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6 保护色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06 保护色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莫缙云呆呆地望着房门,他能够想象里面那对恋人如何甜蜜地分享着属于他们的喜悦。

    这种快乐与他无关,他心中的恋人与他渐行渐远,终于要到达他再也触及不到的地方。

    “缙云……”

    此时此刻,微雨关切的目光更让他难过。

    相似的眼眸,却偏偏不是她在凝望。

    “你——”

    “微雨,对不起。请让我一个人待会。”他粗暴地抚开微雨的手,转头离开。

    他需要安静,需要一个人来品味这场还未开始便已经结束的爱情战争。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或许一开始爱情就没有对错,只有爱或不爱。

    “姐姐,怎么办?缙云突然他要离开……”

    微雨哭得梨花带雨,微尘心里戚戚然。妹妹的眼泪把她怀孕的喜悦冲走了一大半。

    她深知莫缙云要离开的原因,不知道的却是可怜的微雨。

    “我去和他谈谈。”

    “你和他谈什么?”陆西法粗声道:“还是让我去——”

    “解铃还须系铃人,有些事情必须我去才能清楚。我也希望,他能放下心中的执念,看清谁才是真心对他好的人。”

    微尘敲开莫缙云的房门,他的床上凌乱的摊满东西,他正坐在沙发上苦闷发愁。

    “缙云,研讨会还没开完?你就准备回江城吗?”

    莫缙云的视线从床上移到微尘身上,依旧是她常穿的洋白丝质长裙,圆润的肩膀上斜斜披着一条斑绚丽的流苏披肩。波浪的栗长发,妩媚又充满异国风情。

    她完全符合他的理想型,但永远不会是他的女人。

    他微微挤出一个微笑,“恭喜你。”

    “谢谢。”微尘峨眉婉转,“今真是要谢谢你,若不是你,我还不知道会怎么样……缙云,我是喜欢你的。可这种喜欢不是爱情。你知,真正爱你的人是微雨。”

    莫缙云良久没有话,绝望到毫无指望,只能红了眼睛。“缙云,你明白我的话吗?”

    他还是不话。

    “缙云……”

    “微尘,我能抱你一下吗?”

    微尘一愣,轻轻点头。

    他的怀抱很干净,味道清爽,像抱着一颗热带雨林的大树,有雨和植物以及泥土的芬芳。

    微尘承认能被一个人深爱是很感动的事情,但感动不是悸动,更不是心动。

    “微尘……”他的泪落在她的头发上,压抑地低泣,“我明白你的心情。你对我的感情,如同我对微雨……”

    “莫缙云,你不要伤害微雨,好不好?”她无奈地低声哀求。

    “我们交换。”

    “交换什么?”

    “你不要结婚。”

    他直直地看着她,一点没有觉得自己的过份。

    “缙云,求求你,忘了我。试着去爱微雨,试着和她走下去。你会发现,微雨是很可爱,很可爱的一个女孩。她不但美丽,而且善良。”

    “对不起。不管她多好,我都无法爱她。”

    “为什么?”微尘几乎要愤怒地嘶吼,“微雨那么好、那么爱你!”

    “因为她是你妹妹!我每一次看见她,就想起你!”

    微尘不出一句话来,无解的难题。

    因为她的存在,剥夺了微雨所有的指望。

    莫缙云无奈松手。冷静下来的他,虽不见泪痕,眼睛依旧红肿。他伸手为她把滑落的披肩拉好。

    “我听你的话,会学着忘记……忘了有关你的一切。”

    他得绝望,陡然让微尘害怕起来,“你什么意思?”

    “我和你过齐心和言希叶的故事。我正在考虑要不要去一趟南庄——”

    “莫缙云!”微尘恨不得抽他一记响亮的耳光,“你是在威胁我吗?拿我们的友谊、拿微雨的幸福!”

    “如果能威胁你,我毫不犹豫会!但我不是,我是真的痛苦,痛苦得快要活不下去。微尘,要从心里把深爱的人拿走会有多痛,希望你永远不会了解!”

    微尘沉默了,无法再下去。她裹紧身上的披肩往门外走去,“缙云,请你不要乱来!开弓没有回头箭,不要自己毁了自己!”

    “不毁了我自己,我就会死。毁掉一部分,我至少还能活!”

    ————————

    莫缙云骤然离去给微尘的心里蒙上一层阴影。

    他不明原因的冷落,让微雨备受煎熬。微雨难过,微尘的心也跟着揪心。

    许多次,她从梦中惊醒,满身大汗地坐起来。

    她梦见知道真相的微雨与她渐行渐远,留给她一个转身的背影……

    最不解世事,开心过活的要数微澜,每乐乐呵呵,掰着手指头数,谷自新还有几能从江城来西林参加她的生日会。

    微雨骂她不长脑子,和谷自新的关系八字还没一撇呢!

    谷自新凭什么来参加?又用什么身份来参加?

    恋人、朋友?

    微澜俏嘴一撅,理直气壮地道:“我已经让法哥哥以陆氏集团的名义邀请他!”

    微雨冷笑,“蛮好的主意,到时候谷自新携带女友而来,你的脸可丢到太平洋去了!”

    微澜气得豆大的眼泪在眼眶打转转。

    姜玄墨忙立即出来解围,“微澜别哭,你二姐就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

    “姜玄墨,你错了。我是刀子嘴更是刀子心。”微雨冷傲地仰头,甩头就走。

    微澜拉着玄墨的衣袖,哭得稀里哗啦,“玄墨哥哥,你看她……”

    “好了,好了。微澜,不哭啊!”

    姜玄墨在心里叹气,他这次来西林一半是来参加微澜生日一半是为微雨。

    他和微雨的关系老爷子是大力撮合,他自己也心慕佳人,可微雨的态度……

    姜玄墨安抚好微澜后,才去找微雨。

    远远听见她在回廊下的金松后不停地拨打手机,久久地等待后,爆发般地把手机怒摔在地上。

    摔完之后,掩面痛哭。

    姜玄墨走过去,默默把手机捡起来。手机屏幕碎成了放射状。

    “微雨,打不通的电话就不要再打。你知道微澜,怎么不知道反省自己?”

    “姜玄墨,你闭嘴!”骄傲的微雨失去理智后痛哭流涕,“你是我的谁?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我不是管你,我是不允许任何人作践你,包括你自己!”

    微雨一愣,没想到出这句话的人会是姜玄墨。

    她一直认为他是木讷的,只会对爷爷的话言听计从,像没有思想的提线木偶。

    微雨胡抹一把脸上的眼泪,“姜玄墨,你别以为这名就会感动我!我告诉过你的,我有喜欢的人!我不喜欢你!滚开,别挡在我前面——”

    玄墨半寸不让,反手把她抱入怀中。

    “微雨,你睁开眼睛快看清楚。你爱得那个男人根本不爱你!”

    “胡,你胡!”她用力地推搡他坚实的胸膛,试图把他推走。”你再不放手,我就要咬你了!”

    他巍然不动,微雨气得朝他壮实的胳膊张嘴狠狠咬了下去。她用尽全身力气,重重一口,牙齿陷入皮肉,舌尖顿时尝到血的涩味。

    他越抱越紧,血味越来越浓。

    她害怕了、软弱了,无力地在他怀中滑软。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这样对我?”她把脸埋在掌心,哭得肩膀一抖一抖。

    笑不能由她,哭也不能由她。

    “微雨,我是男人。我懂男人真爱一个女人时是怎样的表现!他要是真爱你,就不会舍得让你哭。”

    微雨捂着脸,在他怀里呜呜哭个不停。

    叫幸福的这条路上荆棘丛生,谁也不能代替谁勇敢,谁也不能代替谁去披荆斩棘。...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