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8 神在心中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28 神在心中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季姐。”贺兰夜的阴阳目充满警告地看着她。“怎么不一声就走?连个告别的时间也不给我们。”

    “正巧有急事。没想到,贺兰夫人还亲自来送我。真不好意思。”

    贺兰蕊打开精致的礼盒,碎花纸中放着三顶漂亮的手工蓝绒帽子。

    “微尘,你快看看,我刚刚勾完成的帽子!我都不敢相信我可以勾出这么复杂的花样。爸爸、妈妈和宝宝,一家三口!大家都有。”

    柔软的帽子像浅蓝的空、又像宁静宽阔的大海。

    宝宝的柔软、妈妈的俏丽、爸爸的大方。戴上这样充满爱心的帽子拍张全家福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她不知这样的机会还会不会有?

    微尘努力呼吸,胸中之气始终难以畅快呼出。

    “谢……”低头之间,一滴眼泪从眼眶直接掉在贺兰蕊的手背上。

    怕被贺兰夜发现,微尘赶紧以手覆手,遮去泪珠。

    “微尘?”贺兰蕊抬起双眸,端详着她的脸。圆圆的眼睛里满是疑惑。

    “没什么,”微尘抓住她的手紧紧握着,满脸笑容灿烂。“我是高兴得都不知道怎么了。能和您这样的人交朋友是我的荣幸,贺兰夫人你是世界上最难得、最有善心的人。希望你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四目相对,贺兰蕊眼神中的笑意在缓缓消失。

    君子之交淡如水,微尘和她的交往从没有如此肉麻过。

    所有的反常即代表异常。

    是什么,让微尘发生改变?

    “微……”

    “蕊蕊,我们该走了。”贺兰夜簇起眉头,“医生只准了你一个时的时间。时间快到了。”

    微尘在贺兰蕊的手心用指甲重重地抠了一下,贺兰蕊如梦初醒。

    贺兰蕊扬起微笑,瞬间恢复正常。“我有些伤感了。夜,你知道我不喜欢离别。好不容易认识一个新朋友,又要和她分别。”

    贺兰蕊同样用力握住微尘的手,和她目光对视。

    “我们拥抱一下,微尘。”

    微尘点头。伸手抱住像兔子一样毛茸茸的贺兰夫人。

    蓬大的毛皮之下,她的身体那么瘦,微尘的鼻间闻到熟悉的花香味。

    “洗手间,等我。”

    微尘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短短五个字,足够。

    抬头时,贺兰蕊已经盈盈笑着松开手。

    “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贺兰蕊退回到贺兰夜的身边,挽着他的手一道转身消失在机场大厅。

    嘈杂的大厅,微尘却感觉周围静得很。

    心里的千头万绪如欧洲上空成千上万的椋鸟盘旋。

    她做了什么?

    “贺兰夜的夫人看起来好像也不过如此。”

    张水玲幽幽的一句话如惊醒梦中之人,微尘把手里捧着的帽子礼盒塞到她手上,命令道:“在这等我!”

    “你去哪?”

    “洗手间。”

    微尘大叫,匆匆抓住机场的地勤人员,询问洗手间的方向,直奔而去。

    她不知道这么做是对还是错,贺兰夫人究竟是救他们的浮木还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祈祷命运的轮盘转起来,正中她压下的数字。她赌的是人性中最后的怜悯和善良。

    —————————

    机场洗手间里人来人往,微尘站在外间的洗手台前不安地翘首。进来一个人,她就用充满了期待的眼神看过去。

    等待是焦灼的煎熬一点没错。

    她忍不住想自己是不是太傻,把真相告诉贺兰蕊,是期待她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要她放弃生的希望?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

    这对贺兰夫人太残忍。

    可是、可是——

    面对贺兰夜那样强大的敌人,贺兰夫人也许是最后的希望。

    微尘想救鱼、想救洛阳、想救所有的人,包括贺兰夫人……

    她的手机又在口袋中狂响,她匆匆拿起来,刚一个字。

    贺兰夜的声音便穿透而来,“季姐,我知道蕊蕊待会会要来找你……”

    “贺兰夜,你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如果你不干什么的话。”

    “你什么意思?”

    “陆西法和u盘现在都在我手里。”

    微尘身体发抖,一个字都不出来。

    “你乖乖按照我的话做,他就没事……”

    “微尘!”

    贺兰蕊气喘吁吁地走来,昂贵的白貂帽子不知掉到哪里,露出里面乌黑的头发。

    她脸雪白,进来便无力地攀扶着洗脸池的大理石台,“对不起,我……来晚了。你……刚才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夜不在,你刚好可以了……”

    贺兰蕊如此敏感、如此善解人意。她什么都明白、对自己的病情、对贺兰夜的为人。

    微尘鼻子发酸,眼眶瞬间通红。

    “贺兰夫人——”

    贺兰蕊走近她,虚弱地安慰:“微尘,你别怕。夜是一个强势又不容别人改变的人。我知道你这么匆匆离开一定是有原因。是因为我吗?还是因为夜?”

    微尘摇头。

    “你啊?”贺兰蕊急了。“你别骗我,我知道一定有!夜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更清楚!你出来,我帮你,一定帮你!”

    “贺兰夫人,真的没什么,你让我走!我——”

    “微尘!”

    贺兰蕊拖住她的手,不让她离开。

    “放开我!”微尘猛地掀手,虚弱的贺兰蕊像破布娃娃一样往后仰去。侧着头重重砸在大理石上,她的眉角破了,鲜血直冒。

    “贺兰夫人!”微尘尖叫。“你怎么样?”

    洗手间里的女客见此情景,立即蜂拥而出,生怕惹祸上身。

    毫不意外,骚动之后首先冲进来的人是贺兰夜,他看见触目惊心的血,脸上的表情变得比室外的气还要寒冷。

    “蕊蕊!”

    贺兰蕊揪住他的袖子,愤怒地道:“夜,我都知道!”

    他眉间突然杀气迸现,转目腾腾望着微尘。“季微尘,你告诉蕊蕊什么!”

    “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微尘的声音中带着哭腔,“贺兰夫人,你告诉夜先生啊。我什么都没告诉你!”

    鲜血流到贺兰蕊的眼睛,血红的眼睛执着地望着贺兰夜。

    “没错,微尘什么都没告诉我。夜,我等你来给我听!”

    原来她是使诈。

    贺兰夜的脸又坏又难看,“蕊,我们先回去。”

    贺兰蕊身体软软向后倒去,激动、奔跑、气愤、难过,发生的一切早已经超出她身体的负荷。

    “蕊蕊,你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带你回去!”

    见他们要走,微尘也管不得,激动地把他们拦住,“贺兰夜,你把陆西法怎么样了?你不告诉我,休想离开!”

    “那我就杀了你!”他作势要从口袋掏出手枪。

    贺兰蕊大叫,她已经毫无力气,拼着最后一点气力,道:“夜,你要是敢伤害微尘。我绝不、永远不原谅你!”...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