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7 送别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07 送别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有了玄墨陪在微雨身边,微尘稍稍放下悬着的心。

    她那个笨妹妹,在爱情中又执拗又脆弱。有玄墨在,痛苦的时候至少有人能拉她一把。

    其实看到微雨为另一个男人伤心泪流,玄墨也很痛苦。

    因为真爱微雨,他忍了下来。

    他的爱是希望微雨幸福,而不是独占。

    “玄墨,谢谢你。”比起莫缙云,微尘觉得包容忍耐的玄墨不定更适合外刚内柔的微雨。

    “这是我应该做的。”玄墨眉头轻颦,问道:“微尘姐,你能告诉我。微雨爱上的男人究竟是谁吗?他利用爱情伤害微雨,太卑鄙了!”

    微尘在心里叹息,确实如此啊!

    莫缙云的所作所为,许多时候让人简直忘了他是一个男人。

    不过看到玄墨义愤填膺的脸,没有半点对自己的自怨自怜,全是为微雨的惋惜,微尘又感到很欣慰。

    世界上有许多坏男人,也有许多好男人。

    有玄墨在,微尘不再担心,哪怕有一当微雨知道真相。微雨会因为受伤害远远逃开她的关心,和她冷落、和她疏远,都不要紧了。

    真心爱她的人会阻止她在悲伤中滑向深渊。

    “……玄墨,微雨外表看起来坚强,内里非常软弱。如果有一你走入她的心房。我想,她会把一切都告诉你。我把她就交给你了。请你一定好好地陪着她、珍惜她、爱护她。”

    微尘慎重其事的托付让玄墨有些困惑,出嫁到西林又不是断绝关系,有必要得好像托孤吗?可他又觉得不便再深问下去。“微尘姐,你放心。微雨的事就是我的事。不管她的选择是什么,我都是她的亲人。”

    微尘感慨地道:“玄墨,我爷爷这一辈子做得最对的事情就是收你为养子。”

    ————————————

    微尘的怀孕让陆老夫人非常、非常满意。推三阻四,迟迟预定不下来的婚礼日期终于提上议程。

    有了孩子,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

    微尘难免有些难过,人人称羡的豪门媳妇,到底不过是生育工具。可以预见,她往后的生活便是不停地怀孕、生子、怀孕、生子中渡过。

    她的身份明朗,称呼她为“季姐”的人越来越少,她的头衔变成“陆太太”。

    沾这新晋陆太太的光,微澜的生日会办得盛大而热闹,完全是鲜花和美酒汇聚的海洋。

    季家的三姐妹好比三朵最美的花,大姐娇、二姐魅、妹俏,一出场就夺走所有男人的呼吸。

    谁女子不如男?

    不如男,一定是女孩不够漂亮!

    如果长得如仙一般的美丽,那便是父母大的福气。

    三位骄花,除了微尘有护花使者,其余两位都无男伴。

    谷自新终究还是没有出现,千里迢迢快递一个helloktty的毛绒玩具。

    微澜嘟着嘴,一点都不高兴地用力揪着粉红猫猫的耳朵。

    十八岁的早熟女孩,早就对毛绒玩具不感兴趣,谷自新却还把她当十二岁的女孩。

    微雨身边有玄墨,但她视而不见,坚决把冷漠贯彻到底。走到哪都不给他一个好脸看。

    陆西法紧跟着自己漂亮的妻子,半步不离。一会怕她累了,一会怕她热了,一会儿又怕她摔了。

    这般腻腻歪歪,微尘既高兴又有点不好意思。

    开舞之后,跳了一曲。微尘便催促他去邀请微雨和微澜跳舞。

    陆西法好心邀请两个姨子,微雨心情不好,直接拒绝。微澜倒没拒绝,边跳舞边哼哼唧唧向他磨要两个爱马仕包包。

    曲子结束,他摊了摊手,无奈地走回微尘身边。

    她的两个妹妹,都被宠坏。

    一个冷若冰霜,一个满肚子主意。

    “辛苦你了!”微尘笑着在他脸颊亲了亲。

    “不辛苦。”他弯下腰,笑着伸出手,“看来还是得请你和我共舞。”

    “乐意至极。”

    一对新婚夫妻在富丽堂皇的舞池共舞一曲华尔兹。他们起舞、翩飞,用舞蹈表达美好。

    和谐的画面看起来有多美好,会场外的张水玲就要多妒恨。

    毒蛇缠绕她的心脏,把她揪得喘不过气来。

    季微尘,如果没有你。这一切都会是我的!

    嫉妒冲昏头脑,张水玲冲动之下拨通贺兰夜的电话。

    “请问张姐,您找夜先生有什么事?”手机那头,贺兰夜秘书的声音礼貌而冰冷。

    “我想问一问夜先生,他答应我的事情准备什么时候兑现?”

    两分钟后,声音像穿过西伯利亚的寒风,重新冷冰冰传来:“张姐,夜先生让我转告你。如果你是向我们提供线索,我们非常感谢。如果你是质问,你无权,我们也不会回答。还有就是,请你放心,夜先生答应过的事情,从没有食言过。”

    完之后,手机那头只传过来“嘟嘟”的忙音。

    张水玲感到咬牙切齿的深恨,可有什么办法,高高在上的人不是自己。海洋法则,大鱼吃鱼,鱼吃虾米。

    人越底层,受到的不公越多。

    她并非努力不够,也非资愚钝,只是因为起点太低,就难以伸手摘星。

    生日会后,微雨玄墨即要启程返回江城,微澜大学开学在即,她也要和他们一同回去。

    微雨迫不及待想回去和莫缙云见面,微澜则恋恋不舍。

    “姐姐,我不回去。”

    微尘安抚微澜道:“你都要开学了,还不回去啊?你也该回去看看爷爷。等我举行婚礼的时候,再过来玩好不好?”

    微澜磨磨叽叽就是不撒手。

    陆西法站在一旁,笑着道:“微澜,你要的包包,我会派人给你送过去的。”

    微澜眼睛一亮,“法哥哥,话可要算话。”

    “一定。”

    听到他的保证,微澜这才安心登上飞机。

    比起微澜的物质和虚荣,微尘更担心的是归心似箭的微雨。她头也不回地离去,却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什么样的命运。

    “人各有命,你也别太担心。”陆西法揽着她的肩膀安慰。“这个关卡微雨必须自己去面对,我们谁也帮不了她。”

    微尘苦笑,如果有选择,多希望所有人的人生都仕阳光普照,而不是风雨兼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