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1 永不染尘的白手套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31 永不染尘的白手套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睡梦中的微尘发出一声梦呓,翻身朝里睡去。

    陆西法忙做一个“嘘”声的手势,和屈未然走到房间一角。

    万念俱灰中看见屈未然,宛如抓住救命稻草。他压低声音道:“未然,对不起。”

    “你为什么要向我道歉?”

    陆西法的目光看向床榻上的微尘,低沉地道:“你的推测是对的。我见过泡泡,微尘确实去看过她。”

    屈未然抖了抖唇,问道:“黎辉的事情我都听了,是意外还是被人出卖?”

    “未然!”陆西法的手重重拍在屈未然的肩膀上,示意他这位好朋友不要再追问下去。杀死黎辉的直接凶手是贺兰夜,他很悲痛。

    “我会补偿黎叔的,帮他照顾好他的家人。”

    微尘是他的妻,她的错就是他的错。

    “想补偿也得我们能从这里出去。”屈未然叹道。

    “你有什么办法吗?”陆西法问。

    “有。但需要一个强大的内应帮我把贺兰夜引开。”

    “我可以吗?”

    “你不行!”屈未然冷静地道:“你做什么,他都不会上当。甚至会在没行动前就把你宰了!”

    “你想找谁做内应?”

    “贺兰蕊。”

    “啊?”找同伙找到敌方阵营!“她不会同意的。”

    “她已经同意了!”

    陆西法惊得目瞪口呆。

    贺兰蕊可是这手术的既得利益者啊!她这么做不亚于放弃生命。

    “我没想到,她是如此通情达理的一位女士。非常优秀、非常善良……”

    一阵静默后,陆西法强迫自己甩掉脑海中的悲伤。

    “你的计划是什么?”

    “我长话短,明晚上一点白屋的监控系统会被切断破。这个时间贺兰蕊也会把贺兰夜引开,我们大概有三十分钟的时间。接应我们的车就在在山的树林里。你带着微尘,我去救鱼。一点半,如果没到就不要再等!听清楚了吗?凌晨一点——”

    “你怎么救鱼?”陆西法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把话清楚,你救鱼的计划!”

    屈未然本来不想把全部计划告诉他,“我在白屋的四角、厨房安置了引火装置,火势一起,所有人都会忙着逃命——”

    “你想毁了这座房子!”

    “房子是死的,人是毁的,我必须要救鱼!哪怕不能救出鱼,只要把地下室毁了,或是烧了那些医疗设备。也做不成手术!一发大火,消防和警察就会出动,到时候——”

    他居然想到用火灾来诱发奇险来险中求胜。

    “我和你一起去救鱼!”

    “不行!”屈未然坚决地道:“水火无情,我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你还有牵挂,还有责任。”

    他们同时看向酣睡的的季微尘,屈未然叹道:“明晚上能跑一个是一个。”

    微尘睡了一觉醒来,发现陆西法依在床旁的椅子上睡着了。

    入睡前,不知在思考什么艰难的问题,眉头紧锁。她伸手想去摁平他眉间的隆起。

    “醒啦!”

    他点点头,目光凝重地看着她。

    “看窗外下了雪。”她指向窗外,屋脊上落了一层薄薄的雪粒子。没有放晴,灰蒙蒙的。有人这种雪是前哨兵,暗示着还有大雪来临。

    他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喃喃地:“这是昨晚的雪。”

    “是吗?”

    “微尘——”他张嘴想和她屈未然的计划,张嘴即被她阻止。

    “嘘,不要话。”

    她把头放在他的膝盖上,静静地躺着。

    大难来临,他们心里有许多话想,话到嘴边又像无话可。在这宁静的上午,即将要来的大危险面前。她安静地躺在他的膝盖上,任由他的手指在她的黑发中穿梭、抚摸。

    如果时间能在这一秒停止,该多好。

    —————————

    又下雪了。

    本来停歇了的雪花在傍晚再一次从空降下,在原来的深雪之上再慢慢,一片一片铺上一层。像俄罗斯套娃,一层包裹一层,再看不见原来的初心。

    “妈妈,你该睡觉了。”贺兰景不敢进来,站在门口,轻声,“明要……”

    他低着头,像个罪犯。

    昏暗的光线中,贺兰蕊坐在床上拼命地摆动手指织着什么。最后一针完成时,她舒了口气。

    “景一,你过来。”

    贺兰景走进去,纤长的身体像芦苇一样摇摆。

    “把手伸出来。”

    贺兰景伸出双手,递到母亲眼皮底下。

    自从妈妈过,她没有他这个儿子后,少年的心里不知有多伤心。

    “我儿子的手真漂亮。”贺兰蕊捧起贺兰景的手,细细摩挲,“这可是一双弹钢琴的手喔。景一,可要好好保护它。”

    “妈妈,我还是你的儿子吗?”贺兰景问。

    “当然。”贺兰蕊将刚刚织好的白并指手套戴在他的手上。他的手很大,带上手套更显巨大。她的手很,和他的大手并掌比起来更显得。

    “景一永远是妈妈的儿子,不管妈妈去到哪里,妈妈的爱永远和他在一起。”

    “妈妈——”贺兰景感到鼻子发酸,又感到不祥。

    像是要岔开这个话题,贺兰蕊微笑着一边抚摸贺兰景的脸,一遍夸赞自己,“景一,妈妈的编织手艺越来越好了?”

    “是的,妈妈。”

    “记住不要让你的白手套染上尘埃。”

    “好的,妈妈。”

    “晚安,好孩子。”贺兰蕊倾身吻了吻儿子的额头,“回房去,我要睡了。”

    “妈妈晚安。”

    贺兰景走到门口,又被叫住,“景一……”

    “什么事,妈妈?”

    “请你父亲进来,我有话要对他。”

    贺兰景迟疑一下,点点头。

    “好。”他从房间退出来。

    贺兰夜正在走廊外站着,看见儿子出来,眉头一扬。

    “你妈妈什么?”

    “没什么。”贺兰景低头把手套取下来,“她给我织了双手套,嘱咐我不要把它弄脏。”

    贺兰夜从他手里把手套抢过去,左右翻看。

    “这是妈妈织给我的!贺兰夜!”

    贺兰夜冷笑,把手套扔到贺兰景的脸上,“不让白手套染上尘埃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它永远锁在抽屉。你妈妈真是个笨蛋。”

    “你才是个笨蛋!”贺兰景像发怒的狮子,“贺兰夜,下次你再侮辱我母亲,我会杀了你!”

    “呵呵,”寒风中,贺兰夜的笑声阴森恐怖。被自己养大的孩子威胁,这感觉可真不怎么样!

    “我——等着你!贺兰景,若不是有蕊蕊在,你在襁褓中的时候就被我掐死了!”

    少年气得要命,鼻子呼呼冒气。

    “你妈妈还有没有别的?”

    “她让你进去。”

    “你怎么不早?”贺兰夜咬牙切齿,扬手就想给这子一拳。

    “我根本就不想!”

    贺兰景拿起手套,一溜烟的跑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