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6 不堪一击的反击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26 不堪一击的反击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微尘的眼睛红红肿肿。

    她不愿意离开,容她收拾行李的时间又短暂而匆匆,心情都没收拾好,更不用行李。

    “好了,别哭了。”陆西法舍不得地拥了拥她,“你哭得太多,对孩子不好。”

    腆起的肚子隆隆拱在他们中间,两人的目光落在上面,同时变得温柔而多情。

    “你还记得孩子啊?”她这句话颇多责怨,着眼泪又来了。

    他无奈地再次拥了拥她,“走。”

    微尘深知,她不得不走,强留下来,大家还要照顾她,终究是个累赘。

    一辆白商务车从门外急驰在他们身边停下。

    张水玲率先从车上跳下来,她穿着一身轻便的冲锋服。

    “她怎么来了?”微尘惊愕地问。

    “我让水玲陪你一起回去,你这么大的肚子,路途颠簸,我不放心。”

    “洛阳,你看我带谁来了?”张水玲冲陆西法喊道。话音未落,一个人影从商务车上下来。

    “黎叔!”

    黎辉走到陆西法跟前,尴尬地道:“法,我……我考虑了很久,觉得应该……还是要来尽自己一点绵薄之力。”

    “黎叔,你没必要犯险。没有人会责怪你什么。”陆西法的表情挺激动。

    “不,即使没有人责怪我。我也不能原谅我自己。”黎辉低声道:“养活妻子和女儿固然很重要,让女儿以父亲为荣也很重要。我也是苦出身的孩子,人生的不幸也经历过许多。后来,越走越高,对不公义的事情渐渐麻木。看见别人在遭受痛苦也无动于衷。法是你让我想起我的过去,想起——我的少年!”

    陆西法伸出手和他紧紧握住。

    “黎叔,在我心目中,你永远都少年。”

    黎辉呵呵笑红了脸,脸颊上显现出光亮。那是高尚的人格赋予它的魅力。

    “我回去把flower公司的资料通通整理在一起,”黎辉拿出一个u盘。

    看到黎辉手上奶白的东西,微尘脸都白了。

    “所有的一切都在这里面。我想,有了这个,我们就有和贺兰夜谈判的条件。”

    “好,好!”

    陆西法高兴地一把握住黎辉的手,把u盘紧紧握在手里。

    微尘心咚咚跳着,像一千只兔子在里面起舞。

    老、老,她该怎么办?

    她要不要把地下室里看到的一切都出来?

    难道看着他们去送死吗?

    “冷,你要多穿衣、多吃饭——”

    微尘木然点头,眼睛直愣愣地看着陆西法。看他一遍一遍为她整理衣服。

    “你也是。”

    “知道。快上车!”他拉开车门。不愿离别的时间拉得太长。这对一个怀孕的人是种坏刺激。

    “陆西法——”她鼓足勇气。

    “走,你要的我都知道。”

    他拍着她的肩膀,几乎是把她塞到车上。

    微尘按下车窗,喊道:“陆西法!你听我,保护好你自己!”她急切地看着他的脸,要把他的容貌刻记在心上。

    “走了!你们心。”张水玲最后把目光在留下来的两位男士身上流连一番,转身上了副驾驶。

    “开车!”

    流线型的长车缓缓滑动,车窗外的人脸在微尘眼眶中颤动模糊起来。

    “陆西法,你一定要来接我,一定要来!”

    “好。”他挥动手臂,朝着消失的车,大声:“微尘,我一定会去江城找你的!”

    他听不见她的回答,隐约是了个“好”。

    ——————————

    微尘一走,萧索的冬越发显得萧索,周围的世界渐渐安静下来。

    她的离开。

    陆西法只允许自己悲伤了十秒,他还有必须要做的事情,不应该让悲伤的气氛影响情绪。

    “黎叔,我们进去。我要看看你的u盘资料。”

    “好。”

    黎辉不愧是公关部的老大,资料整理的详实丰富,证据确凿,flower公司和贺兰夜想抵赖都无从抵赖。

    陆西法捏着u盘兴奋地:“有这份资料,我们就占了主动权。总能让贺兰夜投鼠忌器,不能那么嚣张。”

    两人正在高兴的时候,农老头来敲门。

    “先生,有客人。”

    “客人?男人还是女人?”

    “是位先生。”

    陆西法把u盘交给黎辉道:“黎叔,你好好保管u盘,可能是我的好朋友屈未然来了。”

    他步出书房往会客室走去。

    出乎意料,等着他的不是朋友,而是敌人。

    “好久不见。”

    面对陆西法紧皱的眉头和不欢迎的脸,贺兰夜比他要愉悦许多。

    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出现会招惹来不快,甚有兴趣地在房间里绕来绕去。

    “不得不,”贺兰夜顺手拿起桌上的一个方瓶,笑道:“你的审美比国内一般的富豪都要好。至少比你的前任就要好得多。”

    “贺兰先生不是专程来和我谈论审美和花瓶的?”

    “我知道你会要来见我,不如我先来见你。我这个人最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他笑着把手里的粉彩放下,垂眼睁眼之间,完全换上另一种狰狞表情。“陆西法先生,把u盘给我!”

    陆西法瞠目结舌,u盘的事他一个时前才知道。贺兰夜怎么会马上就赶过来?

    “你怎么知道u盘?”

    “我知道的远远比你多。”贺兰夜笑笑着,又恢复到刚才温和,他走到窗边撩起窗纱,看向远处,“把u盘交给我,现在马上坐车去机场,还赶得及和你未婚妻一起离开。这个是非你就不要卷入进来,我也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明年我们可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见面,也可以在伊斯坦布尔见。你们公司的业务可以拓展到欧盟、北美。我们可以进行深入的合作。”

    “贺兰夜你疯了,但我没有疯。我不会把u盘交给你。”陆西法气得指着他骂道:“我和你合作,和一个沾满鲜血的人合作!让我的双手也沾满鲜血!”

    “你确定不和我合作?”贺兰夜温和地又问一次。

    “确定!”

    贺兰夜微微移动身体,从窗口离开。陆西法赫然发现在胸前心脏的位置出现一个红点。

    热血沸腾上他的脑子,这是手枪的红点瞄准器。

    代表着他已经在枪手的射击范围内,他是被瞄准的目标。只要枪手扣动扳机,他将马上倒下。

    “现在还确定吗?”

    害怕吗?

    他的脑子嗡嗡作响,生平第一次被手枪瞄准,满腔的怒火让他感受不到恐惧。他挺起胸膛咬牙切齿,冲贺兰夜坚定地道:“我确定。”

    贺兰夜微扬起嘴,轻声:“真可惜,一个好人。”

    “嘭”地一声,惊起安眠的冬鸟。

    ——————————

    没有风、没有太阳。...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