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每个人都有故事,但我的故事只有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24每个人都有故事,但我的故事只有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络震庭住在伦敦赫特福德郡。80年代,本就是富商的他,在珞夕林十八岁那年举家移民英国,在这里赶上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契机,并凭借敏锐的金融嗅觉和聪睿的商业头脑,络震庭一跃成为伦敦数一数二的华人富商。

    2006年,络震庭在英国女伯爵凯瑟琳?马克尔?约翰?菲林手中买下了一块地,而后花重金建造自己的家园。

    在西方奢华艺术盛行的英国,络震庭的络家庄园却保持着东方的神秘色彩。庄园建成的最初,引得大批酷爱东方文化的英国达官显贵前来拜访参观。

    络震庭疼爱妻子禾嘉柔,便以妻的名字命名庄园:嘉柔山庄

    名字最初被有人嫌弃有些太过女人化,若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家的主人是个女人呢!

    英国人素来保守,女人的地位向来没有男人高。

    可络震庭却不以为意,对友人道:“若他人再问起,你就嘉柔庄园是我以妻子的名字命名的,纵使女子的地位不如男子,也要想想,若没有女子何来男子!”

    友人被呛,悻蔫蔫,无话可。

    儿时,珞夕林羡慕父亲对母亲的情意,几番吃醋嫉妒,没想到络震庭护妻时,连女儿都要怼。他不削的:“你要嫉妒,将来让你老公也按照我的方法做。”

    后来母亲也告诉她:“一个男人爱不爱你,就看他会不会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给你。”

    珞夕林记得,母亲对她这话时,还是一个夕阳正好的下午,她跟母亲坐在草坪遮阳伞下,喝着咖啡吃着甜点,母亲嘴角上挂着笑,夕林能够感受到,那时有爱住在母亲的心里,滋润着她。她是幸福的。

    可惜,好景不长……

    2016年,禾嘉柔被查出乳腺癌晚期,救治无效,死亡。

    禾嘉柔的死对络震庭来打击巨大,它让一个风华无限的伦敦富商,变得萎靡不振。几番想要自杀去陪爱妻。

    后来经由心理医师开导,络震庭才得以缓和。

    嘉柔庄园前,黑色鎏金镂空铁门受远程控制,自左右打开。庄园很大,你可以看到它的起始,却看不到它的截止。

    仆人辛迪?洛娃出来迎接。她是位非洲裔的中年女人,年幼时随伯父一家迁到英国,后来在英国长大。

    辛迪?洛娃也算是半个看着夕林长大的人,见她很亲。当她回来的时候,上前拥抱了她:“我的姐你终于回来了。”辛迪?洛娃。

    但当辛迪?洛娃看到站在夕林身旁的这个人的时候,不由的将那股亲切劲儿收了起来。

    在辛迪?洛娃看来这位亚洲男子长得极其好看。面容和善,她并不讨厌。可原谅她见到陌生人的时候,会自我防备。

    夕林看穿了辛迪,对她解释:“这是我的丈夫珞宁。”

    “丈夫?”辛迪?洛娃不可思议的捂上嘴巴,“哪,姐,您什么时候结婚的!”

    “我结婚的事儿父亲是知道的。”夕林问:“父亲呢?”

    “老爷在家里。”辛迪?洛娃让开了路,对珞宁也客气了起来,“姑爷,请!”

    进入客厅,络震庭便走了出来,因着是在家里,络震庭穿的休闲,白色薄款毛衣,休闲裤。夕林看到父亲时,湿了眼睛,扑到了父亲的怀里,“爸爸!”

    络震庭对女儿甚是怜爱,摸着女儿的头,温和道:“傻丫头,只是去参加一场同学的婚礼,却把自己也嫁出去了。”

    珞宁这个时候走了过来,他还是少年时见过络震庭,十二年过去了,岁月在络震庭的脸上留下了痕迹,他老了。

    珞宁喊了络震庭一声:“爸。”

    络震庭推开女儿,打量着眼前的女婿,漆黑的眸中带着欣慰:“没想到,到最后你还是把我女儿骗到了手。”

    “爸,我跟珞宁结婚了。”夕林挽着珞宁的手臂。

    “嗯。”络震庭点头,“正巧,我你妈妈,你们来了就一起去吧,顺便把你结婚的事儿告诉你妈妈。”

    墓园离庄园不远,就在庄园后面不到十公里的地方。三人过去的时候,各自买了一束雏菊,那是禾嘉柔生前最喜欢的花。

    墓园清雅,有专人看守,在妻子墓碑前,络震庭将那束雏菊放下,不由的湿了眼睛,许久之后他才开口:“嘉柔,夕林结婚了,珞宁那子最终没有辜负你的期望,这两个孩子,在一起了,你也可以放心了。”

    络震庭让开路,让夕林和珞宁过来拜祭。

    珞宁将夕林手中的雏菊拿了过来,一并放在母亲墓碑前,下跪磕头。

    看到母亲,夕林哭了:“妈,我结婚了。”

    珞宁一手揽过妻子,对着禾嘉柔的照片开口:“妈,谢谢您的栽培,并且把这么好的女儿嫁给我,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夕林的。”

    ……

    过了会儿,夕林怕父亲会触景伤情,便提议早些下山,却遭到络震庭拒绝:“你们先走吧,我再陪你妈一会儿,起风了,她怕冷。”

    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会爱到什么程度,大概只有生死契阔可以解释了吧。纵使夕林想尽女儿的孝道,可她却无法自私切断父亲对母亲的情。

    夕林还想什么,却被珞宁阻止:“让父亲在这里陪母亲,我们到山下去等。”

    拜祭亲人不免伤情,从山上至山下,夕林的眼泪就没有断过,珞宁疼惜妻子,停下脚步,用双手将妻子脸上眼泪擦干,抱她入怀,安慰道:“别哭,你还有我。”

    山下微风起,别离潇潇落。为情而伤的那个人还有夕林,她慢慢推开珞宁的怀抱,泪眼望着他,往后退:“你曾过,陌上花开,盼我归来,可是,在我的新婚之夜,你却丢下我去找于欣,珞宁,我不想纠缠你,从我回国看到你的那一刻开始,就从没见你笑过,有时候,我在想,我缺席了你的人生四年,而这四年里是于欣一直陪着你的。如果你们两个之间有真感情就请放开我吧,我不想再难受下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