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7嘻嘻哈哈,珞夕林蔫儿吧坏二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07嘻嘻哈哈,珞夕林蔫儿吧坏二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二夜里,她换了睡衣坐在床畔,床头的台灯开着,菱形灯罩,散射出淡昏的光晕。床头柜上放着一杯温水,是她素日的习惯,临晚睡觉前喝一杯温水,暖心的。

    她拧了一颗安眠药放在手心里,低眸静静盯着那药,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儿,只是静静的盯着。

    淡粉色的手掌心里,乖顺躺着一颗圆圆的白色药片,在光晕里闪闪发光,带着时光的旧意。

    不知道为什么,她今突然来了心思,将那片药握在手心里,又拧了一片,两片加在一起活水服了。

    入了梦,时空转换……

    数学老师正在黑板上讲着二次函数的基本方程式。

    y=ax2+bx+c(a≠0)

    [她]在底下,扶着额,听得昏昏欲睡。

    盛夏的气本来就容易打瞌睡,再加上[她]对于数学从来就不感兴趣。这个时候[她]皱着眉本来吧,数学就枯燥无味,抬头一看,台上还有一跟容嬷嬷一样的数学老师,芭芭拉,芭芭拉,是人谁能受得了啊!”

    闲来无趣,她转眼珠子把教室里瞧了个遍,发现除了[她]这个游神以外,所有的孩子都在聚精会神的听课。

    回来后,[她]又咕哝:“难不成他们都是宫里受了教的嬷嬷,顶头一个大嬷嬷,底下一群什么,嬷嬷就嗯什么,为虎作伥,这样才不会挨打?”

    也难怪,那个时候琼瑶阿姨的《还珠格格》正流行,问世间谁不痛恨容嬷嬷。

    瞧,此刻讲台上那容嬷嬷正攥着一双黑眼珠,盯着底下用刑,看谁不听话呢!

    去她的!

    [她]遮了一本书,倒头睡觉。

    [她]看[她]的同桌,珞宁也发现右半边的脸不自在,仿佛被胶水贴在了脸上,他皱眉转脸,却看见他的同桌,弯弯眉毛,眯着眼,冲他笑。

    “怎么了?”许是相处了些日子,少年能够猜出[她]几分,如若有一,[她]对他这般笑,一定没有什么好事情。

    [她]趴在桌子上笑:“没什么,看你好看!”

    瞧瞧,多么善意的调戏。

    不过这厮却是长得好看,现在不过在上初中,等到上高中,张开了,该死如何锦上添花的好看呀?

    想想就流口水。

    她笑,[她]从就是个美男控,如果这双眼睛长得好看,那也是为了观察美男来的。

    少年气结,放下笔:“你又想要戏耍我的是不是?”

    别看[她]一脸无辜,他没少吃[她]的亏。

    这一嗓子,可是惊着了容嬷嬷了,带领一班人朝他看过来,[她]也打了个激灵,坐的端端的,别提多有精神了,还有用一双不可置信的眼睛看着她,眨眨眼睛,仿佛突然间受了这孩子的惊吓,一副上课上的好好的,你怎么了的表情。

    容嬷嬷下来了,站到珞宁身边,她也让了道。

    容嬷嬷黑着脸问:“珞宁,你上课在干什么!”

    那口气不是一般的狠。

    三班的人都知道,7门课代课老师,随便惹,除了数学老师,您要惹了她老人家,估计您家祖宗十八代都不得安宁了。

    “江老师,我……”珞宁站起来,有苦难言,胸腔里吐酸水,如果时光能够重来,他绝不跟珞夕林坐同桌。

    她站在背光处,忍不住笑。

    且来这位教数学的江老师吧,好歹也是奋斗在教育一线上的,要对的起党多年培养的优良素质,(那时候的老师基本上都是党员要不然也不会成喊着要学生们如团了。)

    珞宁学习好啊,老师们再怎么着也不会为难他。于是耐着心思了:“珞宁啊,你看这二次函数呢,你现在看它挂在黑板上,只是粉笔墨,可将来有一它就会变成国家栋梁,比如桥梁啊,比如地铁啊,是吧。你不能你还这么原始,将来咱国家发达了,您还不做地铁,开车不过桥,只走土路不是?就怕到时候,您怀念土路,也没得走不是?”

    不愧是受过教育的人,不愧是园丁。

    江嬷嬷出来的话就不是一般人能出来的,瞧,逻辑性多严密。

    身后已有同学竖起了大拇指,压住的却是嘻嘻的笑声。多半是一些学习费劲的学生,这时候珞宁挨了批,他们总算找到了平衡点,心里那叫一个舒坦。

    大拇指给了珞宁:“好样的!”

    结果,江嬷嬷听见后,一个眼神杀了回去。那同学安静了。

    夕林也想笑,奈何江嬷嬷就在眼前,不敢啊!

    忍着,忍着。等她走后,笑个四仰八叉也没人管你,珞夕林!

    [她]强忍着,快要忍不住的时候,听见江嬷嬷突然提问她:“珞夕林,你告诉老师二次函数她实际应用于哪些方面?”

    苍,她哪儿知道?

    刚才睡觉来着,嬷嬷呀,你可知道,我最不喜欢的就是你,别这么暗恋我行吗?

    夕林心中大喊。

    结果[她]眼尾一扫,发现他做的笔记,那字叫一个好看啊,那逻辑叫一个清晰啊。

    于是乎,眼睛一瓢,照着笔记芭芭拉,芭芭拉,认真而严肃的了一大通,江嬷嬷欢喜了,连连点头。

    可对珞宁却是沉着一张脸,将两人一对比,连连摇头:“原来第一也是有差别的!”

    痛心疾首啊!

    [她]和她都愧疚的看了珞宁一眼,她在想,当年她怎么能这么坏呢?[她]却笑意难掩,顾装可怜,桌底下悄悄拉着他的衣袖,带着几分讨好的意味儿。

    他拂袖:“别碰我!”

    江嬷嬷都快走上讲台了,突然转过头,了句:“珞宁,跟你妹妹好好学学,你们这帮男孩子到底没有女孩省心。”

    哄!

    全班同学都笑了,珞夕林冲着讲台上磨牙嚯嚯,过多少次了,她和珞宁不是兄妹。

    结果这厮见她生气却笑得哈哈。

    [她]挑起嘴角,放上二两花生:“珞宁,咱俩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放学后,她跟着他们到校门口,珞宁一个人走在前面,[她]在后面喊:“哎,珞宁!”

    “多大点事啊,还生气。”双肩包从肩上滑下来了[她]拉了拉,咕哝跑着追上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