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8 黑色的心(2)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38 黑色的心(2)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出去,出去。微雨,你快把她带走,这里我来收拾。”

    老爷子受不了地挥手,命令微雨立即把微尘带出温室。

    他们离开温室,来到客厅。

    “你们先坐。”微尘借口去洗手间洗手,她在洗手间磨蹭许久,双手搓了又搓。

    等她不得不从洗手间出来,微雨鸟依人地靠在莫缙云的身边,笑得一脸幸福。

    “姐姐。”看见微尘,微雨变得很不好意思,立起身体,微微羞红了脸,“姐姐,你和缙云先聊一会,我去泡茶。”

    “微雨,我不想喝茶。”微尘挡在微雨前面,不许她去。

    “姐,缙云又不是外人。”微雨笑着抹开她的手,凑到她的耳边,道:“而且他是医生喔,最会帮人做心理辅导工作。你和他聊聊,不定你的心结就解开了。”

    微尘望着微雨傻乎乎的背影,心里痛得什么话都不出。

    傻妞,蠢得透顶。

    “微尘!”

    微雨一走,莫缙云就急切地绕过长沙发走过来。他毫不遮掩自己目光中的痴心,不停上上下下打量她。

    她瘦了、黑了。不仅瘦了黑了,更多是憔悴,像失去水份的花、像失去家园的流浪狗。

    “听你在西林遇到车祸,怎么样?”

    微尘低着头勉强扯起嘴角,“谢谢你关心,我很好。而且,你应该更关心的人是微雨。她为了救我,也被车撞到。”

    莫缙云才不管微雨怎样,眼睛里只有她,“微尘,你谎!你明明就不好!”

    “我好不好,与你何干?”

    莫缙云气结,憋了半,红着脸道:“我们是朋友。我不愿看到你受苦。”

    微尘眼神中倦倦地充满厌恶,不耐烦地起身,“够了,缙云。既然是朋友,就该停留在朋友的位置。”

    他是微雨喜欢的人,这一点,她永远不会忘记。

    莫缙云随着她站起来,“如果你愿意,我可以——”

    “我不愿意。”微尘飞快地,“莫缙云,好好地当微雨的恋人。我不懂,有一个女孩这么死心塌地地爱你,你还有什么不满足?”

    “你明知道我不爱微雨,我爱你!”

    他的表白激起微尘更多的反感和愤怒,“莫缙云,你什么都没有用。”她的心已经随着陆西法死了,留着这躯体活着,不过是因为两个日夜为她担心的妹妹。

    “你怎么知道没有用呢?没有陆西法之前,我们不就是最好的朋友吗?我们在一起参加动物保护工作、我们一起聊、一起散步,我们一起分享许多快乐和悲伤。微尘,如果我们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的。”

    微尘无力地笑,面对他的执着。她实在是没有力气解释,只能,“莫缙云,我爱的人不是你。未来也不可能是你。”

    “为什么?”

    她看着他,目光中流露出悲伤,“因为……你是微雨爱的人。”

    “姐姐,缙云。”可爱的微雨端着茶水和饮料过来,“你们想喝什么?红茶、绿茶还是咖啡?”

    看见妹妹,微尘像看到救星,站起来道:“我什么都不想喝。对不起,微雨,我先回房了。”

    “姐姐,你再坐一会。再和缙云聊聊。”

    “不了。”微尘低头,绕开微雨。

    微雨一头雾水,不解微尘为什么突然变的冷若冰霜。

    “微尘,”莫缙云朝着她的背影,急切地喊道:“微尘,总有一你会忘记他的、忘记发生过的一切!”

    微尘站在楼梯口停顿一下,抬起的脚停在楼梯上,似像被莫缙云提醒着想到什么。

    也许,莫缙云的意思应该是指时间是最好的良药?

    而不是、也不应该是别的意思。

    ——————————

    莫缙云得没错,在陆西法没有出现之前。他和微尘是很默契的朋友。在不懂的外人看来,他们出双入对,好得就像情侣一样。

    他们在一起做义工,救助流浪动物,也在一起分享彼此生活、学习中的趣事。

    谁爱得深,谁就往这段感情中倾注得深。

    毫无疑问,这段关系,莫缙云一直期待着它能开花结果,许一个未来。微尘则理智地从没有放入过自己的心,她知道自己的家庭情况,知道自己不可能为了莫缙云反抗爷爷。她必须要为两个妹妹多做考虑和牺牲。

    莫缙云从季家铩羽而归,颓废、不开心了好几。

    微雨打电话来,向他赔罪,抱歉。没想到姐姐失恋后会变得不通人情。

    莫缙云敷衍两句,草草挂断电话。

    微雨像个孩,永远t不到他心里的痛点,她给他的所有安慰就是隔靴搔痒,除了徒添更多的烦恼,毫无作用。

    “叮咚、叮咚。”门铃揪响。

    莫缙云敛神,谁会在这个时间来敲他的房门?

    他还刚搬来新居不久,知道他这去处的人不多。

    “叮咚、叮咚!”门铃持续不断地响起。

    “谁啊?”他走过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人让他惊喜不已。

    “微尘!”他迟疑三秒才知道要把人请进来,“快、快请进——”他忙不迭地把她让进来,“家里挺乱的,你别介意。”

    自谦过份就是骄傲。

    纤尘不染的家具、分门别类的归纳、桌面上看不见一样杂物、玄关处的鞋子摆放得整整齐齐。

    “喝茶。”他激动地端来茶点。

    “谢谢。”

    微尘捧着茶杯,始终低垂着她的眼帘。

    “微尘,你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啊?”茶喝了半刻,他终于鼓足勇气。

    “是……”她略有迟疑,如果能有其他选择余地。她绝不会来找莫缙云。可这件事唯有他才能帮助她。

    “微尘,我们之间,你有话不妨直。”莫缙云谦卑地几乎要跪在她的面前。

    爱一个人就是把自己低到尘埃。

    “缙云……”季微尘抬起眼帘,眼皮底下乌青,比前几相见时更加憔悴。“我想忘记陆西法,忘记过去一年里发生的所有事。”

    记忆太痛苦,夜夜来搅扰她的灵魂。

    “微尘,”莫缙云开心得快要飞起来,忍不住越过雷池抓住她的手。“你终于愿意走出来!只要你有这个决心,就一定可以忘记的!”

    动机是决心的第一步。

    第一次,微尘任由他握着自己的双手,一动不动。

    陆西法死了,安安走了。她的心对周遭的一切变得麻木不仁。

    哪怕世界末日就在明,于她又有什么关系?

    她早就已久在地狱。

    有时候,活着比死还痛苦。

    是莫缙云提醒了她,如果不想过这样的生活还有另一种办法。

    “微尘、微尘!”

    神游的季微尘抽回自己的神丝,在他的呼唤中,轻轻:“缙云,你帮帮我,好不好?”

    “好!”他坐在她的身旁,贴心地用手指拨开额前的乱发。“微尘,相信我。我肯定会帮你呀!”

    “那好,把南庄的地址和电话给我。”

    “你要南庄的地址和电话干什么?”

    莫缙云的心咚咚跳着,脸上的笑容明显不自然起来。“如果你想散心或是疗养,我可以陪你其他地方。南庄实在不是一个——好地方。”

    她直视他的眼睛,无比认真地道:“你懂的,我的痛苦只有南庄的齐心和言希叶能够帮我。”

    莫缙云的脑子轰地像炸了一样,他松开她的手,走到窗边。

    “微尘,微尘——”

    他该怎么,他不知该怎么?

    齐心和言希叶的故事,他曾给她知,但那就是无意中的闲聊,是一个男孩在追求女孩时的无话找话。

    “缙云,连你也不帮我吗?”...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