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3 自己骗自己(2)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43 自己骗自己(2)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我会真的想不起来吗?”

    “一点都想不起来。不但想不起来,大脑在回忆的时候还会把过去的记忆加工形成新的记忆。这样做的好处是,你会离真实的记忆越来越远,坏处则是你会分不清是在梦中还是现实。”

    微尘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也接受。

    “言医生,你放心。不管未来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怪你。”

    “ok。”言希叶微笑着道:“你真是一个勇敢的女孩,也是一个百分百配合的病人。现在,我们进行最重要的环节。”

    “什么环节?”微尘问道。

    “为你的记忆定一个阀门。”

    “阀门?”

    “是。”言希叶微笑着拿出笔,在纸上画一个圈,“简单的,就是一个后门。如果有一,你需要恢复这段记忆的时候。我们就把后门打开,后门就是启动阀。”

    “我永远都不会需要启动阀,”微尘着急地央求,道:“言医生,求求你。不要给我留后门。我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遗忘爱情,更是为了埋葬自己。从此以后,我就是一具行尸走肉,没有快乐,也再不会真的快乐。我再也不要想起。”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言希叶用手指在空中又比画出一个圆形,“任何事情都有头有尾,有起点才有终点。即便是一个圆也是如此。试想一下,如果没有终点哪来的起点?没有后门,我们这个试验无法实施。我们能做的就是把起点和终点完美的连接在一起,让别人找不到它。这样即使它有也等于没有。”

    微尘似懂非懂,问道:“那……我们该怎么来定这个启动阀?它是什么样的?”

    “阀门千变万化,你想它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可以是一首歌、一句话、一声叮咛,或是某一样东西。只要它对你有非一般的意义,当你看见它,听到它,遇到它会触动你的心就行。”

    “非一般的意义。”微尘咀嚼着言希叶的话,在这个世界上对她非一般意义的就是陆西法和他给予的爱情。

    没有他的世界,她的空一片黑暗。

    微尘想了好一会儿,不确定地问道:“言医生,照片可以吗?”

    “当然可以!”

    微尘从钱包中拿出最后陆西法存在过的证据。那晚上,所有的一切都烧掉了,唯独遗忘了这张夹在钱包中的漏之鱼。

    照片中的陆西法望着她落落而笑,洁白的牙齿像湛白的雪,像他在黑暗世界永不变的善良。

    现在想来,也许皆是命运中冥冥中注定好的。他们缘起于这张照片,最后缘灭于此,用它来做她记忆的后门是最合适不过的选择。

    微尘把照片递给言希叶,她的心虽还在摧肝裂胆一样的疼痛,但她已经能够控制自己不再哭个不休。

    不是因为悲伤消减,而是知道,她将把一部分的自己永远与他合葬。

    “决定了吗?”言希叶问道。

    “嗯。”她点头。

    “那好。”言希叶道:“我们就把这张照片作为后门。”

    完,言希叶把照片慎重地夹到微尘的病历资料中。

    “言医生,我希望记忆遗忘成功后,你能把这张照片烧毁。”这样,圆就变成彻底的死结,再也没人能让她恢复记忆。

    言希叶看了微尘一眼,笑着点头。“但是我还是要再问你一次,或许某一你会希望……”

    “不。我永远也不会希望想起!甚至我希望,你能把我来南庄、找你和齐心医生的记忆一同抹去。我要把我埋葬在同他一起的回忆中。”

    她心中有一片海,永远只有他们两个人。

    “好。”

    接下来,她们再商讨几处细节,把一切安排妥当后,才步出简陋的治疗室。

    夏日的夜空,挂满闪烁的星星。

    抬头看,微尘突然想,如果人死后能去往星星,不知逝去的他在哪一颗星星上,会不会是他喜欢的启明星呢?

    “言医生——”微尘叫住前面的言希叶。

    “还有什么事吗?”言希叶疲倦地问。

    “如果……我是如果……我的记忆恢复了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这个……”

    隐隐约约的淡淡灯光下,言希叶的脸上浮现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她鼓起腮帮子,像被抓到恶作剧的孩子用手指戳着自己的下巴。

    “你……也许会像我一样,也许和我不一样。”

    “言医生,和你一样是什么样,和你不一样又是什么样?”

    “呵呵,我怎么能知道和我不一样的事情呢?我只知道,如果你变得和我一样,就会变得你不像你。”

    “什么意思?”微尘没听明白。

    言希叶大笑着,边退边:“一个人心中有多少个我,没有人能清楚。住的究竟是使还是恶魔,也没有人能清楚。如果内心的本我本来就是使,一切好。如果你心里的本我是恶魔,它就会被释放出来……知道吗?性被释放出来后,你一边会感到很痛苦,一边又会感到很快乐!哈哈哈哈……”

    —————————

    山里多雨,入夜后淅淅沥沥下得一阵细雨,滴滴答答扑打在窗户上。沙沙沙沙,沙沙沙,伴随着风的呢喃,像极情人的耳语。

    仿佛有人在身后拥着她,轻柔地抚弄她的耳垂。她向着梦中虚幻的温暖靠去,迷雾中的人脸离得她越来越远。

    “微尘。”

    “陆西法,不要走……”呼喊着熟悉的名字,梦中都要哭出来。

    沙沙沙、沙沙沙。

    风吹纱帘。

    “微尘,微尘——”

    这回,她听分明。

    不是梦,是确实有人在耳边呼唤她。

    微尘擦了擦眼角,翻身起床。

    一个模糊的身影正站在门外敲她的窗户。

    “言医生!”她跳下床,跑过去开门。

    言希叶正站在门外,她看起来和往常看到的她很不一样。

    虽然衣服一样,发型一样……

    给人的感觉却很不同,这位言希叶身上没有凌厉、专横和飞扬。她笑起来很软,很甜,像流动的溪水,轻灵而蜿蜒。

    “言医生,这么早——”

    “微尘,你快点跟我走。”言希叶焦急地抓起微尘的手往外跑去。“再玩就来不及了!”

    来不及,什么来不及?

    清晨蒙蒙亮的山岗上薄雾弥漫,空气褪去燥热,乃是一日中最凉的时分。

    两位身着睡衣的女子,赤脚跑在黄的泥地上,留下一行浅浅的坑。

    “言医生,我们去哪儿啊?”

    言希叶不回答,拉着她的手一口气奔到南庄的大门前。她打开竹门,气喘吁吁手指向南庄门前乡村道的尽头。

    “最早一趟去镇上的早、早班车马上就会到。你、你快走!”

    “言医生,你开玩笑。”微尘呵呵干笑,心中隐隐有些感觉。

    有些时候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不出口。

    她身穿睡衣,身无分文,即使上车又能去哪?

    “你忘记我们今要开始治疗的事吗?言医生,我们回去。”

    “不!季微尘,你必须要离开!”言希叶抓住她的胳膊,尖声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

    “你根本不知道记忆遗忘有多可怕,趁现在还来得及快走!”...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