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4 汹涌暗流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04 汹涌暗流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屈未然自嘲地笑着,又为自己倒上一杯,慢慢饮啄,道:“原来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是爸爸明明在眼前,你却要叫他叔叔。哈哈,哈哈哈——”屈未然的笑声中充满苦涩,“我恨我父亲,却又离不开他的庇护,离不开他带给我的特权。养不教,父之过。所以我有时候耀武扬威,横行霸道。也许是想试探,我要堕落到什么程度,他才会痛心疾首?但是我错了,在某些人心目中,什么都比不上他们的名誉地位。私生子不过是滥情后的赠品,可有可无。”

    他酒杯中的酒又空了,这次,陆西法伸手为他满上。

    “你比我幸运,至少你的父亲还允许你叫他叔叔。我的……爸爸,根本就不承认我的存在。”陆西法想起自己父亲轻蔑的笑,“至少,你还有一个深爱你的母亲。”

    屈未然落寞一笑,举起酒杯,“敬你一杯,为我们共同没有的东西。”

    两人的酒杯在空中发出清脆的响声。

    一声叹息,一饮而尽。

    男人之间不需要道歉,他们需要的是互相理解和支持。

    不同的环境,却有同样的人生。

    带着烙痕、带着印记、带着原生家庭的锢锆,努力去走出一条不同父母的路,不让悲剧在下一代中重演。

    “喝酒。”

    “好,不醉不归。”

    相逢一笑泯恩仇,所有的恩怨尽在推杯置盏中。

    微尘和梁泡泡相视一笑,什么都不,豁达和了解已经在四人中间蔓延。

    余下的时间,稍许还会有点沉闷。可慢慢地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之间的相处会越来越融洽。

    临到分别,微尘拉着梁泡泡的手,热情地邀请他们来参加婚礼。

    梁泡泡点头应道:“有时间的话我和未然一定来的。”

    “你们接下来要去哪儿?”

    “继续旅行,走走看看。”梁泡泡幸福地拉住屈未然的手,“未然已经答应我,明年和我一起去美国,我想回学校重新念书。”

    陆西法马上对屈未然道:“鱼智商200,不念书简直可惜。你真要带她去啊!”

    屈未然微微而笑,“放心,学校我已经重新在申请。过不久,我就过去陪读。谁知道呢。人生处处皆精彩。”

    陆西法点头,突然问道:“你回越郡去过没有?”

    屈未然先是一愣,接着哈哈大笑,故作无所谓地道:“陈洛阳,你能认祖归宗,更名改姓。我用什么身份回去?他们姓聂,我姓屈。越郡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在利川。再,我也不想回去。”

    话到如斯,再深就是荒凉。

    “保重!”

    “你也保重。”

    四人挥手,在茫茫灯火如海的繁华街头告别转身。

    现在的人已经太习惯轻易别离,总以为时间是花不完的储蓄,未来是没有尽头的延伸。

    回家的路上,陆西法半道即带着微尘下车。他让司机开着车远远在后面跟着,自己则紧紧握着微尘的手缓缓沿着蜿蜒的山路前行。

    安静的大道上,梧桐树叶片片金黄。风吹过时,叶片叠在一起在风中翻飞。

    他时而看看她,时而低头微微傻笑。

    微尘不话,任他牵着走着。

    好想两人一辈子就这么手牵着手,走到人生的终点。

    他不是高兴,也没有兴奋。心情宁静平和,宛如漂泊的船终于驶入安全的海港。和微尘在一起,千头万绪的慌乱都找到出口,心也找到安放的地方。

    “累吗?”他问。

    “一点点。”

    “来,我背你!”他蹲下去,把宽阔的背给她。

    “不用。”

    “来。趁着我还年轻,变成老公公,你想让我背你都不可能。”

    微尘哈哈大笑,顺从地趴上去。

    “辛苦你了!”

    “为老婆服务是男人义务。”

    他背起她,缓缓前行。路上行人不多,这甜蜜的一对羡煞旁人。

    她伏在他的肩膀上,听到他的呼吸声渐渐粗重,不忍心地道:“我已经不累了,放我下来。”

    “没事!我可以的。”

    他固执地不肯放手,“信不信,我可以背你一辈子。”

    风吹过树梢沙沙沙,落叶飞起,微尘在他耳边轻轻:“你信不信,我可以爱你一辈子。”

    相爱一生,再没有比这更大的承诺和赌注。

    他抱紧她,一步一步踏实地往回家的路走去。

    张水玲看见陆西法和季微尘手牵着手,一脸甜蜜地相偕回到家,吃惊地下巴都要掉下来。

    她是预料错误吗?

    梁泡泡的出现居然对他们的感情没有形成任何冲击!反而让他们的关系更进一步的好。

    “张特助,”微尘挣脱陆西法的手,笑眯眯地叫住看见他们回来而准备转身溜走的张水玲。

    “什么事?”张水玲脸难看地问。

    “我是来谢谢你。”

    面对微尘真诚的笑容,张水玲的脸瞬间闪过各种情绪。

    “呵呵,谢?你谢我什么?”

    “谢谢你找来梁泡泡,解开陆西法的心结,也解开了我的心结。”

    梁泡泡的出现让他们更加坚定,彼此就是对的人。

    张水玲一脸血红,挺住僵硬的背脊,硬邦邦地道:“不客气。”

    ——————————

    张水玲是不屈不饶的强,顽强不息地在她身边。不管微尘如何刁难她,她就是咬定青山不放松。

    想她知难而退,简直比登还难。

    她又是奶奶故意放在他们身边,她自己不主动离开,微尘投鼠忌器,还真不好打发她。

    他们的婚礼,奶奶使起“拖”字诀。没有刚开始的坚决反对,却在日期上挑三拣四。明面上,陆家继承人的婚事不能马虎,必须样样准备齐全。日子要好、排场要足、方方面面的安排要妥妥帖贴。

    唉,老人的心思。还是想着微尘能先个一儿半女。哪怕先怀孕也行。

    奶奶的心愿化成微尘的压力。

    她一想起奶奶,就想起被逼着签下的协议。心里如堵着一口郁气,久久不能散发出来。

    可喜的是,微雨结束真人秀,从遥远的内蒙回来。她没有回江城,而是来西林。

    三姐妹重聚在异地,开怀畅饮,其乐融融。有了两个妹妹的陪伴,微尘的心情舒畅许多。

    她的幸福有了着落,两个妹妹也终于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愿去生活。如何能不让她高兴?

    陆西法看见微尘高兴,爱屋及乌。对微雨和微澜也特别好。

    微尘的妹妹也是他的妹妹,微澜的生日近在眉睫,他遂提议为她办一个型的生日会。

    有吃、有玩还能得生日礼物,微澜自然乐意。女孩十八岁成人礼,办生日会庆祝一下也不为过,微尘也不好再强力拒绝。

    静华轩上上下下开始为生日会忙碌起来,微澜每日乐癫癫的。唯独微雨终日落落寡欢,莫缙云对她时而冷淡,时而疏远,让恋爱中的她患得患失。微尘欲劝又不知从何劝起。

    微雨深爱莫缙云,她害怕微雨如果知道事实,后果会不堪设想。

    “姐姐!你看谁来了?”未见人影先闻其声。

    一大早,露珠还凝结在花瓣上,微雨笑意满满地挽着莫缙云的胳膊出现在微尘面前。

    微尘站在温室中,手里的剪刀无意识地“咔嚓”一声,上好的花枝应声而落。...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