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0 幸福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10 幸福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九夷居设计得太人性化,也要人住。屋子是死的,必须要人才能赋予它们生气。

    老管家农老头脸上留着烧伤后泽不匀斑块,看上去很凶,人心却很好。

    微尘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吓得往陆西法背后一缩。老头的目光明显受到伤害。

    “微尘,别怕!农管家是好人!”他笑着把微尘从她身后推出来,“你别看咱们的农管家没有出过国学习过什么家政管理。但他比英国管家还厉害。只要是关于老屋、关于陆家的故事,他没有不清楚的。”

    “真的?”微尘腼腆地问。

    “真的。”陆西法朝农老头眨眨眼睛,道:“下午让农管家和你道道,你就全知道了。”

    微尘满怀期待,她很想知道,不生男孩不结婚的规矩究竟是陆家的哪位祖先爷爷定下来的!这祸国殃民的臭规矩到现在还在祸害人哩!

    看见微尘兴致勃勃,农老头也来了兴致,泡上一杯好茶,领着她在陈列室开始从头到尾痛家史。

    农老头太久没有这样的机会,得眉飞舞,高兴处手舞足蹈,仿佛自己身临奇境。一百年的荣辱兴衰,族谱中冰冷的名字,都变成他嘴里的口若悬河。

    直到最后,农老头的手指落向最后一个名字陆泽阳时化成一句长长的叹息。

    消逝的年轻生命,总让老人心头一痛。

    微尘不好意思,红着脸问出心中的疑问。

    农老头饮了口茶,把族谱合上道:“陆家是有这么个老规矩,所以在过去,陆家男丁娶妻和孩子办满月酒是同一。可能是有些不合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在过去若是没有儿子,在乡族中是抬不起头,做不起人。死后不能入祠堂,也不可进祖坟。你问我是哪一位定的规矩,我真不知道。可能也正因为它理亏,所以不能放在明面上。”

    农老头把族谱收到松木柜中心收好。夕阳西下,窗外的光一格一格照在南墙肃穆严正的人脸之上。

    微尘回头,最后一眼扫过他们。

    一帧一帧的过去定格的黑白照片,一个个穿长马褂、拄文明棍的陆家人,在变幻的风云中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历史。

    他们是值得骄傲的、也是应该被子孙铭记的人物。

    微尘突然好奇地想,不知再过多久,会再有陆氏集团的后继者来。他会像她一样好奇地打量着这些照片上沉默的人物?

    她好像看见,一双魔合罗的童子手推开这扇沉重的房门,蹦蹦跳跳左右张顾着进来。

    ————————

    远离城市的喧嚣,越郡的夜比其他地方来得更早一些。镇上的人们依从着古老的节奏,顺应四时的变化。该起起,该睡睡。绝不在不应当的时候做不应当的事。

    睡梦之中,陆西法感到一股灼热的热流从头顶汇聚而下。他睁开眼睛,发现微尘正含笑坐在他的床边。

    “微尘——”

    她像无骨的柳条一样跌入他的怀里,四唇相贴,温柔怡人。

    “陆西法,我发现了一个好地方!”

    “什么好地方?”

    “来,跟我来。”他顺着她的脚步,感受到她掌心的暖意。

    “微尘,你带我去哪?”

    “你来,就知道了。”

    她笑着,洁白的拖地长裙衬得出她婀娜有致的身材,好看的蓬松长发披在肩后。五个多月身孕,脸上一点孕相都没有。

    他痴迷地看着她,心想,差一个头顶的花环,微尘就是下凡的仙女。

    不,即使没有花环,在他心目中,她也是仙女。

    不管她带他去哪,他都愿意跟随。

    暗夜里,他听见潺潺的水声越来越近。远远看见,室外的木屋温泉亮着黄莹莹的暖灯。

    “这么晚,你不会想去鸳鸯浴?”他开玩笑地。

    “如果我想呢?”她笑着回应。

    他们在木屋门口脱去鞋子,光脚步入。

    木屋里温度很高,温热的湿气黏在身上。不一会儿,两人的额头上皆有水珠滴落下来。

    她笑着摇晃他的胳膊,“你这个傻瓜,怎么把眼睛都闭起来了?”

    “我怕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你——你有没有穿衣服?”

    她哈哈大笑,“你睁开眼睛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他的脸涨得通红,猛力摇头,好似睁开眼睛会亵渎了女神。

    “傻瓜!”

    微尘抓起他的大手伸到衣襟中。

    “陆西法,我是你的——全部都属于你,身体和心灵的每一个部分你都可以占有。”

    柔软的凝脂在他掌中滑过,丝丝细滑。触感从指尖蔓延到心。

    他的眼皮一跳,瞬间睁开眼睛。

    氤氲的热气糊住眼睛,白雾中她踮起脚吻住他的双唇。

    芳香的气泽拂面而来,甜美的舌在齿间游移。

    “抱我、爱我。”

    他的呼吸重滞起来,喷薄的鼻息像要将她淹没。手掌开始用力揉压美好的肉、体。

    “微尘……”他快要爆炸,恨不得立即埋入她的身体。

    “不好,不好。”她突然退开他的怀抱半许。

    “怎么不好?”他的火气被撩到烧起来,她不好?

    微尘眨着眼睛,俏皮地:“女孩子……太主动,不好、不好。”

    他一愣,刚想:“这样没什么不好,他就喜欢主动的女孩。”

    她却踮起脚尖,调皮地在他耳边道:“我的少年,这次换你主动可好?”

    他舒展眉头,会心一笑。

    衣带尽解,罗衫轻褪。年轻的身体像发光的自然体,在袅袅雾气中散发荧光。

    爱让他们对彼此的身体充满好奇、欣喜和期待。

    他抱着她,一步一步走入温泉池中。

    她心跳如雷,为即将要来的亲密羞红了脸。池水泛起涟漪,他感受到她和他一样的紧张和对未知的害怕。

    “微尘,相信我。我会对你好。”

    相信,她当然相信。

    他是她赌上后半生幸福,竭力去得到的人。

    她爱他,胜过爱自己。

    他借由水的浮力,腾出一只手把她的秀发拢在手心。

    她红着脸,直视他的眼睛。

    怜惜、顾盼、深情……

    他把她逼到池壁,动作急躁,她的背被坚硬的池壁硌红。因为怕沉没而不得不攀紧他的双肩。

    最坚硬的从来不是自然之物,是柔软的身体化成利剑,在她身体驰骋。

    因为爱,她给了他这个机会,让他进来,让他得到。

    高、潮之处,她夹紧他的腰肢,伏在他的胸前频频喘息。

    无力的脚在池水里滑了一下,落到水里猛呛了一口水。

    他朗朗发笑,拥抱着可爱的她,吻了一回又一回。

    等她醒来时,已经大亮。阳光从轻纱绵绵的窗外漏射进来,一点一点洒在暗红的木地板上。地板上有窗纱的阴影,隐隐约约的格子,缓缓迎风。

    他从身后环拥着她,紧窒的怀抱一点空隙都没有。

    感觉到她的微动,他亦马上苏醒过来。

    交缠的双腿翻过身,把她压在底下。

    她潮红的脸突然笑了起来,渐渐地笑声越来越大。

    “你笑什么?”他问。

    “还以为你是柳下惠,原来是个鬼。”

    “还不是因为你太甜。”

    他把头埋入她的美胸,一室缱绻,被风吹得涟漪阵阵。...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