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9 宿命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09 宿命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知道微尘怀的是男孩后,陆老夫人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改变。从对婚期挑三拣四不满意到马上上赶着定婚期要他们结婚。而且一定要倾全力打造一个世纪婚礼,让所有人都知道陆家的喜事。

    其中的变化,耐人寻味又不需要多寻味。

    鉴定胎儿性别的事,把本不亲密的祖孙关系彻底撕裂。

    陆西法和奶奶的关系跌到谷底。

    他算是懂了,屈未然得没错。高处不胜寒,越往上走越是感情寡淡,身家性命、名誉地位,每一样都排在爱前面。

    奶奶看中他,也只是因为他是唯一的继承人。

    所谓难得也不过是在“唯一”之上。如果陆泽阳还活着,如果还有别的选择。那么陈洛阳永远就是陈洛阳,而成为不了陆西法。

    陆西法一怒之下,掀翻桌子,决定这个婚礼他不参加!

    简单的,就是——老子不陪你们玩了!

    他要结婚的时候,奶奶不许。现在奶奶让他结婚,他也不参加!

    你们爱谁谁去!

    集团的事也不管了、奶奶的事也不管了。

    如果奶奶和董事们看中的只是他身上流淌的陆家血脉,他也没必要委屈自己来顾及他们的感受。

    两祖孙公开的不和,在集团内部造成不的震动。

    派系林立的集团迅速分化成两部分,一部分人公开支持陆西法,另一部分人还在静观其变。

    老太太这时才惊觉,一年光景而已,她能左右的已经相当有限。陆西法不知不觉撤掉她的左膀右臂,等她发现的时候,回乏力。

    不要看年轻的力量,世界永远是年轻人的。

    “你们这些人,吃里扒外!一个一个对得起我吗?都倒戈向着他去了吗?”

    部门主管低垂着头站在老夫人床前听训。

    良久,队伍末端的一个主管,声道:“老夫人,哪里有什么倒戈?你和总裁是一家人,同一个姓。我们忠于的是集团。”

    话音刚落,其他高层主管纷纷点头附和。

    “老夫人也希望集团欣欣向荣。总裁年轻有为,正领导集团步上新的台阶。”

    “是啊,这一年多。总裁不容易。”

    “不错,不错。”

    大势已去、大势已去!

    陆老太太气得,手指着门吼道:“出去、出去!”

    主管们像得到大赦,马上溜之大吉,唯独留下了黎辉。

    “哼,黎辉,你怎么不走?”

    “老夫人,别生气。气坏了身体划不来。”黎辉皮笑肉不笑。

    老太太脸稍霁,挪了挪身子,问:“陆西法是回越郡了吗?”

    “是。”

    “你这个高级顾问不跟在他身边,还留在我这里干什么?”

    “有些话总裁让我转告老夫人——”

    陆老太太抬起松垂的眼皮,瞅了他一眼,“什么话?”

    “总裁,他已经决定把和季姐的婚礼搬到越郡,不宴宾客,只请好友。”

    老太太眉头直跳,她没听错?

    陆氏集团继承人的婚礼,就在越郡的镇上草草了事!

    “他——他敢!”老太太气得捶胸顿足,“去把他还有季微尘给我叫来!真是无法无!他以为她的好日子是谁给的!是我、是我!”

    黎辉没有被老太太的怒气吓退,面不改,轻言细语地道:“总裁还,老夫人年事已高,是该要颐养年的年纪。有些事情,该操心就操心,不该操心的事……就放下。集团有总裁在,您就放心!”

    老太太气得肌肉发颤,“你、你、你去告诉陈洛阳!我还没死!就是我死了,也容不得他来做主!”

    ——————————

    从西林来到越郡,微尘的心情得到极大的放松。

    镇怡人安逸的氛围感染了她,让她从陆家压抑和紧张中松脱出来。

    回到祖籍,也让陆西法从满满当当的工作中得到片刻的放松。他当然不是真的要弃集团和奶奶不顾。

    他舍弃名字回到陆家,拥有了财富,拥有了心爱的人和彼此的骨肉。一年的时间,他已经和陆氏融为一体。既然要长久生活,有许多的陋习,就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容忍下去。他的心愿很简单,希望每一位家人无论是奶奶还是微尘都能幸福地生活下去。

    半路回家的路西法不是生在越郡,长在越郡。只缘于骨子里流淌的那份血脉,让他一踏上越郡这片土地,心跳就像和地下的祖先连接在一起。

    越郡的桥流水、镜湖长山、祖屋的典雅厚重都让他有莫名的熟悉感。

    他喜欢这里的山山水水,尤其喜欢老宅子的古旧。门前的石狮子、屋檐上褪的雕梁画栋、围墙上随着时光绿了又黄、黄了又绿的爬山虎、哪怕房间幽暗角落散发的霉味都让他痴迷。

    老屋经过百年风雨,许多地方都已残破,再加上家具陈旧,电路老化。陆泽阳生前就向奶奶提过几回要把老屋推到重修。

    陆泽阳走了,陆西法来了。

    老太太也动了重修老屋的心思。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没想到,陆西法听要把老屋推倒重修,竭力反对。他学建筑出身,爱旧惜旧。建议应该把老屋的大体外貌结构修旧如旧,在里面重新按照现代的居住条件进行装潢,这样既能保留老宅的风味,又能恢复它的建筑特性使人能够居住。

    他的提议得到老屋管家老农头的大力赞同。

    老管家农老头长得黑黑丑丑,貌不惊人。没上过英国管家学校,当起管家却是一把好手。陆家大大所有事情都在他的肚子里装着。老宅子哪片瓦掉一粒灰尘,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一老一少围绕老屋的重建和修缮少不得出谋划策,一个承担设计、一个落实施工。依靠着电话、视频和传真还真把这件事完成。

    老屋拆除外墙脚手架,重见日的那。

    陆西法特意从西林赶回越郡,给老屋取了个新的名字——九夷居。

    此名取自《论语》,子欲居九夷,或曰,陋,如之何?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

    陆西法亲力亲为重修九夷居是好是坏,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他自身专业是建筑学,这一次他把课本知识转化为实践,挫折多收益亦多。

    他体会到,比起坐办公室运筹帷幄,更喜欢亲自动手参与的感觉。喜欢建筑、喜欢设计,看着一样东西从脑海中构思到慢慢搭建构造起来的幸福感远远超过做跨国生意,签超亿合同。

    可事实就是如此,尽管他有万贯家财也不能按自己想要的方式去生活。

    现在的他不能放下集团的总裁去做建筑师。反过来想,他如果不是继承人,每日就得为着生活四处奔波,即使有幸入了建筑事务所的门,熬到头发白了大概也不可能亲自主持设计一幢心仪的大楼。

    往前往后,都是不可得的宿命。富豪尚且,更别提芸芸众生的普通人。

    陆西法这次回越郡,因为随行有了微尘,意义更加不同。

    他兴奋地带着微尘参观九夷居的一点一物,告诉她哪一件巧心设计是他的杰作。他最喜欢的是什么、最得意的又是什么。

    每每如是时候,微尘像个听话的学生,充满好奇和崇拜地看着他。与其微尘欣赏九夷居,不如是欣赏他,欣赏他对建筑的热爱和赤诚。

    越郡的生活是安逸而宁静的。时间像镜湖里的水,一日一日,夜夜流淌,又日日如此。

    九夷居设计得太人性化,也要人住。屋子是死的,必须要人才能赋予它们生气。...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