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5 爱与悲伤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05 爱与悲伤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微尘站在温室中,手里的剪刀无意识地“咔嚓”一声,上好的花枝应声而落。

    她和莫缙云的目光在空中相遇。然后两人相互非常默契地展现出得体的笑容和礼貌。

    “缙云,你怎么有空来西林?”她的口吻自然而轻松,像许久未见的朋友。

    “刚巧西林有个研讨会,我就向主任申请了这个名额。”莫缙云的借口和上次如出一辙。

    微尘淡笑,柔荑拨了拨腮边的头发,“最近的你们学科的研讨会挺多的。不是在西林就是在西林附近。呵呵……”

    “是啊,好巧。”莫缙云依旧含笑,真诚得好像所有的一切真的都是巧合。

    微雨紧紧挽住莫缙云的手,将头靠在他的肩膀,笑颜如花,“姐姐,这次缙云来,正好能参加微澜的生日会。”

    “那……很好啊。又多一个熟人朋友,微澜一定很高兴。”

    微尘言不由衷,看着一脸幸福,沉浸在爱情中的微雨,满心满意都是莫缙云三个字。

    “姐姐,谢谢你。”微雨拥抱着微尘,在她耳边声道:“因为有了你,我才能理直气壮地拒绝了玄墨。”

    “玄墨向你表白了?”微尘惊讶地。

    “是啊。”微雨嘟起嘴,任性地道:“我告诉他,我已经又了心爱的人,让他死心!”

    不知是不是花香太过馥郁的关系,微尘觉得心里胃里一阵翻涌。

    玄墨何其无辜,这么多年,他对微雨乃是一片真心。

    真应古话“我本有心托明月,哪知明月照沟渠。”

    “微尘,你好像脸不好?”

    面对关切的莫缙云,微尘的难受越来越强烈。

    恶心中夹杂着难过,越发不舒服。

    “我没事。”她勉强笑着。

    揭穿莫缙云的假面具,最受伤害的人不是莫缙云,而是微雨。

    两个妹妹对她而言有多重要,莫缙云比谁都清楚。他牢牢抓住她的弱点,有持无恐。

    “你们先坐坐,我去去洗手间。”

    微尘遁走,逃到温室外的走廊深深吸气。她努力想平复自己的气息。但是心烦意乱,更添烦闷。

    她得想一个办法,既把实情让微雨知道,又能把对她的伤害减到最。

    有什么办法?

    无论何种方法告诉微雨,只要她知道就都是伤害,而她也是伤害之一。

    微尘冥思苦想,不得其法。烦躁地揪起窗台上插瓶的索尼娅玫瑰在鼻子底下嗅着。

    花香带给人安宁,让她烦躁的心暂时安顿下来。

    她深深呼吸,一会功夫,不适感越来越强,伴随着阵阵头晕目眩。

    “微尘。”

    突然的声音使她的手一抖,玫瑰掉到地上。

    “缙云。”她回头看看莫缙云,相对无言,一时不知该什么好。“我……很高兴你能来西林,如果是作为朋友……”

    “你明知道我和你不仅仅是想做朋友。”

    “不……”面对他的执着,微尘只觉得头晕目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们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我不爱你。”

    他炽热的目光让微尘胆寒,她逃避地低头弯腰去捡地上掉落的玫瑰。

    俯身的一刹那,眼前一黑,整个人直栽向地面。

    “微尘,你怎么呢?”莫缙云牢牢扶住她下滑的身体,用力拍打她雪白的脸。

    微雨跑出来看见这一幕,“我姐姐怎么呢?”

    “不知道!”莫缙云冲她大嚷,“不要傻站着!去叫医生!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她需要新鲜空气!”

    “好……”微雨慌乱地边打电话边开窗户。

    莫缙云心翼翼地把微尘抱回房间,眼神中满满都是藏不住的关切。

    “缙云,医药箱——”

    “给我!”他急切地从微雨手中夺过医药箱,在里面寻找合适的药物。“医生来了没有?”

    “已经……在路上。”微雨声问:“我姐姐怎么突然晕倒?”

    “不清楚,具体原因必须要通过详细检查才能知道。”莫缙云拿出血压计、体温表,一边仔细地检查微尘的上下眼睑、脉搏、呼吸,“微尘好像有点贫血……眼睑这么白。她是对什么东西过敏吗?手腕和颈子处都有皮疹。”

    “我从没听我姐姐对什么过敏的。”微雨蹲下身体,果然在微尘的脖子处发现一些红疙瘩。

    “你确定这是过敏吗?”红疙瘩的颜和数量并不明显,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我当然能确定。”莫缙云自信地:“没有人我更了解!”

    微雨的心抽痛一下,他最了解什么,是疾病、是病情还是指这个——病人?

    看着、听着莫缙云殷切的动作和声音,季微雨第一次对自己的姐姐产生嫉妒。

    爱要怎么隐藏,有时候越是隐藏越是明显。

    陆西法赶回家的时候,微尘已经脱离危险,转危为安。

    家庭医生来后,大力赞了莫缙云处理得及时和正确。

    微尘确实是过敏,她对索尼娅和白丁香的混合香味产生过敏。

    “花香也能过敏?”

    张水玲不无惊讶,心里再一次对微尘的身娇肉贵感到愤愤。

    某些人得病都比别人矫情。

    “世界上的人千奇百怪,病症也千奇百怪。对花香过敏不奇怪,我还见过对米饭、牙膏过敏的。不过……”

    家庭医生淡淡笑着:“季姐这个病治疗起来可其他人麻烦一些。”

    微尘紧张地问道:“医生,要不要紧?”

    “你放心,没大问题的。”

    莫缙云对微尘的诊断答对了一半,微尘身上起红疙瘩确实是过敏。上下眼睑苍白却是因为……

    陆西法在房门前和微雨及莫缙云匆匆打个照面,微雨的表情和莫缙云截然不同,相同的是两个人都心事重重。

    他微微向他们点一个头,算作招呼,转身进入房间。

    他们的大主卧,布置得彩斑斓。

    因为微尘喜欢热烈而富有生命力的颜,桌面、窗台、沙发上批搭着漂亮的祖母方格手工毛毯。各种毯子彩艳丽,一入房间就能感受到蓬勃扑面的热情。

    “微尘,你还好吗?”

    他走到床边,捧起她的脸端详。

    比娇艳的玫瑰花还动人的脸蛋,和今早上离去时一样并无任何变化。若非要有变化,那就是在他的注视下渐渐染上一抹绚丽的红。

    “别这样看我,我没事了。”

    陆西法皱眉,有点不相信,十万火急的把他召回来一定不是事,再联想到微雨和莫缙云的表情……

    “真的没事?”

    他莽撞地去揭她身上的被子。

    “你干什么?”微尘尖叫,笑着张开双臂,把这个大男孩揽入怀里。在他耳边轻轻道:“傻瓜!我怀孕了!”

    他愣了足足有十秒钟,不置信地:“真……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假的?还煮的呢!

    微尘把脸贴在他的脸颊,嘀咕嚷道:“是真的!你要做爸爸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