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7 阴谋(1)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17 阴谋(1)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咚咚、咚咚咚。”

    焦急的敲门声把睡梦中的两人惊醒,微尘睁开眼睛,双臂凉、被冻得硬邦邦。

    原来是搁在被子外面冷着了。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做噩梦的吗?

    她忙把双臂收回来,在温暖的被褥中紧紧团住自己的身体。

    “陆西法,”外面传来农老头低缓的声音,“有件事你可能需要起来处理一下。”

    陆西法嘟囔一声,从梦乡醒来。

    微尘看了下时间:四点过五分。

    这个时间怎么也不是一个正常处理事务的时间。

    陆西法坐起来窸窸窣窣穿衣服,睡眼惺忪,头发蓬乱。看他起床,微尘也跟着起来。

    “你再睡一会。”

    “没事。”微尘固执地道。这么晚来的事,绝没一件好事的。

    “农老,什么事啊?”陆西法打了个哈欠,眼皮都睁不开。

    “我们刚刚抓到一个偷——”

    偷!

    老农头的话让陆西法的瞌睡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下意识地紧张地问:“报警了吗?”

    “我看这那偷和其他的偷不一样,偷偷摸摸进来,也不偷任何东西。见到我们也不跑,他你的朋友,要和你见面。”

    “他他是谁了吗?”

    “他不肯,非要见你才肯。”

    “好,我马上来。”

    微尘的吃惊不比陆西法的少,她匆匆套上睡袍和陆西法一起随着农老头出去。

    清冷的夜,万物都静悄悄。

    空旷的黑夜,他们的脚步比白日听起来更沉闷和压抑。

    “他在哪里?”陆西法问道。

    “偏厅。”

    微尘不由地开始紧张,噩梦中的陆泽阳变成血葫芦的可怖模样历历在目。

    一个噩梦,一个偷,一个陌生的来访者。

    三样东西加在一起,那么一刻,她极想揪住陆西法的袖子,要他不要去。

    面对未知的危险,男人的知觉迟钝至极。

    “陆西法,心。”

    他冲她笑笑,毫无一点惧地大步走入偏厅。

    昏昏的灯光中,一个黑衣男人正坐在木质沙发里,头发凌乱,眉头紧皱。身上的衣服皱得像个球,好几没洗澡,有股酸味从衣服和头发上飘散出来。

    “啊!”看到沙发上的男人,陆西法立即向他快走两步,“屈未然,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真的是你朋友?”农老头更加惊讶。

    “是的。农老,他确实是我的朋友。”陆西法道:“而且他绝不可能是偷。因为我们家应该还没有他看得上买不起,非偷不可的东西。这应该是一场误会。”

    “不是偷就好,不是偷就好。”农老头讪讪,浑浊的眼珠瞅了一眼依旧坐在沙发上的屈未然,不懂他既然是陆西法的朋友,为什么不白大大方方来拜访,而是深更半夜偷偷摸摸潜入。

    屈未然看见农老头怀疑的目光,这种目光也在陆西法和微尘的眼眸中出现。

    “屈未然,你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是。”他异常严肃认真地道:“洛阳,我有话同你。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一贯玩世不恭的人严肃起来,比一般严肃认真的人更使人害怕。因为那预示着事情真的已经非常严重和糟糕。

    “先生,你们慢慢谈。我下去准备些点心和茶水。”农老头下去了,离开前不忘轻手轻脚为他们把门带上。

    幽闭的房间里压抑的气氛在凝固下沉,微尘感到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屈未然周身的气氛大变。和上次见面的阳光朝气完全不同。他眉头深锁、死气沉沉。身上的黑大衣上沾染着草屑和寒露。

    “未然,出了什么事?”陆西法靠近屈未然的沙发,被他感染得也凝重起来,“鱼呢,她怎么没跟你在一起?”

    屈未然抬头,目光锐利如尖刀剜肉剃刀一般看向他。突然他站起来挥起一拳,重重砸在陆西法的脸上。

    陆西法猝不及防,毫无预警地摔倒在地上。

    “你——你干什么?”微尘不顾自己身孕,下意识出手护夫,挡在继续要揍人的屈未然面前,“你大晚上跑过来就是要打架吗?别忘了,这是谁的家?我可以马上报警把你抓走!”

    屈未然握紧拳头,狠狠地指着地上的陆西法,“陈洛阳,鱼——看错了你!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我到底做了什么?”陆西法擦了擦疼痛的下巴,被揍得莫名其妙。“有什么事情你出来!鱼看错了我什么?这一个多月,我见都没见过她,根本没有对她和你做过什么?你别冤枉人!”

    屈未然冷笑,“我冤枉你!贺兰夜是你的朋友,我看见你们去拜访他们一家人,真是其乐融融,无比和谐。”

    “这——这又如何?”

    陆西法站起来,更加是搞不懂贺兰夜和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他和贺兰夜是正常的朋友交往。

    “陈洛阳!”屈未然眼睛通红,失控地嚷道:“贺兰夜抓了鱼!他要鱼的肝脏,你知不知道?”

    微尘血管中的血液都像凝固一般,大脑没有办法感觉刚才一瞬屈未然了什么。

    陆西法呆然三秒,嘀嘀咕咕地道:“屈未然,你、你没搞错?肝脏!贺兰夜要鱼的肝脏做什么?”

    屈未然颓丧地跌坐在沙发上,深深把头埋在手掌,压抑的眼泪顺着他的指缝流下。

    “不是贺兰夜,是他的妻子,花蕊夫人,肝癌。需要做肝脏移植手术。和鱼一样,她的妻子也是ab型rh阴性血。”

    “啊——”这下陆西法也蒙了。从刚刚的不相信到怀疑。到现在抱着一线希望,“即使如此……贺兰夜应该也不会强行把鱼的肝脏拿给他的妻子。”

    微尘捂住嘴巴,腿软软的,心里有一股恶心。

    屈未然通红的眼睛,像看着怪物一样看着他,“陈洛阳,你别你不了解贺兰夜,就和他做朋友!”

    陆西法舔舔唇,感到口干舌燥。他确实是不太了解贺兰夜。

    他了解的贺兰夜是片面、扁平的贺兰夜。是一个普通商人,是一个从事医疗科技的人,是一个茹素爱家爱妻子孩子的人。

    看到他的表情,屈未然越发是气不打一处来。揪住他的领子怒道:“你这个蠢人!不知道他的底细就敢和他做朋友!”

    陆西法抱着一线希望,泄气地道:“我不知道——那你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屈未然把他狠狠摔到沙发上,道:“贺兰夜和他身后的贺兰家族是巨量级的存在。他们从事这个世界最黑暗的生意,石油、军火、毒品、钻石。在国与国之间贩卖情报、导弹、核设施。我可以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每一次巨变,都少不了他们的身影。”

    微尘腿软地问道:“那么……他这次回国进行基因筛查……”

    “幌子。全是假的。是为了他的妻子筛选合适的肝脏移植供体。”

    “肝脏移植供体”这六个字出来,极为冰冷无情。

    供体不是人,是组织,是器官。是能够被定价、标的和买卖的东西。像寒夜落下的雪花,寂静无声又散发着透骨的寒意。

    “鱼没做过筛选,他怎么知道鱼的血型?”

    陆西法的问题一出口,屈未然两道目光像剑一样射过去。

    “屈未然,你不是怀疑我?”陆西法生气地道:“我以我未出生的孩子发誓,我从没有和谁过鱼的血型!更没有对贺兰夜提起过!”

    屈未然颓然,沉沉落坐在沙发上,悲怆地道:“鱼怀孕了。”

    怀孕是好事,此时却让所有人感到窒息。

    陆西法站起来在房间如困兽一样走了几圈。他始终很难相信,一个深爱妻子、从事医疗科技、吃素的男人会是一个地道的恶魔。

    微尘不安地:“这可怎么办,才好?”

    “我马上去找贺兰夜,去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如果真是他绑架了鱼,我会让他把人放了!”

    “呵呵,你以为他会吗?”屈未然宛如哭一般地笑起来,“贺兰夜不是一般的人。为了找到合适的肝源,他花了多大的功夫,布下这么大的局。为了让我们妥协。他甚至把我父亲都拉下马,我哥哥的前程都被他毁了……”

    冉冉升起的聂跃然是明日的政治明星,是家族的希望,全毁在他手里。

    “未然,你别急。我马上给贺兰夜打电话!”...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