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7 黑色的心 (1)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37 黑色的心 (1)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贺兰昼,他比预定的时间早到了一。正好出现在最危急的时候。”

    “贺兰昼是谁?”

    “贺兰夜的哥哥,贺兰蕊曾经的未婚夫。他乘坐直升飞机而来,飞机上有医生和药品。程医生,你是医生应该比我清楚,人的大脑缺氧五分钟就会不可逆的脑死亡。可能那太冷,大雪让湖水都结冰,贺兰夫人掉到水里后瞬间就心脏骤停,丧失意识。她是死了,但寒冷为她的大脑延长了时间。cpr恢复了她的心跳,她被救活了,转送到医院。”

    程露露感慨道:“这真是奇迹!那位夫人的运气太好了。虽然我们在医学院都学过cpr,但真正能实施成功的少之又少。”

    “对,她的好运蔓延到我们身上。托她的福,我们所有伤者都被及时送到医院。屈未然和鱼并无什么大碍,他们很快被聂家的人秘密接走送到国外。而我伤得最重。做了十六个时的紧急手术,输了一万cc的血,全身八处骨折,摘取脾脏,在床上躺了近十个月。”

    “微尘一直没出现,你没问过吗?也没怀疑过?病好了后,没来江城亲自找她,两人面对面地谈一次?”

    程露露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陆先生,我不能想象,你们曾经爱得那么浓烈。即使微尘受了蒙蔽,你应该没有”

    “有时候正因为深爱,所以……人对一样东西越想得而越不可得得时候,爱就会变成恨。病床上的我对微尘越是渴望,就越是憎恨。恨她居然来看都不看我一眼。后来我来江城找她,更是伤透了心。”

    他的眼睛中浸出泪来,心痛自己,更心痛当时的微尘。

    他们被迫分开的手,整整耽误了五年。

    程露露从房间中退了出来,把此刻的静谧留给这位伤心人。

    ————————

    程露露整理完陆西法提供的资料,马不停蹄地拿着资料来找莫缙云。

    对于她的出现,莫缙云一点都不意外。

    “进来。”他打开房间,邀请露露进去。“进来慢慢,我有好几的时间可以和你。”

    程露露迟疑一下,闻到他身上浓浓的酒味。

    “你大白的就喝酒,不怕病人投诉你?”

    “我申请了公休,这个礼拜都不用上班。进来,随意坐。”

    露露跟着他进门,这间屋,她第一次来,是莫缙云新买的。

    他买得很急,各方面都比不上原来的。

    狭的房间,到处都是乱乱的,桌上、地上、衣服、袜子、餐碟和纸杯……

    真不像莫缙云的风格。

    “喝点酒吗?”他问:“红的还是白的?”

    程露露轻咳一声,“我今是来谈正事的。”

    “好,那我自己喝。”

    他站在酒柜前,透明玻璃上现出他颓丧又悲壮的脸,淡淡笑着,为自己斟了一杯酒。

    今,他必须要喝一点酒才能把要的话出来。因为他害怕,自己的心思但凡有一点想掩盖自己曾经的龌龊,大脑就会不由自主地避重就轻,甚至是下意识谎。

    透过反折的镜面,他看见露露正捏起沙发上的袜子拿开坐下。

    她的脸白净透亮,如内里的灵魂虽有瑕丝,底却是干净。

    露露很坚强,也很有勇气。

    所以他也不能懦弱,哪怕出一切后,会被鄙夷和看不起。

    莫缙云深吸口气,把酒一饮而尽。带着三分醉意,坐到她的对面。

    “你想知道什么?”

    “五年前,微尘从西林回来,发生的一切。”这一段故事他是当事人,也只有他最清楚。

    程露露拿出录音笔放在桌上,一副公事公办的职业化。

    莫缙云舔了舔干燥带着酒精的唇,此刻他和程露露的相处模式完全颠倒了过来。

    慌张不安的是他,犹豫想逃跑的是他。

    “你不是都知道了吗?我们去看齐心的时候,我就过——”

    “是。你是过。但我需要再听一遍,完完整整,从头到尾。”

    莫缙云颓然地倒在床上,喝一大口酒,呵出一大口气。

    他害怕的事情终于来了。

    谁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他的肮脏的心眼终于要被程露露的手术刀一刀一刀划开,流出里面肮脏的黑汁……

    ——————————

    五年前江城

    得不到的爱情最美,触不到的恋人最好。

    听微尘从西林回来的消息后,莫缙云死灰般的心重新燃起了火花。

    在他的心目中,不管微尘经历了什么,不管她如何厌恶他、推开他,他始终觉得她是最好。

    对微雨冷落已久的他发出邀请,请微雨去相熟的咖啡馆喝咖啡。

    莫缙云突然的热情,微雨一点怀疑都没有,欣然赴会。

    微雨打扮得楚楚动人,一双大眼温柔似水。

    是人都不会忍心欺骗这么好的女孩,而他却只是为了接近她的姐姐。

    “微雨,你的伤没事了?”他找了一个不错的开场白。

    微雨羞涩地抚了抚额头上的淤青,“没事,已经好了许多。”

    莫缙云的心砰砰跳着,迫不及待切入正题,“你姐姐真的和陆西法分开了?”

    微雨悲伤地:“陆西法死了,陆家把安安抢走。姐姐快伤心死了。”

    莫缙云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该死的人死了就死了,孩子抢走就抢走。他终于等到机会,接近心中的女神。

    “微尘还好?”他的关心急切得快要从脸上满溢出来。

    卑劣的男人,能做微尘的奴隶,匍匐在她脚边。却不能把这温柔给予无辜的微雨一分一毫。

    微雨痛苦地摇头,提到姐姐时不由地长叹。脸上的双眸因为他而闪着爱情的光。

    “怎么会好呢?”微雨搅动着杯子中的卡布奇诺,“如果姐姐能哭一哭,闹一闹,我们倒还能放心些。可她什么都不做,就是发呆,流泪。我都快急死了!”

    听了她的话,莫缙云也快急死。

    “带我去看看她。兴许能帮你们开解开解她。毕竟——我也是她的朋友。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朋友。”

    “缙云,谢谢你。”

    此时的微尘正和爷爷一起在温室照顾兰花。她痴痴呆呆,刚刚拿着剪刀给兰花剪得根都没有,现在又没完没了地拿着水壶给一盆兰花浇水。

    “你、你、微尘!”季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存心想把我的兰花都弄死,是不是?”

    微尘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把半桶水都浇到同一盆蟹尾兰花里。

    她把手里的水壶放下,想把蟹尾兰搬到阳光充沛的地方。没想到,手一滑,整个花盆砸到地上。

    “哎呦!”老爷子捶胸叹息,心痛得要命。

    这盆可是他最心爱的兰花呦!

    微尘低头去收拾残局时,莫缙云和微雨正好进来。她心不在焉,用手直接去碰瓷片锋利的锐角。

    “微尘!”莫缙云忙跑过去,抓起她的手,焦急地放在眼睛中左右细看。“你不会痛吗?”

    他捧着她的手像捧着珍宝,亦像捧着上好的瓷器。

    “姐姐!”微雨也跟着进来,关心地问:“你没事?”

    看见妹妹,微尘立刻把自己的手从莫缙云的手里抽回来,藏在身后。

    “出去,出去。微雨,你快把她带走,这里我来收拾。”...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