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0 黑暗(2)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20 黑暗(2)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微尘端着面包、牛奶进入书房的时候,陆西法和屈未然还在书桌前激烈地争论。

    “你来干什么?不是叫你回房休息吗?”因为愤怒,陆西法口气很不好地。

    微尘把托盘放在书房一隅的圆桌上,佯装刚睡醒的样子,打了个哈欠。

    “我都睡了一觉起来,看见你们还没出来,就想着送一点吃的进来。”

    “人是铁饭是钢,大的事也要吃饱才有力气。”她拿起牛奶杯,给口干舌燥的两个人送去。

    牛奶沾唇,两人顿时感到饥肠辘辘,暂时放下争论大口大口塞起面包。

    微尘走到摊开的书桌前,发现上面摆满了图纸,画了又改、改了又画,横横叉叉许多线条和图形。

    她看图纸上的窗户和柱子,问道:“这是聂家祖屋的平面图吗?”

    “是的。”陆西法狼吞虎咽地吃着面包。

    “你能确定鱼被关在地下室?”

    “我和未然刚才研究过,如果要藏人还要改建手术室的话。聂家的地下室是最佳的选择。”

    屈未然走过来,用手指着祖屋侧面的地方,道:“虽然我没住过祖屋。不过听我哥,祖屋修筑的时候正逢战时,修得特别结实。地下室如防空洞可容纳百人避难。”

    微尘啧啧称奇,这是修房子还是修碉堡。

    “过去的祖屋承载的是一个家族的命脉,许多衣锦还乡的人几代人的心血都在房子上。动乱的时代官盗、贼匪猖獗。所以越老的房子越比现在的新房修得还坚固也不出奇。几千年前的长城不也还在?十几年的大桥却垮了。”

    微尘点头,她的手指点着图纸上用红笔划写的地下室入口的地方,问:“你们讨论这么久有什么方案吗?是决定报警还是求援?”

    两个大男人顿时沉默。

    “难道你们——想硬闯!”

    “当然不是硬来!”看她脸都变了,陆西法把最后的面包塞到嘴里,“微尘,你先出去,我和未然会商量出一个最好的办法的!”

    陆西法推着微尘的肩膀,把她往后撵走。

    微尘转个身,避开他的力量,激动地对屈未然道:“按你那么讲,贺兰夜就是一个比恐怖分子还可怕的人。他既然有持无恐把鱼软禁在你家祖屋的地下室,就证明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他一点也不害怕被你们发现。或许你们现在的谈话,他也都知道!”

    微尘的担忧像密密急急的雨点砸在车窗上,车窗外是狂风暴雨。他们现在虽安稳地躲在车里,可一旦打开门走入雨中,恐怕就是有去无回。

    恼人的沉默再一次出现在房间中。为另一个人赌上性命的事情在成人世界是不可相信的。谁能想起最近一次为理想和正义奋斗?而不是在电影中看哈利波特对抗伏地魔。

    “我知道这样要求你们帮助是不通人情的。”屈未然放下面包,缓缓道:“遇到贺兰夜那样的敌人,我强大的家人和朋友无一例外都退缩得无影无踪。多可笑,过去我用权力欺凌别人,今别人也用更大的权力欺凌我!我终于体会到当初洛阳被我霸凌的愤怒、压抑和无法宣泄。我厚着脸皮来找他,是因为现在只有他才能最理解我,才会真心地帮助我和鱼。”

    他得很慢,眼睛慢慢涌起眼泪。陆西法未一句,默默地看着他,男人的安慰和理解,无声而有力。

    “我被人欺凌是活该,可鱼不该。她是怎样一个人,洛阳比我更清楚!鱼过,强权之上还有强权,人性之上却无人性。现在想想真是经典。她过,不要总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的话。一个人在金钱和权力之外还应该有一些别的追求。不应该迷失在有形的物质之中。我嘲笑她傻、我嘲笑她蠢。可现在经历过不平,我才知道失衡的世界对所有人都是不公平。不管是被欺负的人,还是欺负人的人。因为权力没有尽头,永远会有更强大的人来碾压。所以再苦、再难,我也不能退缩。我要去救鱼,哪怕会失去生命。因为我不仅仅是去救她,也是救赎我自己。”

    微尘鼻子微酸,眼睛湿润。

    突然一刻,她明白了上为什么让梁泡泡和贺兰夫人是相同的ab型rh阴性血。

    老对这两个男人的惩罚,就是让他们看着心爱的女人受苦,一步一步离开他们。

    “洛阳,救鱼是我的事。”

    “你什么,屈未然,你一个人能行吗?你要是能行,我倒是真不管你。”

    微尘从陆西法坚毅的目光中看出他的决心,他会竭尽全力。

    “让我去。”

    “你?”

    陆西法惊讶地回头看着微尘,马上道:“不,你不能。那太危险。”

    “能有什么危险?贺兰夫人只是一个病人而已。”微尘笑着从餐盘山拿起一个橘子,塞到他的手上。

    “这是贺兰夫人送来的橘子,她邀请我明上午去她家做客。我就帮你们去探探消息。”

    ———————————

    女人的友谊和距离有很大的关系,离得近的容易走得近,离得远,慢慢也就疏远。它们开始得莫名其妙,结束得也莫名其妙。

    她与她亲近或许是她们都喜欢同一个明星、或许都讨厌吃草莓冰淇淋、更或者只是因为她送的鲜花,刚巧是向日葵。

    世界上千种万种的鲜花中,不早不晚,恰恰是向日葵。

    贺兰夜会买成千上万种鲜花送给他的妻子,也能培育出各种新花。但惟独他的花圃中不会出现向日葵。

    向日葵永远向着阳光生长,这是他的忌讳。

    白屋中温暖如春,大朵大朵的紫藤从花瓶中像瀑布一样悬挂下来,蜿蜒在地面。白的长毛地毯,赤脚走在上面,绒毛像婴儿柔软的手指挠着脚心。

    静谧温暖的房间,一切都是柔软安详充满温情,花朵、毛毯、沙发上散落的毛线球、地板上的竹筐里放着针头线脑和织好的帽子和玩偶。房间一角靠墙有黑的钢琴,带着青蛙帽子的少年在叮叮咚咚敲击琴键。

    空气中散发着花和蜂蜜、蛋糕甜美的芬芳,它使人微醺、沉醉。

    微尘却没有丝毫醉意,她的神经紧绷着,反复思量她接下该怎么做。

    摸清这座屋子的结构,最好能无限接近地下室,如果能进去见到梁泡泡就更好了。

    可能吗?...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