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4 再深的爱恋也会淡忘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34 再深的爱恋也会淡忘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呼吸、用力呼吸!”

    “能听见我话吗?”

    “如果能听见,请配合我们在宫缩时用力。孩子不大,应该可以自然顺产。”

    “啊——好痛——”

    撕裂般的痛楚让微尘猛地睁开眼睛。她看见头顶明晃晃的手术灯和围绕在她身边绿衣服的医护工作者。

    “这里……是哪?”

    “医院!”

    她得救了吗?

    那么,他们呢?

    陆西法、梁泡泡、屈未然、还有……还有……

    “把流眼泪的力气保留下来生孩子!”

    护士把氧气面罩扣在她的鼻唇部,“你不知道,你是孕妇吗?出现在那么危险的火场附近,能活下来真是命大!”

    “啊——”

    疼痛再一次袭来,她紧紧揪住身下的垫子。

    持续的阵痛,整整几个时。

    微尘几次失去意识,感觉自己在生死线上徘徊。

    她在和恶魔搏斗、在和自己搏斗。当孩子离开身体伴随着助产士激动的“生了”、“生了”的那一刻,她感到一种彻底的解脱和放松。

    “快……把孩子……抱给我……看看……”她虚弱地。

    助产士利索地擦去婴儿身上的羊水和血迹,把婴儿包裹起来。

    “……我想看看……”

    “喏,看。”助产士远远地把襁褓中皱巴巴婴儿举起来给她看。

    孩子很瘦、很,脸蛋皱在一起全是褶子像个老头。

    微尘的眼泪一下子涌出来,第一次看到安安,她内心的坚强和柔软同时在一种心情中呈现。

    “我想抱抱他。”她哭着,“让我抱抱他。”

    “暂时不行。”医生低声吩咐助产士把孩子放进恒温箱。“孩子是超低体重新生儿,八百五十克,必须马上进重症监护室。”

    微尘的眼泪簌簌滴下来,不确定地:“医生,他不要紧,他会好起来……”

    “这很难,我们只能——尽力救护。”

    她躺在产床上眼睁睁看着孱弱的孩子被抱走,毫无办法。

    只能,她不是一个好母亲。把自己置身危险中,完全忘了肚子中的孩子。

    恰恰怀孕七个月,二十八周。

    “请你们……一定要救救他。”

    微尘虚弱不堪地完这一句,意识便又陷于昏暗之中。

    她太累,这几经历过的事情像潮水一样在脑海中翻涌。

    大雪、烈火、死亡、新生——

    热情和冷漠,卑鄙和高尚,都在眼前恍现。

    意识模糊中,她感觉到有人在她身边焦急地走来走去。

    他们在着什么、讨论什么、有人拿起她的手臂,尖锐的针尖用力刺下去。

    好痛!

    她忍不住皱眉,往意识的更深处躲去。

    “姐姐、姐姐……”

    “微尘,快醒醒啊!”

    是谁在呼唤她,微雨还是微澜?

    她像经历海浪从大海的潮汐中沉重地挣扎起来,四肢沉重,茫然四顾。

    微尘发现自己站在回忆的大海边,七岁的她正在沙滩上和微雨垒城堡。

    的微尘脸上沾染着沙子、手上脏兮兮。笑得无比灿烂。

    “爸爸,爸爸,再帮我们挖条沟。”她央求。

    “好啊。”爸爸笑着拿起她的铲,弯腰挥舞胳膊,像机器人一样快速挥动。

    爸爸滑稽夸张的样子逗得微尘大笑,微雨也笑了,在一旁抱着微澜看着他们玩耍的妈妈也笑了。

    孩子的杰作,几个大大的沙堆和一条水沟就是城堡。最后,微澜胖嘟嘟的手在城堡上插下一面红旗,微雨在旁边用手指写下“我的家”。

    “不对,不对!”微尘大叫,走过去用脚抹去妹妹的字迹,重新写下四个稚嫩的大字“我们的家”。

    “妈妈,你,应不应该是我们的家?”

    “是,当然是我们的家!”妈妈笑眯眯地抱着她亲昵地吻来吻去,“微尘真不愧是妈妈的大宝贝,是妹妹们的好姐姐。”

    “好了,我们该走了。”

    爸爸拉起微尘的手,一家五口在微尘的视线里越来越远。

    “爸爸、妈妈!”微尘的双脚像在海滩上生了根。

    他们走后,海水过来。巨浪卷起,红旗在巨浪中飘向远方,家园被冲得一干二净。

    “汪、汪、汪……”

    海滩上跑来一只三条腿的狗,它摇尾乞怜地在她脚边环绕。

    微尘蹲下身,它立刻四脚朝把白肚皮露出来给她抚摸。

    “快看,它在这儿!”

    几个抡着大棒子穿城管制服的男人怒气冲冲地过来,他们凶神恶煞地围在微尘和狗身边。

    “奶奶,奶奶,狗多可怜!我们养了它。如果不养它,它就会被人打死的!”

    十五岁的她抱着狗不断向奶奶央求。

    季奶奶也很为难,“微尘啊,你不是不知道。这不是钱的问题,你爷爷不喜欢狗,他不会允许的!”

    “奶奶,求你!先养两!我再想办法找人收养它。”

    她抱着狗嘤嘤哭起来,觉得自己就像这走投无路的狗,孤零零地在世间跋涉。

    “奶奶、奶奶……”

    “好。”奶奶不忍看着孙女伤心,同时亦提出要求,“我可以买下它,但不能带回家。你只能把它养在外面。”

    “行!我一定会帮它找一个家。”

    大雨倾盆,狗在门外的简易笼子里“呜呜”叫着。

    微尘从屋里撑着伞跑出来,她从怀里拿出火腿、鸡肉、面包放到狗面前,狗摇着尾巴狼吞虎咽。

    “狗狗,快吃啊。对不起,不能让你到屋里去。因为我和你一样都是寄人篱下……”

    “微尘,你在干什么?”爷爷突然一声爆喝,“谁让你把它养在这里的!”

    爷爷一脚踢来,微尘看见,少女时代的自己抱着狗跑入雨中,超时的水泥地上印下一串脚印……

    “微尘,你醒醒。我是爷爷,我来看你了。”

    爷爷,谁的爷爷?

    微尘在沉睡中挣扎,如果能选择,她宁可自己没有爷爷。

    她所谓的监护人不过是一个重男轻女的老人。

    因为法律,他迫于无奈接纳她们。

    “微尘,泽阳是死了。可陆家没亡,他们还有其他后人。你妈妈害死了我儿子,我还把你们三姐妹养得这么大。你是不是应该知恩图报。嫁给陆西法,我们就算两清。微雨、微澜的事情我也不管了。就看,你这个姐姐肯不肯为妹妹们牺牲……”

    她一向是最肯的,为妹妹们付出。

    也许总认为是自己的错,在该留住父母的时候没有尽力留住他们。

    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想留的,总是……费尽心力,怎么都留不住……

    没有留住父母,也未留住他。

    贺兰景凌烈的刀划过他的背,长长的伤口在空中裂开。

    飞溅出来的血像燃烧的火苗,在她脸上肆虐。

    陆西法啊,陆西法……

    你还活着吗?

    ——————————

    “姐姐!”

    “动了,她动了。”

    “姐姐!”

    微澜欢快的声音带着欢喜和激动,“医生快来!我姐姐醒了!她醒了!”

    “姐!”谁的手紧紧握住她的手,“姐,是我!微雨!”

    确实是她的妹妹微雨。

    微尘睁开眼睛,想:微雨,你瘦了……

    她惊讶自己的喉咙完全发不出声音来,干涩的喉咙像被粗粝的砂纸打磨过一样疼痛,嘴唇像干涸开裂的土地,舌尖尝到血的味道。

    “你别话,姐姐。别哭,能醒来就好。”

    她点点头,发现头也动不了。身体像不是自己的一样,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累,非常累!

    沉沉的身体和思绪,像被亿万吨重装卡车碾过变成纸片在空中飞舞。

    她找不到家,亦没有重心,在空飘飘荡荡。

    多希望有人接住她坠落的身体,一辈子温柔呵护。

    ————————

    陆老夫人的病房这几安静得异常,又人多得异常。每一个人都行匆匆,面凝重。

    耄耋之年的老人还不能颐养年,强打精神来收拾烂摊子。

    到目前来,只能结果喜忧参半。

    “……好,祝你们一路平安。”老人长叹口气,颤动地摁断通话键。

    她的沉默让房间更显得寂静。

    “老夫人,是——”张水玲走近两步。

    陆老夫人摆了摆手,“听,微尘醒过来了?”

    “是的。”张水玲恶毒地:“季姐福大命大。”

    陆老夫人无奈摇头,然后又长长叹了口气。

    “法的事告诉她了吗?”

    “是,按照老夫人的吩咐,我们告知她的是总裁的——死讯。”

    “她有什么反应?”

    “哭得死去活来,差点就要——”

    张水玲站在陆老夫人身后,她现在的身份依然是总裁特别助理。不过助的不是陆西法而是陆老夫人。

    熬到最后的人果然才能笑得最灿烂,所有人都获救了,她最怕揭穿的秘密反而沉入海底。

    贺兰蕊救了回来,受到重创,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无法再耐受手术。贺兰氏一家无心恋战。匆匆离开这片大地。

    离开之前,贺兰夜履行了对张水玲的承诺。他向老夫人提出,贺兰家不愿意看见陆西法和季微尘再在一起。

    贺兰夜的要求很也很可笑,这样的要求真让老夫人不懂。

    是嫉妒、愤怒、伤心后的报复吗?

    想一想也能明白,如果不是他们,贺兰蕊不会自戕,不会危在旦夕,不会差一点把命就留在镜湖。

    她得感谢上帝,在最后一刻眷顾了陆家,是贺兰蕊的生命延续了奄奄一息的陆西法。

    老夫人坐在床上,垂垂老矣,眉头深锁。

    想要拆开深爱的两人,她只能谎称其中一个的死亡。

    “贺兰先生一家要走了吗?”张水玲声问。

    “嗯。”老夫人点点头,“幸好贺兰夫人抢救回来,贺兰夜震怒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法怎么样?”

    “昨已经做了第三次手术,还在重症监护室。医生最乐观的估计还要三次手术。恢复时间最少需要10个月到一年。”

    “通知医生,情况稳定,立即先转院去香港,然后去美国。”

    “是。”张水玲微笑着道:“国际救援飞机已经准备,随时可以起飞。”

    “公司——”

    “已经下发通知,总裁最近身体不适,由老夫人暂代处理一切事物。”

    老夫人点头又摇头,“陆西法还活着的事一定要瞒住季家人,一个字都不能透漏。”

    两权相害取其轻,孙媳妇可以慢慢再找,贺兰家族万万不能开罪。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陆家有了孙子、曾孙,还怕未来不能开枝散叶?

    一个季微尘算什么?

    再深刻的爱恋也会随着时间慢慢淡忘。...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