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4 所谓好坏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24 所谓好坏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是……也许……不是……”

    “到底是还是不是?”

    “我……我不记得了!”微尘抱住陆西法,浑身发抖,嚷道:“我当时好怕,好慌!匆匆看一眼就跑了——”

    “未然,别问了!”陆西法皱起眉头,不喜欢屈未然对微尘的口气。“微尘已经尽力。”

    “好。”屈未然泄气地下车,钻入路边的另一台车中去。

    “微尘,你怎么在发抖?”

    “陆西法,我冷。”她贴在他冰冷的衣襟前,努力想感受他衣服底下心脏温热的跳动。

    心是热的、血也是热的!

    如果蕊蕊发现了一切,或是移植手术没有进行。我会亲手当着你的面把陆西法的肝脏挖出来吃掉!

    想起贺兰夜的话,她陡然尖叫一声。

    “怎么呢?”

    “没什么……没什么……”微尘喃喃自语,手撑着青筋跳动的额头,“我只是太累了,头有些疼……”

    “乖,我们马上回家。”他倾身吻吻她的额头和太阳穴,命令司机开车。

    谎言一百次就会成为事实,微尘恨不得真能把自己的谎话也相信了。

    回到九夷居,屈未然就把陆西法叫到书房。

    这一次,他们将门锁得紧紧的。一个字也偷听不到。

    微尘的头疼得快裂开,她多想敲开门,告诉他们实话。多想在巨人面前,所有的努力都是无用的。

    可她没有力气了,身体的能量全被耗光,只能返回房间,把身体交给大床,把思想交给梦魇。

    ——————————

    “你什么?你怀疑微尘!”

    明亮的灯光之下,陆西法的眼睛燃烧着愤怒的火焰。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屈未然攒起半边眉头,手指在唇前摩挲,“你就不觉得微尘今日回来后就很奇怪吗?她的话也前后矛盾。”

    “我不觉得。微尘怎么会骗我,她根本不会!何况她是一个孕妇,又受那么大的压力,慌乱和害怕不可避免!”

    “她当然不会存心骗你。可如果贺兰夜逼她呢?”

    “你是贺兰夜已经知道我们晓得?”

    屈未然依然维持自己的姿势,就像坚持自己的想法:“我有很确切的消息,鱼就被关在地下室,为什么微尘会没看见?如果她不是找错地方,就只有一个可能,她是受到贺兰夜的威胁没有真话。”

    陆西法脸同样凝重,紧抿着唇,一句话都不。

    黎辉得很对,他想舍生忘死是他个人英雄主义,不要影响集团,更不应该影响到亲人。

    微尘无辜,如果真的受到贺兰夜的威胁,他光想想都为她感到心痛。

    “洛阳,你有什么打算?”

    陆西法看着屈未然,眼睛里透露出坚决。如果是屈未然,他会有什么打算?

    “鱼那儿不能再拖。肝胆移植专家今已经到达了越郡,我不能再等。如果贺兰夜已经知道我们知道,这里夜不安全,我会马上离开。”

    完这一句,屈未然起身。

    “未然,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救鱼。”

    “你一个人?”

    “是!”

    “你一个人怎么能行?”

    “有些行动,知道的人越少成功率越高!”

    陆西法没有留他,因为知道,如果他是屈未然会和他做同样的选择。

    如果贺兰夜已经知道,他们的身边人就全置身危险之中。

    时间越长,危险系数越高。

    他坐在书房中冥思苦想,终于下定决心,拿起电话……

    ————————

    要下雪了!

    气温已经降到零度以下。

    陆老夫人一会看看窗外灰的,一会低头看看自己手上的孙子的照片集。

    是陆西法的照片集,其实并不是。不过是张水玲带来的几张照片。大部分都是张水玲和陆西法时候的集体照。

    稚嫩的眉眼,纯真的笑容。从学到高中,直至成年。

    “你这孩子怎么一点没变?”老夫人抚摸着照片上人儿的脸,叹道:“眼神直愣愣的,一眼就能看到底。”

    “洛阳从就是这样。”张水玲在一旁插嘴,道:“念书的时候,别人喜欢银魂、喜欢科比,他就喜欢金圣叹。”

    “喔,”老夫人欣喜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他喜欢金圣叹?”

    “是。他常常和我讲起金圣叹的趣事,还他虽然一无所有,但一辈子都要像金圣叹那样,活着做自己,死不服输。”

    听到这里,陆老夫人深深吸了口气。

    这孩子像孤独的朝圣者,走了万水千山不改初心。

    陆老夫人把照片集还给张水玲,“也许我该打个电话,让他们回来。”

    崇拜金圣叹的孩子,是不屑做个坏人的。

    做个好人也许没有好结果,总归不会有太坏的结局。

    张水玲脸微变,老夫人的意思是不是表示,她要妥协?

    “老夫人、老夫人……”

    黎辉带着哭腔在外拍门,他冲到老夫人面前哭得稀里哗啦,好端端一个大男人,像个孩子一样。

    “怎么呢?黎顾!”老夫人惊异地问道。“你不是到越郡吗?出了什么事?”

    “救救,请救救总裁?”

    “法怎么呢?”

    黎辉哽咽着好不容易把话完,他为自己逃避的行为愧悔,又实在没有勇气去面对。

    “聂树荣私生子的女朋友真是熊猫血?”

    “是。”

    “贺兰夜抓了她?”

    “是。”

    “她和法是朋友?”

    “是。”

    老夫人长长沉默。

    “老夫人,我们该怎么办啊?”黎辉擦着眼泪,道:“贺兰夜把他的妻子也接到越郡,听手术就在最近。我担心总裁会冲动做傻事啊!”

    老夫人闭目冷哼,“他哪一次不是做傻事。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世界上有比他更傻的人吗?”

    “老夫人,”黎辉急得差点跪下去,“您就快找人去越郡把总裁带走。他好歹是您的孙子啊!”

    “血浓于水。黎辉,莫以为我真的铁石心肠。”

    “老夫人?”

    陆老太示意黎辉起来,叹道:“一朝子一朝臣,既然我把他找回来,把偌大的集团家业交给他,就把陆氏的未来和希望都交出去。事已至此,我这把老骨头也只有跟着他去搏了。”

    张水玲煞白脸,双手捏得紧紧。

    “老夫人,你的意思是——”

    “按法的意思,马上整理所有关于贺兰夜和flower公司的资料送去法手上。希望能帮他拖延时间。我马上联络其他人。你告诉法,在援兵没到之前,绝对不能轻举妄动,知道吗?”

    “是、是。我马上去办。”

    张水玲混沌沌地走出病房,她无力地跌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

    并非因为梁泡泡的境遇和陆西法的选择让她感到世界可怕而害怕,而是想到如果梁泡泡获救或是贺兰夜告诉陆西法,是她提供的关于血型的线索。

    不,后果对她而言不堪设想,她会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后万劫不复。

    她该怎么办啊?

    张水玲把脸埋在掌心。

    直到口袋中的手机一阵跳动,她被惊醒过来,是陆西法的来电。

    她忐忑不安地按响接通键,“喂……洛阳……嗯……好……放心……我们是老朋友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