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7 神在哪?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27 神在哪?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没有风、没有太阳。

    第一片雪,轻轻从堂落下。

    有人,雪花是使的羽毛,当他们抖动翅膀,从空飞过时,人间就降下了雪。

    微尘伸出手,试图接着窗外的飞雪。一片一片的六边形东西,顺着风扑扑打在掌心。上帝像施了魔法,长山上的白雪像圣诞蛋糕上点点白糖,微甜美貌。

    双手冻得麻木了,微尘还是执着地不肯收回。

    张水玲把冲锋衣的帽子拉上,领子的拉链拉到脖子底下。

    下雪的看着车窗,再好的空调都没有效果。

    张水玲沉默着,当她知晓梁泡泡的遭遇时,她感到更多的是莫名的害怕。

    她固然害怕被揭穿,更胆颤贺兰夜的权势和财力。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屈家的势、陆家的财已经到达她想象的顶峰。没想到,还有人能集合这两点远远在他们之上。

    她总算明白,这个世界有两个生态,普通人活着的看到的是一个。还有一个是普通人看不到摸不着,到死也想象不到的世界。

    福布斯富豪榜上的富豪是真富豪,日日出现在新闻媒体上的大人物是大人物。更有一些人,他的财富从不出现在富豪榜上,是因为没有人能知道他们拥有多少。他们也不在公众视线内,但他们的一言一行能撬动地球。

    “关上窗,”张水玲被冻得哈出白雾,道:“如果你想感冒的话……”着,她喵了一眼微尘的肚子。

    车窗徐徐关上,窗外的景在微尘的泪眼中婆娑着遥远朦胧起来。

    “擦擦你的眼泪,如果哭泣有用。空气里飘的就不是氧气而是眼泪。呵呵,呵呵。”

    听了张水玲这酸柠檬般的幽默,微尘气愤地道:“你和梁泡泡也是朋友,你就不担心她吗?在这里风凉话!”

    张水玲眼看着车前,平静地道:“有些于事无补的廉价关心,问了还不如不问。”

    “冷血。”

    “我和你不一样。”当沸腾的热血被世界一次一次浇得透心凉的时候,骨子里的血就会渐渐冷却。“你也什么都不知道,我比鱼更早认识未然。一开始……他是我的男朋友……”

    “所以,你恨鱼?”

    “如果鱼抢走洛阳,你会原谅她吗?或者这么,鱼和陈洛阳里只能活一个,你希望谁活下来?如果你选择了陈洛阳活下来,鱼去死。活下来的洛阳是感激你还是恨你呢?”

    “这样的选择题毫无意义!”微尘冷着脸,道:“他们都不会死!”

    “呵呵,”张水玲又笑了,“如果他们不死,贺兰夜的夫人就会死。你,贺兰夜会答应吗?他的夫人如果死了,恐怕他会把陈洛阳碎尸万段。两权相害取其轻。现在只要鱼付出半个肝脏就能救所有的人。你,这个交易做不做得?”

    微尘被堵得一句话都不出。

    “这个世界上从没有神,谁都没有权力站在道德的高地上指责另外的人。”张水玲转过头,望着微尘的脸,道:“只是季微尘,如果我是你。哪怕撒泼打滚,用孩子威胁,无所不用其极也会把洛阳带走。你和他在一起那么久,还不了解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寒气凝结在微尘胸中,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既傻气又执着,像蛮牛一样在世界横冲直撞的人。

    一个喜欢金圣叹,满怀一腔热血的人。

    他的倔强、孤傲、不服管教,现在虽好了一些,可骨子里仍是一个不驯的少年。满腔热血,一团火热。随便一点火星就能燎原。

    “你留下他,就不怕真的失去他?”

    她当然是怕,非常怕。现在都恨不得回头去找他,把他拖走。

    可他会吗?

    根本不会!

    他要是走了,他就不是他!

    “季微尘,你心真大!什么都不怕!”张水玲的话三分故意,七分难听。

    微尘的心里像塞了块泡水的棉花,被水涨得严严实实。

    正在这时,微尘的手机响了。她飞快地拿起来,正好借此逃避和张水玲的谈话。

    “喂——”

    “微尘,帽子做好了!”贺兰蕊的声音从手机那头兴奋地传来。“我马上拿过来给你!好不好?”

    微尘呆了呆,心里的棉花越涨越大。

    “我……”

    “你在哪里?”

    “我在——”微尘压低了声音,看着窗外的雪景,声:“对不起,贺兰夫人,我……现在正在赶去机场。”

    “机场?你要走?为什么?”

    “这……”微尘支吾着撒谎道:“我必须回家一趟,有些急事……可能最近都不会回来。”

    “是吗?”贺兰蕊的声音蕴含无限的失望,“我的帽子勾得很漂亮……啊!不要急,你在机场!等着我,我马上过来!夜、夜,你在哪——”

    “贺兰、贺兰夫人!”

    微尘焦急地喊道,手心攥得热出汗来。如果拨过去硬是拒绝,一定会引起怀疑。

    “发生了什么事情?”张水玲问

    “贺兰夜的妻子要来机场送我。”

    ——————————

    陆西法闭上眼睛去迎接死亡。

    生死一瞬,脑海中全是空白。时间短促,他要回想的人和事太多。

    一、二、三、四……时间过了五秒,他才反应过来。

    没有、身体没有任何疼痛。睁开眼睛,他的双腿依旧站在地球上,而没有倒下。

    可刚才的声音

    他跑到窗户前,往外张望,田野、山岗和往日一模一样。

    几只野鸟在田野中鸣叫着飞过。

    “贺兰夜,你做了什么?”他揪住贺兰夜的前襟。

    贺兰夜一如既往的微笑。

    “咚咚咚。”

    一个高大的外国男人出现在门口。他不发一语走进来,递给贺兰夜一个带血的奶白u盘。

    陆西法呆住了,那个奶白的u盘就是他刚刚交给黎辉的啊!

    他猛地冲向二楼书房,心跳飙到两百。

    不可能、不可能……

    书房门紧闭,他推开门进去。

    “黎叔!”

    黎辉躺在血泊之中,胸前的弹孔中咕咕冒血。

    “黎叔、黎叔!你坚持一下,我马上去叫医生!”他急得快哭,傻子似的企图用手去压制他的的伤口。

    “来……来……不及……”黎辉艰难地咳了一下,随着他的声音胸口的血涌得更快,他在空中挥舞着双手。“他们……拿走……了u盘……”

    “我知道,我知道!你别了!”

    黎辉又咳了一下,口中的鲜血喷涌而出。

    “……法……帮我……照顾……”

    “你别话了!保留力气,等待医生——”陆西法被泪水模糊了视线。

    黎辉微笑着,紧紧握住他的手,“告诉她们……我很棒……”

    黎辉的腿在地上踢蹬两下,瞳孔失去对焦,缓缓闭目。

    “黎叔、黎叔!你快醒醒、醒醒啊!”陆西法拼命的掐他人中,做心外按压。

    他流着眼泪一边奋力抢救,一边祈祷发生奇迹,直到背后抵上坚硬的枪管。

    “他已经死了。我的枪手百发百中,他能坚持到见你已经是个奇迹。”

    “贺兰夜!”

    陆西法跳起来,猛地向他扑去一拳。

    贺兰夜弯腰躲开,狠狠在他肚腹一击。

    “啊。”他闷哼着倒下。

    “三脚猫的功夫还想偷袭我?不自量力。陆西法,你不想看见更多的人为你送命就乖乖地跟我走。你们这些苍蝇害不了我,不过飞来飞去也着实烦人!”

    “先生,夫人的电话。”

    贺兰夜接过手机,皱眉道:“蕊蕊,你什么?你要去机场送季微尘?”

    陆西法浑身一个激灵,他冲上去想夺下贺兰夜的电话。

    高大的男人以掌当刀冲他肩背狠狠一劈,他闷声倒下,丧失所有意识。

    ————————

    大雪让路面湿滑,道路拥堵。一路上还目睹几起追尾事故的发生。

    微尘赶到越郡机场时,比预定的时间要晚了一些。

    没想到的是,贺兰蕊比她来得要早。看样子还已经等了她一会。

    “贺兰夫人!”

    “微尘!”贺兰蕊高兴地走过来,拉住她的手:“还好没有错过!我真担心你已经走了!一路上我使劲催着夜把车开得快一点。”

    这车速赶得上飞车,真不愧是战斗民族的后裔。什么事都不当回事。

    贺兰蕊穿着一件内地少见的白长裘,滚滚的白毛一直拖到脚踝,绒绒一团托着一张巧精致的脸蛋。

    冬穿貂,这也很俄罗斯。

    她身后的贺兰夜像保护神,寸步不离地守护着她。

    微尘微笑着看着贺兰蕊,眼睛瞟向她身后的贺兰夜,“贺兰先生,你好。”

    “季姐。”贺兰夜的阴阳目充满警告地看着她。“怎么不一声就走?连个告别的时间也不给我们。”...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