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6 缜密的大脑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36 缜密的大脑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微尘从窗口朝里面望去,安安的恒温箱中空空如也。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呢?”她疯狂地拍着窗户,猛力地摇晃着感应门。拉住出来的医生,尖声问道:“躺在17号恒温箱的孩子呢?怎么不见了?”

    “被他的监护人抱走了。”

    微尘顿时旋地转,差点晕厥过去。

    她紧紧拉着医生的手,额头上的青筋全爆出来,心痛得哭都哭不出来。她恨不得立即马上死掉,他们抱走她的孩子,她甚至还没来得及抱一抱他,就被抱走了!

    “姐姐、姐姐——你哭,哭一哭——”

    微澜使劲拍抚着她的背,着急地道:“我、我帮你去找安安。我去报警、我去找人调监控、我去他们家——我让他们一定把孩子还回来。”

    “微澜,你哪也不能去!”

    季老爷子的拐棍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爷爷,我要去找安安!陆家人把安安偷偷带走了!”

    “你去哪里找?”

    微澜还是孩子,一时被爷爷问住,皱着眉头,道:“我……我们先报警!然后上法院!”

    老爷子抢过微澜的手机,砸到地上,“你要报警抓谁?安安现在在飞机上,和他的亲奶奶在一起。”

    “可是、可是——他是我姐姐的儿子啊!”微澜大叫。“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安安带走,什么都不做?”

    “是。如果真为安安好,就当他死了!”老爷子把拐棍在地上敲得咚咚乱响。

    “母亲的职就是为了孩子奉献一生,让他过更好的生活,飞到更高的空是每一个母亲的希望。微尘,安安不属于我们季家,他有他的生活。他不能跟着你在一起。将来他不会愿意看到你和他曾奶奶起冲突,你也不想让孩子陷入两难之间?你要真是个好母亲,就是把他忘记。当从来没有生过他。”

    为什么要忘记、为什么要忘记?

    她明明生养了他,她深爱他、一如深爱他的父亲。

    微尘伏在地上,哇地一声哭出来。

    她哭得那么伤心,都像塌了一样。

    无力、挫败,她的人生一片灰暗。

    “微尘,爷爷心里也痛。但这就是人生,有些事,你必须接受。”

    “不、不、不——”

    她心痛地捶着自己心脏的位置,痛苦不堪,泪流满面。

    “我要我的孩子,我要他——”

    “呜……呜……”

    张水玲怀里的安安嘤嘤哭了一声,像是感受到母亲的绝望和伤心。微弱的声音像猫叫一样淹没在远处嘈杂的人声中。

    “喔,好孩子,不哭。从此往后我就是你的妈妈。”张水玲得意地看着微尘哭得晕厥。抱着安安,转身离开医院。

    ————————

    “微尘,飞机已经安排好了。我们一起回去。”

    “爷爷,回哪里、和谁?”

    “和我、微雨、微澜,一起回江城。”

    “不。我不走!”她激动地跳起来,披头散发像个疯子。“要走,我要带上安安一起走!我要去找我儿子!”

    “安安,他姓陆!”

    “可他是我儿子!”微尘激动地嚷道,“我是他妈妈!”

    季老爷子叹道:“老太太没有孙子,唯一只有这个曾孙。她能留给你吗?贺兰家没有赶尽杀绝,是给她这个老人最后一点面子。你不应该再要求更多。和我回江城,把在这里的一切都忘掉——微尘、微尘——”

    她冲到大街上,跑到和他生活过的静华轩。

    人去楼空,喊破喉咙也没有任何人来为她开门。微尘又跑到陆氏集团总部,她要见老太太,她要和她见面。同样人人都把她当疯子,没有人理睬。

    最后最后的希望,她拨通了张水玲的电话。

    “张水玲,我要见奶奶,我要我儿子!”

    面对她的歇斯底里,张水玲轻快地笑了,咯咯如水击银盘。

    “季微尘,虽然我也很同情你,不过想要安安,这是不可能的。老夫人不会见你,安安也不会给你。”

    “张水玲,涯海角我都不会放过你,我——”

    “季微尘,你想怎样?”张水玲冷漠又带着笑意,道:“别忘了一开始在协议书上签字的是你,拿了土地做补偿的也是你爷爷。你现在还想要儿子,世界上哪里有这么美的事?”

    “你什么?我爷爷拿了什么土地,你把话清楚!”

    “去问你爷爷,他可是把亲外孙卖了个好价钱。”张水玲邪恶地大笑。

    “不可能、不可能!”

    “呵呵……还有,季微尘,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和你通电话了。但愿我们再也不要相见。”

    川流不息的人潮中,她视而不见。

    手机掉到地上被飞驰的汽车碾碎成渣,呼啸的汽车贴着她的身体擦过,司机从里面探出头来,大骂:“找死啊!”

    微尘脑海中灵光一闪,死!

    原来她还可以去死!

    失去丈夫、没有儿子,被爷爷出卖,她还可以去死。

    她迎着飞来的汽车而去,直直把肉、体撞上去。

    “撞死我、撞死我!”

    “姐姐!”

    “姐姐!”

    尖锐的刹车和喇叭声中,微雨和微澜不顾一切冲了过去!

    三个女孩都摔倒了,她们被车撞得跌倒地上。

    微尘的头重重碰在地上,失去意识前,她看到左边躺着妹妹微雨,右边躺着妹妹微澜。

    她们紧握着她的手,一直紧紧握着……

    ——————————

    “程露露,如果想知道所有的故事,这就是所有的故事。比精彩,比童话残酷。”

    到这里,陆西法声音哽咽。他揉了揉自己的鼻根,他把过去的故事讲得很详细,因为知道把过去得越仔细,对昏迷中的微尘帮助越大。

    程露露听得很认真,故事完结,过了半晌,她才按下录音笔的暂停键。

    不得不她的心灵被深深震动,不是被他们的过去,而是微尘大脑的缜密和细腻。

    正如齐心师兄所的一样,季微尘为了逃避和陆西法和安安分离的巨大痛苦选择抑制和遗忘。她的大脑完美地配合她出演了一场跳脱的戏。骗过所有人,包括她自己。

    用一篇虚实夹杂的,把所有人骗得团团转。

    最可笑的是她这个心理医生,还真把她的当做心灵的投影长篇大论。

    “程医生,你在想什么?”

    程露露叹息着摇头,“我是在想,人类的头脑真是一件艺术品。有时候真分不清是是我们主宰它,还是被它主宰。微尘的《浮生若梦》骗了我们,甚至把她自己也骗住了。”

    陆西法也很迷惑地:“程医生,我不懂,微尘为什么要在中丑化我?我实在不是一个那样坏的人。”他得委屈,又颇有些愤愤,“如果我真那么坏,她也不会爱上我啊。”

    经过一次的错误推演,程露露这次的回答谨慎得多。

    “我想,正是因为你太好、太优秀。所以她失去你的痛苦越强烈。为了抵消这种痛苦,她的潜意识只好把你想得坏一点,不那么好。失去的痛苦才能不那么强烈。”

    这解释也真让人无语,陆西法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优秀和好某些时候也会变成一种罪过。

    程露露收起录音笔,问道:“陆先生,最后我可以你问一个题外话的问题吗?”

    陆西法点头,“程医生,随意问。”

    只要能帮到微尘,什么问题他都愿意回答。

    “你是怎么得救的?”

    陆西法沉默一会,道:“我只能——上帝在最后一刻救了我们所有人。”

    “世界上没有上帝。”

    “确实没有。”陆西法无奈地笑笑,“但关键时刻本不应该出现在那的人出现在那,不就是神的旨意吗?”

    “贺兰昼,他比预定的时间早到了一。正好出现在最危急的时候。”...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