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9 黑色的心(3)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39 黑色的心(3)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缙云,连你也不帮我吗?”

    “不是不帮!”他相当烦躁,也对自己过去的失言相当恼火,“微尘,你不知道强行遗忘记忆后对大脑和身心的损害有多巨大!到现在,叶子还是个——精神病患者。我不想你变得和她一样!”

    “我宁可做一个精神病,也不愿忍受这样的痛苦!”

    微尘举起自己的手腕,解开上面缠绕的白绷带和纱布。她笑着把上面纵横交错的伤口给他看,“这一条是昨晚割的、这一条是前、这一条——”

    “别了!”莫缙云紧紧握住她的手,“你——”

    “知不知道……我想死……好多次,不管是白还是黑夜,我恨不得从窗台上跳下去,一了百了。死了都比活着好。但是微雨和微澜日日夜夜的守着我,她们一直求我,一直求我。我死了,她们该怎么办?我怕我死了,她们会遭受我一样的命运。我失去幸福,怎么能看着妹妹们也失去。”

    “微尘,我明白你的痛苦。”爱一个人,求而不得。甚至连倾诉的地方都没有,那种感觉就像被关在一间空房间,里面什么也没有,没有门、没有窗。你走不出去,别人也走不进来。

    他走过去轻轻揽住她,任由她的眼泪绵绵不绝洒落在肩膀上。

    “微尘,你要坚强。”

    她默默无声留下眼泪。

    “缙云,你帮帮我。懂不懂,只有成为一个活着的死人,我才能活下去。”她要活下去,保护姊妹。

    面对她泪眼婆娑,没有生气的眼睛,他不出拒绝的话。

    也许这是他最好的机会,上帝没有向他开一扇门,却向他开了一扇窗。

    他需要自己努力,从窗户爬进去,走入她的心扉。

    莫缙云手心冒汗,艰难地道:“帮你……可以。微尘,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他低着头,将她的柔荑捏在手里玩捏,摩挲,半晌道:“做我女朋友。”

    ——————————

    莫缙云答应帮助微尘。

    但他的帮和微尘理解的帮助有本质的区别。

    微尘要的帮助是南庄的齐心和言希叶,希望通过他们把陆西法从记忆中深深剜去。

    删除记忆的后果她当然清楚,言希叶的遭遇就是她的前车。可一个没有未来,对自己的生命和身体没有任何怜惜人,用这种极端残忍又自虐的方法来伤害自己又有什么值得奇怪?

    她不想活,又必须活,唯有这种办法才能逃避现实。

    莫缙云想给微尘的帮助并不是真的给她地址,让她去南庄找齐心或言希叶。

    他想用男朋友的身份给予她陪伴、温柔、开解,用他的男友力去抚平她内心的创伤,而不是极端的强力遗忘。

    让微尘到南庄去?

    那是万万不可的!

    微尘想找到齐心和言希叶,必须要通过莫缙云。

    她卑劣地利用这一点对她进行要挟。

    是无耻之徒,趁人之危,毫不过份!

    微尘内心对莫缙云的所作所为充满厌恶,龌蹉的行径冲毁了她心里最后一丝对他的朋友之意。

    为了得到南庄地址,微尘不得不违心答应他的条件。

    “莫缙云,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但是首先要瞒着微雨。”

    “可以、可以。”莫缙云欣喜若狂,高兴得无以复加。完全忘记,畸形的树苗注定只能生出畸形的果实。

    两个心思南辕北辙的人,怎么可能到达一个共同的目的?

    “咿,莫缙云,你又来接我姐姐去动保协会啊?”

    炎热的夏,微澜穿着艳丽的热裤和吊带正在花园中,拿着长长地水管给花木浇水。

    西林的陆家,去年的差一点成为她姐夫的陆西法,统统已经成为这位美少女心中的一个黑点。偶尔,在翻出去年的旧包时才想起,曾有一位慷慨的准姐夫。

    去岁的花是去岁的花,今朝又有今朝的花!

    遗忘是人类本能,微澜深知有些事情越早遗忘越比较容易快乐。

    不过,眼前这位莫先生大大地没有陆西法的慷慨。每次上门,两手空空,半包茶叶都没见带上门过。更别卖给限量版的包!

    微澜反正是不大喜欢他的,扔了水管,甜甜道:“你在这等等啊,我去叫大姐。”

    大热的,也不请人进去。微澜继承了老爷子的看人下菜,眉高眼低。

    “微澜,刚才是谁在按门铃?”

    “就是那个莫缙云来了啊!”微雨蹦蹦跳跳从冰箱中拿出一盒草莓冰淇淋,心不在焉地道:“二姐,你她是不是在追咱们大姐啊?最近来得这么勤——”

    微雨把手一扬,粉红的冰淇淋直接堵在微澜的鼻孔。

    “喂——季微雨!”微澜气得跳脚,赶紧跑去洗鼻子。

    “缙云,”微雨气喘吁吁跑出来,拉着莫缙云的手嚷道:“快进去,外面多热!”

    院子的海棠树下,莫缙云笑笑着拿开微雨的手,“不用,我在这里等着就好。”

    “缙云——”

    “真的没事,没事。”

    一个强力相邀,一个落力拒绝。

    微尘站在二楼的卧室窗前,七月的盛夏,心里发起十二月的寒风。

    “大姐,莫缙云来了。”微澜擦着湿漉漉的鼻子敲门进来。

    “知道了。”微尘放下窗帘,走到梳妆台前描眉画唇。

    多久不曾修饰妆容,自从陆西法不在后,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到今整整半年。

    生疏的手指好几次把眉笔逸到别的地方,口红也画得不成样子。

    “姐姐,我来帮你。”微澜跑过来,热情地拿起桌上的眉笔、口红。“你想画一个什么样的妆?裸妆、清透的还是艳丽的?”

    “随便。”微尘语气淡漠。

    微澜拿着粉盒,眼珠子一转一转,笑道:“那就画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哈哈——”

    “微澜——”

    “别话!”微澜抬起她的下巴,“把嘴巴闭上。”

    微澜涂好口红,退后两步,欣赏欣赏,“好了!姐,你刚才想什么?”

    “你是真的喜欢谷自新吗?”

    “是啊。”微澜点头,把口红卷起来扔入化妆包里,“我十二岁的梦想就是做谷太太,现在也是。”

    “好。姐姐帮你完成这个心愿。”

    微澜不敢置信地道:“姐姐,真的假的!你莫哄我,好不好?如果自新哥哥真的答应娶我,我去死都甘愿!”

    “傻瓜,死了还怎么实现梦想做谷太太。”微尘伸手摸了摸妹妹的头,“放心,他一定会来向你求婚的!”

    微尘下楼出现在莫缙云和微雨面前时,正如微澜所,果然是一张倾国倾城的美丽脸孔。

    现代的化妆术像整容一样,修饰了她所有的憔悴。

    五官本又是生得精致,再加上微澜的手艺,阳光之下美得不可方物。只是那位美人,美则笑已,却没有任何灵魂。

    “微尘。”莫缙云候补忌讳地撇开微雨走过来,眼睛直直盯着微尘的脸,“我们走,车就在外面。”

    微尘点头,跟在他身后往门外走去。

    “缙云……”被冷落的微雨追赶几步,心里火辣辣地燃烧着嫉妒的火苗。

    她是不是错过了什么,还是误会什么?

    “还看什么看啊?季微雨,他们都走了!”

    微澜耸耸肩膀,往屋里走去,徒留惶惑的微雨在暴阳下惴惴不安。

    ——————————

    “缙云,今我不想去协会。”甫一上车,微尘就提出要求。

    “不去协会?你想去哪?”

    “你家。”

    “我家?”莫缙云心脏一跳,手上的方向盘一转,绕上去他住所的环线。...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