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9 黑暗(1)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19 黑暗(1)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即便手术室能装潢,那么医生呢?这么没节操的事,也会有人做吗?”

    “杀人放火的事都有人做,何况是手术?换肝对鱼是被迫,是死亡,对贺兰夜的夫人却是新生和希望。”屈未然望向窗外,哑哑地:“据我所知,贺兰夜只等地下手术室装潢完成。就会聘请最权威的肝胆外科医生到达越郡……”

    “黎叔——”

    “啊!?”黎辉惨白着脸看向怒容满面的陆西法。

    “我要求你马上整理一份关于flower公司的资料,马上把它公布于众!让全世界都来谴责他!”

    “啊!”

    这次惊讶地不光是黎辉一个人,在场的微尘和屈未然也都愣了。

    “总裁,这不行、绝对不行!”

    黎辉双手告饶,“你要是这么做,救不救得人还是其次,重要的是我们集团就真的毁了!你会被董事们赶出董事会失去管理权,明日股价就会暴跌,我们……我们会……”

    到这里,黎辉已经是声音哽咽。

    人到中年经不起折腾,求的是三餐温饱,养育老。

    “黎叔,我会担起责任。向公众道歉!”

    “你能向公众道歉,能向失业的员工,买了集团股票的千万股民道歉吗?”黎辉激动地道:“你要为你的朋友两肋插刀,没有人会反对。但是不要搭上集团,不要搭上千千万万员工的命运!我们都是普通人,我们要吃饭,我们要生活!”

    ——————————

    风很冷,贴着地面一层一层刮来。像贴着脸皮的利刀一刀一刀,把皮生生全刮下来。鲜血淋漓的伤口裸露在空气中,看着都疼。

    屈未然出现后,微尘就一直觉得头痛欲裂。他带来的那些消息,蚕食着她本来良好的情绪。

    棘手的坏消息总让人烦躁,不是吗?

    黎辉在寒风中被冻得瑟瑟发抖,狂风把他的头发吹得稀乱,他干燥的嘴唇在风中抖动着,“对不起……微尘,我……”

    微尘点点头,勉强地挤出笑容。

    逃跑很没骨气,但却有用。黎辉只是出卖劳动力给集团,并非要卖命。

    他和陆西法的那些话,句句肺腑,句句怼到人心里。

    陆西法听了后,怒不可遏,直接掀翻桌子。

    “黎辉,你被解雇了、解雇了!滚、他妈的懦夫,给我滚蛋!”

    黎辉站在风里,颤抖着道:“你知道,我……我还有两个女儿,妻子还是家庭妇女。”

    他声音越来越低,微尘体谅的:“黎辉,陆西法的气话,你别放心上。每个人的立场不同,选择自然不同。你的选择没有错。回去,车已经来了。”

    黎辉的脸上惭愧而火辣地燃烧起来,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贺兰夜和他的flower公司在干什么。他一直瞒着不,是懦弱。而现在,他又选择自保逃避。

    “微尘,”他吸吸快要冻掉的鼻涕,嘴里哈出的白气飞快消散在空中,“你去劝劝法,不要去找贺兰夜。我听过许多关于贺兰夜的传闻,没一个是好的。想一想,他能从俄罗斯杀回到贺兰家,就能知道他是一个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角。这样的人不信、不信地,字典里没有规矩和道理,他信的只有他自己。法太年轻,许多事情只靠激情和正义是做不到的。我怕他会……”

    “黎叔,这些话你为什么不对他。”

    “我……不出口……”

    黎辉的话让微尘无言以对,她很愤怒,如果黎辉早一点向陆西法把事实出来。事情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

    现在他还,激情和正义是年轻人应该摈弃的东西,可失去激情和正义的人还是年轻人吗?

    不,没有激情和正义的是像黎辉这样的中年人,汲汲于名利地位却还把责任推卸给他的妻子和女儿。

    贺兰夜坏吗?

    黎辉、奶奶何尝不坏?

    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恶魔在人间驰骋。

    黎辉低垂着头,黑的头发丝底下泛白点点。佝偻着身体轻轻,“对不起啊……我该走了。”

    他那可怜虫的样子,或许也并非不知道自己的错,确实是因为情势逼人,容不得他去选择。

    俱是可怜人啊。

    微尘什么责怪的话都不出。

    “黎辉,走。”

    ——————————

    黎辉跳上车,飞也似的走了。汽车尾气的白烟在寒风中飞起。

    陆西法和屈未然已经关在书房中一上午,不知在些什么。

    等待越久,微尘脑子里的想法就像爆炸的礼花灰烬落在地上,四处产生火花。

    她东想西想,想了无数种的可能性。大部分是坏的,很少有好的。

    屈未然也解决不了的问题,能把聂家拉下台的势力,令人恐怖的黑暗……

    如果连食物链顶端的聂家都要屈服,陆西法又有什么办法?

    正如黎辉担忧和害怕的那样,也许最后不过是白白付出代价和牺牲。

    “微尘,你中午想吃点什么?”

    微尘惊然,一看时间,啦!都已经过了中午。送走黎辉之后,她呆坐着已经有两个时。

    “我帮你准备一些吃的——”

    “不,”微尘揉了揉额头,“我什么都不想吃。农老,你准备一些食物送去。”

    “好。”农老佝偻着背,接着道:“我刚受到一个果篮,是山上的夜夫人送来的。”

    “什么夜夫人……”

    微尘的心脏顿时像被一双无形的手突然握住,悬在空中。

    “你是贺兰夜的夫人?”

    “是啊。”

    微尘想起来,梦里面的陆泽阳。

    不是梦中的陆泽阳,而是陆泽阳来江城。

    他们见面的最后一次,泽阳清清楚楚地,他必须要走了,夜先生在等他。那么按照这个时间推测,陆泽阳是和贺兰夜一起去瑞士滑的雪。

    贺兰夜的笑,明灭的双瞳孔,突然像鬼魅一样出现在她眼前。

    微尘越想越怕,背脊上森森凉凉。

    “微尘、微尘!喝点粥。”

    微尘从怔忪中清醒,眼前的农老头已经端着冒热气的稀粥看着她。

    不知不觉,她出了这么久的神。

    “你怎么呢?”

    “没、没什么……”她木然坐到红木桌前,看着大家把食物一碟一碟放上。

    “微尘——”

    “农老,把这些都撤了。准备一点干的食物和饮料,我要送到书房去。”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