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6 贺兰景(2)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16 贺兰景(2)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景一,不累,真的一点不累。”贺兰夫人叹息着道:“相反,做一做手工能让我内心平静。”

    “你是在编帽子吗?”微尘好奇地拿起半成品,放在手上打量,想不到贺兰夫人会喜欢这种老奶奶级别的爱好——编织。

    贵妇人的生活不都是买买买,买尽下一切。

    “是的。你看它们可不可爱?这是我编的青蛙帽子。”

    着,贺兰夫人把未完成的青蛙帽子戴在自己头上,道:“怎么样?很可爱!这是给景一织的。”

    青蛙帽子翠绿翠绿,白底黑的大眼睛,和红大嘴,配在一起呆萌呆萌。

    “我?”贺兰景帅气的脸马上露出马脚不掩饰的厌恶,“我不要!”

    微尘的脑海浮现英俊严肃的少年头上戴上这滑稽的帽子的反差,心里真忍不住要哈哈大笑。

    贺兰夜在身后踢了儿子屁股一脚,直接把他推到贺兰蕊的跟前。

    “景一,你会喜欢的。”贺兰夫人笑着把帽子扣在儿子头上。

    “妈妈,这是给孩戴的!”

    贺兰蕊笑着抚摸儿子的脸,“我的景一,永远是我的孩子。”

    贺兰景的嘴里着不要、不要。却任由母亲把帽子戴到头上。

    柔软的毛线帽子毫无形状,左右两边各还有两个长长的绿耳瓣。用力一拉把高冷的王子瞬间变成傻瓜。

    “真好看、真好看!我的景一,有了这顶帽子冬就再不会冷了。”

    贺兰景把头埋在贺兰蕊的膝盖上,肩膀颤抖,像在极力忍着什么。

    青春期的孩子总是骄傲而不屑的,微尘以为贺兰景会发怒,跳起来把帽子扔下。

    “景一,你怎么呢?”贺兰蕊摇了摇他的肩膀,“你不喜欢吗?”

    “没有……”

    贺兰景声音哽咽,一直不肯抬头。贺兰夜蹲下来,俯身把手搭在儿子肩膀,在他耳边低语。

    显然贺兰夜的话没起作用,贺兰景甩开他的手,抬起头来,红着眼睛:“妈妈,我不要帽子,我只要你活着。”

    贺兰蕊的眼睛湿润了,脸上却仍在笑。“景一,我们不是好了吗?我们不这个——”

    “不。我要你活着。”

    少年忍不住哭起来,“妈妈,我什么都不要,就要你活下去……”

    “傻孩子,没有人能永远活着。”

    “不,妈妈。一定有办法……”

    “景一。”

    贺兰夜从身后抓起儿子的后领,把他从贺兰蕊的怀里拖开,“贺兰家的男人才不流泪!”

    完,把儿子直接拖了出去。

    房间里的气氛既悲伤又温馨,微尘感到自己的鼻子酸酸的。

    “别担心。”贺兰蕊疲倦地对微尘笑着,道:“他们是去进行男人的对话。”

    “贺兰夫人,你的病很严重吗?”

    贺兰蕊点点头,微笑着:“可是我不怕。谁都有一死,对不对?动物也好、植物也好、人类也好,都会。在这个世界我爱过、恨过、痛过、笑过、伤心过也高兴过。已经很满足了。”她的目光流连在微尘涨大的肚腹上,叹息般的道:“要是不嫌弃,让我为你和你的宝宝也织一顶帽子好不好?”

    贺兰夫人的口气十分的低微和心,和他霸气的丈夫刚好形成鲜明的对比。

    除了微笑着谢谢,微尘还能什么?

    她无比同情贺兰夫人,拥有一切,唯独没有时间。

    分别之时,贺兰夫人靠过来拥了拥她。

    一股弥漫的花香把微尘整个笼住,她知道这不是贺兰夫人身上的自然香味。是夫人为了掩盖自身的不健康所喷洒的人工香水。可不管她用多高级、多名贵的香水也盖不住步步逼近的死亡气息。

    一恍惚,微尘好像看见死神就站在她的身后亲吻她的头顶。

    祈祷有奇迹,能让这个可怜人脱离死神的魔爪。

    ——————————

    夜寒露重,正是冬眠的好时节。她的头沾上枕头,很快就进入梦乡。

    今日的她很是忙碌,被贺兰景接去白屋探望贺兰夫人、做雨林缸、陪贺兰夫人话,回来后又忙着筹备自己的婚礼。

    虽然是型婚礼、型婚礼。可要准备的琐碎也不少。三五朋友,三五亲戚加起来就不是数,该准备的一样不能落下。

    睡梦中,她恍恍惚惚像坐在船在梦海里颠簸,海面上全是漂浮的雾气,她看不清前方、也看不清去路。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她不安地问摇船的渔夫,四处张望不见陆西法的踪影,心里越发忐忑不安。

    渔夫站在船头,像没听见她的话。

    微尘加大声音又问一次。

    渔夫回过头来,冲她咧嘴傻笑,“微尘……你还记得我吗?”

    “啊——”微尘被他的笑吓得魂飞魄散,“泽阳!你……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已经——”

    陆泽阳嘿嘿地笑着,“别怕,我是来接你的。”

    “接我?不、不!”微尘站起来,摇摇晃晃想逃,可四周都是迷雾,船底是深不可测的水泽。逃也没处可逃啊!

    “陆西法、陆西法在哪?”她急慌慌地嚷道。

    陆泽阳的脸上显出惯有的不屑,嘴角上扬,“你陈洛阳吗?我回来了,他自然就要滚蛋!”

    “我问你,他在哪里?”

    他用手一指,船边的水泽漂来一具尸体。仰面朝上,正是陆西法。微尘趴在船边,不由自主地痛哭出来。

    “陆西法、陆西法——”她伸出手抚摸他冰冷而潮湿的脸,哭的歇斯底里,深邃的伤心穿透梦境直达心里。让她在梦中也流下眼泪。

    “别哭了!”陆泽阳过来粗鲁地掀开她的手,揪起她的头发,把她拖拽起。“走,微尘,我们一起去见夜先生!”

    “夜先生?什么夜先生?”

    “呵呵,呵呵……”陆泽阳不话了,喉咙里发出一声声古怪的笑声。

    “你知道的,微尘,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

    “你看,你看啊——”

    陆泽阳放开她,伸手去扯自己的头发。

    转瞬之间,他的整个头盖骨被掀开,脸在扭曲变形,喷涌的血从顶端倾泻。把白的脑浆被染成粉红……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