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2初次下厨,险些烧了厨房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42初次下厨,险些烧了厨房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一个月的时光很快过去,转眼间便是夕林和珞宁回伦敦的日子。

    周日一大早,夕林收拾好来时的行李,锁了庄园的门,珞宁的车已经在外面等着,见她出来,便上前接过夕林手中的行李包,牵着她的手往车里去。

    路上,夕林的头抵在车窗上,安安静静的坐在珞宁身旁。

    珞宁照顾妻子情绪,见妻情绪不高,便开口:“喜欢这里,不想回去?”

    对,她是喜欢的,怎么会不喜欢呢?

    只有在这里,她才能跟珞宁单独相处。如果回去了,当珞宁重新投入繁忙的工作,势必就会分走属于他们的独处时光。

    她也不过就是女儿的心思,想要时刻跟他腻在一起。

    可哪里由得她任性而为呢?

    她跟珞宁毕竟都还年轻,守在这样一个没有发展前途的乡下,实在委屈了他。

    罢了,若今生有缘,他们还会来这里的。

    夕林发现,这样一想,她心情居然好了很多,转过头看向珞故意叹一口气,倚在他的肩膀上:“我刚才在想,你在这乡下,没人认识你我,你能听命于我,任我欺负。若是回到国内,人人都知你是大老板,身价不菲,因此我对你还得收敛些。我何曾受过这等委屈?想想就难过不已!”

    那样的音调语气宛如一个受不得半点委屈的娇气姐,嗲声嗲气,酥入骨髓。

    珞宁随在开车,却从后视镜里将妻子动作看的一清二楚。明明单纯可爱,却要装的慵懒。

    这妮子摆明了就是设陷阱,引他上道儿。

    珞宁装作没有听到,保持沉默。

    结果,某人就坚持不住了,抬眸:“珞先生,没话?”

    珞宁依旧专注看着前方,与她十指相扣,轻轻摩挲她的掌心,随后,低沉好听的声音传到夕林耳里:“我在考虑,等回国之后我是不是也应该把你签到盛世景捧你做一姐?珞太太,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

    “滚!”某女气炸了。

    因为是私人飞机,所以在时间上并不着急。

    回伦敦,夕林跟珞宁先去和父亲道别。

    络震庭舍不得女儿,但毕竟女儿已经嫁为人妇,规矩礼节放在那里,他再不舍也要舍。

    书房里,络震庭当着女儿女婿的面儿,打开保险柜,从里面取出一大一两套首饰。

    络震庭将他们都摆在桌子上,指着那个大的对女儿:“这套是你母亲留给你做嫁妆的。”

    目光划过旁边那个盒子:“这个是爸爸要给你的。”

    从父亲介绍开始,夕林一直盯着那个大一些的盒子,思及母亲,夕林心中泥泞。

    络震庭知道女儿的心事,从书桌后面的椅子上站起来,将妻子留下来的那套首饰拿给女儿。

    “打开看看吧,你母亲留了什么给你。”络震庭在女儿面前极力维持着一个父亲坚实可靠的形象,但在开口时,那沙哑的声音却出卖了他。

    夕林抬眸看了眼父亲,见他眼里隐隐有水光,赶紧将头低下去,不敢再看。

    她打开母亲留给她的首饰盒,那是一套红宝石项链和一副耳环。

    也正是这套红宝石项链,叫夕林蛰伏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凄怆喊出一声:“妈。”

    丧母之痛,与剜心无异。见妻子伤痛,珞宁蹙了眉,垂在跨侧的手,一点点握向掌心,手背青筋若隐若现。

    但那时安慰夕林的人却不是珞宁。

    络震庭捧起女儿的脸,掌心温度给夕林安慰。

    络震庭看着那模样轮廓与妻子极其相似的脸,他的目光柔润,这一生,为夫他没能尽心照顾妻子。剩下他们唯一的女儿,络震庭不愿再叫女儿受任何委屈。

    他用指腹将夕林脸上眼泪擦干,开口叮咛:“记住爸爸一句话,女儿家的眼泪尤其珍贵,从此以后,爸不许你再流眼泪,我络震庭的女儿,一定要开开心心的才对。”

    络震庭从桌上取走另一个盒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一枚蝴蝶形状的翡翠玉坠,质地通透,一看便知价值不菲:“这个是爸送给你的结婚礼物,来,爸给你带上。”

    夕林微微低下头,让络震庭帮她把玉坠戴上。

    自古美人如玉,那蝶恰将夕林衬的高贵无比,许是在那一刻,络震庭心愿已了,竟开心的笑了,连声道:“好看,好看。”

    安抚好女儿,络震庭又来到女婿面前,左手搭在珞宁肩上,那双眸透出来的是坚定与信任:“该的我都了,此次夕林跟你回国,你就是唯一照顾她的人。不许欺负她,更不能让她流一滴眼泪。我们都是男人,你得给我男人的承诺,答应我不要让你的妻子委屈。”

    珞宁敛眸,承受着来自肩膀上的那道力,将自己的手放了上去,“爸放心,夕林,我命!”

    ……

    夕林和珞宁登机时,托马才刚刚回到伦敦。因为焦急要见夕林告诉她珞宁的事情,却没有细心观察过机场的来人,三个人在登机口错过相见的机会。

    飞机上,夕林抱着母亲送她的首饰,看着它们静静的不话,但眼圈一直都红着。

    珞宁实在看不下去,开口去喊她:“夕林?”

    他的声音很温和,仿佛是怕惊扰到她。

    “你知道吗?”夕林终于开口,抬起头看向远处,陷入回忆里:“这套项链是我7岁时陪母亲去瑞士看珠宝展,我在展厅里相中的一套。当时我只了句好看,后来许多年,就再也没有放到心上,可是没想到……”

    苦涩抵在夕林喉咙,夕林不下去,没想到儿时的一句戏言,却被母亲放在心上,守护经年。

    所以在见到这套宝石的刹那,夕林才能够一眼就认出来,在父亲面前哭的泣不成声。

    夕林不察眼泪已经打湿了她的脸,或许沉浸在悲痛中的她无法顾及自己,但珞宁不能。

    他将妻子揽入怀中,握紧她的手安慰:“不哭,你还有我。”

    是啊,他是她最信任的丈夫。她的委屈,她的痛,与他过才会好受一点。

    夕林抬头看着珞宁开口:“我不及母亲半分温柔体贴,却有幸做了她的女儿。可到最后,我也不是个好女儿,母亲爱我,我却没有发现,她那时已是乳腺癌晚期,一直……”她一直沉浸在她的悲伤中,忽略了母亲的感受。

    “总归,是我对不起她。”最后她。

    夕林越哭越伤心,知道最后,那些眼泪仿佛黏在了她的脸上,怎么擦都擦不干。

    他拥着妻,温和的声音传入她的耳里,“妈才不会觉得你对不起她呢,在她心里,你一直都是她最好的女儿。”

    因为他的话,夕林的难过终于减轻了一点,而他在夕林处于懵懂状态的时候,趁机将手伸过去,擦干了她脸上的眼泪。

    他答应过岳父,此生定不让夕林流一滴眼泪,往后日子且长,他怎舍得她揣着心结,欺负自己?

    回国之后,珞夕林开始学着做一个妻子。

    首先,一个合格的妻子应该会为丈夫准备美味的菜肴,等着他下班回来吃饭。

    早晨在厨房,夕林已经做好了准备。一副大厨的架势,粉色的围兜系在腰上,厨案上摆出了她准备烧的食材:

    西红柿、牛肉、芹菜、土豆、西蓝花、培根、香叶、鱼。

    貌似在英国的时候,珞宁做了一道西红柿炖牛腩还挺好吃的,所以今她要试着给他做。

    菜肴美味,但夕林似乎忽略了她是一个从到大都没有进过厨房的大姐。

    连刀子她都不会使唤。

    当她信誓旦旦的切牛肉的时候,刀仿佛在她手中生了锈,切出来的牛肉薄厚不均匀,大不一样。

    好不容易将牛肉切完,夕林已经满头大汗。看着这些出自自己之手的奇奇怪怪的作品,夕林呵呵一笑,勉励自己:“初次尝试,勇气可嘉!”

    她照着从上下载来的步骤,一勺盐一勺糖统统放了进去,可做出来的东西,对比实物图,夕林皱了眉:一个是美味佳肴不错,一个却像是残羹冷炙。

    “差好多啊!”

    西红柿炖牛腩先放到一边,夕林还打算做一条鱼,热了油,直接把鱼丢到锅里。

    结果珞宁刚打开家门,却听到厨房里传来一声惨叫:“啊,救命啊!”

    “夕林!”珞宁丢下一切,拔腿往厨房跑去。

    厨房差点没成了火灾现场,浓浓的烟雾迷的人睁不开眼睛,好在珞宁熟悉厨房内的陈设,靠着记忆走到水池旁,拿毛巾沾了水,才将夕林救了出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