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0 黑色的心(4)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40 黑色的心(4)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我家?”莫缙云心脏一跳,手上的方向盘一转,绕上去他住所的环线。

    当一位细心装扮的女子要去男朋友家时,他不敢深想往下的情节,又忍不住去幻想。

    他们在一起已经一个月十。成为所谓男女朋友,却没有任何实质进展。

    牵手她不喜欢、接吻更不喜欢,不用更深入的接触。任何身体的接触都让她抗拒。

    他越急躁,她越冷漠。

    心思各异的两个人,都没有得到彼此想要的东西。

    微尘没有从莫缙云身上得到南庄的地址,莫缙云也未从她身上得到梦寐以求的爱情。

    不仅如此,迂回婉转之间,他们都隐隐猜到对方的想法。

    虚假的爱情与她有何意义?不过是在耽误她的时间。

    微尘决定主动出击。

    回家之前,莫缙云开车先去超市,采购一些食材,准备做一桌好吃的填饱她的胃。

    他想得很妙,暖饱思淫欲,男男女女酒酣耳热才能卸下心防更进一步。

    一切都是好的,微尘愿意接纳他,他有信心带她走出泥潭。

    “进来。”莫缙云提着沉重的购物袋,刚打开房门。突然感到身后传来一股力将他往里面一推。

    他靠到白墙上,两片柔软的唇紧跟着贴过来。

    “……”

    红润的唇上有玫瑰汁的香味,舔舐之下,她的双唇干燥得像荒芜的沙漠。

    “微尘……”

    手中的购物袋重重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明知道她是欺骗,明知道她是有所图。他依然被巨大的狂喜席卷,像饮鸩止渴的人,忘乎所以地去爱。

    他搂住她的腰肢,狠狠回应她的吻。他抱着她,旋转着跌到柔软沙发。

    “缙云……”她把他的手伸到自己的衣襟中,“你想要我吗?”

    动人的唇着诱人的话,又如此冷漠无情。

    还需要问吗?

    他的眼眸中卷起黑旋风。即使她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偶娃娃。

    他也想要啊!

    粗指在柔软的皮肤上滑动,美好的身体,让他不停吞咽口水。

    他弯下头颅在她的胸前,拼命呼吸她的美好。

    “缙云,我……想去南庄……他们的地址和电话……”

    “不、不行!”

    他艰难地把手从她的胸部挪开。

    她飞快地按住他想逃跑的手,“缙云,你不想要我吗?”

    不是不想要,而是言希叶的遭遇太恐怖了,他只要一回想起叶子发疯的过程,整个人就浑身颤栗。

    “微尘,你知道我爱你。我不能把你推向深渊。”

    “不管你推不推,我现在就在深渊!”她还是牢牢抓着他的手,“你以为我不去南庄,靠自己、靠你就能忘记陆西法吗?根本不可能!两个月也好、两年也好、可能二十年,我都没有办法忘记他!我念着他的好、想着他的可爱和温柔,是永远不会爱上你的!”

    和心爱的陆西法比起来,莫缙云就像沟渠里的臭虫。

    “那……那……也不、不行。”他目光躲闪,言辞已经不似原来的坚决。

    “我们不这个,我去给你做饭。”

    他匆匆捡起地上的购物袋跑进厨房,忙忙碌碌洗菜、切菜、炒菜、布置餐桌。

    锅碗瓢盆是熙熙攘攘的人间烟火,于这宽敞明亮的新式公寓里却是安静得可怕。没有人声,唯听见滋啦的爆炒声和锅铲声。

    “吃饭。”

    饭菜做好,莫缙云招呼微尘从客厅来到餐厅。

    三荤一素,两个人吃绰绰有余。

    他们吃得不多,饮得比较多。

    一杯接着一杯,没有碰杯,没有话。沉默中,不知是敬对方,还是敬自己。

    他很快饮醉了,埋头在沙发深处。

    “缙云?”她走过来推了推他的肩。

    他闭着眼睛没动,她走开了。再睁开眼睛,白的裙摆像蝴蝶一样飞进他的书房。

    “微……”他的手指动了动,最终无力地垂了下去。

    她要的东西,就放在他书桌抽屉的最上层。

    没有上锁,没有刻意收藏。

    也许,他的心里也在等待着这一刻。

    她自己找到,他心里会好过一点。

    他也想,她能彻底忘了陆西法、彻底忘记西林、忘记所有的往事。

    微尘走了。

    轻轻关上门,没有丝毫留恋。

    最后一刻,他的眼泪无声顺着脸颊滑下,仿佛看见她踏上去往地府的路。

    上帝原谅他,因为太爱一个人而犯下过错。

    —————————

    暗夜无声,微尘赤脚踏上光滑的地板。不能明状的冰和冷从她的脚趾一直传到心房。

    她要去做一件事,一件想了很久,想做又不敢做的事。

    “爷爷,我能进来吗?”

    “进来。”

    老爷子还没有睡,正戴着老花眼镜在灯光下查看这个月餐馆的收入报表。他动了动眼睛,眼睛从老花镜片上方打量着孙女。

    “有什么事吗?”他用手指舔了舔唇,然后埋头在数字上。

    “是。”微尘面无表情地:“爷爷,我想要陆家给你的那块地。”

    老爷子脸瞬间难看起来,抖了抖手里的表格,气呼呼地道:“你要那块地干什么?那块地不能给你,它是属于——”

    “它不属于任何人!”微尘从身后抽出刀来,狠狠插在他面前的报表上,“你没有权力为它卖掉我儿子!”总有一,她会把地还回去,把儿子要回来。

    她面脸狰狞,握着刀的手在微微发抖。

    明晃晃的刀锋吓得老爷子鼻梁上的眼镜都掉下来

    “你疯了!”他怒气腾腾地把手里的报表砸在桌上。

    “我是疯了!”微尘抽出刀狠狠地在桌面上疯狂又砍又刺,报表被刀划得面目全非。

    “信不信!”她扬起刀指着老爷子的鼻子。

    “你、你——”老爷子站起来,第一次感到孙女的可怖和压抑,“微尘,有话好好。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那块地谁都不许碰!”

    “好、好。我答应你!”

    “不得干涉微雨的婚姻和爱情,除非她自愿嫁给玄墨,你不能逼她!”

    老爷子若有迟疑,她挥舞着刀近在他的鼻前。

    “好好好,我答应你——”

    “还有,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谷自新来向微澜求婚!”

    三个要求,样样不容易。

    讲理的怕耍横的,老爷子吹胡子瞪眼,不答应也得答应。

    “微尘……”

    “不要叫我!”微尘叫道:“你接受陆家土地的那一刻,我就没有爷爷了!不,也许在我爸爸妈妈死掉的那一刻,我们三姐妹就再没有一个亲人!”

    “微——”老爷子面如土,难堪有难过地看着她。

    “我会看着你的,一直看着你有没有做到。”

    老爷子呆呆地站着,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刚才发生的事是微尘吗?

    确定不是脾气火爆的微雨,温婉的微尘居然会以刀相逼?

    他摘下眼镜,擦了擦额头上滴下来的汗。

    看来,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