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3 花之心蕊(3)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13 花之心蕊(3)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夜,你就带着陆先生四处看看嘛。地下室不可以,楼上的房间总可以?”

    贺兰夜的眉头不满地簇了簇,很不想同意又不忍妻子伤心,思索半,勉强道:“如果你一定想参观,我带你去楼上看看。”

    “好啊,我想看看。”

    “那——请这边——”

    陆西法高高兴兴地跟着贺兰夜走了,微尘则跟着贺兰夫人往温暖的会客室走去。

    走过长长的回廊,微尘的目光不经意瞥到窗外。她注意到道路两旁和花园里堆着许多高大的箱子。上面用英文写着:医疗设备。

    如此大型的医疗设备是干什么用的?

    难道贺兰夫人的身体有这么不好?

    她的视线从窗外移到室内,屋子里的走廊上摆满了鲜花,粉月季、康乃馨、洋桔梗、绣球、金鱼草和秋牡丹,一年四季的鲜花都在这里盛放,还有许多微尘叫不出名字的花朵。

    “进来。”贺兰夫人招呼微尘进去。

    “好。”

    会客室的温度高得离谱,微尘忙不迭地脱掉外套,贺兰夫人也脱去厚重的大衣。贺兰景很体贴地为母亲把大衣挂起来。

    “妈妈,我帮你把向日葵放好。”

    “不,景一。这个我要亲自来放——”贺兰夫人爱不释手地捧着微尘送的向日葵插花花瓶左右旋转看个不停。“这向日葵插得真好看,我要把它放在最醒目的地方!”

    微尘被表扬得颇不好意思,“贺兰夫人过奖。插花我是外行,随意搭配着玩,只求一个好看。”

    “能求一个好看,最难得了。”贺兰夫人笑着,眼睛弯成漂亮的月牙。“不是了叫我花蕊或是蕊蕊吗?如果我们是朋友,请再不要叫我夫人。”

    “恭敬不如从命。”微尘笑着点头。

    越过花蕊夫人的肩膀,微尘才发现整个房间和走廊上的花海呈现出完全不同的风貌。肉眼所能见的全是绿植物。墙角摆着高大的琴树榕,高枝像树一样,下面全是茂密的叶片。它的旁边是可爱的芭蕉,搭配着亚麻的编织筐和木头家具。深绿深绿的龟背竹在窗边张牙舞爪,窗台上还有高矮不等的虎尾兰。空中还挂着各种垂吊类的植物,把整间屋子装点得如热带雨林。

    “咦,你是再做雨林缸吗?”微尘走近桌面,上面正摆放着一个方形透明玻璃缸。里面铺着一些泥沙和苔藓,和金线莲。

    “是的!”听到她雨林缸,贺兰夫人非常高兴,“你知道雨林缸?我最近正在研究,可是感觉好难!”

    微尘微笑,她为了讨好爷爷,从在温室侍候各种花花草草。雨林缸当然不陌生。

    各种园艺门类中,雨林缸绝对是最吸引眼球的那一类,因为它就像微型的森林景观,令人着迷。可它看起来美,操作起来难。因为它需要一些高科技设备作为基础,如专业的缸体、喷淋系统、植物灯等等。

    但别以为用钱砸出设备就可以,制作者本人要具有相当水平的植物知识,才能选对植物、摆对植物。有时候,一株植物位置相差一厘米,就决定成败。还要对它进行美学排列,使它看上去浑然成。

    因为雨林缸可以人为控制内部环境,不易受外界影响。微雨青春期特别叛逆,有段时间在家养一些奇奇怪怪的热带雨娃,必须养在恒温控湿的雨林缸中。

    后来,微雨的雨蛙死得没一只,微尘为雨蛙做的雨林缸倒生长得欣欣向荣。

    “微尘,你懂啊!那太好了,可以帮帮我吗?”

    “当然——”

    “夫人,您该吃药了。”

    像演电影似的,门口突然出现一位高大的外籍女侍。她面容端庄,满头银发。托穿着黑拖地裙子,腰身上围着白围裙。衣裳浆洗得一尘不染,熨烫笔直。

    随着她的出现,贺兰夫人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不见。

    “夫人。”女佣走到贺兰夫人跟前,用严厉而不容拒绝的眼神凝视着她。

    贺兰夫人深吸口气,三分厌恶,七分无奈,抓起药丸对女侍叹道:“特蕾莎,这又有什么用呢?”

    她仰头把药塞到嘴里,咕噜咕噜把水喝下。然后张开嘴“啊”给女侍看,“看清楚了,特蕾莎,我都吞下去了!”

    特蕾莎点点头,目光瞬间又变得柔软而富有感情。粗厚的手轻抚贺兰夫人柔软的发。叽里咕噜用微尘听不懂的语言交流。微尘确定她们不是英语、也不像是德语或西班牙语。

    女侍不知了什么,让贺兰夫人笑了起来,她扑入女侍的怀里紧紧抱住她。女侍的吻怜爱地落在她的发丝上。

    贺兰夫人伏在她的肩膀,慢慢地她的脸憋得通红,呼吸急促。

    “妈妈——”贺兰景大叫。“你怎么了?”

    贺兰夫人捂住嘴,转过身奔到垃圾桶上把刚吃下去的药和水全呕吐出来。

    她吐得越来越厉害,呕吐出胃内容物后,是大团大团的血从口里喷涌出来。

    看到这一幕的微尘,腿都软了。

    她没想到一个人呕血的时候是如此可怕!

    不停地、不停地呕吐,像破了血管一样涌出。

    “啊——”特蕾莎大惊失地尖叫,不停大声着一大串微尘听不懂的语言。

    “妈妈——”贺兰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我马上去找夜!”

    “蕊蕊——”

    不必贺兰景去喊,他的父亲已经出现。

    他镇定地抱起吐血的妻子,吩咐儿子马上去请医生,然后让慌张的特蕾莎去准备热水和干净的衣服。

    时间不到五分钟。若不是空气中残留的血腥味,微尘真以为这一切会是假的。

    贺兰夫人突发疾病,微尘和陆西法只能匆匆告辞。

    直到离去,都没有人来告诉他们或是解释一句,贺兰夫人究竟是得了什么病,呕血又是什么回事?

    尽管什么答案都没有,微尘也知道,贺兰夫人的病很重、很重。

    ——————————

    从白屋告辞回来,陆西法和微尘心情还没完全恢复。刚进九夷居,就看见黎辉在里面等着他们。

    “陆总。”

    “黎叔,”陆西法大步走进来,笑着道:“我不是了嘛。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就好。”

    微尘紧跟其后,同样冲黎辉莞尔一笑,道:“黎顾就是放不下规规条条。了一百遍叫我微尘,他仍不是季姐就是微尘姐。大概也是想远着我们的关系?所以不愿往亲里面叫!”

    “哪里、哪里。微尘姐就是爱开玩笑。”

    “陆西法,你看——他又来了!”

    “哈哈,哈哈哈——”

    黎辉被揶揄得面红耳赤,在陆氏集团内部确实讲究按资排辈,上下严明。但现在陆西法和微尘都这样了。他再不改,反而显得不通世故。

    “那好,我就恭敬不如从命。”黎辉笑笑着问:“这么冷的,你们这是去哪里逛去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