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2 花之心蕊(2)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12 花之心蕊(2)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对不起,女士。”她身后的男孩非常礼貌上前一步,用手背托起微尘的掌心。如其父一样,在上面落下一吻,“我母亲身体不好,不能劳累。”

    微尘错愕,只是——站起来握一下手,能有多劳累?

    “景一,你会把别人吓坏的!”贺兰夫人拨开儿子,温柔坚定地道:“我还没有那么虚弱。”

    她站起来,温和地握住微尘的手。

    微尘感到自己的手像握到一截半透明的水晶,半截在手上,半截在泥土。没有温度,一直冷到心里。

    “你好。”贺兰夫人话时明显中气不足,虽然笑得很美。

    充满温情的笑让她整个人鲜活起来,像水突然开始流动,充满灵动和活泼。

    “见到你真高兴。昨的时候我看到你在舟上游湖。”她微笑着伸过头,和微尘行贴面礼。

    “昨窗户后的女人是你?”

    “是的。”贺兰夫人笑着道:“景很美,相爱的人更美。”

    微尘被恭维得脸红,声:“我当时和陆西法还在想究竟是谁在聂家的老屋?没想到是夫人您。”

    贺兰夫人迷惑地望向丈夫,显然不知道微尘所的聂家祖屋就是她现在居住的房子。

    微尘比划着解释:“我的就是长山上的奶白洋房。每一个窗口都能看见镜湖的房子。”

    “喔……是的。”贺兰夫人笑眯眯地道:“我住的地方确实是奶白的外墙。如果有时间,欢迎你们来做客。”

    微尘看了陆西法一眼,记得他昨想去参观的事。

    “我们可以去?”

    “当然可以。”这次话的是贺兰夜,他走过来两步扶住妻子的腰肢,用冷冰冰的声音发出热情的邀请,“我们诚挚又热烈地欢迎你们。”

    ————————

    大约是乡下的生活太寂寞,回到白屋的贺兰氏夫妇,正式递送请柬向微尘和陆西法发出邀请。

    白底印松果的绿金边请柬,简洁素雅。

    贺兰一家的短暂造访给微尘留下深刻印象,她有种时光穿梭的感觉,像回到十九世纪的古堡。见到不多见的国王、皇后和王子。

    “我想不通,贺兰先生一家——怎么会借住在聂家?”

    世上这么多地方,越郡这么多房子,偏偏就在这遇上?

    太奇怪了!

    微尘手上的花枝颤动一下,黄的向日葵应声而落,硕大的花盆落在胡桃木的桌面。

    陆西法好玩地拿起掉落的向日葵,捏在手上,从左手抛到右手,再从右手抛到左手。

    能够去白屋做客,让他兴奋不已,“你也看出来了?贺兰夜夫人的身体不好,越郡的空气正好适合她疗养。”

    微尘不置可否,越郡的空气适合疗养吗?

    冬冷得滴水成冰,哪儿也不想去,也去不了。既然是养病何不挑一个温暖宜人的地方,阳光海滩,草坪绿地,多好。

    这个理由实在不能让人信服。

    她顺手从桌上的花束中挑出尤加利插到广口的长瓶中。再从陆西法手中把修剪好的向日葵花盆塞到长瓶的最下面。

    黄的向日葵象征希望和热情。

    想起贺兰夫人身上的死亡气泽,微尘不寒而栗地打个寒颤。

    “贺兰先生是做什么生意的?”她一边继续把浅绿的丝带绕到花瓶上,一边装作不经意地问。

    陆西法努力回忆,“生物基因医疗工程,他这次回国就是为了完善人类基因库的采集和完善。他们负责提供技术,我们负责推广和协助。”

    “怎么推广和协助?”微尘对生物工程一窍不通,可忍不住多问几句。她总觉得贺兰先生给人的感觉不像是正经生意的人,他的眼神凌厉,看向周遭又太不屑。

    “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flower公司的事都是黎辉在负责和跟进。好像就是在大学和医疗中心,采集血液标本做基因筛查,然后进行比对。找出基因表达异常的人。”

    “你还不懂,得这么专业。”

    微尘笑着把插好的向日葵向着阳光摆弄一番,这是送给贺兰夜夫人的礼物,去拜访做客,空手而去,可不成样。

    比起花钱就能买到的东西,自己做的礼物更显得有心意和诚恳。

    一个富贵到头的人,物质的**往往都很低。

    能够无所不能的拥有后,就会发现有或者没有都无所谓。。

    “好不好看?”

    微尘捧着花瓶,嫣然笑兮地问郎。

    “好看、好看。”

    情人眼中出西施,微尘就是插一根狗尾巴草,情郎也会觉得好看。

    ———————

    陆西法和季微尘按照请柬上的时间,如约带上礼物去白屋回访。

    陆西法非常兴奋,他早就想亲自去探访这幢百年老建筑。一路上滔滔不绝地向微尘着各种建筑术语和趣事。

    微尘一边认真地听着虽然听不懂一边宠溺地看着他。

    车顺着山道蜿蜒上升。

    寒,一个路人都没有。越往上走,山上的寒雾越浓。

    长山现在是自然保护区,早已禁止在保护区私搭私建。过去的老屋子也能拆就拆,最终留下来的都是有保护意义的文物。聂家的老屋就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

    和远远从湖面上眺望的不一样。走近了看,才发现掩映在山岗大树后的大宅比想象中的更巍峨秀美,历经百年风雨后依旧完好无损。像一个历经岁月的男人,有风霜却不佝偻。

    聂家大宅仿的是欧洲古典建筑形式,从外观看有科林斯檐部、大型科林斯圆柱、阁楼镶板浮雕、垂花饰和圆花饰檐壁、夹层窗、竖向直拉窗和带山墙的主厅窗……

    这一切光看着都让陆西法激动得不得了,他摩拳擦掌,急不可待要用手和尺去记录下关于这幢房屋的所有建筑特点。他要通过建筑这凝固的艺术和过去的设计者、工匠们进行对话。

    “微尘,欢迎你!”贺兰夫人穿着厚厚的大衣,寒风中裹得只看见一双眼睛。

    和昨一样,她很热情上前和微尘拥抱了一下,“谢谢你们能来。”

    “夫人客气,应该是我们要感谢你的邀请。”

    今日的贺兰夫人化了厚妆,浓郁的彩让她终于有了真实感。不再像昨日的水墨画,一点就会消融。

    “请叫我花蕊,或是蕊蕊。称呼我夫人总有些怪怪的。”

    “世界上的夫人有很多,而我妈妈只有一个。”贺兰景突然在母亲身后道。

    贺兰夫人回头嗔怒地轻轻拍了一下儿子的头。

    “对不起,请不要介意。”贺兰夫人接过微尘带来的向日葵和结婚请柬。欣喜地:“啦,你们要结婚了!真是恭喜你们!”她倾过身体再次热情地抱了抱微尘和陆西法,“祝福你们!”

    微尘甜蜜地笑着,“我们的婚礼就在下下周日,我和陆西法都决定要一场而温馨的婚礼。希望您和贺兰先生及全家人都能来。”

    “我们当然会来!”贺兰夫人愉悦地转头问身边的丈夫,“夜,你是不是?”

    贺兰夜点点头。

    “我可以随意看看这所房子吗?”陆西法向前来门口迎接他们的贺兰夫妇提出请求,眼睛闪闪发光。他早就迫不及待。“因为我是学建筑出身,最喜欢研究老房子。我保证我绝对不会弄坏任何东西。”

    贺兰夫人友好地道:“当然可以——”

    “今恐怕不行。”贺兰夜截断妻子的话,伸手指了指门口,那里正有许多穿工作服戴口罩的工人来来往往把各种建筑材料搬进去。

    “陆西法,真对不起。这房子实在是太老,我正准备把里面的某些房间好好改造一下。不如等到改造完成再请你好好观赏。”

    听他要对屋子进行装潢,陆西法忍不住马上道:“贺兰先生,你准备怎么装潢?这么难得的老屋子,如果拆了就太可惜。”

    贺兰夜像看透了陆西法的担忧,“请放心。我不过是改造几间地下室。不这个,外面太冷。请,两位往里面来——”

    被拒绝后的陆西法一脸失望,他不高兴,贺兰夫人也是一脸不忍。

    “夜,你就带着陆先生四处看看嘛。地下室不可以,楼上的房间总可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