长,好像是明白了点儿。

    讨论乐谱就讨论乐谱吧,不过我提醒二位,可别讨论的太过明显了,[她]用手划拉着周围三三两两的人群,这儿人可多着呢!

    言罢,便走到钢琴前,初试音调。

    [她]的钢琴可是过了级的,放眼整个上海市名媛圈子里论琴艺没有一个人能比得过[她]。

    刚才还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坐在钢琴前立马变得端庄大方,让人移不开目,李海扬看到这一切,不由摇摇头:大宝啊!

    惜晴站在一旁羡慕附和:李海扬这是你的最人话的一回。

    李海扬皱眉加吃醋,奈何惜晴这下子偏不理他,低头专心研究乐谱。

    正当此时,白衣少年走了进来,穿着清爽的白衬衫,牛仔裤,帆布鞋。眉眼清傲,帅气逼人。

    激动的某个正在舞台上布置画布的男娃娃,朝台下偏右边的钢琴位置上的[她]大喊:“夕林,你哥哥来了!”

    闻言,乐声戛然而止,[她]停了下来,将目光转向门口那少年。

    眼波平静,似根本不认识这人。

    嗡的一声,[她]复又将手放在钢琴键上,似是要借助钢琴起身,突然之间,竟朝那娃娃破口大骂:“林凡,姑奶奶是姓珞,难道这下间姓珞的男人都是我哥哥?你家做的是媒体行业,你他妈怎么就不查查络震庭除了一个女儿之外,何曾有过儿子,你个死心眼的傻逼!”

    那个男娃娃被骂的一愣一愣的,看着台下,慌张无措。这一切都源于络震庭这个名字在上海市上至80岁老人,下至3岁孩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首富、慈善家、著名企业家、全中国将近一半的企业都在他手中握着,名副其实的成功人士。

    珞夕林竟然是络震庭的女儿,首富的千金,之骄女。可想而知杀伤力有多大?

    就刚才那个娃娃,他们家里前不久刚得到络震庭一笔资金支付,用于公司资金流转,目前络震庭是他们公司最大的股东。

    完了,他可把大股东的宝贝女惹下了!

    惜晴和海扬因为早已知道[她]的身份,所以并不震惊,倒是李海扬看到身旁少年脸色不太对,便拍了拍少年的肩膀稍稍安慰,就和惜晴一起上前,解决问题,缓和尴尬场面。

    惜晴走到[她]身边,遮住她的脸问:“你到底在闹哪一出,不是好了,我们在学校不公开身份吗?”

    “公开了有什么不对?”[她]反击,将目光狠狠地瞪向台上被李海扬照顾的娃娃:“谁叫他们瞎了眼,强按一个哥哥给我,糟心的!”

    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那之后,学校里一时间基本上有钱人家的公子姐身份背景都来了个大公开,谁谁谁是哪家的少爷,家里有多少资产,谁家在海外开了分公司,谁其实是红三代,军二代,等等等等大猛料应接不暇。

    就连刚才吵架的习委员家境也是相当的好。最后下定结论:一中风水好,是个卧虎藏龙的好地方。

    这些于欣正心烦,她竟不知道珞夕林竟有这么强大的背景,藏得也太深了。

    但是既然[她]已经不喜欢李海扬了,那么[她]的下一个目标会是谁呢?

    “珞宁?”于欣想,但很快又摇手否决了,“[她]刚才还吵嚷着他们不是兄妹,极力撇清与珞宁的关系,怎么会是他呢!”

    于欣坐在寝室下方的床上,笑话自己太过多心了,“珞宁只是一个穷子,[她]家里那么有钱,怎么会看上他呢,除非脑子进水了。”

    进班之前,于欣就已经把李海扬、何惜晴、珞夕林、珞宁的关系查了个清清楚楚。每一次,当寝室的同学都睡下之后,她才起身,慢慢穿上衣服,点亮一盏台灯,将塞在枕头底下写好的纸拿出来。

    那上面早已楚河汉界,泾渭分明,要动哪一个,联合哪一个,于欣都画的清清楚楚。眼下寝室里没人,于欣又把藏在枕头下的那张纸拿了出来,找来圆珠笔将李海扬圈起来,打了个大八叉,意思是出局了。

    珞夕林不要的东西,她也不会稀罕!

    至于珞宁,一直在她名单上的待定位置,她用圆珠笔又画了几个虚无的圈圈,正思考着他的价值。

    少女温婉柔情的眸,于最深处添了一抹狠狠的算计,以往珞夕林虽然嘴上吆喝珞宁不是她哥哥但是从未像今这般较真过,而且平日里又对珞宁千好万好,当着人面故意叫他哥哥,惹人误会。

    “这不是喜欢是什么!”于欣站起,皓齿贴着唇痕一字一句的咬出来,几乎在一瞬间转变了情绪,竟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你堂堂首富千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竟然会看上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子,真是有钱的日子过腻了,不知道珍惜。”

    寝室门后是垃圾桶,于欣站在垃圾桶前,把手中的纸泄愤一般的揉成一团,却以极其优雅的动作,将纸团丢了进去,蹲下来,双手放在膝盖上,唇角间含着一抹笑,玩味开口:“珞夕林,既然你看上了他,我就跟你挣上一争,看到最后,我们谁赢!”鱼儿上钩了!

    校庆晚会那晚上,夕林负责钢琴,烘托整场感情。校领导跟全校师生都在台下坐着。一切准备就绪,台上帷幕缓缓拉开,[她]深吸一口气,开始弹琴。

    李海扬在背后,以维多利亚时期的音乐和着她,鲜明而快意。

    最先是王子出场,一身白色燕尾西装,来到一座城堡前,用磁性欢快的声音道:“我受神的指引来到这里,她告诉我,我的公主,我所爱的人就在这座城堡里,”那人捂着胸口,面向台下:“我的心脏,我激动的情绪,我无法想象那是一位如何美丽的人儿!”

    台下哄笑,王子转身,拨开面前重重的荆棘,换幕。

    第二幕:王子到达王宫深处,却不由的生出一股凄凉感,台上白衣少年,双手抱臂,眼神惶恐。

    第三幕:(公主寝室内)大厅中央放着一口棺材,王子站在棺材旁,满含神情的望着里面沉睡的公主,(眸中升起一水雾)痛心疾首,“我的公主,我美丽的妻子,为什么神指引我到你身边,你却沉睡在这里?”(王子心痛,掩面哭泣)

    第四幕:有蜥蜴跳到王子肩上,推动王子。

    注:这蜥蜴是李海扬客串。

    此时不需向身后,已无人踪影,再看台上,嘴角抽搐,李海扬那模样,真真是……一眼难尽啊!

    一身绿皮,摆着尾巴,捏着嗓子,咦!

    嫌弃!

    也不知道惜晴看到了会怎样。

    这时又需要音乐,(诡异的音乐声)因为蜥蜴的出现,烘托气氛。夕林接着弹。

    结果蜥蜴张了嘴,吓了王子一跳后,才对王子:“亲爱的,公主中了女巫的魔法,需要有一个真心喜爱她的王子献上真诚的一吻,她便会醒来了,永生永世的跟您在一起。”

    呸!

    看台上珞宁的反应。

    戏还没演完,珞宁只能深情的望着躺睡在棺材里手捧鲜花,穿着一身白裙的公主。

    插入私人感情:于欣是典型的古典美人,熟睡的样子自有一番风景。温柔善良便是她的代名词。少年少女正值青春年少,本该是一对儿的。

    当王子俯下身,当全校师生都以为校花的初吻要被校草摘走的时候,我们弹钢琴的校花,突然间停止一切动作,与替补演员互换,从会场上走了出去。

    但那时光线暗,并无几人知晓。

    台上演员还在继续,于欣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王子的吻,棺材里空气稀薄,而且她一直有感觉,头顶上有一只眼睛冷冷的盯着她,仿佛北极的寒冰慢慢靠近。

    睁眼,撞上珞宁的一双墨眸,少年只微微弯下身子,她也已笑容相对,声道:“珞宁,你快些,我们就可以谢幕了!”

    少年明明含笑,但眼底却扎了一层寒冰,再往下,鼻尖侧过雨曦的脸,停留至她耳畔起唇:“做做样子就行了。”

    寒冰遁化成冰水,彻头彻尾浇了于欣一个透心凉。大概,她就是史上最惨的白雪公主了。

    (二)半年时光

    那之后,[她]没有再去学校。

    珞家在上海最贵的黄金地段买下一处别墅,整体法式优雅风。

    珞夕林单独住的一间卧房,面积大等同于一栋高级别墅。这日珞家女赖床。日上三竿,还窝在自己那张圆形公主床上不醒。

    母亲禾嘉柔来敲门,起初无人应。

    接着,慈母推门而入。

    走到女儿身边,看到那如蜗牛般蠕动侧卧的身子,不由的摇头笑笑,坐下来啪[她]屁股:“都已经中午了,怎么还不起来,不打算上学了吗?”

    母亲的声音一向是温柔的,如同月牙泉一般,让人一听,便有种被宠爱的感觉。

    [她]睁开眼,眉眼弯弯,笑容爬上嘴角,转身看母亲:“妈妈,我们跟爸爸一声,去瑞士看雪吧。上海的气太热了,我受不了。”

    “那你学校那边呢?”母亲问。

    [她]将被子卷到胸前,起身,一双刚睡醒萌萌的大眼讨好似的看着母亲:“请假。”反正[她]剑桥的offer已经拿到手了。

    原本母亲也只计划让[她]念完这个学期,就去英国那边报到,所以去不去学校,对[她]来都没有多大影响。

    禾嘉柔这般正思考怎样跟丈夫,但那个她正在思念的丈夫已经来到了女儿的卧室。

    男人眉眼俊到了极点,简直好看的不能再好看了,一身素色家居装,白拖鞋,笑着朝妻子女儿走过来:“你们在什么,我刚才听夕林想雪是吗?”

    [她]总是爱吃爸爸的醋,爸爸是个骗子。明明嘴上主语是[她],可是所有的深情都在妈妈身上,走过来的时候就在妈妈的身旁停下,一双手总是搭在妈妈的腰上,把她护得紧。

    [她]翻白眼,母亲却笑,回眸看向丈夫,无奈摇头。

    许是因为抢了母亲,父亲过意不去,便纵着[她]:“我们宝贝想,爸爸妈妈陪你一起去。”

    “真的?”[她]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长得好看几乎到妖孽的父亲,自有记忆以来,父亲总是很忙的,时候,[她]也曾与母亲一起等父亲回家,结果总是[她]都睡着了,还没有看到父亲。

    想起这些,[她]耷拉下了脑袋,咕哝一句:“你总是很忙。”

    络震庭与妻子嘉柔对视,因女儿的这句话,心中愧疚,随后伸出宽厚温暖的手掌,放在女儿的头顶,摸了摸[她]的发,慈父一般的宠爱:“傻丫头,爸爸就算再忙,陪你跟妈妈的时间是要有的,别难过,这次去瑞士,你想在那边呆多久,爸爸都依你。”

    “半年。”[她]眨着大眼,不等父亲话就已经伸出了拇指,做拉钩状,络震庭感觉自己被女儿套路了,失语笑笑,言语宠溺:“好,半年就半年。”

    那双墨色流光的眸,望着女儿欢快的脸,深深怜惜:他欠女儿的时光何止半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