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9黑夜,我们用它来舔舐伤口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59黑夜,我们用它来舔舐伤口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那些都是他们的伪装色,无论白多么骄傲,到了晚上都化作受伤的豹,躲在暗处舔舐伤口。

    渐渐地,就算是他们自己也变成了排斥的对象。

    那晚上,卧室里没开灯,他穿着深黑色睡袍站在落地窗前,她站在门外,看着他。

    月光白,从窗透进来,落在他身上。

    仿佛把一个人分成了两种颜色,月光那面,他是白色,却如身处寒冬,冥冥之中悲凉,靠着她的这一面是黑色,暗沉深邃,捉摸不透,似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

    还是头一次,她在深夜里毫无睡意。身上穿着的还是她白日里的衣服。

    她深吸了一口气,打开卧室的灯,走了进去。脚步缓慢,心如数万蚂蝼蚁噬。

    光亮的那一瞬,太过耀眼,以至于珞宁一时间无法接受,闭上了眼睛。

    闭眼,不仅是因为灯光刺目,更是他的无法逃脱。似是感夕林在靠近,珞宁将头稍稍往后移了些,但唇紧抿,眸色黯淡,全因她白日里的话,受了伤,若开口,他知道他的的心一定难逃扯疼的命运。“白的事情我可以解释。”夕林的声音亦如月光青白色,冷冷凉凉,她看珞宁的神情,隔着一层让人无法僭越的孤傲。

    “那么你想什么?”珞宁双手环胸转过身看着她。动作神情不似居高临下,只像是一个长辈,宽容仁慈的看着眼前的孩子。

    可明明是那样温暖的眼神,轻松的气氛,却让夕林听到了空气在耳畔冰冻停滞的声音。

    夕林低下了头,却被珞宁伸出指尖,挑起她的下巴,使她无处可逃。

    无可挑剔的五官轮廓,室内灯光洒在他的脸上,隔着光,她看不清他的神情,但他的声音却透了过来:“不是可以给我一个解释吗,怎么不了?夕林,这可不像你!”

    隐隐冰凉,宛如陌生之人。

    夕林眼睛微疼,就知道一定会是这样,只是现在嗓音艰涩发疼,开口不得。

    “我不知道我一直爱的女孩儿从一开始就把我当做是她利用的工具,可有可无,需要我的时候,我的作用就是帮你测验别人的感情,珞夕林,你把我丢出去的时候,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他特意咬重[可有可无]唇齿摩擦,真是恨极了!他爱的女孩怎么可以这样对他?

    许是觉得挑起夕林下巴的时间有些长,珞宁松了手。

    静默几秒,他和她都想起了十二年前的那一,她在机场等他,而他却在一场大火里面失去了双亲。

    某一,半夜惊醒,他看着睡在他身边的她,心安定了。他会有理由安慰自己,无论曾经发生了什么,还好,还有她在。欠父母的债,容他来生再还,此生,他还有一个她要守护!

    可到今真相揭露的这一刻,她将他的信仰皆数摧毁,没了坚持的他,还有什么骄傲可言?

    缓了数秒,见她并无解释,他终于结束这可笑的信任,他:“珞夕林,你赢了。”

    赢了他的心,却不要他的人。

    “你要去哪里?”见他转身要离开,她急忙抓住他的手追问。

    许是她突然抓紧他的手,点燃他渺茫的希望,让他觉得,她还是有些在乎他的。

    他转身看她。

    “你又要去找于欣吗?”夕林的眼睛闪烁着不确定,“因为你觉得我伤了她,所以你要去安慰她?”

    这句话,彻底扑灭了他所有的希望,比那句可有可无来的更狠。

    珞宁的心死了,甩开她的手,一步步向她靠近,当她能看清他的眉眼时,看到的是他强忍着泪水冰冷的眼。

    “我……”或许她错了,他们之间不应该让于欣插进来。

    可她看向那张婚床,不由的想起新婚之夜,有些讽刺,于欣已经插进来了不是吗?

    她在装什么?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

    如果珞宁质疑她,那么她的委屈又该怎么算呢?

    “新婚之夜,你把新郎的礼服外套落在于欣家里,她今特意送了过来。珞宁,不管于欣和我了什么。你在我们的新婚之夜跑出去找她,已经对我造成了伤害。

    我始终都忘不掉,18岁那年我在机场傻傻的等,等来的却是你对我告别,那一你的话我永远都忘不掉。

    就算现在我睡在你身边,可你的心里呢?想的那个人又是谁?这些年你对于欣宽容,如果不是你告诉她我们家在这里,她又怎么能找过来?”

    珞宁眉心微蹙,后来发生的这些事,他不知。

    正因为疏忽不知,所以才听到她几乎乞求的开口:“珞宁,不要让我凭着回忆去爱你,我想要知道,现在的你,是否在用心爱我?”

    爱这东西,它不是物质性,看不见,摸不着,叫他如何解释都是枉然。

    灯是亮了,但外面的空还是黑色的。因为年轻,所以感情不深刻,到达不了星之彼端。

    歌颂海枯石烂太假,他不出口。

    他让了步,双手安放在她的肩膀上,目光沉重:“没人能够抹杀我们的十二年,但今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让我们两个都先冷静一下好吗?”

    离开后,珞宁去找于欣。

    五年前于欣要求盛世景出资为她购买下一整栋高档公寓,作为她的住所,但在此之前,公司并未对任何艺人有过如此丰厚的待遇。

    要求传到了珞宁的耳朵里,他用自己的钱为于欣买下了这栋公寓。

    助理桃刚从于欣的房间里出来,眉目不展,似是在为什么事情发愁。

    珞宁将西装外套搭在臂弯里,迎面走过来:“于欣睡了吗?”

    “没有,姐一个人在卧室里坐着,不话,我真担心她出什么事情。”桃往里瞅了一眼,神情不安。

    “好了,我知道了,你出去把门锁好,没我的命令不许进来。”

    “哦,好!”这还是头一次,桃看见珞宁铁青这一张脸,她没敢多言,赶紧离开了。

    于欣的卧室很大,足足有两三间房的大,落纱公主床,一面大大的落地窗,可开门之后,于欣却不在房间里。

    珞宁进去后,将外套放在沙发上,去酒柜里到了一杯红酒,走到落地窗前。不久,一双藕臂便环住了他的腰。

    “我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夕林一手安排的,她怎么能那么狠,随随便便拿人的感情当儿戏,怎么能那么对你和我?”

    于欣在哭。

    珞宁站着不动,挑起嘴角:“于欣,我有话要问你,松手。”

    于欣听了话,移身站着他面前。

    她一袭白色垂地睡衣,梨花带雨,宛如古时女子般柔弱。

    “你想问什么,你。”

    珞宁将高脚杯放到一旁,双手按在于欣肩上,一点点靠近,当她以为他要吻她的时候,他却侧过脸,在她耳畔留下话:“我很奇怪,我从没告诉你我家的地址,你是怎么把我的西装外套送到我家的?”

    完话,珞宁看着于欣的眼睛,声音魅惑:“听眼睛是骗不了人的,你看着我的眼睛跟我话。”

    珞宁当然没有把半山别墅的住址告诉任何人,为了保护珞夕林,连他们的婚礼都未曾对外透露过,更何况是住址呢?可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难道让她自己承认是她托人查的,不不,她没那么傻。

    “当然是夕林告诉我的,”于欣把责任怪到珞夕林身上,“那在茶水间我们偶然遇到,我告诉她你的西装落我这里了,要去送,她就把半山别墅的地址告诉我了。”

    “哦。”珞宁状似听懂,墨眸里有于欣看不懂的情绪,“那你为什么在我落西装的时候不提醒我,一见到夕林就想西装的事情呢?”

    “我……其实我那就是给你去送西装的,只是没想到会碰到夕林。”

    “是吗?”

    “嗯,”于欣点头,“是她告诉我的。”

    “好,我知道了。”珞宁敛了眸,啪的一声,一巴掌狠狠的落在于欣的脸上。

    那人是真的怒了:“花言巧语!你对夕林做过什么,你自己清楚的很!明明看到了我却装作没看见,故意激怒夕林,你以为这些我都不知道?”

    于欣捂着脸,却近乎怜悯的看着珞宁:“为什么到现在你还相信她?无论你再怎么在乎她,她都不会在乎你,你没有听到吗,她是故意把你带到礼堂来的,如果她真的爱你,怎么舍得把自己的男朋友像个货物一样让给别人!”

    珞宁走到于欣面前,一字一句叫她听得清楚:“我心甘情愿、即便她把我卖了,我也心甘情愿。

    倒是你,我父母去世多年,我对他们的承诺也兑现了,你的死活我不再管,从此之后,你与盛世景不再有任何瓜葛,明一早明江将收回你的工作室,你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于欣像是被人从头到脚泼了一盆冷水一般,僵在原地。

    珞宁拿起西装外套,正要离开时,于欣突然疯了似的抓住他的手:“那么,我为你流掉的那个孩子呢!”

    闻言,珞宁转身,蹙眉指向于欣:“那晚上只有你自己清楚,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哈,哈哈!”于欣惨笑,哭湿的眼里,闪过一抹心计:“谁信呢?”

    ------题外话------

    今儿个pk哈,大伙给力,不准再潜水了,能冒泡的全部都冒泡,可指望着你们呢!18——21号3,pk过了,有丰厚的奖励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