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2 最冷的一天(1)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32 最冷的一天(1)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贺兰蕊睡着了。

    短短的一会功夫,睡得又香又甜。很快,她又从梦乡中醒过来。

    他的目光如火,没有人能在他的凝视下安睡。

    “夜。”她向他伸出柔荑。

    他毫不迟疑握住那只冰凉凉的,像贝尔加湖水一样寒冷的手。

    “你真的让昼来接我?”

    他点点头,还真是到做到的个性。

    贺兰蕊叹息一声,把自己的手从他的掌心抽出来,道:“今晚,我想去湖边。你陪我,好不好?”

    “等你做完手术。”

    “做完手术,贺兰昼不就来了吗?我们还有什么单独相处的机会。”

    贺兰夜思量着,理智上他应该坚决地拒绝她,情感上他又做不到。

    他这一生拒绝过她太多的请求,到现在,她已经好多年没有对他提过任何要求。

    到了明早上,也许她将永远地离开他去往另一个人的怀抱。

    这也许是她最后对他请求。

    “看过像海一样的贝尔加湖,这里的湖就像水洼一样。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再次回到俄罗斯,去看一看贝尔加湖。”

    他的唇动了动,起身拿起架子上的大衣、围巾、帽子一股脑全扔在她床上。

    “穿多一点,我不想你感冒。如果你咳嗽一声,我就马上把你带回来。”

    “好。”

    —————————

    整整一,陆西法都在心绪不宁中度过。

    他望着墙上的挂钟,开始时是祈祷时间快一点,再快一点。真正越来越接近的时候,他又祈祷能慢一点,再慢一点。

    零点四十五。

    离约定的时间只有十五分钟。

    陆西法对了对表,对身边的微尘,道:“你准备好了吗?”

    微尘点点头,大腹便便的她换上轻便衣服的依然显得臃肿。

    “陆西法,我有点害怕。”不是有点,而是非常害怕。

    她严肃地皱起眉头,脸都挤在一起。

    “没事。我在这里。”他伸出手和她的紧紧握在一起。

    “屈未然的计划能成功吗?”

    “相信他。”陆西法将吻落在她的额头上,现在除了相信毫无办法。

    “上帝会保佑我们的。”

    “咚咚。”房门敲了两下。

    陆西法心中一动,差点脱口而出喊出“屈未然”三个字。

    “对不起。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是贺兰景的声音,他怎么会在这个时间跑过来?

    微尘和陆西法的手在暗处用力握了一下,彼此交换心中的不安。

    陆西法朝微尘使了一个眼,她赶快爬到床上,用被子把自己包裹起来。

    如果贺兰景进来看见她不睡觉,全副武装的样子,一定会起疑心。

    陆西法把身上的外套一脱,快速套上睡袍。

    “对不起,我不请自入了。”

    贺兰景推门进来,陆西法堪堪把头发揉乱,装出一副睡眼朦胧的模样。

    “这么晚,你来我房间做什么?”

    非常时期,演技大爆发。不用看,陆西法自己都能猜到脸上的表情是何等自然、何等真实。别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就是贺兰夜也要被骗过去。

    “我是特意来感谢你的妻子。谢谢她对我母亲的陪伴和照顾。我准备了一件白裘送给她御寒。”

    贺兰景一直微笑,今他得了母亲送的手套,心情特别好。爱屋及乌,忍不住要在深夜来表达自己的谢意。

    白裘温软细腻是不可多得的御寒佳品。

    “谢谢……”陆西法装作无奈地转身看了一眼床上紧闭眼睛的微尘,“可是,她已经睡了。”

    “没关系。”贺兰景愉快地把白裘放在桌上,“明早起来交给她也是一样的。”

    “好、好。谢谢你。我明会交给她的。你请回。”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马上就要都凌晨一点,陆西法迫不及待地想赶快送客。

    贺兰景放下白裘转身,目光不经意扫到陆西法的脚上。

    “这么晚,陆先生穿着山地靴是要去哪啊?”

    “我——”陆西法一时语塞。

    一直偷听他们话的微尘手心攥出水来。

    “陆先生,你还没回答我的的问题?”贺兰景步步相逼,如炬的目光没有丝毫少年的稚嫩。

    陆西法被盯得口干舌燥,这个鬼不好糊弄。稍不心就会前功尽弃。

    零点到了!

    房间里的灯一闪后,完全陷入黑暗。只有应急灯的淡光在寒夜幽幽散发亮度。

    微尘轻手轻脚爬起来,抓起床头柜上的台灯狠狠砸向贺兰景的后脑。

    “啊!”

    砸完之后,她吓得一哆嗦把台灯扔到地上。

    贺兰景捂着疼痛的后脑蹲到地上,疼痛让他头昏脑胀,意识模糊。

    “怎么办?”微尘吓得直问陆西法。

    “还能怎么办?跑啊!”

    他脱了睡袍,抓起微尘的手就往外走去。

    屈未然的计划非常准点,他们一出房门。整个白屋的烟雾警报响成一团,袅袅的青烟四处扩散,熏得人睁不开眼睛。

    “往这边!”

    黑暗中,他依靠着对建筑结构的了解。靠着知觉往外走去。

    贺兰景捂着流血的后脑勺,跌跌撞撞跟着出来。他被烟雾呛出眼泪来。

    他并没有去追逃走的陆西法和季微尘,而是转过头去向母亲的房间。

    “特蕾莎、特蕾莎——”他抓住撞上的特蕾莎问道:“你怎么一个人出来!妈妈呢?”

    “夫人和夜先生一起去湖边了!”

    “啊!”贺兰景大叫一声,“坏了,我妈妈——我妈妈——”

    ————————

    微尘牵着他的手在黑暗中快速移动。

    奔跑、紧张让她很难受,肚子涨痛起来,走几步就要扶着墙喘气。

    “怎么呢?”

    “没事。”她倔强地直起身体,不想拖慢他的速度,“我可以。”

    “好,坚持住。”

    陆西法虽然很担心,非常时刻除了把她赶快带到安全的地方,他也没有更多的办法。

    火势超出预料,明火开始在屋子的各个角落蔓延。惊慌的人群越来越多。人们放肆往外涌,只求赶快脱身。

    她快走不动了。

    肚子好涨,像装满水的皮球沉甸甸地压在骨盆,随时都能把她压垮。

    好热、好热!

    她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到处都是火,都是发烫的墙壁和尖叫的人们……

    当她走到门外,呼吸到清凉的自由空气时。双腿一扑,整个人跪倒在雪地里。

    好凉的雪,好舒服,好舒服。

    终于自由了!

    微尘大舒一口气,望着身边的他傻笑。

    “陆……”

    “微尘,你快去山坡下的车!”

    他把她扶起来,拍干净膝盖上的残雪,“十分钟后,如果我没回来。你就马上开车走!”

    “不!”微尘拉住他的手,激动地叫道:“你不和我一起吗?陆西法,你要去哪里啊?”

    “我要去救未然和鱼。”

    白屋已经燃烧成一片火海。

    “不、不!”她尖叫着抓住他的衣襟,心里有种预感,他会一去不返。

    时候,父母车祸那,她也是这种感觉。

    他们会再也不回来,结果,真的没有再回来。

    她错放过母亲的手,令三姐妹痛苦不堪。这次,她不能再放开他的手。

    “陆西法……”她拉住他的手放到自己肚子上,哭着道:“别离开我,好不好?我有些不舒服!快送我去医院!求求你——”

    他的大手在她胀满的肚腹上流连,目光也变得缱绻起来。

    空气中的焦臭味越来越浓郁。有些事情再不做就永远没有机会做了。

    他的手抖了一下,往回缩去。

    “难道他们比我、比安安更重要?”微尘要疯了。

    “对不起,我必须要去。”他退后两步。

    人总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黎叔已经死了,他不能再看着未然和鱼去死。

    “陆西法——”

    “对不起。”他转身重新奔进火场。

    微尘模糊了眼睛,向着他的背影喊道:“陆西法,如果你死了!我恨你一辈子!永远都不原谅你!”...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