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1 花之心蕊 (1)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11 花之心蕊 (1)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冬日来临,街道上的梧桐片片飘落。它们掉在地上被风卷到路边。人们裹紧身上的大衣从落叶上跳过,生怕肮脏的叶子会沾到自己身上。

    老人比年轻人更能感受到寒冬的无情,每一个冬对他们都是一次考验。

    “咳、咳、咳!”

    “老夫人——”

    陆老夫人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她喝了口茶,平息一会胸中的郁结之气。问道:“他还没回来吗?”

    张水玲摇头。老夫人口中的他即是她现在唯一的孙子。

    “这都已经回去快一个月了,他真是准备在越郡结婚吗?”

    老太太气得一拍身下的软枕,“陆氏集团一个堂堂的继承人跑到荒山野岭,简简单单就把婚事办了!出去且不被人笑话死!”

    “老夫人,你别气坏身体。”张水玲幽幽地道:“我想来想去,我记忆中的陈洛阳可真不是今的样子……”

    陆老太太脸红脖子粗地怨道:“哼,还不是季微尘!我真是引狼入室、引狼入室啊!”

    黎辉站在一旁不表态、不发言。

    奶奶和孙子斗法,就看谁先妥协。陆西法是挟子以令诸侯。唯一继承人的地位,无人撼动。

    陆老夫人狠狠瞪了默不作声的黎辉一眼,道:“你们会后悔的!”

    黎辉还是不话。

    “黎辉,你就没什么话吗?”

    黎辉如梦初醒,点开随身携带的平板,开始汇报集团最新的动态。十分钟后,一切汇报完毕。他又收起平板笔直地站好。

    他汇报的内容和往常一样平淡无奇,唯有一条吸引起张水玲的兴趣。

    她屏息静气,等从老夫人房间出来。才迫不及待地抓住欲走的黎辉,问道:“黎顾,你刚刚贺兰夜也在越郡,是真的吗?”

    黎辉抖了抖衣服,把她的手拨开,没有一句话往前走去。

    冬日暖阳,难得闲暇时光。陆西法和季微尘一起泛舟游湖。

    镜湖原来是一条港,扩修之后,变成一个半人工半然的湖泊。它背依长山,水面宽阔,泛舟其上,不出的安宁惬意。

    微尘坐在舟上,远眺长山,山峦的半山腰上有栋灰白的欧式建筑,古古香,十分别致。它有高高的塔楼、细长的柳叶窗和球形的头饰物。

    “咦,那栋洋房好特别。”微尘指着山上的白屋,问身边的陆西法,“是谁家的房子啊?”

    “喔,你的是山上的白屋。”渔民摇着船浆,在水面上划开一道长长的水纹。“那是聂家的祖屋。”

    微尘愣了一下,悄悄拉了拉陆西法的袖子,“是……”

    陆西法点点头,表示她的推测是对的。

    “咱们越郡的两大族系,一个为官,一个为商,都是大人才。大树底下不长草。老帮子都,聂家和陆家的两幢老屋把越郡的龙凤宝地都占满了。所以我们这的经济一直发展不起来。做农农不行,做工工不行,招商引资也进不来。因为所有的福泽都流到他们家去了。”

    渔夫的似真似假的抱怨逗得微尘轻笑。

    “都什么年代,还相信风水?”

    “姐,你别不信!”渔夫摇起船橹,“老祖宗的东西,还是有它的道理的。我听老人,百多年前,聂家和陆家差不多时候发达。两家同时修缮老屋,都找风水先生来看风水。两位风水先生同时选中聂家老宅那块地。可见那里的风水确实好得不得了!依山傍水,听无论从哪一个房间的窗口都能看见湖水。早两年,政府把它和越郡山一起划入保护区,现在属于文物!”

    “既然两家人同时看中,为什么聂家人得了先机占了好地?”微尘不关心屋子本身,她好奇后面的故事。

    渔夫嘿嘿一笑,把舟大力划摇出去,“那我就不晓得了。不过,他们两家皆出越郡,按道理应该互帮互助。可陆家和聂家这么多年一直素无多少来往。所能,这里面就没有一点蹊跷?”

    微尘听得入迷,转头看向陆西法。

    他站在船头,一言不发,久久凝望着那栋树荫掩映中的洋房。

    “你在看什么?”微尘拢了拢他的衣袖。“是不是也觉得那幢洋房很漂亮。”

    他回头酣然一笑,轻声:“确实是不可多得,保存完好的老建筑。”完,他补上一句,“如果屈未然在这里,我还真想去看一看。”

    他们坐在舟远眺白屋,山道上忙忙碌碌车来车往。摇动的窗帘后影影绰绰,朦胧中站着一位看不清面目的苗条女子。

    “咦,那会是鱼吗?”微尘激动地指着窗户问陆西法,“陆西法你看,有人站在窗前——好像还是个女人。”

    “应该不是她?”陆西法不确定地一边一边拿出手机拨通电话,终是忙音,“上次屈未然得斩钉截铁不回越郡,估计不会是他们,大概是聂家其他的后人回来了。”

    “可能。”

    微尘笑笑,缩入他的大衣中。

    舟在平静的湖面泛起一阵涟漪,绕了一圈,重新回去。

    ————————

    冬日的气温一日寒过一日,差不多快要到下雪时节。

    微尘懈懒晏起,次日醒来,时间已快中午。

    她梳洗下楼,刚走在楼梯口,就听见偏厅里笑声朗朗。陆西法的笑声中夹杂着另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微尘侧耳倾听半晌,疑惑自己第一次在一个人的声音中同时听出稳重和倨傲、温柔和冷漠。

    微尘推开半虚半掩的门,偏厅中阳光刺目。她闭闭眼睛,躲避强光。再睁开时,猛然觉得眼帘里看见一幅精美绝伦的古典油画。

    整个九夷居修旧如旧,唯独这间偏厅是繁复华丽的欧式风格。

    罗马柱的大落地窗前,白圆形金镶边的矮桌上,红的线绒花花团锦簇。旁边白底绣线玫瑰的欧式沙发上坐着一位女士,她的脸如巴掌大,淡淡的眉、淡淡的眼、淡淡的轮廓,像中国清淡留白的水墨画,微微一点就会在水中渐渐散开。

    女子的身后左右各站着一大一两个男人,左边的高大,右边的俊美。他们穿着同样的西服,同样的款式、同样的颜,同样审视防备地看着来者。

    右边的是俊美的半大男孩,大约十余岁,正处于疯狂长高的阶段。身体纤瘦,眼眸如炬。少年还没学会隐藏自己的目光,藏不住犀利。

    男孩超乎年纪的成熟,男人脸上的表情就更难琢磨。

    微尘发现那陌生的成年男人给人一种形容不出压迫感,他好像极力在遮掩这种压迫,可他与身俱来的威严藏都藏不住。丝丝褐头发在阳光下飘动,像欧洲人一般白皙的脸,双异眸,阳光下好像是金又好像是红。

    他好像不常笑,现在突然笑着,脸上的笑肌僵直得似在抽、搐。

    “微尘!”陆西法走过来,拉着她的手,把她往陌生男女面前引去。“还记得我们昨日游镜湖时还在猜测是谁住在山上的白屋吗?”

    他将贺兰夜向微尘引介,“原来是贺兰先生一家。这是贺兰夜先生和他的妻子及儿子。”

    贺兰夜?

    微尘心里咯噔,一触之间,联想到什么。

    贺兰这个姓氏并不多见,她在哪里听过,还是在哪里见过。她确定自己不认识,也从没见过眼前的这一家人。

    “你好,贺兰先生。”微尘伸出手。

    贺兰夜优雅地弯腰低头,像对待公主一样在她手背轻施薄吻。“你好,季姐。”

    他如王子般优雅。唇如冰雪,触之冰凉。

    微尘发愣的空档,陆西法已经把她牵引到沙发前的女士跟前,“这是贺兰先生的太太——花蕊夫人,她和贺兰先生刚从伊斯坦布尔回来。”

    “你好。”微尘伸出手,还未靠近,便已闻到一阵缥缈的轻薄花香向她袭来。

    “你好。”贺兰夫人弯起淡淡的眉眼,想站起来和微尘握手。不想,她的肩膀上被贺兰夜一压,重新坐了回去。

    “对不起,女士。”她身后的男孩非常礼貌上前一步,用手背托起微尘的掌心。如其父一样,在上面落下一吻,“我母亲身体不好,不能劳累。”...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