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3问君遥相记,夕阳可暖情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33问君遥相记,夕阳可暖情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三楼空中花园,珞宁从身后拥着夕林,将她的手握在手里。

    夕阳景色唯美,两人置身其中,恩爱亲昵,享受无人打搅的美好。

    珞宁与夕林侧脸贴侧脸,那人用食指刮了刮妻子的鼻,“等你彻底退烧我就带你去骑马。”

    所有心翼翼,只因他不愿她再有任何闪失。

    “哼!”夕林埋怨了珞宁一眼:“我就知道你没有那么好话,全世界的谎言,你都拿来骗我了!”

    听到夕林这么委屈,珞宁不淡定了,走到夕林面前,修长的身影,挡住远处夕阳景色,但那双漆黑的眸在看着夕林的时候,泛起浓浓的宠溺。

    如水,温柔肆意。

    夕林咽了口唾沫,强自镇定。

    她仍在病中,能不能不要这样诱惑她了呀,她怕再这样下去,她不会发烧晕倒,就被他迷晕了。

    夕林想要稍稍后退,分开两人的距离,可刚一动,珞宁长臂一伸,她便被捞回了怀里。

    夕林在被迫中迎上洛宁的眸,四目相对,彼此呼吸缠绕,那快要腻死人的眼神更让她手足无措,夕林终于知道,有一个妖孽老公,是对自己的折磨。

    这些动作,洛宁不知,或许,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出来。

    他觉得,她这个样子就挺可爱的。

    他的丫头

    那人将宠爱藏于眼底,掌心贴在夕林的额上,与自己额上温度作对比,“烧退了,看来卡劳尔的药起作用了”

    他的声音很好听,磁性而温暖。

    温柔了夕林的耳朵。

    就像此刻,他站在她的身前,她被她抱着,十二年一轮回,他身高于她,已变成为她遮风挡雨的丈夫,她最想得到的依靠。

    夕林用双臂环住洛宁的腰,侧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唤他:“老公”

    唇角微微上扬,心已找到落定的地方,那么在未来,她想跟洛宁一起温柔时光,熏醉岁月。

    可夕林抬起头时,却撅嘴懊恼:“别人家的蜜月都是甜甜蜜蜜的,可是你和我的蜜月却在发烧中度过,我好难过啊!”“不恼了,你看前面是什么……”洛宁抱着夕林转了一个角度,一片花海便展现在她面前。各式各样的花朵,团团锦簇,一眼望不到尽头。他对她,“这样的夕林像不像花中仙子?”她笑,拉着他一起走进花丛,沿途鲜花娇艳欲滴,她在一束红紫色的花朵前蹲下,眸中布满疑惑,这花儿是她以前不曾见过的,于是指着那花儿,转头问他:“这是什么花儿?”

    “这叫巧克力秋英,原产于墨西哥,这花只有在仲夏的傍晚或是夏末才会开花,”洛宁蹲在夕林身旁,“你上去闻闻,这花有一股巧克力的味道”

    “真的?”夕林好奇心起,凑上前闻了一下,然后惊喜的看着洛宁:“真有股巧克力的味道。那如果这样,我以后要是想要吃巧克力了,就直接掰下一朵,放到嘴里吃就行了”

    “吃货!”洛宁耐心给妻子灌输正确的知识,“这种花是不可以从吃的,你难道没有听过,颜色越深的花,就越有毒吗?你要是想吃巧克力,咱们家就有甜点师傅,随时想吃随时有,千万别学神农尝百草,你这条命可金贵的很呢!”

    洛宁抬手揉揉夕林的发,拥她入怀时,吻了她的发际线,温声道:“我一生宝贝的东西不多,别给弄丢了。”

    夕林眉眼弯弯,这是情话,她愿意听。

    “你能帮我拿一个喷壶过来吗?我想给花儿浇水。”

    “给花儿浇水?”洛宁以为她指的是眼前这株巧克力秋英,跟她解释:“其实这花喜阳厌阴,不能多浇水的。”

    后来,洛宁在夕林恼怒的眼神中,才知道自己想多了。

    “笨洛宁,我有只给这巧克力秋英浇水吗?”她训他,“这里除了巧克力还有那么多花,难道他们都不喜欢喝水啊?还不快去!”“好,好”洛宁接连两个[好]字,挨了骂的他,心情还真不是一般的好,董事长先生乖乖的起身去给娇妻拿喷壶去了……

    返回时,珞宁带了些家佣上来,花园很大,他怕她一个人浇下去,到第二早上都浇不完。

    家佣们按照珞宁的意思,有序步入花园中开始洒水浇花。而珞宁则拿着他的喷壶朝妻子走去。

    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让夕林疑惑,珞宁就跟她解释:“咱家花园里的花多,我叫了些人上来帮你,至于我们呢……”

    珞宁眼眸里闪过一丝计算,之后被宠溺代替。他把喷壶交到夕林手里,接着从身后握紧她那只手,开始给花儿浇水。

    温柔的声音缠绕颈间耳畔:“我们就只负责眼前这一片就好。”

    “听你的。”夕林靠在珞宁怀里,像个懂事听话的宝宝。

    可在浇花的时候,夕林发现越是给[巧克力]浇水,[巧克力]散发出来的巧克力香味儿就越浓。

    丝丝的甜味吸引着夕林,叫她不受控制的多给[巧克力]浇水。

    管家麦克森也在,当他路过男女主人身边时,看到夕林放着身边那么多花不管,一直在给巧克力秋英浇水,而男主人却不多一句。

    要知道,那可是全世界最稀有的花,一株已是千金难求。

    麦克森急了,刚要出声制止,便被珞宁一个警告的眼神瞪过去。

    许是察觉到珞宁不专心,夕林转过头去便看到珞宁正看着麦克森,两人之间火光电石。

    她好意向他打招呼:“麦克森,怎么了,你也要浇这里的花吗?”

    麦克森看向夕林,眼里有些埋怨,却要顾及到她身后的男主人,所以只能跟夕林鞠躬:“不了夫人,我那边还有工作。”

    “哦。”夕林点点头,对麦克森:“那你去吧。”

    麦克森没走几步,又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男女主人一眼,对于男主人的纵容麦克森可以理解,但是对于女主人,对于女主人,麦克森得出了一个结论:中国女人败家!

    浇了一会儿花,夕林有些累了。跟珞宁一起回室内休息。

    室内临窗位置,珞宁给夕林安排了吊篮椅,安置她坐好之后,珞宁取了一条薄毯盖在她腿上:“渴了吧,我去泡壶茶上来,你等我一下。”

    “嗯。”

    目送珞宁下楼,夕林把目光转向窗外,她心思细致敏感,刚才在花园已察觉麦克森对她的不满,现下,珞宁下楼泡茶,她正好可以把麦克森叫过来,一问究竟。

    “麦克森!”她朝外面喊。

    麦克森听到夕林喊他,便朝她鞠躬行礼,走过来,当路过那株巧克力秋英身旁,看到它已衰败的花朵,麦克森皱了眉。

    是心疼啊!

    不巧,这一幕全都落进了夕林的眼里。

    “夫人,您有什么吩咐?”

    麦克森腔调圆润操着一口流利的伦敦英文,弯腰四十五度,只是抬眸看向夕林的时候,那双蓝色的眼睛,警惕而又疏离。隐隐排斥。

    夕林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

    “麦克森你告诉我,那株巧克力秋英是不是很贵?”如果不然,何至于他用这样的眼神看她。

    “不贵。”麦克森实话实。

    “哦,那就好。”夕林拍着胸脯,正当她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却因麦克森一句话,陷入深深地愧疚中。

    麦克森随后补充道:“珞先生的花园里种的全部都是稀有花种,有些就算是有钱也买不到,被您浇死的那株巧克力秋英确实不是最贵的,但据我所知整个英国仅此一株。”

    “浇死了就浇死了,一束花而已!”

    当夕林跟麦克森对视时,身后想起一道冰冷的声音。

    “珞先生”麦克森带着对珞宁的敬畏低下了头。

    珞宁端着茶具走过来,站在夕林身旁,却沉着脸看着麦克森:“去做你该做的事情,主人的身份不是你可以侵犯的,听懂了吗?”

    盛夏时节,但这室内的温度却降到冰点。

    夕林第一次看到珞宁这般冷漠的对一个人,连站在他身边的她也不由的紧张起来。

    “是。”麦克森退了出去。

    “对不起,我不知道巧克力那样珍贵。”夕林抱歉的看着珞宁。

    珞宁腾出一只手摸着夕林的头发,看她时,眼眸温柔如水,似乎刚才那一切都是错觉。

    “来。”他拉着她的手去吊篮椅上坐下,把茶具放到了面前的茶几上,摆好杯子,倒了一杯茶给她。

    “尝尝我的茶艺。”他。

    夕林接过茶杯,抬眸看向珞宁,一抹巧笑浮上嘴角,仿佛一眼将他看透一般:这人出生在书香世家,珞父在世是便是一身文人气质,对茶更是喜爱,子传父志,他泡的茶若不好,下间应无人可好了!

    她故意揶揄他:“珞先生,若是想让我赞赏,直接便是。”

    他接茬:“珞太太,茶的味道如何,喝了才知,到时若想要赞赏,我接受就好!”

    夕林皱起鼻头:狐狸,不过他。

    “茶汤如翠,茶香四溢,茶韵悠长,入口清新甘甜,好茶!”

    “多谢夸奖。”珞宁敬了妻子一杯茶。

    夕阳黄昏,赐给肯辛顿家中一片温暖柔情,珞宁半靠在阳台上,让夕林躺在他怀里,借着夕阳美景,两人回忆起儿时的许多事情。

    珞宁在,夕林在听。

    远远望去,夕林唇角笑容不断,而丈夫珞宁情到深处,便会吻夕林的脸颊。

    一对儿婚戒,扣在彼此的无名指上,在刹那间对视的眼眸中,十二年悄悄划过,但他们却让岁月因为动情而变得温柔……

    ------题外话------

    ps:送花花,玫瑰想要花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