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5 一切都可买卖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35 一切都可买卖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老夫人,”新来的秘书恭敬地敲门进来,道:“江城的季理老爷子到了,见吗?”

    “喔。季理来了啊!”老夫人伸出秀气的手指揉了揉眉心,“让他进来。我们是许久没见的老朋友。时间真快,一晃五十年。我认识他的时候,和你们还是差不多的年纪。现在老得都动不了了。”

    选择微尘是因为她是故人之女,现在她得向故人做一个交代。

    分开,就分开。

    孙媳妇可以有千千万万个,孙子她可只有陆西法了。

    陆老夫人摩挲着自己柔软的手掌,季理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很了解。优点突出,毛病也多。嫌贫爱富、重男轻女、利字当头。

    “老爷子,里面请——”

    季老爷子被礼貌地请进来。

    因为腿脚不灵便,他已经许多年没有离开过江城。这次来西林,若不是情况紧急,他也不会出山。

    “季理。”

    “美柔。”

    陆老夫人苍老的脸上泛起一丝苦涩的笑意,“早没有人记得我的闺名了,亏你还记得。”

    “你也还记得我的名字啊。不像他们,在背后都叫我糟老头,老古板。”

    “坐。”陆老夫人含笑指了指对面的椅子。

    两位老人相对坐下,张水玲端上清茶。

    季老爷子捧起茶盏,惊喜地道:“六安瓜片——你还记得!”

    “呵呵,想忘也忘不了啊!”

    老爷子饮了口茶,叹道:“唉,朋友还是老的好啊!”

    茶叶的清香在空气中蔓延,两位老人一时都没话,静静地捧着茶对饮一口。

    一个是亲孙、一个是亲孙女。出了这样的事情,老人们心里都不好受。

    “微尘醒来了?”

    “是。”

    “情绪还好吗?”

    “不好。”老爷子把手里的茶放下,昏黄的眼珠子浑浊不堪,“法的事对她打击很大,她好几次都——”到这里,老爷子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老夫人,想从她的脸上瞧出一些端倪。

    这位历经沧桑的老人,面对至亲的骤逝,表现得太冷静和无情。

    “孩子们变成这样,我们做长辈的有推卸不了的责任。都是我们没有来得及阻止他们,才让他们高看自己的能力,把自己置身危险中。”

    季老爷子点点头,表示同意她的话。

    老夫人流下两颗眼泪。她不是不心疼微尘,而是更心疼陆西法和她可怜的曾孙。

    七个月降生的安安,生下来不到两斤,比猫崽子还轻。快两个月了,还躺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里。

    想到这,她又不得不怨微尘。

    怎么做母亲的?

    没有想过自己是孕妇吗?

    如此莽撞根本不配做一个妈妈!

    事有轻重缓急,她不懂吗?

    自己是什么身体不知道吗?

    置身危险中,差点就——

    这样不思前想后的智商和情商——

    老夫人放下茶杯,言归正传,“季理,法不在了。我们陆家也不能耽误微尘的未来。她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

    话中意思,昭然若揭。

    “微尘很爱法,也舍不得孩子。”

    “安安姓陆,是陆家的血脉。微尘就把他留给我这个老人。”

    季老爷子皱眉道:“恐怕……微尘不愿意。法不在,安安是她最后的指望。”

    “微尘难道为法守一辈子活寡?”老夫人冷然一声轻笑,“她现在在伤心中,当然是愿意。再过几年,伤心淡了。再爱上别人,怎么办?到时候,安安怎么办?”

    人越老,心肠越硬,利益和钱财永远先于感情之前被考虑。与其到时候打官司、争家产,不如现在就分割清楚。

    老爷子默不作声,等着她继续往下。他和老夫人经过世事,面对苦难,他们的目光看得更远。

    这世上有啥熬不过去的?

    崩地裂不过再来一回。

    爱人死了,再可找一个爱人。孩子没了,再生一个孩子。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一点没错。

    陆老夫人看季老爷子不话,从身边床头柜的抽屉中上抽出一份文件。

    “我知道,你一直想要江城的这块地。不值什么,就当我们对微尘的补偿。”

    世界上任何一样东西都有标价,只看你买不买得起而已。

    老爷子拿过土地转让书,心理平在一点一点倾斜。

    陆老夫人拿出的土地,是老爷子祖上的老地。他一直希望能买回去,现在老夫人拿出来,无偿给他……

    孙女固然重要,可远远不能凌驾所有。

    到底,他让微尘来西林不就是嫁人,嫁人的目的不就是在此。

    “你若是不愿意——”老夫人作势要抽回转让书。

    老爷子立即把转让书塞到怀里,“不用考虑,就这么着。”

    不就是一个儿子吗?

    微尘以后生他十个八个,都不在话下。

    ——————————

    新生儿监护室的透明玻璃窗前,是季微尘醒来后去得最多的地方。她常常一站就是几个时,谁来劝都劝不走。

    “姐姐,你也坐一会。”

    微尘摇头,她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安安。

    这个早产的孩子命运多磨,能活下来实属不易。

    她昏昏沉沉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醒来后收了一辈子最多的病危通知单。每听得最多的,就是医生,安安是坚强的孩子,闯过了许多关,呼吸关、感染关、饮食关……

    每对他而言,都不容易。不能自己呼吸,要带上呼吸机,不能吃东西,要把管子插到胃里,不能……

    许多次,微尘听得都不忍再听下去。每次透过玻璃窗看见他布满导管的身体。她就止不住的落眼泪。

    护士姐姐们,早产儿的胃很,像玻璃球一样,一次只能滴一两滴牛奶进去。

    安安却很坚强,像父亲。用力向命运挥舞拳头,一次又一次地闯过来。

    “微澜,你看,他醒来了。还朝我看——”

    微尘脸上洋溢起欢笑,激动地紧握着妹妹的手。玻璃窗中的人儿的一举一动时时在牵引她的心。

    她为他骄傲,一一的成长,九百克、一千克、一千三百克、两千克、两千六百克……

    他的生长是用黄金的克数来计算。

    珍贵的孩子,承载她所有的希望和未来。

    等他长大了,她要告诉他,他有一位世界上最勇敢、最善良、最好的父亲。

    “姐姐,我们先回去。医生都,过几就可以把安安转到普通病房。你们就可以真的团聚了!”

    微尘消瘦的脸颊上露出一点难得的笑容,失去陆西法后,她已经不知道笑是怎么回事。

    微尘在微澜的搀扶下,恋恋不舍地离开。

    她回到自己的病房,发现张水玲正坐在沙发上。

    “张水玲,你来干什么?”微澜生气地质问。

    张水玲隐隐含笑,嘴角上扬。

    上帝真是公平,终于把所欠她的东西,一夕之间全还给了她。

    张水玲冷笑着,抛出一份文件扔到微尘面前。

    “自己看看。”

    “什么东西?”微尘颤抖地接过,头皮一片发麻,这是她被逼无奈签下的《婚姻协议》。

    “看看第四章五条的补充协议。”

    微尘快速翻阅,找到第四章五条,“……如果男方不幸身故,女方将自愿放弃未成年孩子的监护权。男方将在经济上予以补偿……”

    微尘尖叫一声,把协议扔到地上,指着张水玲道:“这份协议不公平!我是安安的母亲,为什么要放弃他的监护权?”

    “上面可有你的签字。你是同意的。”

    眼泪成串从她眼睛中落下,“当时我是不得不签字,我连内容都没来得及看!黎顾问可以做证!”

    “黎顾已经死了。”

    面对微尘的气急败坏和无能为力,张水玲几乎要笑出来。

    因果报应,她对这一幕满意极了。

    “哈哈哈,”她忍不住张狂的大笑,“季微尘,你也会有今!”

    微尘摇摇晃晃往后倒去,幸亏微澜扶住。

    “姐姐、姐姐!”

    “安安、安安……”微尘抓紧妹妹的手,气若游丝地喊道。

    她挣脱了妹妹的手,像炮弹一样跑出去。

    “姐姐!”微澜紧跟在她身后,上气不接下气跑到刚刚才离开的新生儿重症监护室。

    微尘从窗口朝里面望去,安安的恒温箱中空空如也。...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