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4催眠之爱,是故意还是刻意忘记?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04催眠之爱,是故意还是刻意忘记?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珞夕林对自己进行催眠,目的:履行对托马的承诺,忘记那人。

    是[那人]而不再有名字。

    起初,自己力量单薄,实在摆脱不了,便去找医生。

    这日,夕林去了一家私人心理诊所。

    脱了鞋,睡在冰冷的仪器上,任由专业医师对她进行引导催眠。

    2个时后,从诊疗室出来,独自一个人漫步在伦敦大街。

    伦敦的街一向很温柔,像它的历史,永远散着一种古老时光荫密的味道。

    安静、温柔、优雅。

    她穿一件白色雪纺短袖衫,淡蓝色半身裙,磨皮蓝色高跟鞋,高跟鞋尾部绣有一对儿布艺蝴蝶结。蓝色珠链包包携在胸前,在街上慢慢的走着。

    她觉得英国给了她沉淀脾性的机会,在这里她的性子慢慢沉淀,淡淡的,静静的,偶尔嘴角会含着一抹笑,与脾气相同,淡淡的,静静的。

    医生给她检查完了之后告诉她:“你这是旧疾。四年前,我替你催眠过,你喊过一个人的名字,刚才亦是如此。它是你的心结,如果你还不肯面对,任何药物将都无法起到作用。”

    她问:“医生,如果我想忘记它呢?迫切迫切的想忘记它。”

    她坐在病床上,秀眉紧蹙,迫切迫切的抓住医生的手,宛如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

    医生坐在她对面,她今年四十五岁,宽面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秀眉深眼,她摇摇头,拍拍她的手,看她如同看自己的女儿。

    她:“ca,我们认识很久,如果你中途没有让其他除我以外的医生来帮你诊断病情的话,那我应该是最了解你的那一个。

    你们中国有一句话,叫做心病还需心药医。你要同它做斗争,要么跟它和解,要么杀死它。这要完全靠你个人的意志力。”

    听完医生的话,她挑起嘴角,眼眸里带着傲慢轻视,慢慢站起。

    女医生蹙了眉,定定的看着她,这是她以前从来没有的表情,这次找来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难道是病情加重了?

    她临走的时候问医生:“你这里有没有安眠药?”

    “你要它做什么?”女医生有些担忧。

    她转过头来,淡淡的笑了:“当然是和心魔作斗争了,不睡着,我怎么进到另一番地里,掐死它!”

    她问医生拿了药,放在包里。

    走到半路的时候,她突然停了,似是想到了什么,转过头去,一双清澈的眸在街上打量。

    她在看有没有一辆大卡车或是汽车也行,突然过来,然后她再突然过马路,突然撞上去……

    当然,她会有分寸,不会被撞死,撞到头破了就行。倒在马路上血泊里,看着蓝蓝的,太阳,慢慢在她眼里变成一个点,然后闭上眼睛不省人事。

    然后她会被好心人送到医院里,再然后醒来,看到爸爸在身旁守护,老人家哭了,因为担心她。

    她起来:“爸爸,发生什么了,我怎么会在这里?”

    爸爸:“你出车祸了。”

    她笑,像个孩子一样单纯:“你看,我好着呢,我们出院吧!”

    出院后,她的记忆里只有父亲、母亲、他们在她18岁的那年移民英国,她会在这里过完后半生。

    嗯,就这么决定吧!

    马路中央正好有一辆卡车过来,所以她要过马路了,真好!

    叮铃铃……

    包里的手机响了,是谁在这个时候打电话?

    她不愿理会,可是那手机铃声实在烦人,大有你不接,我就往死里响的架势,害她移不动步子。

    她皱眉接了电话,压着怒意问:“你哪位?”

    卡车从她面前划过,她气的牙根痒,磨牙嚯嚯真想隔着手机,狠狠的咬那人一口。

    “ca!”

    托马!

    她站在街上握紧拳头,一脑袋黑线,怎么哪儿都有你!

    虽是这样想的,但还是好脾气开口,毕竟隔着电话,他想要的是一个淑女式的温柔不是?

    勉强带笑,问他:“怎么了?”

    “ca,你在哪里?”声音里带着笑意,好像有什么好的事情,哦,强调一下,对他而言。

    她不话,眨着眼睛将自己所在的街,从街头一直看到街尾,再抬头看了眼路牌才回答:“中央大街,旁边还有个公共座椅。”

    “你等着,我马上去接你。”托马不等她问为什么就挂了电话。

    兔崽子,献殷勤干嘛!

    要干嘛!

    要干嘛!

    没过多久,一辆星蓝色炫酷限量版法拉利停在她面前。某人从车上下来,一身正统西装向她跑来。

    趁他还没走进,没有发觉的时候,她轻轻勾起嘴角,有些蔑视这厮,这车皮是炫酷蓝跟他的眼睛一模一样,他想撞山是不是?

    如果等下他邀请她坐车,她一定得拒绝,这男人眼睛太蓝跟瞎子差不多,万一再被车皮这么反射一下,没准就车毁人亡,一命呜呼了。

    她家里还有老父一位,家产万千,不行不行,她得惜命,什么都不能坐上他的车。

    所以,目光戒备:臭子,别过来!你要是敢过来,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中国功夫,我……打啊~

    她已经做好了架势,可惜了还没有使出来,就被蓝眼睛的瞎子抓上了车。

    在车里,她系好安全带,紧张兮兮的问他:“我们要去哪里?”

    蓝瞎转身看着她,唇角绽放痴笑:“到了你就知道了,秘密。”

    我呸!

    是秘密,到了我就知道了!

    老外,跟你交流不通。

    苦逼呀苦逼!

    那蓝瞎把她带到哪里去了呢?

    你想破脑袋都想不到,他居然把她带到了曾经的大学。

    哦,对了,那人昨才过的,我们有大学,有钢琴课,还有什么来着?

    忘了,反正跟这拉夫堡大学扯上边儿了,谁叫她好不好死不死的在这所大学遇到了他?

    起来这人也有病,你你一个比我大一届的学生,人家都是人往高处走,你干嘛就往下面瞅,学校那么大,那么多女生,瞅上谁不好,偏偏瞅上她?

    他眼睛不啊,怎么还带聚光功能?

    她低头跟在他身后排腹着,想起当初就一把辛酸泪啊!

    却不想走路不看道儿,一撞撞上前面一堵肉墙,不对是排骨。震的她额骨那个疼啊!

    刚抬头,便见一个黑压压的身影,那人笑着,眉眼柔情的像一汪水一样,“撞疼了吧?”

    你妹的,疼,真你妹的疼!

    她皱眉,他却伸出一双手。

    手掌朝上,掌心很厚,红润。

    看起来色泽诱人,她把手轻轻的放在上面,被他握紧,她开口:“托马,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

    “嘘。”托马把手指抵在她的唇上,满含深情的看着她:“别话,一会儿就到了。”

    在他转身后,她急忙抹了抹嘴唇,细菌,一定有细菌。

    原是学校专门请他回来做一趟哲学课。

    啊!这就是他口中的秘密?

    她坐在大教室里面,混在一群青年当中,咳咳,虽然自己的年龄也不大,但毕竟已经从大学毕业,看见一帮孩儿,还真是别扭。

    他站在讲台上英俊潇洒(本身就是贵族血统,有炫耀的本钱给跪了,优雅的英国人。)开始巴拉巴拉的讲课。

    讲哲学就要讲到亚当夏娃,就要讲《圣经》,因为所有一切有哲理的话都是从圣经里提炼出来的,这一点英国皇室也得承认。

    奶奶的,可就苦了她了,自就不爱学古文,到这里最不爱听《圣经》。

    她在台上讲的有味,她在台下听得昏昏欲睡。哈欠不停地打,最后遭来身旁同学的白眼儿。

    她尴尬一笑,顺着那同学的眉眼看去,便看到台上的某人,然后再看回来,看到的是同学痴迷的眼神。

    女孩子嘛,看到偶像总会痴迷。

    算了,她不打扰,干脆扶额,遮住了半张脸,眯一会儿得了。

    等到下课的时候,她提前醒过来,跟他一起离开。

    回到家时,已经黑了,他把她放在大门前,下车吻了她的额头,道了声:“晚安。”

    “晚安。”她实在是困了。

    她不知,在她转身之后,托马却停了脚步,转身看她,目光里带着不舍,他原本是想等她请他进去坐坐的,没想到,她竟没有。

    哎,失望了。

    但是没有办法,他们才刚开始不是吗?以后总有时间吧。

    这么安慰着,托马的车也就开走了。

    她回到了卧室,洗了澡,换了睡衣,上了床,忽然想起包里的安眠药,又下去拿出来,倒了杯水,就着喝了下去,药力带她入了梦……

    ------题外话------

    妞儿们,今2p,大家给点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