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一场婚礼,两人故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1一场婚礼,两人故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爱似繁花,娇媚盛开。

    2017年,5月13日  这一,上海市正在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酒店内外,乱作一团。

    饶是如此,在万米高空中,飞机仍在平静的按照原路线飞行着。舷窗之外,空湛蓝,云朵柔和。

    机舱里,有一个女孩,梳着马尾,白皙的脸上带着一副眼镜,穿着简单:白衬衫、牛仔裤、帆布鞋。腿上放着银白色的笔记本电脑。

    在这架自英国飞中国上海的飞机上,她这样的打扮,与一般清纯的大学生无意。

    她叫夕林,在5月31号这乘机回国,参加高中同学的结婚宴。

    &nbord文档,摘下眼镜,抬手揉揉眉心,她已经强行工作了近5个时,此时眼睛发涩,需要她停下来,闭上眼睛,适时的歇一歇。

    她把头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脑海里却在想这些年的过往,18岁高中毕业,前往英国拉夫堡大学艺术学院读书,也在那一年,举家都迁往英国,同年获得英国国籍。

    空姐推着餐车路过时,蹬蹬的高跟鞋声音扰醒了珞夕林,她睁开眼,瞥头看向舷窗外。

    舷窗玻璃,刻画女子容颜。素颜安静,眉目清秀,唇角隐隐带笑,那双眸,却仿佛穿过云层,看透世事纷繁。

    女子之美,美在静,美在流年温暖。

    后来,她将目光收回,却放在电脑屏幕一张壁纸上,静素目光,突然闪过一丝烟火光华。

    壁纸将记忆留在高三暑假那一年,穿着校服的灵动少女,与穿着校服的温雅少年,以夕阳为景,站在草坪上,照的一张相。

    少女挽着少年,笑容明媚,少年眉宇俊秀,一抹笑含在嘴角。

    珞夕林看着照片,笑容温柔,内心却潮湿泛滥。

    12年了,珞宁。

    珞夕林刚走出机场,便接到高中同学,也是今的新娘何惜晴的电话。

    那边是混乱的婚礼现场,何惜晴拿着手,提着婚纱裙摆走出化妆间问:“夕林,你下飞机了吗?”

    听她的声音有些急,珞夕林唇角浮现笑意,猜想她可能是今当新娘,有些紧张吧。

    “我已经下飞机了。”话时,珞夕林正从机场外招手拦一辆出租车。

    “那好,你快点啊,我可等着你当我的伴娘呢,你要是不来,这婚礼都没法开始。”何惜晴似乎在强调着珞夕林很重要。

    “好了,我快到了。”

    何惜晴在电话里听到珞夕林正跟司机师傅讲着酒店的地址,于是乎真的松了一口气,笑颜道:“我等你。”便挂了电话。

    先酒店这边吧,婚礼细节繁忙,来往宾客,人头攒动。虽把一切都交给了婚庆公司,但何惜晴也还是忙的焦头烂额。何妈妈慈爱,直言道:“忙吧,忙点好,每个女人都要经历这一的,然后再将这一当做一生永久的回味。”

    对于婚礼,何惜晴不得不承认她是紧张的,毕竟第一次当新娘,但是想到新郎是她的高中同学,他们是一起从校服到婚纱。这样一想,便又没有那样紧张了。

    挂完电话,转身间便看到了丈夫李海扬。

    李海扬今日一声黑色燕尾西装,俊美异常。

    他问妻子:“怎么样,给夕林打过电话了吗?她到哪儿了?”

    妻子回答:“刚坐上出租车,往酒店过来。”

    在李海扬哦了一声后,何惜晴问:“你那边怎么样,联系上珞宁了吗?他怎么?”

    李海扬握着手机显然也还是刚通过话的,他:“打过电话了,他正在往这边赶。”

    这是一场婚礼,也是一条红线,将昔日恋人重新在一起的红线。充当红娘的便是今日的新郎与新娘。

    第一次做这种事,李海扬忐忑不安,向妻子交代心理:“你我们这样做,珞宁跟夕林知道了会怎样想?”

    “怎样想?”何惜晴跟李海扬的性格截然相反,前者活泼开朗,后者温和沉稳。

    此时在休息厅里,四下无人,何惜晴双手插着腰,怒瞪丈夫:“你怎样想?如果不是因为于欣,他们两个早就应该结婚了,耽误了这些年,我看着都心疼,你能不能别那么老实,该做就做!”

    被妻子训的李海扬,悻悻的摸摸鼻子,最终服从了阻止“好吧,听你的。”

    两人刚出休息厅,便遇到了珞宁。

    男子俊美,比过在场任何一位。何惜晴抬头撞上珞宁不由的[啊]出声。

    “怎么了?”珞宁一身手工西装,得体剪裁,举手投足之间矜贵俊雅。

    何惜晴未语,已落入珞宁的怀抱:“祝贺你新娘子。”

    而后又拥抱了新郎:“祝贺你。”

    李海扬拍拍珞宁的背,作为娱乐公司的大老板,成功人士,请他来参加婚礼可着实不易,还好他记挂着这份情。

    李海扬嘻哈一笑:“哪里的话,其实你应该比我更早结婚的。”

    话落,李海扬遭到妻子嫌弃一瞪眼,然后才知道自己错话了。

    他把歉意的目光投向珞宁,那人的脸色已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却又好像在硬撑着什么。

    婚礼时间快到了,何妈妈出来唤女儿,何惜晴这才退场,交代两个大男人:“我不了,婚礼就要开始了,我要进去准备。”

    何惜晴提着婚纱离开,这下只剩李海扬和珞宁,李海扬性子直,便将与妻子的整个计划都告诉了珞宁。

    “其实,今的婚礼是这样的,我请了你做我的伴郎,惜晴请了夕林做伴娘,我们是这样想的,你跟夕林已经分开了十二年,彼此相爱,如果我们幸福,你们应该比我们更幸福。”

    珞宁不语,拍了拍老同学的肩,心下却有惆怅:12年了,当初他失约未能陪她一起去国外读书,她打给他电话时,哭泣的声音,仍环绕耳畔,他要怎样做,才能将爱情回归原点呢?

    正想着,人群中突然有人在喊:“夕林你来了!”

    ------题外话------

    ps:亲们,玫瑰把大纲重新修改了一下,希望大家能继续喜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