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2 黑暗(4)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22 黑暗(4)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快走!”他毫无感情地在她身后推了一把,“再慢慢腾腾,我就把你踢下去。”

    他们下得楼梯,走过一条狭的隧道,来到一间空旷的圆形房间。这里完全没有不像地下室,装潢得如最高级的医院病房。淡淡的消毒水混着药水的味道,有几个身穿白大褂的人正在忙忙碌碌地调试机器。那些机器屏幕红绿闪烁,正滴滴发出声响。他们看见贺兰夜,立即停下手里的活,恭敬地向他鞠躬。

    贺兰夜用流利的日文和他们交流。完后,大家重新投入工作。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微尘真怀疑这会是梦。

    “来,去见见你想见的人。”

    贺兰夜推着她的肩膀,示意穿过圆形房间。微尘无奈,只能顺着他一直往里走去。

    恐惧到达尽头,怕的感觉也就变得迟钝。微尘木然地任他牵引,好像腿不是自己的,脑子也不是。

    他们走到尽头,贺兰夜扭开房门。

    微尘发现这间房完全是电影中特护病房的式样,病人在房间内,隔着墙上的透明窗,外面不仅可以看到里面情况,全二十四时还有各种医疗设备在检测病人的生命体征。

    “贺兰先生。”房间里的屏幕窗前的护士站起身来。

    “她今怎么样?”

    微尘顺着贺兰夜的手,透过隔窗望向房间里面。里面穿着宽松衣服在床上看书的人正是鱼。

    “鱼!”微尘尖叫。

    房间中的其余二人对她凄厉的叫喊置若罔闻,护士拿起桌上的记录本,认真汇报:“供体生命体征平稳,没有异常,符合手术要求。”

    贺兰夜很满意,点点头,示意护士开门让微尘进去。

    病床上向隅而坐的梁泡泡看清进来的人是微尘后,有三秒的时间是放空的。

    “鱼——”微尘奔过去,搂住她的肩膀,强抿着嘴哭了起来。

    一瞬间里所有的害怕、痛苦、挣扎、恐惧以及看到梁泡泡的同情和心酸全部涌上心来。

    相比之下,漩涡中心的梁泡泡比她要镇定和勇敢得多。

    “微尘,你怎么来了?”梁泡泡紧紧握住微尘的胳膊,焦急地:“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鱼,陆西法和我都知道了……”微尘的眼泪还在噗嗤噗嗤地坠下,“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

    梁泡泡长长叹气,尖细的巴掌脸现在是更加尖细。微尘的话不能给她任何安慰,这里围得如铜墙铁壁,救她出去,谈何容易?

    “鱼,你还好吗?”

    “我没有别的期待,只希望能先把孩子生下来。”

    强行的手术不但摧毁她的身体,更会让她失去正在孕育中的生命。

    “鱼……”

    “叙旧叙完了没有?我们该走了。”贺兰夜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微尘气怒交加,“贺兰夜,你不是人!”

    “哈哈,哈哈。”听到责骂,贺兰夜不怒反笑,“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走,季姐。恶魔可没什么耐心!”

    “你——”

    “微尘,你别和没有心的话。”梁泡泡把微尘的手握得死紧,殷殷的目光无尽嘱托,“你能走就赶紧走!看见未然,转告他,不要做傻事。”

    “鱼——”

    “才少女就是才少女,知道什么是审时度势。”

    贺兰夜笑得张狂,他重新揪过微尘的肩膀,把犹在啼哭的她拖出去。

    —————————

    微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的主屋。

    从地下室回到地面,看着地下室的门在眼前徐徐关上,恍如回到人间。刚刚十分钟的地下世界,哪怕是亲身经历也宛如梦里。

    她的双手环住自己的胳膊,掐着手臂上的肉,用疼痛来让自己镇定。

    眼泪对贺兰夜是没用的,收起来。

    “贺兰夜,你这是犯法,你知道吗?”微尘怒火中烧地:“鱼怀着孩子!你这么做是违反她意志的!”

    面对微尘含恨带刀的目光,贺兰夜毫无愧意,嘴角反而轻佻地扬起。

    “季姐,别和我谈法律。在这个地方,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每都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买卖器官,**移植,屡见不鲜。”

    “不可能!”

    “哈哈,哈哈哈——”贺兰夜又笑了,笑得愉悦快乐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如果你觉得买卖器官就让你受不了,那我告诉你在这片土地上罪恶远远更多。国际上最富权威的医学期刊《柳叶刀》从不接受中国关于移植论文的发表。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医生解释不清供体的来源。其实来源大家心知肚明。想一想,也就不难明白,为什么国内不废除死刑、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冤假错案、为什么死刑犯的家属去监狱领回来的是骨灰而不是尸体。”

    他的声音悠扬如音乐诉丑陋,“在古代死无全尸是最恶毒的诅咒和重罪。而在今,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每都在发生。让我告诉你,那些身负罪孽的可怜人。在进监狱的时候就被抽血做了配型检查。执行死刑的那一,你以为是去刑场吗?不、不。是在夜里被带上手术台。被执行药物注射之后,睡梦之中被人开膛破肚。他们的心脏、肝脏、肾脏、眼角膜……全部被卸下来。交给在门外专候等待的人,用冰袋保存起来马上坐飞机送到全国各地的医院。到达医院后,他们会和家属用现金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所以你去问问,为什么医院的移植手术都是在夜里,为什么香港、台湾、马来西亚的衰竭病人会排着长队来内地住院等待移植?在夜里,当你熟睡的时候,罪恶无处不在。黑的利益链条在繁衍生息。参与其中的人都分得一杯羹。想一想参与的部门和人都是一些什么人,想一想那些人在白和黑夜呈现的不同面貌。和他们比起来,我有时候觉得自己甚至是个圣人。因为我从来不道貌岸然,虚情假意。我要什么,我就拿什么。”

    把恶魔送进地狱,己身也在地狱。

    微尘双腿发软,艰难地靠着墙壁不让自己滑下去。

    “季姐,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他越越是滔滔。

    “别了!”

    “为什么不?”

    “我、我不舒服!”...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